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东境傅家界(五) ...

  •   魑离的深意是,他怎么也在看老娘?莫不是看上了她这张不同凡响、一看就不是普通人的脸?
      
      黎英修猝不及防被人抓到自己的目光,内心有点尴尬,于是直接一言不发,淡然地抬头去看前方,童缨所说出现了满脸是血女人的方向。
      
      魑离见他神色严肃,目光专注,跟着也仔细看了看,然后用手肘捅他,悄悄咪咪问:“喂,你看到了吗?”
      
      “……”黎英修用一脸高深莫测的表情沉思着,并不答话。
      
      说实话,他也没有看到。
      
      魑离见别人不理会自己,倒也不觉得有什么,而是兴致勃勃地转头去问坐在牛车中央的女孩子:“你们看到了吗?”
      
      大家因为童缨的惊叫声,都在往那边看,但是看了很久,竟然没一个人说自己看见了,皆是有些尴尬地摇着头。
      
      童缨神色都快变得崩溃了:“你们真的没看见吗?她就在——”
      
      她的话音截然而止,因她手指着的地方,自己再看一遍,发现竟是真的空无一人。于是童缨自己也有些愣住了,结结巴巴道:“这、这……”
      
      魑离又趁机在别人脑袋上拍了拍:“怎么样,我就说吧,是你看错了。”
      
      但童缨的脸色还是显得惊魂未定:“不可能!我明明看见……”
      
      “不要去……”
      
      幽冷飘渺的声音从脚下传来,魑离浑身忽然一个冷颤,像是被恶鬼附身,浑身顿时如同陷入冰窟。
      
      她的表情也变得精彩起来,扭头看着黎英修,果不其然在对方脸上……还是只看到了面无表情。
      
      “你听到了吗?”魑离竭力让自己露出“惊恐”的表情,问黎英修。
      
      黎英修稍微点了下头,于是两人齐齐低头往下看,童缨忽然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啊——啊——救命!我被、我被抓住……”
      
      牛车这边的外围坐着魑离、黎英修、童缨三人,三人并排而坐,双腿都垂在车外。童缨一边叫着喊道有人抓住了她,一边疯狂蹬腿,试图往牛车里面逃。
      
      魑离用眼角的余光瞥到童缨不停挣扎的左腿脚腕上,有一只青白枯瘦的手。
      
      她低下头,在颠簸的牛车上探出身体努力去看下方,然后正对上一张满脸是血、五官已是血肉模糊的面容。
      
      饶是以魑离天不怕地不怕的胆量,一时间心跳也如鼓噪,无法平复。
      
      “怎么了?”前面的老人再一次拉缰绳,回头大声询问情况。
      
      黎英修一把将魑离往回拉,一边抬头冲着老人大喊:“义叔!不要停!加快速度!”
      
      他这一声吼,魑离才反应过来了什么,顿时背后惊出一身冷汗。
      
      ……他们坐在向前移动的牛车上,而下方那个仰面看着她的女人,完全以和牛车相同的速度在移动!
      
      除非她是贴在了牛车车板下面。
      
      “啊!救我啊!”
      
      童缨扑倒在车板上,双手朝着坐在靠里面的几名姑娘胡乱挥舞着,试图抓住什么东西不让自己被拖下去。
      
      姑娘们也乱作了一团,虽然没有亲眼看到发生了什么,但童缨的反应把她们都给吓到了,纷纷尖叫着往后退。
      
      义叔听到黎英修的话后,二话不说立即加快了牛车速度,在一片快要把人耳膜撕破的尖叫声中,魑离低头再一次和车板下的女人对视。
      
      女人鲜血模糊的双眼盯着她,被撕开的嘴角微微咧开,便像是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不要……去……”
      
      魑离一个晃神,忽然感觉自己的脚踝被什么抓住了。
      
      身边童缨惊叫一声,身体猛地往外滑了一大截,魑离顾不得去看自己脚踝上有什么东西,连忙一把抓住童缨,不让她被拖下牛车。
      
      两个人一起被拽着往外滑,魑离终于有些慌张了,头也不回地大喊:“二狗救我!”
      
      旁边伸过一只手抓住了她的手臂,这让魑离终于有了喘口气的机会,她蹬了蹬腿,没有将脚上抓着她的那东西甩掉,反而被抓得更紧了。
      
      “什么玩意儿……”魑离有些暴躁地低头去看下面,只见自己脚踝上也是一只青白干枯的手,紧紧钳制住了她。
      
      这只手并不属于刚才那个说“不要去”的女人,而是——出现在下方,另一个满脸血肉模糊的女人。她的面容不但是血肉模糊,而且舌头垂在嘴巴外面,明显是被勒死之人才会出现的特征。
      
      这是……
      
      魑离心里隐隐约约有个猜想,等到往黎英修那边看去,魑离才发现,不止是这抓住她和童缨的两个女人,黎英修那边脚下还有两张女人的脸!
      
      第五张血肉模糊的脸冒了出来,魑离忍不住尖叫起来:“啊啊啊啊她们到底是怎么跟着一起跑的啊啊啊……”
      
      “这是悲恸尸——义叔!加快速度!”
      
      黎英修额头上也有层层冷汗渗了出来,他一只手抓着魑离不让她被拖拽下车,另一只手还得去对付在他脚下围着的几个女人。
      
      “悲恸尸?”魑离又仔细看了看那些女人,发现她们不但是脸让人感到惊悚不已,而且身上也是血迹斑驳。
      
      一双手的指甲差点扫过黎英修的脸,他一拳将那女人打下去,面无表情地说:“随着妖魔兴起的产物,就是那种被残忍折磨到死,心怀怨念并且余念未了的人,他们说是因为有妖魔的力量作祟,所以让人的尸体不会腐坏,而是被那些执念驱使,变成了没有意识的‘悲恸尸’。”
      
      魑离在一片尖锐指甲挥舞中拍了拍自己的大腿:“二狗懂得真多!”
      
      然后这么明显的拍马屁明显没有打动黎英修,他一直面无表情的脸终于有了一丝波动——眉头稍微皱了下:“小心点。”
      
      说完这句话后,他又抬头朝着前方大喊:“义叔!快点离开这地方——这些悲恸尸会循着生前怨气寻找一切因果的始源地——这片树林应该就是,我们误闯了这地方,穿过傅家界的名界碑就可以了!”
      
      义叔一听,连忙用力抽打着拉车的牛,加快了速度。
      
      魑离一边用力将那些试图扑上来将他们拖下去的悲恸尸打下去,一边好奇问道:“名界碑?可以挡住这些东西?”
      
      黎英修抽空看了她一眼,嘴角轻颤了一下,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能挡住大部分奇怪的东西。”
      
      魑离感觉他的话很有深意,呐呐道:“可我又不是奇怪的东西啊……”
      
      顶多就是一个老不死的妖魔,哪里奇怪了?
      
      黎英修懒得再看她:“真不是的话,名界碑自然挡不住你。”
      
      人界被划分为多个界,不同的界有不同的性质、不同的名字,有的界聚集着普通人,有的界聚集着修士,还有的界比较混乱,甚至还会有残余的妖魔混在里面。
      
      聚集着修士的界大多数都是仙门家族据点,这个界将会以这个家族命名,比如说他们要去的地方是傅家,傅家单独划地为界,就是傅家界。
      
      早些时候为了抵挡妖魔的入侵,每个界都会采取一定的手段来防御,最基础的正是立界碑,修士聚集界的界碑便被称作“名界碑”。
      
      虽然挡不住一些大妖大魔,但是对于这些小妖魔、孤魂野鬼,还有这种除了能动和死尸没什么区别的悲恸尸,还是可以挡挡的。
      
      黎英修一边挥开纠缠不休的悲恸尸,一边又瞥了一眼魑离。大概是纠缠不休让他有些烦躁,忽然有点期待起来,傅家的名界碑将这只小妖魔挡回去才好。
      
      一个没留神,他抓着魑离的手松了一下,正当这个时候,童缨再一次哭叫起来——
      
      一具悲恸尸已经手脚并用爬到了车板上来,身后几个女孩子都被吓得连连尖叫起来,在一片尖叫声中,悲恸尸掐住童缨的喉咙,将她用力往地上拉。
      
      “哇!小心啊!”魑离连忙扑过去抱住童缨的身体,恰逢黎英修松了一下手,于是她也跟着被往下拖了一些。
      
      眼见着两人都要掉下去,童缨被掐着喉咙喘不过去来,翻白的双眼只看到魑离就在面前,她伸手胡乱舞了舞,抓住魑离的衣领,借力让自己重新坐到车板上。
      
      悲恸尸不甘心到手的猎物跑掉,继续挥着指甲细长的双手扑上来,童缨吓得乱声尖叫,在极度的恐慌之中,伸手将身边的魑离推过去挡住朝她袭来的双手。
      
      魑离还在抵挡另一具悲恸尸的攻击,猝不及防被推了一下,直接朝着下方一群悲恸尸包绕的地面栽了过去。
      
      “啊啊啊——”魑离惊恐地瞪大眼,率先捂住了自己的脸。
      
      早在她叫第一声的时候,黎英修就迅速反应了过来,一脚踹开挡在他和魑离之间的一只悲恸尸,然后伸手朝着魑离抓去。
      
      这一伸手成功捞住了魑离,然而,黎英修的手……放在了很尴尬的地方。
      
      魑离脸朝地面摔了下去,黎英修在车上一伸手从她胸前横了过去……于是,当他想把魑离捞起来的时候,意外发生了。
      
      黎英修的手刚刚好放在魑离只有一边“胸”的位置,他没有注意到自己碰到了什么,手上稍一用力,就将藏在魑离胸前的那只馒头捏瘪了。
      
      魑离愣了一下,缓缓地低头,看到自己的馒头就这么死在了黎英修手下。
      
      于是她发出了比之前更加惨烈的叫声——
      
      “啊啊啊啊啊啊——”

  • 作者有话要说:  这周事情有点多,时间有点调不到九点……下周我尽量调到九点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