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第三章
      
      华京城,承恩侯府,荣恩堂。
      
      程老夫人看着屋里坐着的儿媳与孙女们,叹息道:“我只有这一个女儿,平日里爱得跟什么似的,可偏偏命不好,嫁到了谢家。”
      
      众人心照不宣饮着茶。
      
      哪里是命不好?
      
      先废后谢元在世时,善妒,眼里容不得人,她当政期间,极度打压庶出的皇子公主,二十多个皇子公主,活到成年的只有三五个。
      
      可饶是如此,她还不忘给这些活下来的皇子公主们添堵——长公主的第一任驸马是凭借军功一路荣升到镇远侯,她怕长公主借镇远侯的势不安分,便设计镇远侯战死边关,后来长公主又嫁程仲卿,她便又给程仲卿塞小妾。
      
      那时候废后谢元一手遮天,谢家的人比天家的人还要尊贵几分,程明素嫁的谢绍安是谢元最为看重侄子,婚事刚定下来的时候,不知让多少高门大户看红了眼。
      
      程老夫人很是自得这门婚事,将谢绍安夸得像花儿一般,直说程家祖上冒了青烟,她女儿才能嫁入谢家,还说程家以后的富贵,全部要靠她女儿了。
      
      哪曾想长公主是个心狠的,逼宫夺位,尽诛谢氏一族,将自己胞弟推上皇位。
      
      一朝谢皇后倒台,谢家在程老夫人这里便是唯恐避之不及的瘟疫,若不是程明素以死相逼非要跟谢绍安过下去,只怕程老夫人早就把和离书甩在谢绍安脸上了。
      
      程老夫人呷了一口茶,继续道:“吴地偏远,谢绍安又是一个不知经营的,她在那受了不少苦,等她回来了,你们万万不可薄待她。”
      
      众人皆点头称是,程老夫人又问宝珠院子是否收拾出来了。
      
      宝珠笑着回道:“早就收拾好了,您就放心吧。”
      
      程老夫人看向大夫人,大夫人起身道:“裁衣服的料子、做首饰的金银珠宝也都备下了,只等妹妹和外甥女过来了。”
      
      程老夫人这才满意,翘首以盼等着自己的心肝肉。
      
      谢诗蕴在府内与程彦相遇。
      
      程彦穿的是时下正流行的三重衣,外面罩着一件藕荷色的纱衣,凤钗与步摇点缀在她鬂间,越发衬得她肌肤雪白,华贵骄矜。
      
      侍女们众星拱月般跟在她身后,路上的丫鬟婆子们小跑着向她问好,她微微点头,如最耀眼的明珠。
      
      谢诗蕴咬了咬唇,垂眸看了看自己身上素净料子,与手腕上简陋的镯子,眼底满是羡慕。
      
      程明素握了握她的手,提醒她不可情绪外露,谢诗蕴连忙恢复过来,脸上又挂上淡淡笑意。
      
      程彦来到恩荣堂,见过祖母与伯母婶母,便坐在一旁。
      
      她平时不是住在公主府,便是被丁太后接到宫中居住,甚少在侯府,与程家的姑娘们并不算熟悉,又加上她母亲逼宫之举的让人心惊胆战,她自己又是个跋扈的,故而程家的姑娘们也不敢与她太过亲近,生怕自己哪句话说错了,惹得她不耐烦,从而降祸自身。
      
      程彦也懒得修补这种关系。
      
      程家是清贵之家,姑娘们聊的都是些诗词歌赋,她是个顶俗气的人,喜欢金银俗物,土地粮产,与程家姑娘们没什么共同话题,这样不咸不淡的关系便很好。
      
      紧接着,谢诗蕴母女进来了。
      
      程老夫人见二人过来,眼泪便再也止不住了,将二人搂在怀里哭个不停。
      
      屋里的人连忙温声去劝程老夫人。
      
      半晌后,程老夫人才好一点,让宝珠带着谢诗蕴一一去认人。
      
      谢家虽然失势,但也是诗礼簪缨之家,对于谢诗蕴的教育从来没有落下,谢诗蕴颇懂诗词,自然能与程家的姑娘们聊到一块,再加上她伏小做低有意讨好,与程家姑娘们聊得很是投机。
      
      姑娘们见她身世可怜,便天然对她生出怜惜来,又见她气度不俗,谈吐有礼,很快便将她当做嫡亲姐妹看待。
      
      谢诗蕴余光打量着程彦。
      
      程彦位置仅在程老夫人之下,尽显有封地有食邑的翁主尊贵,许是因为她行事素来跋扈,故而姑娘们并不敢上前与她攀谈。
      
      看到这,谢诗蕴心中好受许多,程彦再怎么尊贵又如何,终归不如她受欢迎。
      
      今日的城外之辱,她迟早要报复回来。
      
      这般想着,谢诗蕴便笑了起来,淡雅的装束衬着她清秀面容,越发如雨后白莲一般楚楚动人。
      
      程彦跟着丁太后一直住在离宫,许久不回华京,今日回侯府,与她交好的世家贵女们纷纷前来拜访,不多会儿,太子爷来了。
      
      近日有雪灾,程彦的父亲与伯父留在皇宫商议赈灾救民之事,太子虽为储君,但天子并未让他掌政,故而他听到程彦回来,便来瞧程彦。
      
      太子并非天子原配正妻所生,靠着程彦母亲的扶持才做了储君,又因天子始终不曾让涉政,他心中不安,自然与程彦走得近。
      
      太子临府,阖府去迎。
      
      谢诗蕴跟在程老夫人身后,偷偷瞧着在侯府众人簇拥下走过来的太子。
      
      许是因为他与程彦关系亲近,他并未穿正衫,只身着白色绣金武服,修腰窄袖的衣服衬得他面如冠玉,俊朗不凡,又因久居储君之位,养就了一番天家特有的矜贵威仪。
      
      他见了程彦,面上的威严之感便淡了几分,浅笑着对程彦道:“多日未见阿彦,阿彦又长高许多。”
      
      程彦也笑道:“殿下又打趣我。”
      
      二人说说笑笑往花厅处走,谢诗蕴咬了咬唇,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程彦什么都有,高贵的出身,漂亮的容貌,终身有靠——万人之上的太子都处处迎奉她。
      
      而她却是罪人之后,生活拮据不说,就连能不能留在华京寻上一门好亲事,都要看旁人的脸色。
      
      谢诗蕴心中伤感,面上便露了几分出来。
      
      程明素见此,放慢步子,拉着她去一旁幽静假山后说话。
      
      程明素道:“你莫看她今日光鲜,明日还不知怎么样呢。”
      
      程明素耐心开导好一会儿,谢诗蕴心里方好受一些,程明素话题一转,问道:“你觉得太子如何?”
      
      “太子?”谢诗蕴有些意外母亲会问这个问题,便下意识道:“他是人中龙凤,天潢贵胄,自然是极好的。”
      
      程明素便笑了起来,道:“你别瞧着他面上与程彦说笑,内里的心思,只怕未必。”
      
      “我打听过了,太子是个风雅之人,程彦却是个顶俗气的,若不是瞧上了程彦母亲的权势,太子未必会待她这般好。”
      
      程明素拍了拍谢诗蕴的手背,眸中精光一闪,笑道:“我的儿,这便是你的机缘了,我平日里教你的那些诗书,总算派上用场了。”
      
      她问了府上的丫鬟,太子平日里降临侯府,多是吃了晚宴,在沁芳亭中休息片刻再回。
      
      她住的院子,有一条小道是直通沁芳亭的。
      
      谢诗蕴有些犹豫:“可太子能看得上我吗?”
      
      程明素抚着谢诗蕴的发,道:“这便是你年少不懂了。程彦与太子性格不投,且又跋扈不容人,太子会因长公主之功对她敬重,可时间久了,泥人还有三分火气呢,更何况太子之尊?”
      
      “你只需伏小做低,与太子谈些诗词歌赋,只在太子面前说程彦身份贵重,长公主又掌兵权,劝太子小心行事,莫惹了她们母女二人的不喜,天长日久,太子心里自有一番计较。”
      
      “等你入了太子的眼,为他诞下龙子龙孙,什么程彦,什么长公主,还不一样被咱们踩在脚下。”
      
      谢诗蕴面有向往之色。
      
      片刻后,她咬了咬唇,轻轻点头:“蕴儿都听母亲的。”
      
      .......
      
      晚宴之后,侯府的丫鬟奉了茶,太子抿了一口茶,对程彦道:“近日父皇要与我取字了。”
      
      男子二十而冠字,他不过十五六,用的仍是旧时的名。
      
      天家取名都是极为讲究慎之又慎的,一般临近成年,看皇子的资质才会取名,皇子的名字,决定了天子对皇子的期待,名字定下来,位分也会跟着定下来。
      
      他虽为太子,可并不能插手朝政,这个储君位置便坐得不大安稳,有了名字,便能瞧出父皇对他的态度了。
      
      程彦道:“这是好事。”
      
      太子笑了笑:“若是姑母在京,只怕我的字早就定下来了。”
      
      程彦眉头微动,心情有些复杂。
      
      她虽与太子订了婚,可这只是当初母亲的权宜之计。
      
      当年母亲兵变夺位,舅舅初登基,人心不稳,储君未定,她与太子结亲,从一定程度上能稳定人心。
      
      程彦道:“殿下这些年做得很好,纵然没有母亲,您也是大夏的太子殿下。”
      
      太子浅笑道:“你总是这般安慰我。”
      
      天色渐晚,太子与程彦说了一会儿话,便去沁芳亭小坐,程彦知道他喜欢幽静,便没陪他去,只让府上的下人们小心伺候。
      
      丫鬟们奉了茶,便退了下去。
      
      太子手握钧窑杯子,慢慢抿着。
      
      不多会儿,一个纤瘦的身影分花拂柳而来。
      
      太子眉头微动,谢诗蕴盈盈拜下。
      
      地上的雪色映着天边的月色,太子道:“你是何人?”

  •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的三更~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