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鸢凤咒鸣之彼岸血凤》落痕大人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03-09 08:44:19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地狱历练 ...

  •   流焱手起剑落,收割着一条条魔物的生命。
      流焱身上沾了不少鲜血,也不知道是敌人的,还是自己的。
      鲜血溅在流焱如雪般的白衣上,仿佛是妖娆的曼珠沙华一般,美丽动人。
      “我说小谙儿,凤凰一族不好待吧,你说说你,如果乖乖留在狱界的话,单单凭你狱界圣女这个身份,谁还敢动你一根毫毛。”一名长相如同妖孽一般的紫衣男子靠在石洞边,媚眼如丝,直直盯着流焱,时不时抛个媚眼。
      流焱随意的擦了擦脸上的血液,目光如刀剑,狠厉的扫过男子。
      “九幽,本座似乎说过,不论是谁,都没有资格质疑本座的决定,哪怕那个是狱界千百年来的守护神兽。”流焱抽出魔物尸体上的珠华剑,直指九幽眉心。“哪怕本座想要狱界现在就毁灭,也没人敢阻拦甚至是反抗本座。”
      九幽一听,几乎是立马就服了软。“别别别啊,要是狱界毁了,人间亡灵纵横,坏了天地法则,天上那位,可是要动怒的。”
      流焱和凤谙舞皆是狱界圣女,一人各执一半狱界法则,如果她想,别说是狱界,她就是想其他六界,都没人拦得住她。
      “你说天道?呵,可笑,等我恢复了本源,吊打那狗东西。”流焱话刚一落,天空上就出现了滚滚惊雷,似乎随时就能劈下来。
      “我的小姑奶奶哟,这一道天罚之雷劈下来,狱界都能毁掉半个,小人我就求您认个错吧。”九幽看着天上的滚滚惊雷,眼泪都要挤出来了,它是狱界的守护神兽,若是狱界出了什么事,它也不会好过。
      谁知道,流焱直接嚣张的把剑向天一指,面如冰霜。
      “天道,只要你今天敢把这雷劈下来,日后我就敢把你从万千世界主宰的位置上踢下来!”
      流焱和天道一样,都是天地法则所生的,而且,如果要针对身份,流焱可算是天道的亲姐姐,本源之力也要比天道强。
      本来九幽都准备好跑了,谁知流焱一句话喊下来,刚才的滚滚雷电瞬间就没了影子,消失的无影无踪,仿佛从未出现过一般,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几乎是瞬间,流焱就收到了一段传音。“姐姐大人我开玩笑的,祝您玩的开心哈。”
      流焱直接无视了九幽,刚准备走向第9层炼狱,九幽就一个飞扑扑过来抱住了她的大腿。“主人求包养求保护!”
      流焱的脸瞬间黑了下来。“求包养?求保护?呵,找死!”
      只是一瞬间,流焱的眼瞳就变成了血红色,珠华剑出,对着九幽就刺了过去。
      九幽立即闪身避开,但还是免不得被剑气所伤。九幽食指抹下一点脸上流下的鲜血,撩动舌尖舔了舔。
      “圣女大人,如果还是那件事的话,都过去快8年了,您还没有消气吗?”九幽一改先前吊儿郎当的模样,一脸严肃的看着流焱。
      “我也没想到,你居然还敢提起来,本座刚化形就被你夺了初吻,你还敢提起来!当时本座年幼并未计较(其实是凤谙舞当时还不知道初吻是什么所以没有计较),可是你居然敢半夜进本座的房间亲了第2次!”流焱脸上微微有些红,珠华剑指着九幽脖颈。“你还有什么遗言吗。”
      九幽双手抱着心口,做着心痛的样子。“圣女大人,您实在是误会了,当时啊,小人只想出去看看月亮,途经您的房间,竟然发现您昏迷了,所以当时属下迫不得已,就动用了一种民间叫做人工呼吸的法子,这真是天大的冤啊!”
      流焱冷笑一声。“你家人工呼吸要把舌头伸进去?还有,我的房间是封了窗户的,门也会习惯性的锁上,你跟我说不是故意的,我还真不信。”
      九幽见被拆穿,心中大呼不妙,转身就跑。“想跑?晚了,彼岸牢笼!”
      看着被关在笼子里的九幽,流焱勾了勾嘴角就去了空间里,她知道这囚牢困不住九幽多久,所以就任他去了,反正,流焱手上可都是他去花楼的证据,只要给金龙看,九幽就是不死也要脱层皮!
      “阿焱阿焱!你看,这些花开了!”凤谙舞手中抱着一束彼岸花,兴高采烈的给流焱看。
      也只有在这空间里,她们才能一起出现吧。
      “嗯,很好看。”流焱捏了捏手中花儿的花瓣,心不在焉。
      “怎么了,一副快要死了的表情。”凤谙舞坐在她旁边问着。
      流焱叹了口气。“也没什么,兄长又偷溜去人间玩了,其余奏折你都批的差不多了了,但是,这一本奏折有些问题,你看一眼吧。”
      “等等,兄长又跑了?没有传出去吧,要是传出去了狱界必有大乱啊。”听言,流焱不禁翻了个白眼,鬼知道她对自家义兄这次出逃印象有多么深刻。
      ......三个时辰前......
      “圣女大人,王上让您先去一趟大殿再去炼狱,说是有要事要议。”流焱止住脚步,随意的放出一丝精神力过去就准备先行回房取珠华剑了。
      “圣女大人,王上让您先去大殿。”那丫鬟又重复了几遍,就是不让流焱走。“让开。”流焱脸色黑的可怕,可那丫鬟仿佛丝毫没有发现一般继续说着。“圣女大人,您虽贵为圣女,可这狱界终究还是王上的,万事自然应以王上,王后为主......”
      “闭嘴,你以为你是谁?不过是那什么王后的一条狗罢了,有什么资格说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话,况且,我根本没必要留你一命传话,因为啊......她的搜魂之术,应该还不错吧。”那丫鬟瞬间就明白流焱的意思,转身就想跑。
      “呵,进了我的地盘还想跑,真是痴人说梦。”流焱直接咬破食指,在空中肆意挥舞,描绘着复杂的法阵。“圣女大人,圣女大人饶命啊!”
      那丫鬟转头四周看看,却发现周围全然不是原本的样子,她们竟然在一瞬间之内都被流焱传送到了忘川河边。“忘川河上,奈何桥,忘川河里,忘情水,忘川河的守护妖灵,听从吾之命令......”流焱又捏出几个法诀,眼瞳在一瞬间变得血红。“破!”
      只见忘川河中弥漫起一阵黑雾,瞬间就把那丫鬟没了进去,消失的无影无踪。
      “吾主,属下已经好几万年没见您动怒过了,耗费力气把人传送到忘川河再让属下动手,更是第一回。”黑衣男子单膝跪地,面朝着流焱,神色恭敬。
      “这个道理不是很简单吗。”黑衣男子神色疑惑。“属下不解,还请主上解惑。”流焱的身体仿佛在一瞬间长大了几岁,妖异的红瞳扫了男子一眼。“本座乐意。”
      忽然,流焱冷冷开口。“忘川,你跟了本座多少年了。”忘川迷茫了一瞬,很快回答道:“回主上,少则百万年,多则千万年。”
      “那你为何还是不懂,种什么不好,偏偏要在忘川河岸种辣椒!”流焱非常讨厌辛辣的食物,可以说是一点也沾不得,简单来说就是───怕辣......
      “回主上,辣椒不是属下种的,是孟婆。”流焱怒火中烧,挥袖便走,走前倒是留了一段传音:“本座给你两天时间,若是再让本座在忘川河岸看到辣椒,本座就废了你。”
      忘川又跪了一会儿才起来,起来的时候突然拍了一下脑袋。“刚才好像下手重了,那个小丫鬟好像是魂飞魄散了,算了,王后算什么,连主上的一根头发丝都比不上。”
      忘川不一会儿就没了身形,黑雾散去时,原本站着小丫鬟的地方哪里还有人影,连一根头发丝,一颗碎骨头渣都没有见到。
      ......
      与此同时,皇宫中,一身着凤冠的华衣女子面目狰狞,一下子就把手里的东西砸了个粉碎。“该死的谙舞,贱人!”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