《[综]昭如日月》小狐昔里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02-14 20:0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道士与鬼妖(三) ...

  •   谭昭花了五秒钟,愉快地接受了这个设定。
      
      正是此时,燕赤霞已经破开了狐鬼的防线,剑气刺穿狐鬼的掌心,这狐鬼虽没有了身体,却痛地直喊,燕赤霞乘胜追击,一柄剑如臂指使,却未料这原本萎靡的狐鬼,忽的竟似全不受伤一般,五指成爪,直取燕赤霞的背心。
      
      “小心!”
      
      燕赤霞陡然背剑,虽是阻挠了狐鬼的动作,却也是气血相冲,两番相撞,竟是倒退数十米。
      
      “不好,这狐鬼后边还有东西!”燕赤霞喊了一声,寻到谭昭的方位,道,“司道友,快拦住她,切莫让她跑了!”
      
      谭昭听罢,取出自己的桃木剑,一个空翻,翻到了狐鬼对面,直接截断了狐鬼的去路。
      
      “你——”狐鬼看清来人,顿时脸色猛然一变,随后像是见到瘟疫一样往后退了两米,头也不回地直往另一个方向逃窜。
      
      谭昭见之,立刻也奔了过去。
      
      张生:……是他失忆了吗?为什么他觉得这狐鬼有点怕司道长?难道司道长神功盖世?昨晚没这回事啊?
      
      “要不咱别跑了吧,我累你也挺累的,反正你也跑不掉,要不喊你后边那位出来一起谈谈?”谭昭微微喘着气,脚下微微一动,一枚阵石已悄悄落入泥土。
      
      狐鬼却是警惕异常,要知道狐妖三百年才能化形,五百年才敢出来行走,这狐鬼生前道行不低,如今成鬼,只觉得这道士诡异异常,这金光灼热非常,让她本能地害怕。
      
      如此一想,这狐鬼怨毒地望了一眼张生和赵生的方向,后退数十米,就要施展术法离开。正是此时,谭昭已站在另一个方向,他手一松,阵石落下,一瞬间,四周气场突变,以他为中心,直径十米之内,萦绕起了一股淡淡的金光。
      
      “啊——”
      
      阵中的狐鬼在发现阵法后,试图在阵法最弱的边缘突破,却未了这金光看似浅薄,却是厉害得紧,她手一触碰,竟有种消磨灵魂的痛楚。
      
      “你究竟是什么人!”
      
      谭昭想了想,道:“司阳,一个普通道士。”毕竟是吃软饭,还是要低调一点的。
      
      所有人:你一点都不普通好不好!你清醒一点!
      
      说起来,谭昭并不懂能困住鬼魅妖怪的阵法,他设的不过是最简单的五行困阵,真正管用的还是附着在阵石上和氏璧的威压。
      
      谭昭站起来,施施然掸了掸衣服上的尘土,道:“这样,咱们能坐下来好好说说话了吧,如你所见,我,一个见钱眼开的道士,收了那张生的钱,就要替他解了这桩劫难。”
      
      张生突然有点想哭,他第一次觉得自己花钱花得这么超值?感觉道士爱钱,好像也不是什么坏事,至少他觉得司道长好可靠。
      
      狐鬼一听,也非常识时务:“他给你多少银钱,我给你双倍!”
      
      “不要脸!我也能给双倍!司道长,弄她!”张生立刻就急了。
      
      谭昭:……这怎么好意思呢,他不是那种坐地起价的人:)。
      
      “你看,张相公出的价比你高,你还是乖乖坐下来吧。”
      
      已经理顺气息围观了全场的燕赤霞:……耻与此人为伍!
      
      狐鬼脸上一阵扭曲,伤口还在溢出鬼气,与燕赤霞打了一场,她显然也不是没有消耗,她思忖了片刻,似是已经认命:“你们道士,不就是降妖除魔!如今我落到你的手中,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你是滚刀肉吗,谭昭朝着燕赤霞道,“燕道友,遇到这种情况一般怎么处理啊?”
      
      燕赤霞还是比较兢兢业业的传统两袖清风型道士,虽然震惊于同道中竟有如此无耻之徒,但看了一眼狐鬼,还是开口:“斩。”
      
      “……”
      
      谭昭假装没听见,继续开口:“我能知道秦生他们到底做了什么缺德事吗?”
      
      狐鬼一听,脸上又是一阵扭曲:“呵!告诉你也无妨!那简直不是人,是畜生!连畜生都不如!”
      
      虽然叙述带着强烈的个人感情色彩,但并不妨碍听到的人明白发生了什么。却原来那日狩猎,两方除了一只自投罗网的蠢小狐狸外,一无所获。
      
      当然了,作为一个合格的纨绔,张生并不以此为辱,所以他在命人放了小狐狸之后,就非常愉快地打马回家了。但秦生不,秦生是一个看不清自己纨绔身份的纨绔,他觉得自己比张生高贵,于是他在看到小狐狸被放走后,忍不下这口气,重新返回山中去抓小狐狸。
      
      按照基本法,秦生该一去无获才对,可他偏偏就抓到了小狐狸,甚至用匕首在小狐狸心口开了个洞,取出心脏,又将狐皮剥了下来。
      
      狐鬼原本在闭死关修炼,感知到爱子惨死,一下气脉走岔,然后自己也死了。狐妖怨气深重,直接化为狐鬼,已经杀害包括秦生在内的四个纨绔加助纣为虐的三个奴仆。
      
      再杀上两个,恐怕凶性就会直接盖过理智,成为没有理智的怨魂,狐妖的怨魂,非同小可,这也是为什么燕赤霞说直接斩的原因。
      
      道士说是匡扶正义,实际上,是守护人类的存在。
      
      “唔,你就没给你家小狐狸一些防身的东西?”谭昭摸着下巴,这当妖也太惨了叭。
      
      “当然有!”
      
      “那就更不对了,那秦生一届凡人,又没有法力,如何能……”谭昭的话还没说完,狐鬼和燕赤霞就都反应过来了。
      
      那秦生有问题。
      
      “快放我出去!我不杀张生就是了!”
      
      谭昭点头:“可以,你起誓吧,倘若违背誓言,便当场灰飞烟灭。”
      
      “司道友,不可!”燕赤霞赶紧阻止,这鬼魅的话,如何能信。
      
      “好,我发!”狐鬼面容又扭曲起来,只还未等她起誓,她忽然全身黑气大盛,谭昭这个小白看不明白,燕赤霞却是一眼认出这是背后那人的手笔,他立时动手,却到底还是晚了一步。
      
      黑气与红气纠缠在一起,狐鬼漂亮的脸早已扭曲,一双眼睛红得滴血,显是已没了神志。
      
      “闪开!”
      
      燕赤霞提剑,足足用了十成力,却在俯一对上时被逼退数米,谭昭见此,他左掌蓄力,助力在燕赤霞背部。
      
      燕赤霞只觉一股强大而中正的力量灌注在他体内,他立刻变换剑招,一招“诛邪式”使得顺畅无比,狂化的狐鬼瞬间不敌,倒飞出去砸在阵法壁垒之上。
      
      “怎么回事?”
      
      燕赤霞有些脱力,他以剑撑地,道:“这狐鬼恐怕被人控制了。”
      
      “谁?”
      
      谭昭自觉问了个蠢问题,便急奔去看那狐鬼,这狐鬼已虚弱不堪,鬼身呈现透明状,显然已是活不了多久了。
      
      “你……”
      
      “金华,金华城外,兰、兰若寺!”
      
      “什么?”谭昭有点懵。
      
      狐鬼却已是下半个身体都消失了,可她的脸却又恢复了柔美,眼睛也温柔了起来:“我的儿,我的儿,娘亲来了。”
      
      最后一个声,浅淡到无力。
      
      狐鬼,没了。
      
      谭昭说不上什么感觉,相比人间的秩序,妖怪鬼魅之间的生存,显然更为残酷。
      
      **
      
      “来,司道长,老夫敬你一杯,要不是道长法力高强,老夫这不成器的儿子恐怕就要小命不保了。”张老爷胖胖的脸上,满是感谢。
      
      就是热情得有点让人招架不住,某种意义上,张老爷跟张生确实是亲父子。谭昭好不容易就席宴上逃走,迎面就撞上了正在被关禁闭的张生。
      
      “张相公,你我已经银货两讫了。”
      
      张生一脸谄媚:“是是是是,司道长,听说你跟燕道长,要去金华一趟?”
      
      “……没有的事,肯定是你听岔了。”
      
      张生一脸不信:“带我一起去呗,要是你带我一起去,你们一路上的伙食,我都包了。”
      
      刚刚走过来的燕赤霞:……
      
      “司道长,出家人修身养性,切忌贪恋红尘俗世。”看在司阳天赋不错,心性又不错的份上,爱惜人才的燕赤霞还是忍不住开了口。
      
      谭昭指着燕赤霞,对着张生道:“张相公你自己听,你要是说动燕道友,我自然是不介意带上你的。”
      
      “当真?”
      
      “自然当真。”
      
      半日后,张生背着小包袱,屁颠颠地跟在两人身后。
      
      谭昭一脸被世界欺骗的表情:“燕道友,说好的修身养性,不贪恋红尘呢?”假的,都是假的,人间不值得啊。
      
      正直的燕道长难得有些羞赧,他轻轻咳了咳,非常正经:“张相公说,可以送贫道一壶陈年猴儿酿。”
      
      “……”合着又是个酒鬼啊!
      
      谭昭对这个世界微微有点儿绝望,不过他倒还没忘记正事:“燕道友重新去看那秦生尸身,有何发现?”
      
      “我被秦老爷拒绝了,半夜偷偷去瞧了一眼。”
      
      “怎么?”
      
      燕赤霞的眼中有些凝重:“当日我路过秦家,见秦宅怨气冲天故而才入内,那秦生横死有怨气不奇怪,这么重的怨气,早该化鬼了,可他偏偏没有,早前我以为他的鬼魂是被那狐鬼给吞了,但我昨夜去看……”
      
      谭昭突然有些后悔,他是不是应该拆伙啊。他还是个小萌新,一上来就这么刺激,他心脏不好啊。
      
      “那秦生尸身上的怨气,仍未散。”燕赤霞平静的声音响起,空气都平白稀薄了一点。

  • 作者有话要说:  系统一日手札:据说,今天是单身狗们的酸柠檬节,值此佳节,么么么么冲鸭!
    今天开了一下午的会,本来想加更,没赶上,我一定会加更哒![坚定ing]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