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99、历史中的半边天(乾隆继皇后九十九) ...

  •   乾隆十五年的初雪委实来的早了一些,只因永珏吵着要吃暖锅,寒苓便在弘历留宿时吩咐小厨房预备了一桌,夫妻母子正在用膳,张雷急匆匆走进殿内,躬身向寒苓回道:“主子娘娘,承乾宫禀奏,舒嫔娘娘已经有了一个多月的身孕——”
      寒苓“嚯”地一下站起身来:“当真?”
      张雷回道:“是刘院使亲自诊的脉,想来是没有差错的。”
      弘历的振奋之情便被掩盖了许多:“怎么比你自己有孕还要欢喜?
      寒苓不以为意:“去,把万寿节时缅甸国进上的翡翠如意、朝鲜国孝敬的大山参、还有圣寿节时母后皇太后赏下的两匹茧绸都找出来,我要与皇上去承乾宫探视舒嫔母子。”
      成霜满头黑线:主子娘娘,您就能确定舒嫔娘娘怀着的一定是个阿哥?
      张雷的顾虑就更多一点儿:换作旁人也便罢了,舒嫔可是出身叶赫那拉氏的大家格格,真要生下皇子,万一影响到四阿哥的地位如何是好?
      “快坐下!”承乾宫内,寒苓越俎代庖地询问舒嫔,“刘裕铎呢?叫过来给万岁爷回话。”
      侍立的宫人欠身说道:“回主子娘娘的话,刘太医给娘娘诊了脉,往后头写忌口单子去了。”
      弘历这才插上嘴:“舒嫔的胎可还妥当?”
      嬷嬷回道:“万岁爷放心,太医说一切都好。”
      执意跟来的永珏咧嘴问道:“嫔母要生小弟弟了吗?”
      从确诊到现在已经过了小半个时辰,舒嫔依旧觉得激动:“许是九阿哥的小妹妹呢。”
      “永珏,你又淘气了。”寒苓笑道,“不过托着你的吉言,等你弟弟降生,让你嫔母重重赏你。”
      舒嫔愈发放心:“真要如此,承乾宫有的,九阿哥想拿什么就拿什么。”
      “我已经打发宫人去向两宫皇太后报喜去了,这个时辰还没歇下,听说后必然要觉得欣慰。”寒苓转头向弘历说道,“皇上,舒嫔立了大功,您看怎么赏她合适?”
      只是怀了身孕,又不是生了个凤凰蛋出来,舒嫔自然不会得意忘形,听得这话起身推辞:“蒙主子娘娘照应,臣妾宫里什么都不缺,真要短了东西,自然会向主子娘娘讨要恩典。”
      弘历就吃这一套,稍加沉吟后向李玉说道:“自即日起,承乾宫比照妃位供给份例,承乾宫上下各赏宫份半年,舒嫔未曾生产,教内务府把老练的嬷嬷选出两个送来服侍。”
      寒苓大包大揽:“皇上放心,这些事儿交给臣妾去办,保准能教舒嫔平平安安生下一位皇子来。”
      舒嫔从新谢了一回恩,寒苓又向成霜说道:“打发人去舒嫔娘家报喜,纳兰夫人或是想送东西进来、或是想进宫探望舒嫔,一概准许也便是了。”
      说话间,两宫皇太后的赏赐皆已送至,又有各宫妃嫔赶来道喜,寒苓欣然说道:“皇上陪舒嫔说一说话,臣妾打发她们明天再来,教舒嫔尽早安歇方为合宜。”
      弘历点了点头:“也好。”
      “娘娘如今有孕,固然是值得欢喜的事,奴才还是要多一句嘴,千万不能恃子生骄,辜负了两宫皇太后和皇上、主子娘娘的恩典。”从确诊怀孕到生产,少说要有七八个月的时间差,这中间要经历多少险阻是难以预知的问题,得到消息的纳兰夫人火速进宫探视女儿,就怕她行差踏错弄丢了煮熟的鸭子。
      圣母皇太后摩拳擦掌要收拾皇贵妃,“有前科(刺血抄经事件)”的舒嫔赶在这个时候爆出孕信,摆明是助着皇贵妃与寿康宫打擂台的意思,皇太后被打了脸,现在要不看僧面看佛面的忍下一口气来,等到腹中的孩子落了地,不好将皇贵妃如何,收拾一个寻常的妃嫔还不是一句话的事儿?想到这一节的纳兰夫人愁的不行,心中还生出一个自己都觉得可笑的念头:这个孩子要是晚几个月再来就好了。
      舒嫔笑道:“额娘放心,有了这个孩子,我再没有不知足的地方,哪里会因此变得轻狂起来?”
      “那就好,那就好,奴才也不过白白嘱咐娘娘一句罢了?”纳兰夫人左右寻看,压低声音问道,“娘娘,主子娘娘和嘉妃娘娘有没有旁的话说?宫里的魏贵人可还老实么?”
      舒嫔会意:“昨日主子娘娘头一个过来看我,又请准两宫皇太后降了懿旨,从现在到年节,我都不必去各宫请安,嘉妃还为八阿哥的事儿头疼,且没有招惹承乾宫的心思,我有身孕,万岁爷常来探望,于魏贵人也有益处,当下看来,她还是守得住本分的。”
      总归是一件大喜事,纳兰夫人自己排解了一回,因又说道:“娘娘安心养着,嬷嬷的事儿家里已经着手预备,主子娘娘点了头便能把她们送进宫照应娘娘。”
      舒嫔有了身孕,皇贵妃在奉先殿许愿的话很快传遍了整个前朝,雍正爷眷顾哪个自然不言而喻,方要起事的崇庆太后因此变得消停下来。
      更加庆幸的是太医院,院使院判们抹一把汗,愈发看重舒嫔的肚子,对景仁宫一系的敬畏之意明显变得真挚了几分。
      内务府也开始预备起来:如果舒妃生下十阿哥,皇贵妃就该扶正封后了,与其到时被打个措手不及,还是趁着眼下的空隙赶早置办方为妥当。
      与舒嫔肚子里的那个不知是男是女的胚胎相比,寒苓更加关注的还是自己亲生的儿女。
      “快变成小猪了你都!”寒苓捏着小女儿的下巴向婉嫔笑道,“她得了这场风寒不见得降低份量。我看你倒是清减了许多,平日有嬷嬷照看她,不要过于苛待自己才好。”
      “多谢主子娘娘关怀。”婉嫔盯着女儿欠身赔笑,“咱们格格特别乖巧,哪里是嫔妾照顾格格,不是有格格在,嫔妾数不清要失掉多少趣味呢。”
      “这样更好。”寒苓把女儿颠了一颠,因向她叮嘱道,“以后要孝敬婉额娘,做个更懂事的姑娘才好。”
      说话之间,又有管事追到咸福宫回问达摩祖师华诞的放赏事宜,寒苓恋恋不舍地把闺女交给乳母,因向婉嫔说道:“我已经回过皇上,从今往后,咸福宫与承乾宫一般,比照妃位供给份例,也免得你再因为小格格委屈自己。”
      婉嫔慌忙福身行礼:“嫔妾谢过主子娘娘恩典。”
      “你们玩儿吧,我回了。”舒嫔如果产子,立刻便有封妃之望,寒苓自然不能教婉嫔屈居其下,以教养格格之名,为她请下了妃位待遇,也是告诫六宫妃嫔的意思:只要与景仁宫交好,哪怕没有生下龙种的宿命,依旧能够得到提拔升迁的机会。
      寒苓从咸福宫出来,养心殿后与弘曕碰了个正着,拍住步撵向他问道:“你这是从寿康宫出来么?”
      “是。”弘曕赔笑道,“臣弟正要去给皇嫂请安。”
      寒苓淡淡一笑:“果亲王怕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罢?”
      弘曕有些尴尬:“皇嫂说的哪里话,难道没有正经事便不能给您请安吗?”
      寒苓挑了挑眉:“那是再好不过了。”
      弘曕红了红脸,很快调整神色向寒苓说道:“横竖弟弟没有正经事干,皇嫂要是愿意,弟弟自会时常到景仁宫陪您说话。”
      “皇上倒是疼你。”寒苓听话不听音,“我也想过一过清闲日子,可惜总没有这样好的机会。”
      弘曕只得坦诚相见:“臣弟想求您跟皇兄说一说,大小给臣弟一个恩典,总不能教臣弟顶着亲王爵位白白领受朝廷的俸禄。”
      寒苓很是无语:“这是朝政,我哪里能够插得上嘴?”
      弘曕忙道:“臣弟不是教您干政,您只要跟皇兄提一句,不教臣弟总闲着就行。”
      “罢了。”寒苓点了点头,“总是你务求上进的意思,我得便跟皇上说上一说,皇上若是不应,你也不必在我这里蘑菇,自己找一找根由才是正经。”
      弘曕大喜:“皇嫂愿意帮忙,再没有办不成的道理。”
      风口里闲话两句,弘曕跪安后径自去了,成霜忍不住朝寒苓吐槽:“主子,咱们这位果亲王可真是吝啬的很,白饶您一句话,一点子表示没有,他想求您办事,好歹把阿哥格格的生日贺礼预备的丰厚一些——您也没有欠着他不是?”
      寒苓心里也有些不痛快,嘴上倒要替他辩白:“打小看着他长大,说是小叔,与子侄等齐而论,我还能计较他的东西不成。”
      成霜不以为然:“即便如此,还有母慈子孝一说,您看咱们世子爷,得着奇巧玩意儿先就把您想在头里,您是六宫之主,还会短少东西不成?看重的不过是他的一片孝心罢了。”
      果毅亲王允礼,早在雍正元年便已授封多罗郡王,雍正六年循序晋封和硕亲王,是怡贤亲王胤祥之外最受雍正帝倚重的宗室之一,比及弘历登基,又在乾隆元年永赐亲王双俸,即因于此,允礼在诸王之中份属殷富,弘曕既得嗣封,每年于俸禄之外,只以租税收入敷出家用,所节盈余不下巨万,如今出手悭吝,不怪连成霜这等少言本分的大宫女都生出微词来。

  • 作者有话要说:  祝大家新年快乐!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