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98、历史中的半边天(乾隆继皇后九十八) ...

  •   “儿子拜别皇额娘!”既已出嗣宗室,自然没有在宫内完婚的道理,内务府早已做好了三阿哥开府出宫的准备,永璋并没有拖沓的打算,缓过劲儿来直接打了出宫申请,弘历也没有挽留的意思,诫勉两句便打发他到两宫皇太后宫中告别去了。
      “快起来。”寒苓抹着眼泪颇为伤感,“原是我对不住你,总没料到,皇上竟然起了这样的念头,以后到了宫外,把自己照顾好,得着便宜进宫给皇太后请安——你总还是皇太后的孙子不是?”
      “皇额娘不必如此。”永璋反倒宽慰寒苓,“皇子出嗣原有前例,如庄亲王、六叔,都是以皇子身份出继宗室,儿臣唯有遗憾,今后不能名正言顺的向皇阿玛、皇额娘尽孝了。”
      寒苓落泪不止,眼底深处的伤感晃疼了永璋的眼睛。
      因为景仁宫与储秀宫的关系,寒苓对三阿哥兄妹还是付出了一些心血的,当初与贵妃结盟,又是指着永璋立下的誓言,彼此不缺情分,如今他被出嗣,皇贵妃心中多多少少都有一些兔死狐悲的感伤之意。
      但这并不是全部。
      大阿哥过世,三阿哥出继,皇宫只余下五个皇子,还得给端荣太子留一个空缺,永璇又坏了名声,寒苓莫名觉得害怕,也没想到永璜会用这样另类的方式对她进行临终“反击”,内心的郁结不足外道,在众人眼中,明显就是因为三阿哥的出继感到不舍和自责了。
      皇贵妃从来都是情绪外露的人,与溺杀喜常在、杖责大阿哥相比,三阿哥出嗣的事儿连毛毛雨都算不上,是她干的,她没必要演戏给永璋看,既然不是她干的,那就是实心实意在为永璋难过了。
      皇贵妃哭累了,又拉着永璋安慰他:“你年纪小,从前的事儿也不清楚,三哥——就是你阿玛,早年阿其那的府邸与雍和宫是毗邻而立的,阿其那多年无子,三哥是他的亲侄子,叔侄俩自然亲近了一些,阿其那获罪时三哥为他说情,因此触恼了先帝,虽有不知轻重的嫌疑,并没有实实在在的罪过,你阿玛——皇上登基肇始便将三哥收录回了玉牒之内,说到底,也是知道他冤屈无辜的缘故——”
      “皇额娘,儿子当真没有为自己觉得委屈。”永璋担心寒苓言多有失触犯忌讳,自己先就忍不住截了一回胡,“额娘,儿子确实有对不住大哥的地方,皇阿玛这样处置儿子,并没有严惩重罚的——。”
      “不是——你不知道,这件事都怪我想的不周到。”寒苓哽咽道,“外头有许多命妇为你四弟纳侧的事儿递牌子,我觉得他小,原本就想推延两年再说,恰逢永璜过世,更加觉得不应该在这种关口为他挑选侧室,这才教永玺去乾清宫请旨,如何料到,竟然变成了你的罪过——你要娶嫡福晋是我们做长辈的定下的事,我们没说话,哪里就有教你自己请旨拖延的道理?”
      一直没有太大情绪波动的三阿哥开始抱着寒苓嚎啕大哭:他还不能说,自己和皇贵妃都是母妃算计大哥的棋子,比较起来,一直不知情的皇贵妃更加冤枉一点儿,她还觉得自己被出继是因为永玺请旨免选侧室的缘故。
      成霜茫然地看了张雷一眼,开始劝说并不在同一个伤心频道上的母子二人:“主子,您别这样,万一传到皇太后和皇上耳中,您和三阿哥都有心怀怨怼的嫌疑——三阿哥,大阿哥过世就是主子的一块心病,等您接了封爵旨意,主子嘴上不说,整宿都没有睡好,您帮奴才劝着她,伤了身子阿哥们更该心疼了!”
      寒苓的失态在出卖儿子的同时把丈夫、婆婆全给得罪了。
      苏贵妃亲自跑到景仁宫宽慰皇贵妃:“主子娘娘,有您的好,才有臣妾母子的好,永璋已经是这样了,您就不要为他顶撞皇上了,万一再连累了四阿哥,臣妾母子还能指望哪个?”
      以大阿哥去世为契机的“升后”之议再次因为皇贵妃失态陷于流产的境地。
      崇元太后不免责备寒苓:“行事过于穿凿,寿康宫果然有意选送秀女,你只管应着,永玺还小,成不成事还要往后看,借着永璜的事婉拒也算上策,自己声张出来又算怎么回事?”
      寒苓低头受训:“姨妈,我当年是指着永璋起过誓言的,他被出嗣给三哥,我心里终究觉得不安——”
      崇元太后问道:“皇帝出继永璋有你的主意?”
      寒苓摇了摇头。
      崇元太后又问:“你生出过让他出继的念头?”
      皇贵妃摇头二重奏。
      崇元太后继续提问:“在这件事上你问心无愧?”
      寒苓用力地点了点头。
      “那就成了。”崇元太后叹了口气,“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阿其那、塞思黑如果赶早被圣祖爷出嗣,大约也不至于落得那样的田地,便是弘时自己,没有阿其那的事裹杂其中,他就能法效裕宪亲王做上一世贤王吗?”
      寒苓便不言语,过了良久方才叹息一声:“姨妈,自打我做了摄六宫事皇贵妃,六宫上下再无婴啼之声,皇上又免了两届秀女大挑,外头颇有‘皇贵妃蓄意而为’的流言,没有阿哥降生尚可推说天意如此,大阿哥早逝也非人力能为,永璋又被出嗣,难道不是我这个皇贵妃不修德行的缘故么?”
      崇元太后意有所指地说道:“你如果是皇后,出了这样的事难辞其咎,但你如今只是皇贵妃,我倒没有训责你的理由。”
      “姨妈——”寒苓仰起脸来,“我还想等等看。”
      继崇元太后的七旬圣寿之后,践祚十五年的乾隆皇帝在中秋前夕迎来了自己的四十岁生日。
      四十岁是一个相对尴尬的年纪,说他青壮,已然进入不惑之龄,说他老迈,实实在在又是年富力强的黄金年龄,加之老母在堂,自然不会张扬大庆,与会之人仅限于在京三品以上官员、诰命而已。
      待诸皇子行礼完毕,崇庆太后直接祭出杀招:以后宫多年无子、皇室人口稀疏为由,要求弘历撤换太医院所有正堂主事。
      太医院的实际权属早已是大清高层人尽皆知的秘密,崇庆太后此举自然有釜底抽薪的意思。
      遇到这样的情况,弘历只有“和稀泥、拖时间”两个法子能想,崇庆太后也不能公然在万寿节给儿子没脸,横竖已经达到目的,并没有咄咄进逼、立见功效的意思。
      如此过了十日,赶在世宗皇帝的忌辰,寒苓率内命妇行礼后并没有起身的意思,众人正觉困惑,赶在成霜上前扶她之前叩首说道:“儿臣摄六宫事娴皇贵妃辉发那拉氏敬拜先帝英灵,向在潜邸,儿臣获蒙宠眷,为宝亲王侧室之首,即万岁登基,优渥冠于六宫,向有孝靖皇后在世,六宫子嗣昌盛,及儿臣主持内廷事务,五年之内,婴啼声音几乎告绝于椒房殿室,皇上春秋正盛,贤名著于四海,此必儿臣之过也,先帝倘或有灵,以儿臣为无辜,希请早降麟儿于后宫,若三月之内再无音信,必为儿臣失德之故,儿臣愿将年例四百两供奉菩萨,自此每日茹素,告求皇家人丁兴旺、子孙昌盛,免为两宫皇太后、皇上之忧,请先帝施恩垂怜!”
      众人心道:皇贵妃的日子果然已经不好过了吗?
      “这是想把先帝搬出来堵哀家的嘴吗?”崇庆太后闻说后冷笑不止,“先帝果然有灵,许是容不下一个荼毒皇家子孙的皇贵妃,既然说了这样的话,等她三个月何妨?届时难道能教她用四百两银子就敷衍过去吗?”
      当然不能,弘历已经冲寒苓发了一通火:“你连这样的事都敢往身上揽,这是为难你自己还是为难朕呢?”
      寒苓道明苦衷:“我这是缓兵之计,先拖一拖再说,一旦太医院被撤换,六宫妃嫔不易节制,你也要体谅我的难处才好。”
      “额娘不过是一句气话而已。”弘历相对要看得开,“子女之份皆有天意,咱们小七也不过刚满两周岁而已。”
      寒苓苦笑道:“后宫只有我一个,你说这话很能敷衍的过去。”
      “永璜的事儿怪不得你,他自己都对你心怀感激;至于永璋——”弘历眯了眯眼,“我也不是为了挑拣嫡福晋的事儿发落他。”
      寒苓茫然不解:“那是为什么?”
      “朝政上的事儿,你不用管了!”弘历心说:你的心思这样重,如果知道永璜失礼源于储秀宫算计,而你这个自责之人恰恰便是苏贵妃构陷永璜的利刃,心中大约更加不能跨过这道坎去的。
      皇贵妃在先帝神位前立下军令状也不是没有起到任何功效,至少愉妃就乖觉了不少,挂口不提让永琪出嗣端荣太子的话。
      愉妃自我检讨:当家的如果有意在现有的皇子中拣择端荣太子嗣子,在母后皇太后圣寿时就应该直接降旨定选,何必立个五年之约?现在的皇子委实单薄了一些,皇贵妃避嫌都来不及,怎么可能明晃晃的推动异腹子出嗣呢?
      再念及皇贵妃对永琪的救命恩情,愉妃愈发觉得惭愧:以后行事,还得更加稳重才好。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