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后我成了锦鲤影帝》鱼之水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09-05 22:31:1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穿书 ...

  •   “啪!”
      
      厨房外的周嫂听见一声脆响,连忙走进厨房,俊秀的青年脸色苍白地站在水池旁,盯着地上的玻璃碎片魂不守舍的模样。
      
      周嫂被他吓了一跳,“池少爷,没划伤手吧?”
      
      池亦陡然回过神来,勉强道对她笑了笑,“没事周嫂,我刚才踩滑了。抱歉,还把杯子摔了。”
      
      周嫂笑呵呵地弯腰捡碎片,池亦连忙道:“我来吧。”说着转身拿了扫帚和簸萁将一地的碎片扫干净。
      
      周嫂看着他利索的动作,目光透出慈爱——人年纪大了,就爱这种上进还会做家务的后生。
      
      “这是遇舟少爷的杯子吧?”
      周嫂眼尖,认出了碎片上的纹路,脸色顿时变了。家里那个小少爷脾气坏,砸了他的杯子肯定没那么容易算了。
      
      池亦低头尴尬地笑笑:“是,我明天买个新的,去给他道歉。”
      
      周嫂叹了口气。
      
      池亦呆呆在原地站了一会儿,他倒是想进屋子冷静冷静,可他不知道自己的屋子是哪一间!
      
      没错,池亦是突然来到这里的,他前一秒还在自己的家里看剧本,后一秒就莫名其妙来到了这间厨房,杯子就是他吃惊下打碎的。
      
      周嫂奇怪地看了他一眼:“池少爷哪里不舒服吗?”
      
      池亦尴尬道:“没什么。”
      
      周嫂自动理解为他在为打碎了杯子愧疚,不想提到杯子让池亦难受,于是周嫂体贴道:“池少爷刚来这里不适应吧?我看池少爷有时候还走错门呢。”
      陆家的少爷们都住在二楼,那一排的房间门都一样,池少爷来这里才两天,分不清也正常。
      
      池亦连忙道:“刚才就不认门了。”
      
      周嫂笑着指向一间房:“就那间。”
      
      池亦松了口气,道过谢后进了自己的房间。
      他关上门,脸上的表情顿时就绷不住了。他靠着门坐下来,试图理清楚自己现在的处境:他原本是一个二线明星,出演了一部电视剧的男二,一夜爆红。爆红之后,他就进组参演之前接过的一个角色,然后…
      
      池亦想起那个大嫂嘴里的“陆遇舟小少爷”,脸色一垮:那不就是他新剧本里的男主吗?
      
      池亦站起身在自己的屋子里转了转,书桌上还摊着一本书,池亦走过去翻到内页,上面果然写着书主人的名字:池重乔。
      
      池亦:“……”这不是那个文里的炮灰吗?他还真穿进了那本小说!
      
      他现在是不是该感谢自己敬业,在电视剧开拍之前买了小说来看?但他没看完啊,穿过来之前他也只看了三分之一,把和自己有关的那部分仔细读完了,原文到了中期男主陆遇舟成长起来后涉及大量商战情节,而池重乔的戏份也差不多只到中前期。池亦看不懂商战,跳着看遗漏的情节和重要人物就更多了。
      
      因而池亦虽然知道剧情的大致走向,但这就跟看小说知道会HE还是BE一样,没太大用处。
      
      再说到池重乔这个男N号,他有个很幸福的家庭,爷爷是陆老爷子的战友,后来为了救陆老爷子牺牲了,陆老爷子感念池重乔爷爷的恩情,一直很照顾池家。而池重乔因为和房东不和,暂时找不到合适的房子,所以在陆家借住。
      
      池亦对男主的印象也很模糊,只记得男主前期还只是个有点坏脾气的少年人,到了后期众叛亲离后就开始黑化。
      而且男主的运气让池亦记忆深刻——没别的,男主陆遇舟的运气和池亦一样,差到令人发指。
      
      这边小说改编的电视剧是他爆红之前接的,饰演的正是池重乔这个龙套角色,连个男三都算不上。无论是小说还是后来的剧本,他都只在前期出现,后面就因为得罪了男主的事情爆发出来而下场凄惨地领盒饭了。
      
      池亦长长叹了口气。池重乔只做了一件得罪男主的事情——他端给男主的牛奶里放了安眠药,让男主第二天睡过,错过了高考的第一场。
      
      而池重乔本人并不知道这杯牛奶里放了什么,他只是听了陆遇舟大哥陆卓的话,把这杯牛奶端给了陆遇舟。后期这个问题爆发出来,还没有牵引出陆卓的时候,先倒霉的就是池重乔。
      
      池亦摁开手机,屏幕上显示今天是六月六号:他虽然知道剧本而且拼了命地想挽救,但男主陆遇舟在高考前一晚被下药,没记错的话就是今天。而他摔碎的那个杯子里,就装着放了安眠药的牛奶。
      
      换句话说,他来迟了。
      
      池亦合上面前的书,封面上赫然是《演员自我修养》六个大字。
      
      池亦叹了口气,唯一让他感到安慰的就是池重乔也是表演专业的学生,而且,已经这学期过就是大四了。
      
      池亦躺在床上想着明天该怎么办,思来想去也只有叫醒陆遇舟这一条路可走了。虽然他不知道喝完安眠药的人第二天能不能叫醒,而且叫人很可能暴露他知道牛奶里放了什么,但不叫人等情节发展到后面他还是惨,死马当做活马医吧。
      
      池亦还挺乐观,拿着衣服洗澡的时候对着镜子笑了笑:说不定死过就能回去了,他在娱乐圈里刚红,也舍不得自己拼了那么多年才拼出来的事业。
      
      不过打从今天起,他就得记住,他叫池重乔。
      
      次日
      池重乔被五个连着的闹中吵醒,艰难地从床上爬起来。令池重乔惊喜的是,他昨晚在睡梦里找到了原身的记忆,这样就算今天遇上原身的熟人他也不会认不得了。
      
      池重乔洗漱过后看了眼时间,已经快七点了。
      
      高考第一门语文是九点开始,池重乔七点十分开始就在屋里转圈。从陆家出发到陆遇舟的考场起码四十分钟,还是在畅通无阻的情况下。
      
      原著中陆遇舟虽然喝了有安眠药的牛奶,但只是起得迟了点,本来还是能赶上的,但往考场去的路上接连红灯甚至还有小规模的堵车,换路绕行花了不少时间。等陆遇舟赶到的时候,校门已经封闭了。
      
      谁知道高考考场的几条路上居然能堵车呢?
      
      陆遇舟错过了高考的第一场。
      
      这个运气,池重乔都心疼:没办法,他自己也很倒霉,很理解这种点背到了极致的感觉。
      
      池重乔站在穿衣镜前,面对镜子里那张陌生但足够俊秀的脸,吐出一口气,转身离开了卧室。
      
      他还是去叫人吧。
      
      池重乔一旦决定要做什么事情,在准备过程中绝不会有任何动摇,因此他找到陆遇舟的门后毫不犹豫地敲响了。
      
      三下敲完,门被直接拉开了。17岁的少年人骨骼已经长开了,因为抽条快,人看上去有些清瘦,面容却是俊美的。陆遇舟是惹桃花的长相,眼尾的颜色深,眉尾上挑,嘴唇削薄,显得又多情又薄情。
      
      池重乔:“……”他将手背到身后,咳了一声。
      
      陆遇舟打量了他一下,道:“什么事?”
      
      池重乔道:“我看时间差不多了,想叫你出门。”
      
      陆遇舟薄薄的嘴唇上挑,露出一个笑的模样,可眼睛里一点笑意都没有,那目光反而看得人直打颤。他应了一声,转身回去拿了包。
      
      池重乔心里感慨:这孩子确实冷冰冰的。
      这副身体虽然才二十,但池亦本人已经二十七了,心理上比陆遇舟大了整整十岁,很难把陆遇舟当成同龄人看待。
      
      周嫂正忙着把早餐端出来,池重乔上去帮了把手。
      
      陆遇舟吃得很快,池重乔今天也有课,他所就读的大学和陆渝的考场顺路,所以他今天和陆遇舟一辆车。
      
      陆遇舟上车就开始闭目养神,他并不像要面临大考的考生那样抓紧一切机会死记硬背,态度淡然得有点奇怪。
      
      开车的司机叶昆是陆家老爷子的心腹,看着陆遇舟长大的,从后视镜看到陆遇舟合上眼睛忍不住道:“小少爷要不要在车上看会儿书?”
      
      陆遇舟睁开眼睛,他生了一双格外勾人的凤眼,睫毛纤长,透过的目光蒙蒙几乎有点深情的味道。他就用这样的目光看着叶昆,道:“不用了,叶叔你路上开快点吧,要是堵车我这趟就不用去了。”
      
      叶昆心里一凛,看看时间,觉得陆遇舟担心的很有道理:没办法,这孩子从小就有点邪性,就算是叶昆这样退伍的军人,和陆遇舟处久了,都不禁开始相信命理这种原本嗤之以鼻的说法。实在是陆遇舟运气真是背到了极点,年年都水逆。
      
      池重乔感同身受,他知道这趟十有八/九还会有堵车,但还是安慰道:“说不定很顺呢,路这么长,十分之一都没走到。”
      
      是,路这么长,这一次他才刚开头。上一辈子那么烂的一手牌都他都能翻身,虽然最后还是输在了运气上,但这次他既然能回来,就不会重蹈覆辙。
      陆遇舟望着他,点了点头。
      
      叶昆叹气:“借池少爷吉言了。”
      
      然而他们这一路真的顺到了极致,别说堵车,连红灯都没遇上,原本四十分钟的车程硬是被压缩到了三十分钟。
      
      在考场停下时,叶昆喃喃道:“开了这么多年车,都没走这么顺的路……”他想起池重乔车上那句话,情不自禁瞥了池重乔一眼。
      
      这世上可能有人真的就比别人运气好点。
      
      现在才八点多,陆遇舟本以为这次也会迟到,没想到不仅没迟,反而提前了。
      
      池重乔从书包里拿出一个文具盒,笑道:“我们大学城边上那个文具店里买的,据说用了他家东西,考试都特别顺,试试?”
      
      叶昆渐渐迷信,这种大日子,什么喜庆话都不嫌多,他撺掇陆遇舟:“小少爷拿着,池少爷一片心意。”
      
      陆遇舟接过,他的文具已经被陆卓动过手脚了,原本已经准备了新的,但这份他也没必要拒绝。
      他下了车,池重乔忽然探头出来:“等一下!”
      
      陆遇舟回头。
      
      池重乔冲他笑了笑,道:“祝开卷顺利,每题都会。”
      
      陆遇舟道:“借你吉言。”
      他没再回头,而是找了个阴凉的地方坐下。
      他虽然多年没翻过高中的书本,但他记得上辈子考完后对的答案。刚才陆遇舟在车上闭目养神,就是在回想答案。
      
      考官发下卷子,陆遇舟原本打算用自己准备的笔,但手伸出去又转向了池重乔给的笔袋,他从里面拿出一支黑笔,开始答题。
      
      上辈子虽然错过了一门语文,但事后对过答案,他也一直都记的很清楚——算是执念过重,所以一直没有忘过。
      
      因此这卷子上的很多题目他都记得标准答案,就连阅读理解都不例外,就算是作文也异常顺利地切准了命题。
      陆遇舟做完语文卷子,真的像池重乔说的那样,开卷顺利,从头到尾笔尖和思路都没有任何滞涩的感觉。
      
      陆遇舟从考场走出来,外面下雨了,远远看见池重乔撑着伞站在校门口,他突然笑了笑:这个开头真是好极了。
      陆遇舟随手将自己准备的黑笔丢进垃圾桶。
      
      他倒霉了一辈子,难得有一件事顺畅。
      也许这辈子从池重乔叩响他房门开始就不同了。

  • 作者有话要说:  没啥说的,重生攻×穿书受,乔美人是个披着锦鲤皮的外挂精,业务能力上天的那种。
    《复活后我开了猫咖》求收藏:
    文案:死了好几百年的裴时意突然复活,一穷二白无家可归,还是个黑户,为了落下户口,裴时意接手了一家猫咖。
    猫咖经营不善濒临倒闭,只有真•小猫三两只。
    裴时意奶着猫崽,给自己定下一个小目标:比如先做这个市最好的猫咖。
    于是一年后,一家名叫衔蝉的猫咖崛起了。
    那里的橘猫肉感十足,布偶仙气飘飘,豹猫活力四射…
    猫咖开业顺风顺水,直到某天,猫咖迎来一个客人,自称非正常现象管理局局长。
    客人:“有人举报你无证复活,跟我走一趟。”
    裴时意:“呵呵。”
    从针锋相对,到两情相悦。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