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鸢凤咒鸣之彼岸血凤》落痕大人 ^第11章^ 最新更新:2019-04-24 09:0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1、异样情绪 ...

  •   “呵!我就知道,她胡之灵是个聪明的,知道哪条路才是正确的。”
      流焱满意的听着从大殿中传来的惨叫声,仿佛她在听的是一支优美的乐章一般。
      “呵,恶心的乐趣。”
      流焱随手丢了一件衣服进去,看着这宛如人间炼狱般的景色。
      一道道黑影缠绕在焚天宗弟子的身上,吸食对方的脑髓,吸食完之后,它们一掌就将对方拍成了肉泥混合着泥土往自己嘴里吞咽着。
      而这诡异的景象却是炼狱之人独有的,将怨气与血气在体内转化为魔气吸收的一种修炼方式,而流焱和谙舞曾经所用的修炼方法与这些“人”差不多。
      只是把生食血肉脑髓换成了把根扎入活物中吸食对方的修为以及血液而已,比起这些家伙来说,她的方式已经算是极其温柔的了。
      “阿焱,所以我才会,这么厌恶自己啊......”
      谙舞的眼中闪过一抹血色。
      “为什么?这么恶心呢。”
      空间中,谙舞将手硬生生的插入胸膛中,紧紧抓握着自己的“心脏”——魔晶,仿佛想要把魔晶扯出来一般。
      “为什么......为什么啊!”
      谙舞抓握着魔晶的力量突然增大。
      “凭什么我就是血统低贱的花妖,有本事你们把那一丝血脉拿走啊!”
      谙舞的力气越来越大,甚至魔晶上已经出现了裂痕。
      “凭什么,我不是一条命吗?凭什么他们可以那么对我啊!”
      谙舞的泪水如同断了线的珠子一般落下,她早就已经崩溃了。
      是流焱,她生命中唯一的光出现了,不然的话,她怕是2万年前就已经死了吧......
      “阿焱......为什么,你出现的那么晚呢?”
      谙舞猛的又是一口血吐了出来,眼神渐渐迷离,思绪仿佛飘去了2万年前,那一抹小小的红色身影,那如同彼岸花般耀眼的身影,对着伤痕累累,容貌尽毁,根骨几乎被废的她伸出了手。
      “我叫流焱,以后会一直一直陪着你的哦!”
      谙舞缓缓闭上了眼睛,一滴泪珠划过眼角。
      “谙舞!”
      这是谙舞在快要意识消散前最后听到的话语。
      “阿焱,为什么你来的,总是这般晚呢......”
      流焱一个箭步冲上去,猛的把倒在地上的谙舞搂进自己怀中。
      “谙,谙舞,你醒醒。”
      看着气息渐渐消失的谙舞,流焱紧紧的抱住了谙舞,她感受到了。
      谙舞的魔晶已经完全碎裂了,魔晶代表的,可是她谙舞的魂魄本源啊!
      所以这同时也代表着,谙舞她很有可能......魂飞魄散。
      不!她绝不允许。
      “谙,我绝对不会再让你离开我了,一定......”
      流焱从戒指中取出了满地的天材地宝,也不管药性如何,宝物特性属性了,直接就想炼化了一股脑的给谙舞服下。
      “咳,咳咳。”
      谙舞躺在流焱的怀里,而脸上多了丝红润之色,一枚青色花瓣从谙舞眉心处飘了出来,那花瓣上的灵气已经被吸干了,不一会儿就会化为粉末,烟消云散。
      流焱用手轻轻地触碰了一下那枚青色的莲花花瓣,温暖而又柔和的生命之力,瞬间包裹了流焱的食指。
      “混沌青莲,神界圣女君卿玥的本命法器,一片花瓣可抵一次致命伤害,可代价是君卿玥的两月虚弱期,虽然不知为何,但是......谢了。”
      流焱微微闭上了眼睛,她感到有什么温热的液体划过了她的脸庞。
      “什么东西?”
      流焱抹了一把脸,一手的泪水,流焱这才发现,她不知何时早已泪流满面了。
      这一会,流焱终于无法再抑制自己的情感波动了,用双手捂着脸放声大哭了起来。
      “阿焱......你怎么哭了啊?不要哭了好不好,别哭了......”
      谙舞轻拂着流焱的面庞,眼中满是担忧与悔意。
      “阿焱不哭,对不起,是我......”
      谙舞看着哭得更厉害了的流焱,不知为何,心底却突然升起了几分欣慰。
      她知道的,两万年来,她把什么负面情绪都藏在心里,从来都没有好好的发泄过一次,阿焱明明是情绪波动那么大的人,怎么偏偏就倔强的很呢?
      “好了好了,我在,我一定会一直一直陪着阿焱的。”
      流焱的,身体还在微微的发抖,这一下子是真的吓到她了。
      “谙,别走......”
      流焱昏迷了过去,这么大体力的消耗再加上这么一下子的惊吓,没有直接精神崩溃都是流焱心理素质好。
      谙舞眼中浮现出一抹坚定,刚刚似乎是有什么东西,加剧了她对血腥味的反应......
      可恶!谙舞将流焱安放在彼岸花丛中,眼中的坚定之色仿佛在说明什么决心一般。
      “阿焱,不会很久的,一会就好了。”
      谙舞从丹田出引出灵气流过经脉,她的天赋并不比流焱差,甚至还要高上几分,不突破,只是不想罢了。
      谙舞丹田处浓郁的灵气源源不断,仿佛用不完一般,随着谙舞的引导,流过经脉的每一个角落。
      还没一会儿,流焱就苏醒了,她是被一阵叮叮当当的声音吵醒的,流焱揉了揉眼睛,仿佛还有些迷糊。
      哭过了,就是过了,哭完之后,她还是那个是万千生灵如蝼蚁的狱界圣女。
      “谙,谙舞,你突破了!”
      流焱一脸惊讶的,看着正在以灵气冲击灵元境巅峰的谙舞。
      “呼。”
      随着一声悦耳的“叮咚”,谙舞吐出一口浊气,她已经多久没有体验过这种宛如脱胎换骨般的感觉了。
      “谙,恭喜你进入灵王境,恭喜你,解开心结!”
      流焱知道,谙的心结,已经解开了,不然就算谙累积的灵气再多,也只能停留在灵元境巅峰。
      “阿焱,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没有拥抱,没有别的其他动作,只是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是足以打动对方的心。
      流焱眼中闪过一抹异样的情感,两人对视了一会儿,谁都不愿意先打破这片宁静的美好......
      “主上,出事了啊!您快出来理一理吧。”
      两人皆是一惊,连忙回过了头,而没有让对方看见的是,已经阴沉下来的脸。
      哪个家伙这么没眼力见啊!破坏气氛专业的吧!!
      流焱轻轻推了推谙舞。
      “你去吧,一下子突破了两个大境界,历练一下稳固境界,对了,不用担心,身体本来就是你的,不会排斥的。”
      流焱知道谙舞心中的那一份顾忌,看着谙舞欲言又止的样子,流焱,直接把她推了出去。
      “好了,去吧,一切的黑暗与战争交给我就好了,谙只要站在阳光下受万人膜拜就好了......”
      后半句话谙舞并没有听清楚,,只是隐隐约约看到流焱的嘴唇在动而已。
      谙舞出来后一下子调整好了状态。
      “怎么了?”
      门外的魅如烟慌慌张张的。
      “主上啊,妖界那边发来了请帖,说是妖界圣女蝶痕请其他六界圣女前去一叙!”
      谙舞神色凝重,七界之中谁人不知。
      自从这一任的妖帝登基后,妖界圣女蝶痕,就被那位妖帝用了特殊的方法控制了,日日都被囚禁在见不得光的宫殿里,除了那位妖帝几乎无时无刻不陪着蝶痕,守的严严实实的,连生人都不让蝶痕见。
      甚至之前在妖界的内奸有传过消息,妖帝曾为蝶痕打造过一套黑乌铁的锁链,只为把蝶痕圣女囚禁在宫殿中。
      “妖界圣女好像只有400多岁,除了鬼界圣女墨幽,她年纪就是最小的了,那这么算算也只是个孩子,怎么就......”
      (从诞生在这个世界开始算的话,流焱“2”万岁,谙舞97万岁......)

  • 作者有话要说:  小可爱们该不会以为谙舞是焱的cp吧?吓到我了。其实谙舞和流焱都是主角,只不过流焱的戏份多一点,不过到后面你们想见流焱都有一段时间见不着了。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