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东境傅家界(一) ...

  •   天道四千九百七十二年,人与魔之间的大战已落幕十年,仙门正道的领袖和妖魔道的领袖皆已陨落于被尘封的历史中。败落的妖魔退守妖魔界,不再侵扰人类世界。
      天下仙门诸多大家小家,以文、棠、南、广、傅五家为尊,划地为界,盘踞在这些土地上的家族各为其主,庇护普通百姓,招募修士,采掘奇珍异宝,修道练术,表面一派其乐融融,实则暗流涌动。
      历史长河奔流向前,强者在乱世中鼎立,将弱者的尸骨踏在脚下。
      
      ·
      东境傅家界
      
      妖魔的老家妖魔界,以环绕的方式将人类世界包围在其中,但是两界之间的通路只有两条,一为西境长巅镇临近的齐清岭,二为临近东境和无妄境的天往道。
      
      十年前人魔最激烈的争斗随着两方的领袖逝去,硝烟和尘埃逐渐落定。妖魔或被人类杀死,或逃回妖魔界,在人类的土地上销声匿迹,如今能见到的妖魔,要么是弱小到连魔气都不明显的漏网之鱼,要么是强大到能够蔑视天道的大妖大魔。
      
      所以有人以开玩笑一样的语气说,如果不幸遇到了一只妖魔,要么把它抓起来当做宠物玩玩,要么就躺着等死。
      
      ——不过,谁能够分辨得出来,随手一捡的妖魔,到底是可以拿来豢养的宠物,还是让人今天可能死不了、明天死得连灰都不剩的大妖魔?
      
      ·
      傅家界的一条空旷街道上,路边面摊里老板不在,也没有一位顾客光临。吃面的桌子上蜷缩着一个人,虽然早晨霜雾浓重,但她像是感觉不到冷一般,依然睡得十分香甜。
      
      魑离正在做梦,梦里她还是妖魔道的至尊,上辈子呼风唤雨的大魔。在她的脚下,那个一本正经得令人头皮发麻的男人正跪着。
      
      他一脸心不甘情不愿,隐忍的神情让人十分有征服欲。
      
      梦里的魑离正就着男人的手吃掉一颗剥去皮的葡萄,一时兴致盎然,正想捏着男人的下巴凑上去吧唧一口。
      
      梦突然醒了,那张好看得过分的脸烟消云散,出现在她朦朦胧胧视野中的,是一张满脸褶皱、布满了灰褐色麻点的一张脸。
      
      脸的主人不但将脸凑过来了,一双手同时朝着魑离的胸口伸了过去。
      
      魑离十分镇定地看着一双手朝自己胸口袭来,神色不慌不乱,甚至还抬头露出了一个有些甜的笑。
      
      她这一笑,反倒让意图不轨的中年男人愣在了原地,一时间竟不知是该继续方才的行为,还是该如何是好。
      
      趁他发愣,魑离慢吞吞地在桌子上翻了个身,然后一脚抬起狠狠踹在中年男人下半身。
      
      “啊……!”
      
      中年男人弓腰往后退了几步,脸涨成猪肝色,哆哆嗦嗦地指着魑离:“你……你……”
      
      魑离用双手撑起身体,轻巧地在桌上转了个圈,然后滑到桌子边上坐着,翘了二郎腿,笑眯眯地望着中年男人。
      
      “你什么你?”她伸手朝着自己鼓囊囊的胸口摸去。
      
      中年男人看着她的动作,咽了口唾沫,“你”了半天也没想起来自己要说什么——直到魑离从胸口处衣服里摸出一个大白馒头,他才瞪圆了眼睛:“你不是咱这地儿的人!”
      
      因为被拿走了一个馒头,所以魑离看上去十分伟岸的胸塌下去了一边,她倒是不在意,捧着几乎和自己脸一般大的馒头小口啃着。
      
      “是啊,”她嚼着食物含含糊糊道,“那又怎样?”
      
      中年男人瞪着她:“你到底是什么人?来这里有什么目的?!”
      
      话音刚落,他忽然对上魑离寒锋毕露的目光,又是一个哆嗦。不过不待他做出反应,魑离又是一脚飞起,直直踹在中年男人面门上。
      
      中年男人仰面直挺挺朝后倒去,双眼无神,满心悔过。
      
      这小姑娘看上去十四五岁,相貌乖巧温软无害,没想到这一脚踢得人头晕眼花。
      
      怕不是惹了个什么祖宗……
      
      魑离跳下桌,将馒头一扔,拍拍手掌甜甜地笑起来:“老娘是你祖宗。”
      
      ·
      “咱这是东境傅家界一处普通人的聚居地……对,生活在这里的都是没有修为的平民百姓,今天是一年一度的仙门选拔。”
      
      说到这里时,中年男人忍不住心头激动,搓着手掌道:“就是傅家那些大人物会前来遴选一些资质上乘的普通人,带到傅家去培养成修士。大家一般都会把自家娃推出来,你说日后成了修士,那是多么风光的一件事啊,家里人也跟着面上有光。”
      
      魑离双手环抱在胸前,眯起眼睛,脚尖在中年男人背上点了点:“跪好。”
      
      中年男人连忙低下头,老老实实伏跪在魑离面前。
      
      “你是什么人?”魑离问。
      
      中年男人愣了一下,连忙露出谄媚的笑:“我是负责和傅家对接的人,原本也是管辖此地的人。每年这个时候就先把大家推荐出来的人登记,带到这里来集合,然后等着那边来人,将他们送走。”
      
      “我怎么没看见这附近有人?”魑离抬头四顾。亏她还是坐在桌子上的,比自己站着高了许多,依然也没看到半个人影。
      
      中年男人连忙抬手给她指了指:“那儿,那边街口口,瞧见没?”
      
      魑离顺着中年男人手指的位置,勉强看清楚街口处站着四五个小小的人影。
      
      她在桌子上轻拍了一下,冷笑:“我问你的是,这条街上怎么没人?”
      
      中年男人被她的动作吓得一个哆嗦,头埋得更低了:“……因为……大家有点害怕……”
      
      魑离微微眯眼,显然有不耐烦他吞吞吐吐的说话方式。中年男人好不容易壮起胆子抬起头看了她一眼,登时又被吓得心肝俱颤。
      
      “因为这两年傅家来了很多棠家的人!”他连忙大声道,“那些人来了之后,我们就越来越少见到傅家的人了。他们和傅家的大人物们完全不同,每次来过我们这里,都会逼我们拿出最好的东西招待他们,谁要是敢不服从,就要挨打。”
      
      傅家来了许多棠家的人?这还真是稀奇。魑离轻抚着下巴,又问:“选拔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中年男人一愣,很快便答道:“也是这两年的事情。”
      
      有意思。
      
      魑离抬起双手,长长地伸了个懒腰:“我睡了多久?”
      
      中年男人显然被这个问题噎住了,试探性地回答:“一夜?”
      
      显然不是。前几日魑离在莫回渊下从漫长的沉睡中醒过来,来这地方是为了打探一下当今世道的情况,顺便去一趟离这里最近的仙门大家傅家,找一个过去她认识的人。
      
      那个人,可能知道一些魑离感兴趣的事情——比如说,当年正道的领袖,大世黎英修死后的魂魄在哪里。
      
      正道仙门修士等级划为五等,修为至高无上的境界名为“大世”,从过去到现在鲜少有人达到这个高度,所以“大世”这个名称,不但代表着修为境界,同时也是人们为表崇敬,给予那个人的尊称。
      
      “人魔争战结束了多少年?”魑离忽然又问。
      
      这个问题显然好回答得多,中年男人不假思索道:“十年!”
      
      十年啊……也就是说,她已经睡了七年了。
      
      魑离似乎没有什么想问的了,大发慈悲放过中年男人,伸脚在他背上踢了踢:“去,给我找个镜子。敢逃跑一会儿打断你的腿。”
      
      中年男人忙不迭起身走开了。
      
      七年。
      
      魑离有些发呆。
      
      十年前那场人与魔之间的争斗中,她心甘情愿地死在了大世黎英修的“镇魔剑”下。她一死,彼时剩下的妖魔遭到正道仙门围攻,没能继续支撑多久,便节节败退,最后被统统赶回妖魔界。
      
      人类在自己的土地上进行了长达三年的“清剿”,最终几乎将所有还没有来得及逃回妖魔界的妖魔绞杀。
      
      到此为止,人界再无妖魔动乱,逐渐恢复暌违了二十多年的安宁。
      
      对于自己死在死对头黎英修手下这件事,魑离心里倒是没什么怨恨。用她自己的话来说就是——“那把剑在那里,我自己就撞上去了”。
      
      黎英修手中镇魔剑并非是寻常法器,普通的小妖魔就算被剑气一扫都会魂飞魄散。魑离作为妖魔道唯一一位大魔,被镇魔剑捅了个穿心,本体肉身直接灰飞烟灭,独留了虚弱的魂魄游荡于世间。
      
      魂魄无形无影,普通人无法看到,但是大部分修士可以。不过不知为何,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看到魑离的魂魄,于是她乐得清闲,飘来飘去到处乱转。
      
      死后一年,她才有机会悄悄摸进了死对头的房间,准备来看看这个男人过得如何。
      
      魑离一直很奇怪一件事,在她死后,妖魔几乎是无力反抗被人类按着打。作为正道的领袖,黎英修本该亲自带领诸多修士继续讨伐妖魔,但是他没有去,哪里都没有去,一直留在历任正道领袖住的地方,长巅镇。
      
      这也是魑离拼着可能会被长巅镇防守大阵灼伤魂魄的危险,也要去看他一眼的原因。
      
      重新回到死对头面前,她仗着别人看不到自己,一脚踹翻了放置于剑架上的镇魔剑。
      
      深感出了一口恶气,魑离正在半空叉腰哈哈大笑,坐在镇魔剑面前打坐修炼的黎英修忽然睁开眼,直直地看向她所在的位置,似有所感——
      
      “是你吗?”

  • 作者有话要说:  为大家介绍一下,我家天真可爱单纯无辜(前面都划掉)的女主,一点都不黑心暴力不知羞耻哦
    下本写没心没肺干坏事的女主,在隔壁《原来你也黑化了》,求个收~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