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昭如日月》小狐昔里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03-23 20:08:35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道士与鬼妖(一) ...

  •   “啊——鬼啊!道长救我!”
      
      谭昭刚从地上爬起来,抹除一脸血,红影幢幢间,只看到一个人影尖叫着直冲他而来,什么情况?
      
      还没等他眼睛里的血意消退,人影已经一下躲到了他的后面,谭昭猝不及防,差点被人拉得身形不稳:“慌什么!”
      
      正是他话音刚落,周身气温突然骤降,谭昭抬头一瞧,只见得一妙龄女子满脸怒容,浑身冒着红意,五指成爪,直取他二人的心口来!
      
      “道长救我!小生……小生愿出纹银一百两!”
      
      这一穿来就是这么刺激的场面,不过这女的情况不对啊,哪有人浑身冒红光的啊,谭昭定睛一看,这女子竟然周身腾空,不凭内力,系统,这到底是什么世界啊!
      
      系统非常安静地装着死,谭昭见地上有一柄沾血的桃木剑,脚尖一挑直接横了上去,刚好卡在女子掌心,不知怎的,靠得近了,空气里竟然有股骚骚的味道。
      
      “啊——”
      
      不知怎的,谭昭一使劲,这女子却像是被什么摄到一般,竟是直接倒飞出去,砰地一声砸在墙上,墙体直接凹陷进去,谭昭都替她疼。
      
      他好像没用多大的力吧?这是碰瓷!绝对是碰瓷!
      
      这女子倒在地上吐了口血,又艰难地爬起来,眼神望过来,皆是怨毒:“张生!你给我等着!”
      
      说罢,竟然直接消失了。
      
      消失了?!障眼法?
      
      谭昭提着桃木剑,一脸木然,他正直的三观好像一去不复还了。
      
      “道长果非常人,道长你可一定不能见死不救啊,道长……”
      
      暂时摆脱道长前道长后的张生,谭昭揉了揉脑袋,一段不算长的记忆涌入他的脑海,原身名叫司阳,职业是个……捉鬼降妖的道士。
      
      说好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呢?
      
      系统:宿主你都穿越时空了,还核心价值观呢。
      
      是这样说没错啊,但他穿越了十数个武侠世界,都非常符合“人间”这个定义,你看看现在这个世界,人、妖、鬼都齐乎了,这科学吗?
      
      一上来就这么刺激,真的好吗?
      
      谭昭曾经是个现代人,将死之际绑定了“战胜绝症”系统,去往其他世界代替别人活下去赚取时间,活下来的日子就可以累积加持在他身上延续他的生命,上限为一百年。他总计穿越近二十个世界,如今时间余额……为零。
      
      唔,花时间大手大脚,又不是他的错。
      
      系统:我就静静地听你瞎掰:)。
      
      谭昭不再理睬系统,开始梳理原主的记忆,司阳是个孤儿,后来被个老道士捡回山做了小道士,长到今年二十岁,下山历练,还没等闯出一番天地呢,就碰上了硬点子,唔,也就是刚才那只狐鬼。
      
      死去的狐狸精,才被称为狐鬼。
      
      小道士司阳被狐鬼打得神魂要散,他才会过来。
      
      哎,还是觉得好不真实啊,看着记忆里的介绍,这些个妖啊鬼啊精怪啊都能穿墙遁地的,这以后睡觉休息都没个安生感啊。
      
      说起来,小道士道术水平不算高,他刚刚为什么能大发神威赶跑狐鬼?
      
      系统:纠正一下,不是宿主你,而是宿主你家的小可爱和氏璧,积年的皇权象征,克制一切妖邪鬼怪。
      
      [这么厉害?]
      
      这和氏璧是他曾经穿越隋末唐初时,跟慈航静斋、魔门他们为敌时得来的,一起的还有邪帝舍利和长生诀。
      
      系统:没错,还有你自身曾经当皇帝时攒下的帝皇之气,虽然穿越时空时溢散了大半,但你俩加起来,简直亮到发光,道门眼中的大宝贝,鬼怪眼中的大凶器,恭喜你:)。
      
      [……]
      
      系统:要不是你刚刚还没完全融合记忆,那只狐鬼绝对不敢攻击你。
      
      怀璧其罪啊,谭昭开始有些担心自己的将来,这神神鬼鬼的世界就是麻烦,他这马甲根本保不住啊,系统,有没有什么遮掩的法子?
      
      系统:这个宿主请放心,只要宿主不搞大事情,天道方面没问题的。至于遮掩气息的法子当然有,但宿主你有时间余额来买吗?
      
      ……人生真的是太艰难了,他估计顶着这层锃亮的光环,那只狐鬼就算是再死一次也不想来了。
      
      “道长,司道长!膳食已经备好了,道长……”
      
      这个张生真的有点烦啊。
      
      谭昭一跃从屋脊上跳下来,他扶了扶发髻,没想到他又当道士了,还是捉鬼的道士,好悬是正一教的,能吃肉喝酒,据说司阳所在的祁山观发源于闾山派,后来北上,历经数年,如今在安徽一带还算有名气。
      
      这也是为什么司阳这么年轻,张生还如此信重他的原因,全因祁山观的金字招牌。
      
      谭昭下意识看了一眼张生,这张生是个普通人,只是因与狐鬼有所接触,所以沾染了一些红意,令人脚步虚浮,神情萎靡。
      
      他伸手替人拍了拍,张生立决周身舒爽,只觉这一百两没白花啊,于是就更加热情了:“司道长您真的是太厉害了,我若是有你这般厉害,必不会被那只鬼纠缠得险些没了性命!”
      
      一般来说,不管是人、妖、鬼,只要没害过人命,周身的气息都是平和没有颜色的,当然也有特殊情况,比如累世的善人,皇家子嗣啊之类,但只要害过人命,周身就会显出红意,依颜色深浅判断其罪孽,刚才那只狐鬼,显然已是害了不下四五条人命了。
      
      这么说起来,系统我不能杀人,也不能杀鬼吗?
      
      系统:可以的,我们系统只设定了不能同类相残,宿主你的灵魂是人类,不管怎么穿越,都只会是人类,鬼、妖、魔并不在此类。当然你不想灭,也可以收了送去庙里度化。
      
      行的吧。
      
      张生引着谭昭到了膳厅,此时夜已深了,但打斗一番腹内确实饥饿,故而他也没客气。等到酒足饭饱,张生委婉地表示自己非常害怕,想与道长同塌而眠。
      
      谭昭:……
      
      “张相公,男子汉大丈夫,你要勇敢一些。还有道长我,卖艺不卖身的。”
      
      “……”张生心里苦啊。
      
      这鬼真不是他招惹来的,他平日里是仗着家里有钱不喜读书,也喜欢当个纨绔公子,但他真的没有做伤天害理的事情啊。
      
      “司道长,你可一定要救我啊!我这么年轻,还这么有钱,我不想死啊!”
      
      “……”你这么说,他就有点想见死不救了:)。
      
      “五百两,只要道长替小生收了此鬼,小生定双手奉上!”张生想了想自己每个月的花用,心一狠,斩钉截铁道。
      
      谭昭一拍桌:“成交!”
      
      “……”祁山观的道士,现在都这么见钱眼开吗?不过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既是谈妥了条件,谭昭也非常具有契约精神:“既然张相公还不想睡,便说说是如何遇上这狐鬼的吧?”
      
      “狐鬼?”
      
      谭昭简单解释了一下,张生直叫冤枉:“道长明鉴啊,小生根本不识得什么狐鬼,小生路遇乞丐都会给上两文钱的,如何会去碰此等妖物啊!”
      
      这张生家里是有矿吧,谭昭忍不住腹诽,仔细回忆了一下这狐鬼的状态,再看看面前的张生神情不似作伪,便道:“不,不对,这狐鬼显然认得你,你不认得她现在的模样,最近,你可见过什么狐狸?”
      
      “狐狸?狐狸?狐狸!”张生猛地站了起来,一脸的恍然大悟,“这杀千刀的秦生害我!”
      
      “这秦生又是谁?”
      
      张生平息了一下怒气,这才开口说起了原委,却原来他们一群纨绔书生读书读烦了,便攒了个诗会的名头出城玩乐,城外有座深山,他们带齐了弓箭,便去深山狩猎。
      
      “道长你不知,那小狐狸眼睛灵活,我看它甚是通人性,便与那秦生争执起来,我与他向来不太对盘,吵了一架就散了,可我后来偷偷派人去放了那只狐狸的,怎的会……”张生说完,自己也开始闹不明白了。
      
      “明日一早,你去派人问问秦生是否还活着。”
      
      张生立刻点头称好。
      
      好不容易一夜过去,谭昭死活撵不走张生,只好抱着剑坐了一夜,说实话这个世界这么刺激,他也是睡不着的。
      
      等天光一亮,张生方要派人出去,这秦家人竟是闹上门来了。
      
      这下可好,一下就惊动他爹娘大哥了,张生只觉得自己太惨了。
      
      “张老爷,老夫今日只说一句话,喊你家小儿子出来一看,这位燕道长法力高深,你家那畜生不堪造化害了我儿,竟还想全须全尾?不可能!”这锦衣老头满脸怒意,说话声音隔着院子,谭昭都听到了。
      
      “哼!血口喷人,你家那儿子什么东西,你自己心里没点数吗!”张老爷作为惯子届扛把子,表示并不认输。
      
      “小畜生,你竟还敢出来,还我儿命来!”
      
      谭昭心道果然,这秦生没了。
      
      这秦老爷见到张生,已是双目通红,提着根木棍就要打过来,众人阻拦,却没想到都老头跑得贼快,谭昭刚要阻止,却见一身形颀长的道长突然出现在张生面前,一下接住了秦老爷的木棍。
      
      谭昭看不见其面容,只听得一道浑厚沉稳的声音:“秦老爷,不是张生。”

  • 作者有话要说:  系统一日手札:求收藏,冲鸭!
    [综武侠]吾命将休 系列的第二部,讲奇奇怪怪的快穿故事,各位看官们捧个场好不好呀,大家还在吗!【卖萌】

    第一部戳专栏即可直达,讲的是谭昭在各个武侠世界搞事的故事。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