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一桶金 ...

  •   林鹏道:“他身体虽然康复了,还是很虚弱,不太爱动。但不知为什么,他每天都坚持在校园里转悠,看公告牌、看校园网、看新闻。
      我就问他:‘你在找什么吗?’
      他说:‘是。’多一个字也不说。
      我只好刨根问底:‘是找人吗?叫什么名字?说出来我帮你找,也许更快些。’
      他看了看我:‘是找人,只是我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子,也不知道他活着的时候是不是在这所学校。’
      我当时就泄气了,这可怎么找呀?大海捞针的前提是你知道那是根针,连长什么样都不知道可怎么捞?”
      
      秦正心下恻然,猜到东方泽必是来寻找他死去的外公,可是当年他还不到三岁,秦天抚养他时一定不会向他提起,他怎么可能知道外公的长相、姓名、工作单位?
      如果按秦母对秦正说的,东方泽的外公在他母亲东方云汐出事后没多久就过世了,那应该还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这三十年中国处处是翻天覆地的变化,如何还找得到三十年前一个老人的痕迹?
      这种情形下的东方泽该是多么无助?可能他唯一的印象就是他父亲以及他外公都做与“飞机”或“航天”相关的工作,所以从北航找起……
      
      “可东方大哥却不迷茫!”林鹏一脸佩服地说,“他说不用急,慢慢就会想出办法的。后来,他找到北航档案馆,那里的姑娘一定因为他长得帅才肯帮他的忙,但还是没找到三十年前一位‘东方教授’的记录。至此,我们几乎可以肯定他找的人不在这所学校,他决定去国防科技大学找,但那是所军校,我们进不去,一时耽搁下来,他甚至想去八宝山看看。
      那天下午我俩在北航里雕刻时光咖啡馆里商量下面的计划,结果旁边座位上两个人一直吵、一直吵,听得我都烦了。你知道我劝架都成习惯了,一时忍不住上前去劝,结果这两人不知好歹开始训起我来了,我当时恨不能用拳头说话。
      
      这时东方大哥看不过去,他当然不会过来帮我打架,只远远地说了句:‘来与不来不是取决于你们好不好,别人不过是拿你们补场当备胎,自己团队吵什么?’”
      林鹏叹道:“东方大哥真厉害!几句话我没听明白,那两人却一脸惊奇,立马住手,好象被人家知道了不得的秘密一样,一连声地追问他:‘你怎么知道?’
      东方大哥说:‘听你们吵了一下午,想不明白都难。’
      
      其中一人索性走过来问他:‘那你倒说说看,怎见得我们就是备胎?’一副读书人不服气讲死理较真的样子。
      另一个看起来比较斯文的也说:‘是呀,你对我们了解多少就来下判断?’
      东方大哥的原话我记不清了,总之意思就是:这两人好象创建了一个什么科技公司,要拉风险投资,因此拜访了很多投资商,但总被人晃点,在这里约谈了几次都没谈成,两个人就彼此埋怨上了,差一点吵起来。
      后来我知道那个斯文的家伙叫许平,是那家公司的创始人。许平就问:‘那你说,何以见得我们是备胎呢?’
      
      东方大哥说:‘如果你是投资商,评估创业方案最有效的方式,一是实地考察公司现状,二是深入讨论、横向比较,你觉得他们约你在这个咖啡厅里能得到多少有效信息帮他们做关键判断?你们不过是可有可无的安排,用来填补他们会议日程之间的时间空档,不是备胎是什么?’
      两人很泄气的样子,许平倒很精明,立刻自我介绍:‘我叫许平,可以正式认识一下吗?’还主动伸过手来。
      东方大哥看了他的手一眼,说:‘有这必要吗?’我们都知道东方大哥有时是傲气一点,但礼节上从来不过分。你不在场,你不知道当时气氛有多尴尬!
      
      不过,那个许平别看知识分子模样,气量还挺大,居然很平和地说:‘我是发现你好象很懂这其中的门道,所以想认识一下,跟你请教几个问题。’
      东方大哥眼睛都不抬一下地说:‘我知道你想问什么。’那意思,我不见得想答。
      许平说:‘是我唐突了。’
      东方大哥说:‘你的确需要帮助,去找专业公司吧。’
      另一个人气道:‘有那钱我们俩还在这儿耗什么呀?’
      许平一拉他,紧着向我们解释:‘这是我的合伙人魏辉,性格比较急,你别见怪。’
      
      东方大哥仍然低头喝咖啡,说:‘专业公司服务费的确比较高,但这不是唯一的合作方式,你可以跟他签抽头协议。一般大公司不愿意签,但敢跟你这样签的,一定会投入精力尽力帮你做出结果拉到投资,所以在提成比例上你可以多给他一些头寸。’
      许平说:‘我们试过,谈了几家都没结果。’
      
      东方大哥点点头:‘谈判需要技巧,你们两个都是技术出身,的确会比较难。既然你们的目标是做大上市,团队还是要搭建的,可以请一个职业经理人帮你们处理这方面的事情。当然,在融资成功前你们付不起太高的薪水,好在创业公司对人才的吸引力在期权上,只要找到志同道合的人,用未来博现在,也不是没有可能。’
      魏辉眼睛一亮,许平看了看他,他看了眼许平。许平问:‘请问,你怎么知道这么多?’这个问题实在太象恭维,我听着都尴尬,可他居然一脸认真地看着东方大哥就那么问出来。
      
      东方大哥倒是受之泰然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