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96、历史中的半边天(乾隆继皇后九十六) ...

  •   弘历的小金库捏在寒苓手中,皇贵妃自能慷他人之慨,连丝绸带锦缎,一口气赏赐给了魏贵人十几匹上等衣料,舒嫔脸儿都绿了,宫门口堵住张雷,咬着嘴唇问道:“张总管,魏贵人难道有喜了不成?本宫身为承乾宫主位,怎么没听太医说起过呢?”
      张雷赔笑道:“回舒嫔娘娘的话,魏贵人促成三公主对主子娘娘解开心结,万岁爷很是欣慰,主子娘娘体察上意,特命奴才把千秋节的贡品寻出来赏赐给魏贵人。”
      “嗯?”舒嫔眉头一皱,“魏贵人做了什么好事儿,连主子娘娘都要承他的情?”
      承乾宫的大宫女绘心上前两步把一只荷包塞了出去:“辛苦张总管跑一趟,这点子心意是我们主子给您喝茶用的,请您不要嫌弃才好。”
      “奴才岂敢,奴才谢过舒嫔主子赏赐!”张雷想了一想,因与舒嫔回道:“魏贵人向万岁爷建言,将和敬公主府大阿哥的百日宴设在景仁宫,主子娘娘补其疏漏,劝说万岁爷于长春宫设宴,主子娘娘幕后主持,借此机会将四公主五公主历练一回,三公主果然承情,放下了对主子娘娘的芥蒂,魏贵人的功劳是不能忽略的,主子娘娘赏罚分明,自然不会忘了她的一份好处。”
      “她倒会掐尖取巧。”舒嫔哂笑道,“主子娘娘不计前嫌救了三公主的性命,三公主早就有认错的打算,魏贵人适逢其会,白白抢了这份人情去,果然不愧是包衣出身,论起投机取巧,多少正经的旗人格格都比不了的。”
      张雷心道:这位主子惯做事后诸葛亮,上回是嘉妃、这次是魏贵人,别管是旗人还是包衣,伶俐劲儿是一定不能少的,否则也只有拾人牙慧的结果了。
      皇贵妃的生日、皇外孙的百岁、皇养女的大婚都达不到普天同庆的高度,对整个大清朝来说,本年度最值得庆贺的节日却是崇元皇太后的七十寿典。
      崇元太后最重要的身份绝对不是乾隆皇帝的嫡母,他是雍正皇帝的元配!雍正帝是康熙帝的皇四子,排行在前的三个大伯、三个妯娌早已作古,崇元太后是圣祖一脉名副其实的大长辈(辈分最高的都得叫她四嫂),弘历自诩是至孝天子,当然会对母后皇太后的生日加倍重视。
      当此之时,国富而民安,皇帝尽有展露孝心的资本,弘历在婉拒崇元太后“尚简祝寿”的要求后,独出心裁的于圣寿前夕高调奉上了规格极高的“九九寿礼”。
      九九寿礼并不是指总共进献八十一件礼物,而是每日奉送八十一件礼物,连续送上九天!这也是史无前例的贺寿行为,自端阳节肇始,从乾清宫到宁寿宫的内务府管事、总管太监不绝于径,又有奉旨来京的外藩、贝勒、贝子、额驸、公、台吉并皇子大臣、亲王显贵躬逢其会,都不敢对大清朝的宝塔尖有所怠慢,进上的贺礼远比十年前贵重的多。
      寒苓这个皇贵妃更是忙上添忙,除了主持圣寿节的庆典,将景仁宫的节礼预备妥当以外,还得过问毓庆宫与咸福宫两处的寿礼是否妥当,自四月下旬起便受操劳,首尾忙了一个月才把内外事宜料理妥当。
      有两个妈需要孝敬的弘历在礼仪方面遇到了一桩不大不小的麻烦。
      礼部颇有先见之明的撞着胆子发出疑问:“圣寿当日,圣母皇太后如何于宁寿宫行礼并无前例可循,恭请万岁爷示下;又有明岁圣母皇太后六旬千秋,母后皇太后何以致贺圣母皇太后,同请万岁爷一并裁决。”
      这个问题确实令人头疼:哪怕全天下都知道母后皇太后的地位高于圣母皇太后,不可否认的一点是,圣母皇太后是皇帝的亲妈,做儿子的总要照顾亲妈的想法。
      一家四口用膳的场合,弘历把这件“家务事”搬上了台面。
      寒苓心说:按照先帝时钦定的祔庙之礼,必须以元后、继后、本生为次序,母后皇太后是元后,圣母皇太后是本生之母,礼法原是如此,有什么值得纠结的。
      永玺隔了一辈,对嫡玛嬷、亲玛嬷的感官区别就算不上明显,稍加斟酌后说道:“宁寿宫玛嬷为世宗先帝皇后,依照礼法,应居寿康宫玛嬷之左(清朝以左为尊),虽然如此,寿康宫玛嬷有生育阿玛之劳,儿子愚见,法礼亲情应当有所兼顾才好。”
      弘历问道:“你且说一说,怎么个兼顾法?”
      永玺出了个和稀泥的主意:“两宫皇太后并出,自然是宁寿宫玛嬷在前、寿康宫玛嬷在后,似此等庆典,可依并尊之礼,序长幼不论尊卑,彼此之间无需行礼,由总管内侍上奉贺礼即可。”
      只要亲妈不必向嫡母行礼,一切都是好商议的,弘历连连称是:“这个主意很是不坏,以后就这样办吧。”
      寒苓提醒他们父子:“多少宗亲都看着呢,为着先前的官司,已经有人说你宠妾灭妻,再这样闹一出,母后皇太后不在意,圣母皇太后岂不是要背负一个恃子而骄的骂名?依我看,你们还是从长计议罢!”
      弘历笑道:“这个不打紧,我自然有法子令皇额娘不生芥蒂,使宗亲外臣再没话说。”
      寒苓便不多嘴,心中还犯嘀咕:这跟先生后生是没有关系的,你能用什么法子抹平两宫皇太后平起平坐的负面影响呢?
      弘历的安抚法子确实不错,至于代价么——出乎意料之外却是他自己(也可能是寒苓自己)的儿子。
      寿宴正值gaochao,弘历用决断的口气传达圣谕:“端荣太子为皇父钟爱,只因不幸早逝,天命转于朕身,今值母后圣寿之际,朕当晓谕宗人府知道,五年之内,于先帝皇孙内拣择优异之人出继端荣太子为嗣,朕将于母后半整之寿赐他世袭郡王爵位,延续端荣太子世系,钦此!”
      于崇元太后而言,这算是一个很大的惊喜了:哪怕早前为了皇室稳定婉拒过代子立嗣的建议,不能否认,她是希望九泉之下的儿子能有一碗饭吃的,隐形太子永玺已经封了亲王,世袭郡王的爵位也不会影响到弘历系的帝位传承,她这个额娘有朝一日见到九泉下的儿子也算是对他有了一个很好的交代。
      配合着崇元太后喜极而泣的表情,王公大臣、福晋命妇纷纷山呼道喜,因崇庆太后不曾到场行礼而对弘历产生的腹诽之意霎时间消散的干干净净!
      和敬公主神情复杂地看了五妹一眼,心中多出一份希冀来:悼慧太子夭折的年纪比端荣太子还大一岁,不知道永玺将来愿不愿意——
      说是从世宗皇孙中择优立嗣,在皇子充裕的前提下,基本上没有和亲王府什么事儿(和亲王是降袭爵位,如果皇帝未曾加恩,永瑛承袭的就是郡王位子——而且是继续降袭的那种,这种好事儿,皇帝大约是愿意留给没有继承权的其他儿子的),优势靠前的皇子有两个:一个是皇五子永琪,除了得到皇父喜欢,他还被崇元太后正经抚养过一阵子(崇元太后并没有剥夺愉妃教养儿子的权利,确切地说,她们共同拥有对永琪的抚养权),据说和皇贵妃相处的也算融洽,他当然有资格入继端荣皇太子享有王爵之尊;其次是皇九子永珏,这位小祖宗深得乃父疼爱,有了好处大抵也少不了他的一份,但他是皇贵妃的儿子,如果宗亲王将来有什么意外,这为同母弟立刻便会成为入主东宫的不二人选,即因于此,永珏出嗣的几率反倒居于五阿哥之下。
      弘历自己也跟寒苓嘀咕:“咱们要是再生一个儿子就好了。”
      寒苓翻了个白眼,向他提到了另一件事:“太医院来回,永璜的病势愈发沉重了,已经过了这些日子,你有再大的火气也该消的差不多了吧?”
      弘历冷哼一声:“他自不孝,又为这个想不开,难道是作践自己要挟君父么?”
      寒苓委婉解说:“这都快两年了,他也长够了教训,不看别的,还有两个孙子在呢!”
      弘历仍不松口:“轻易宽宥了他,若是不长记性,以后反倒害了他!”
      寒苓便道:“你说句话,我教永璋兄弟奉旨出宫探视兄长总不过分吧?”
      弘历眉宇稍霁:“随你乐意吧。”
      随后两天,先后有两拨皇子出宫探望病重不起的大阿哥。
      永玺、永瑢、永珏是头一拨,大阿哥精神尚可,又向弟弟央求,自己万一不起,希望他能关照皇子府的孤儿寡母。
      宗亲王是扛得过元后嫡子悼敏皇子的存在,序齿居长的大阿哥自始至终都没能成为他的对手,听着托孤之辞不免宽慰兄长:“您放宽心养着,阿玛嘴上不说,心中也惦记大哥,否则怎么会教我们来看您呢?”
      “是皇额娘的意思吧!”永璜苦笑着摇了摇头,“皇阿玛对我恨铁不成钢,皇额娘却一直维护我,皇阿玛说我不孝,半分都没有错怪的。”
      不管怎么说,在大福晋为首的皇子府家眷看来,大阿哥的气色因为宗亲王一行的到来变好了许多。
      

  • 作者有话要说:  如果说女主善良过,那也仅仅限于被赶出雍亲王府以前,从此以后,她就算黑化了!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