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历史中的半边天(乾隆继皇后四) ...

  •   等寒苓清洗好伤口暂离备膳,弘历立刻提醒弘昼:“我已向皇阿玛请旨,要迎娶苓儿为宝亲王府侧福晋,你的言行举止需得更有分寸一些。”
      弘昼冷着脸反问哥哥:“皇阿玛准了?”
      弘历无言以对,过了半晌方才说道:“准不准我已经求在了前头,你如果再行请旨,皇阿玛怕是不能对苓儿没有芥蒂的。”
      弘昼“哼”了一声:“未必,倘若我们两情相悦,皇阿玛当然愿意成人之美。”
      弘历眯眯眼:“你想和我争?”
      弘昼微翘唇角:“四哥,我倒有个绝妙的主意,你把咱们弟兄当成售卖的货物,寒苓是买主,她中意谁就是谁的侧福晋,你不争,我不抢,免为女子有伤和气,皇阿玛跟前也有了交代,你若没有赢过弟弟的自信,那也没什么好说的——弟弟把她让给你就是了。”
      请将勿如激将,弘历没等到摆饭,怒气冲冲地离开了和亲王府。
      当天晚上,弘昼忍不住询问寒苓:“皇阿玛刻意召你回宫待选,你自己若有主意,爷一定尽全力帮你。”
      寒苓沉吟片刻后反问道:“你愿意娶我吗?”
      弘昼不意寒苓这般直白:“我当然是乐意的,将来真到那一天也不会委屈你。”
      寒苓又问:“为什么会愿意?”
      弘昼想了一想说:“除了自幼的情分不同,大约还是图你长的得意漂亮。”
      寒苓抿嘴笑了笑:“你真是实诚君子,换了宝亲王肯定是另一套冠冕堂皇的说辞。”
      弘昼叹息一声:“知道花言巧语骗不了你,我索性就不费事了。”
      寒苓踌躇半晌说道:“您还得容我想想,阿玛额娘虽然盼着我高嫁,好给弟弟们的前程增添助力,但这事儿是万岁爷乾纲独断的,等到大选的时候,委实脱去身不由己的困局,能搬进现住的小院也是好的。”
      弘昼双眼发亮:“好,爷等着你。”
      雍正十一年六月秀女大挑,在此其间皇家接连发生了两桩大喜事,寒苓的前程也因为圣心欢悦变得明朗了许多。
      喜事之一是年将六旬的雍正皇帝老来得子,贵人刘氏于六月十一日在圆明园生下了他的第十个皇子;只隔一日,和亲王福晋吴扎库氏生下了弘昼的嫡次子,亦为雍正皇帝的第四个皇孙。雍正皇帝连得一子一孙,欢喜之情溢于言表,随手指了两个秀女收入后宫,其余选秀事务便都交给那拉皇后操办去了。
      单就未来的前程看,从那拉皇后到讷尔布夫妻,全都盼望寒苓能够嫁入宝亲王府做侧福晋,当事人自己并不热衷,单独留在坤宁宫伴驾时刻意求了姨妈两回,那拉氏皇后本要兼顾宝亲王福晋富察氏娘家的体面,又知寒苓是刚直不屈的秉性,虽于眼下能仗自己与皇帝荫蔽、靠着本身容貌受宠一时,日后好歹毕竟是未知之数,权衡一番后便放弃了教寒苓争宠后宫的打算,一意劝说丈夫将她许给弘昼做侧福晋,理由是现成的:指婚后寒苓能够不避嫌疑的照顾弘昼的身体。
      雍正既感和亲王府后院冷清太过,又体寒苓没有攀龙附凤的心思,对那拉皇后的建议保持了默认态度,寒苓从坤宁宫获得先手消息,立刻对弘昼派来的小太监传递暗号:你告诉王爷,我想在早先居住的院子里种上几棵桂花。
      弘昼先得嫡子再纳美妾(严格意义上讲,侧福晋算妻不算妾),若非当下腿伤未愈,一定骑上骏马绕着皇城狂奔三圈!可惜高兴不过一时,惊天的炸雷从天而降:裕妃的近身钟嬷嬷过府传递消息:辉发那拉格格被皇后指为了宝亲王侧福晋。
      晴天霹雳也不过如此了,弘昼立刻踹了小太监一脚:“狗奴才,你涮爷呢!”
      小太监连连喊冤:“奴才是照着格格的原话传给王爷的,至于其中有什么误会或深意,奴才是半分都不知道的。”
      钟嬷嬷左右看了一看,压低声音嘱咐弘昼:“王爷,娘娘让我告诉您,不管事先知不知情,而今大局已定,您可千万不要入宫吵闹,就当这事儿没有发生过——见到宝亲王,从前怎么样,以后还得怎么样,连娘娘在内,一大家子人都系在您的身上呢。”
      弘昼面沉如水:“好,爷不闹,你跟爷明说,这么一会子工夫,宫里到底是怎么了,皇额娘如果不给准话,寒苓也不会说出叫爷预备院子的话。”
      钟嬷嬷沉吟片刻方道:“今日奴才不说,明日您有法子自己打听出来,奴才不妨直言了,宝亲王似乎听到什么闲话,半路截住那拉格格做了不规矩的事儿,总之您得记住,这事儿是被主子娘娘压下来的,万岁爷在圆明园,如今且不知情,您或闹将起来,那拉格格是脱不了一个‘死’字的,王爷——王爷——”
      “爷知道了,你去罢!”弘昼背过身去,“你叫额娘放心,爷不会浑闹的。”
      钟嬷嬷欲言又止地看了弘昼一眼,无声地叹了一口气:“奴才告退。”
      弘昼仰天而笑:“老四,老四,你好啊!”
      时间拉回到一个时辰以前。
      跪在坤宁宫御座前的熹贵妃向那拉皇后请罪:“主子娘娘,弘历是一时糊涂,求您看在臣妾和阿哥的份上,绕过他这一遭吧。”
      “熹贵妃,你有后福,生了个好儿子,不比大阿哥早逝,我有福才能走在万岁爷前头,若是没福,少不得还得看你们母子的脸色行事,你就不必嫌我碍眼了,真到那一日,我给万岁爷殉葬也便罢了。”谁还能没有二两脾气呢,别看熹贵妃是隐形的圣母皇太后,眼下依旧是雍正皇帝的龙庭,那拉皇后的中宫凤位雷打不动,哪怕雍正皇帝抽风呢,想要休弃发妻都是不现实的举动(那拉皇后为康熙皇帝指婚,又以正牌媳妇的身份先后给太婆婆孝惠章皇后、公爹康熙皇帝、婆母孝恭仁皇后尽孝守丧,除非有谋大逆的罪行,否则至死都是元后之身),何况他是一位无比清醒的主儿!
      “臣妾万死不敢轻狂僭越。”宝亲王当众“羞辱”皇后的外侄女,熹贵妃便有以妾凌妻的嫌疑,雍正如果稍加联想虑及身后,熹贵妃固然性命难保,宝亲王的储位能不能保住亦在两可之间,那拉皇后大动凤威,一人之下的贵妃娘娘自然受惊难抵,跪在地上磕头不断,“臣妾教子无方,求主子娘娘责罚。”
      那拉皇后冷冷看向弘历:“宝亲王,我听你的解释。”
      弘历磕头辩解:“皇额娘明鉴,儿臣方才不知怎么的,忽然就失了心智,这才——”
      “我听出来了,你这话是受人算计被下药的意思。”那拉皇后握了握手,“你的左近,还有旁人在么?”
      弘历忙道:“虽然没有,但儿臣——”
      “行,原来是苓丫头藏着秘药暗算你呢!”那拉皇后拍着扶椅站起来,“白景,你去后殿处置了寒苓,对外报说她是一病死了,赵琦,你往圆明园,给万岁爷道声恼,请她从新挑一位侧福晋赏给和亲王罢!”
      “慢!”熹贵妃膝行上前,“主子娘娘,奴才与那拉格格是有过交道的,冷眼瞧着决计是第一等规矩守礼的孩子,弘历说他受人陷害,奴才将信将疑,这要是真的,那拉格格第一无辜遭受池鱼之殃;这要是假的,弘历更加对不住那拉格格,奴才恳请主子娘娘,不要为了这个不争气的孽障迁怒格格,奴才愿意全力弥补,想个面面周到的主意将弘历的这桩丑事遮掩过去,请主子娘娘三思!”
      那拉皇后挥了挥手:“你有什么主意?说出来叫我听一听。”
      熹贵妃还是有些急智的,硬着头皮说出自己的计较:“主子娘娘,胳膊折了往袖子里藏,奴才明白,您待弘历比奴才更加尽心,只没想到他这般不争气,主子娘娘恨铁不成钢的苦心奴才感同身受,事到如今,咱们也只能将错就错了。”
      “我倒想问问,你要怎么个将错就错法。”那拉皇后缓了缓脸色,“起来罢。”
      熹贵妃暗暗松了一口气:“主子娘娘,您本来就有心把那拉格格指给弘历,如今索性坐到实处,臣妾亲自去给耿妹妹赔罪,她是心疼弘历的,自然不乐意瞧见兄弟二人陡生龃龉;万岁爷那儿需得主子娘娘圆场,至于怎么发落弘历,还求主子娘娘一体主张。”
      那拉皇后按了按额角:“宝亲王,你怎么说。”
      “儿臣情愿领罚。”弘历紧跟着补充,“儿臣愧见苓——愧见那拉格格,愿以侧福晋之礼迎娶格格入府,只求皇额娘不要为儿臣不孝气坏了身子——”
      “罢罢罢!手心手背都是肉,我是理不顺这些糊涂账目的。”那拉皇后叹了口气,“方才寒苓受惊不小,熹贵妃,你陪我去看看她。”
      皇后一行进了后殿,一眼就看到寒苓躺在床上怔怔出神,熹贵妃赶忙紧步上前,骂着儿子宽慰内定“准儿媳”:“好孩子,都怨那个不争气的孽障,白白教你受着这番惊吓,我方与主子娘娘商议明白,你今后便是宝亲王府第一位侧福晋,除了老四家的是嫡福晋,不管先到的后来的,只要有我们在,哪个都不能越过你的次序去。”
      寒苓拉了拉衣襟:“有累贵妃娘娘回护。”
      熹贵妃瞄了那拉皇后一眼:“主子娘娘——”
      那拉皇后不免叹气:“我知道你是喜静不喜动的孩子,进了宝亲王府的后院将来必定是非缠身,但依着眼下的景况,实在没有更好的法子能圆过去,教万岁爷知道你受委屈,怎么罚弘历不管,你的名节指定大受损害,总算熹贵妃愿意给你做主,为你父母兄弟的将来,好歹改一改性子吧。”
      熹贵妃愈发尴尬,寒苓低下头来:“皇后娘娘,奴才有个不情之请,您若能够做主,奴才情愿嫁到王府伺候王爷。”
      
      

  •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一篇文删改了四次,现在回顾,似乎有些细节问题因为节省文字的原因写的过于隐晦了。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