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鸢凤咒鸣之彼岸血凤》落痕大人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02-24 00:17:53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番外之“初吻?!” ...

  •   漆黑的深渊中,无数尸骨堆积如山,连泥土都是暗红色的,诡异异常。
      “最下面,就是未来狱界的圣女大人吗?也罢,就让我风流倜傥的九幽大人来会一会你吧~”悬崖边,一名绿衣“男子”捋了捋衣袖,纵身跳了下来。
      “阿焱,有生命气息接近......你快醒醒吧,阿焱,谙舞好怕啊......”一朵妖娆的彼岸花盛开着,而这花儿,却是扎根于一只神凰的尸体上的。
      神凰的尸体已经被吸干了血液,皱皱巴巴的,而其他的尸体也皆是被吸干了血液,无处不散发着诡异的气息。
      “忘川何在。”谙舞的气息奄奄,精神也是萎靡不振的样子。
      “属下在。”其实,当年的忘川,对于谙舞这个主子,根本就是爱理不理的,说白了就是不承认。比起谙舞,忘川倒是更尊敬流焱,恨不得将流焱的每一句话都尊为圣旨一般。
      “是何人前来?”谙舞小小的身子在精神之海中缩成一团,声音也是细细轻轻的,仔细听似乎还有些发抖。
      听明白后,忘川对自己的这位主子更是不屑,但还是如实回答。
      “回主子,属下认为有很大几率是狱界的守护神兽‘九幽’吧。”忘川老早就感受到了九幽的气息,那种令人作呕的,虚伪的感觉。
      “好,好的......你先退,退下吧。”忘川瞬间就没了影子。谙舞紧紧抱着自己小小的身子,时不时向着精神之海中央瞄上几眼。原本应该空空如也的地方,赫然立着一座冰棺,散发着令人胆颤的寒冷气息。
      一名女童躺在冰棺中,紧紧闭着眼睛,毫无生气,仿佛死去了一般。“阿焱,我好怕啊,求求你了,快醒醒吧,反正也做了几千万年的花了,当不当人类也没那么重要吧......”
      两名女童有着一模一样的稚嫩脸庞,一看就是个天生的美人胚子。娇嫩的皮肤仿佛是上好的凝脂一般,白嫩的小胳膊也像是脆生生的藕节一般,粉雕玉琢。而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的那个小姑娘,一双眼睛水灵灵的,分外惹人怜爱。
      谙舞一身白衣,气息格外柔和,长得又好看。但是吧,这小姑娘好是好,只可惜“天真无邪”“特别好骗”8个大字差点就没写在脸上了。而冰棺中的那个名叫流焱的小姑娘,一身红衣,她与谙舞不同,周身处处弥漫着嗜血的气息,面容也较为生硬。她们两个站在一起,倒是像极了两个极端,别人恐怕要好久才会注意到她们长得格外的相像吧。
      “诶呀?冥渊这地方居然有花草生存,奇迹哇!要不摘下来带回去当纪念品好了。”
      “不,不行的,我很厉害的,要,要是你抓了我,我可是会杀人的!”九幽听着谙舞带着胆怯的声音,愈发想笑。“哦?是吗,你这么厉害,那我就更要抓你了,把你抓回去炼成丹药吃下去,肯定的功力大增!”
      谙舞瞬间打了个寒颤,眼泪竟是说掉就掉。“不要啊,我不要离开这里,外面好多坏人的,你不要把我抓出去......”谙舞瞬间开始哇哇大哭,这下子可吓坏了九幽,一下子可谓是手足无措。
      “喂,你别哭了......要不这样,你化成人形给我看看,我就放过你了。”九幽不怀好意的盯着花瓣上还带着露水的彼岸花。谙舞愣了愣,她其实已经可以化形了,只是流焱还不能化形而已。“那那,那你不能骗我......”
      “我不骗你,我英明神武的九幽大人怎么可能会骗你个小姑娘?还是说你不相信我!”九幽做势要摘花。
      谁知还没碰到花瓣,面前就出现了个粉雕玉琢的小姑娘。“我听话了,你不能把我抓走了。”九幽看着小小的谙舞,不禁有些发愣,眼前的小姑娘一看就是个美人坯子。瓜子脸,柳叶眉,白嫩的皮肤。水灵灵的像葡萄似的大眼睛,还有那微微带点粉红的的樱桃小嘴。
      “你叫什么名字?”九幽眨了眨眼,一脸期待的看着谙舞。等他出去深渊后,一定要看看是哪个世家把自己家的女儿丢在深渊,好,去上门提亲。
      “我叫谙舞。”忽然,九幽鼻子动了动。“凤凰一族的气味?小丫头,你的身上怎么有凤凰一族的气味,你是凤凰一族的吗?”
      谙舞有点懵,她不是花妖吗?什么凤凰?要说是凤凰,地上倒是有一只,也没见你多激动啊......
      “不是啊。”谙舞看了看地上的那只神凰。“我化形的时候被她砸到了,那个时候血气也用完了,所以把什么都洗干了,凤血啊,凤魄啊,都一起化成血气被我吸收了,不然我早就在那场化形劫里魂飞魄散了。”
      九幽根本没有听进去,反而是一直盯着谙舞粉嫩粉嫩的唇,喉结动了动。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啊,我们可以做朋友吗?”谙舞一下子靠得极近,九幽甚至连谙舞眼皮上的眼睫毛都看得一清二楚。“我......我叫九幽......”
      九幽哪里还忍得住,另一只手一下子按住谙舞的后脑勺便吻了上去,谙舞的眼睛睁的大大的,目不转睛的盯着九幽,他的唇与舌,都极冷,冷得谙舞不禁打了个寒战。
      (亲吻的剧情不会写,省略了,等以后会写了再补上!)
      “唔......”谙舞卖力的挣扎着,可就是逃不开九幽的怀抱。忽然,一阵血腥味弥漫上两人口腔,九幽皱了皱眉,仿佛无视了谙舞的撕咬,变相的把这个吻加深了。
      不知过了多久,九幽才依依不舍的放开了谙舞,他抚了抚嘴唇上被谙舞撕咬出的伤口,笑得愈发温柔。可是谙舞就没那么开心了,眼眶中蓄满了泪水,不断的打着转,可就是不落下来,越发显得惹人怜爱。
      九幽一看谙舞伤心欲绝的样子,一下子慌了神色。“喂,你别哭啊,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要不你打我出气吧!”忽然,谙舞神色一变,面如冰霜,完全没有了刚才哭哭啼啼柔柔弱弱的样子。
      流焱一把抹去眼角残留的泪珠,半眯着双眼,直勾勾的盯着眼前手足无措的九幽。
      “你该死啊......居然敢惹得她那么伤心呢......”流焱措不及防就打出一拳,眼中带着暗红色的光芒。
      “忘川何在?”瞬间,忘川出现在流焱脚边,拘谨的跪着。“忘川在此,任凭主上吩咐,忘川定达成您之所愿。”流焱不屑的看向地上抱着肚子打滚的九幽,轻飘飘的说了句。
      “把他给本尊丢出去,脏兮兮的小虫子,简直是脏了深渊的地方,真不愧是恶心的冷血动物!”忘川把头低得更低了,一下子就把九幽送了出去,没有一丝拖泥带水的。
      “原来所谓化形,也只是可以出来而已。”流焱一个眼神,忘川就知道该做什么,立刻卑微的退了下去。
      “别让本尊知道你是谁,不然,本尊见一次打一次,打到你残为止!”流焱一甩长袖,随即又变回了彼岸花的样子,比起原先柔柔弱弱的,仿佛一戳就断了茎叶的样子大不相同。流焱所化的彼岸花气息冷傲如冰霜,茎条也是笔直笔直的,仿佛有着天生傲骨,又像是一位就算是与天下为敌依旧面不改色的天下之君主!

  • 作者有话要说:  完了完了,原稿丢了......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