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00、历史中的半边天(乾隆继皇后一〇〇) ...

  •   当天晚上,寒苓还是在晚膳时提到了弘曕的差使问题。
      弘历解释道:“弘曕的学问尚可,性情却浮躁了一些,我的意思,先教他读两年书再说。”
      “你总不能由着他这样四处寻找门路。”寒苓提醒丈夫,“万一惊动了皇太后,岂不显得你这个做哥哥的轻视弟弟?”
      弘历点了点头:“是这个理儿,不过弘曕要是当真行止无度,大约也不会在你的身上下功夫。”
      过不数日,弘历降下旨意,命果亲王弘曕管理武英殿、御书处事务。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成霜除了无语还是无语:这位六爷真是貔貅一枚,只进不出的做派是一点儿都不带遮掩的,难为自家主子重情义,真就把小叔子当作儿子来关照。
      弘历行政,处处法效圣祖康熙皇帝,目前来看,除了子女数量天差地别,其他方面基本上做到了有样学样,康熙爷的政治生涯中有过六下江南的履历,今年冬天,当今皇帝巡幸江南也提上了朝廷的议事日程。
      下江南不比上塞北,那是一个享清福、养精神的地界,既然是好地方,弘历不能只顾自己高兴,老娘、媳妇、孩子都是要拉到公费旅行的名单之内的。
      寒苓直接给推了:“我得看着舒嫔,等十阿哥平安落了地,你去英吉利我都陪着。”
      “也好。”一是将来还有带她南巡的机会;再则后宫多年没有皇子降生,弘历也比较重视舒嫔的肚子;最重要的一点是他想在舒嫔生产后搞一次集体晋封,好容易等到寒苓失去拖延立后的借口,当然要把这件大事赶早定下来。
      接下来商议随驾的妃嫔人选,寒苓点了贵妃、嘉妃、那贵人、林常在四个人的名,弘历无可无不可的答应下来,寒苓也没有多想,叮嘱了一番起居事宜便相携就寝不在话下。
      到了次日,寒苓在众妃嫔请安时宣布了随驾安排,选上的自然人人欢喜,选不上的也没话说(一是不敢,二是皇贵妃本人也留在京中),打头的苏贵妃先向皇贵妃告罪:“主子娘娘留在京城辛苦,反倒教我们随驾享福,这可如何能教臣妾过意的去?”
      寒苓笑道:“你与嘉妃要服侍太后、照顾皇上,约束随驾的皇子、宫人,许还要见一见南方的命妇,半点儿都不比我在宫中清闲,能放放风,看看江南的好山好水倒是值得我羡慕。”
      嘉妃更关心自己的儿子:“主子娘娘,我们随驾去,不知皇子、格格们如何安排。”
      寒苓说道:“四阿哥、五阿哥、六阿哥都要随驾,两宫皇太后大约会把四格格、五格格带上,八阿哥与六格格留下,本宫自然会加以照应。”
      嘉妃谢了恩典,心下已经有了计较:能趁这次机会再揣个阿哥回来便再好不过了。
      不管随驾与否,妃嫔们是不能表露出任何异议的,难缠的是自己的儿子。
      永珏听说南巡的名单里没有自己的名字,立刻炸着毛跑去乾清宫进行独立抗争,弘历原本是想带上小儿子南下的,无奈寒苓并不松口,还颇为严肃的警告孩子他爹:“素日在我眼下,都被你纵的无法无天,要是离的远了还能得了?他又皮实,江南是多水的地界,都已经把他带出去了,你能时时管住他不成?永玺永珏你只能带一个出去,实在狠不下心去,将永玺留下也成。”
      带着永玺是有政治目的的,弘历得让那些南方士人瞧瞧大清朝的继承人如何天纵英才,免得他们不识好歹再把华夷之论挂在嘴边。
      冠冕堂皇的说,南巡是正事,至少要与游山玩水分个主次,弘历就不能轻易松口,因向儿子说道:“这是你额娘定的,实在不行,你去找皇太后说情吧。”
      永珏这才行礼跪安,一蹦一跳往宁寿宫去了。
      最了解女人的还是女人,母后皇太后也没有干涉寒苓决定的意思,因向孙子说道:“你哥哥姐姐都跟了去,妹妹又小,不把你留下看家,我和你阿玛都不能放心,你乖,下回再出去,我一准让你阿玛把你带上。”
      永珏嘟了嘟嘴,抗议之声就不似之前那般坚决了,宁寿宫的嬷嬷们会心一笑,因又哄他:“阿哥不是最喜欢骑射吗?这次去不成江南,皇上一定会补偿您的,有秋祢围猎的事儿,皇贵妃也不好再拦着您是不是?江南又不能跑马——万一您这回闹得皇贵妃生气,去不成木兰可就得不偿失了。”
      “小霸王”这才消停了下来。
      永珏哪里能明白为娘的苦心,看随驾的名单就知道了,随驾的贵妃、嘉妃有子女留下,不随驾的愉妃有儿子跟去,她要同行自然把没成年的儿子捎上,既然留守宫中,如何放心将两个儿子全都撒出去?一旦有个闪失,想哭都没地方寻去。
      知道结果不能改变,永珏嘟着嘴老大的不高兴,寒苓正想逗一逗他,却见张雷入内禀奏:“主子娘娘,咱们三舅爷过来了。”
      寒苓起身坐回主位,因向张雷说道:“叫他进来。”
      不过片刻,讷里进殿行礼:“奴才给皇贵妃娘娘请安、皇贵妃娘娘吉祥;奴才给九阿哥请安、九阿哥吉祥。”
      “免礼,赐座。”四格如今政务繁忙,将一部分与景仁宫相关的事务交给了讷里安排,寒苓也知道他想促成自己与娘家完全和解的苦心,倒也不曾表现出明显的抵触情绪来。
      讷里谢了恩,因见外甥在场,拣着不要紧的年节准备事宜与姐姐叙些家常闲话,过了盏茶工夫,寒苓向永珏吩咐道:“你去给圣母皇太后请安,回来再写两页大字交给我查看。”
      四下清了场,讷里这才指向正题:“万岁爷正月南巡,听说娘娘并不随驾,咱们宗亲王是跟着去的?”
      “嗯。”寒苓解释道,“舒嫔的肚子越发大了,我得就近看着她,方才你没过来,永珏正为这件事与我歪缠。”
      讷里笑道:“九阿哥还小,以后尽有这样的机会。”
      寒苓顺口叮嘱弟弟:“你在内务府当差,此番两宫皇太后都要南行,预备事宜理应加倍周详才是。”
      “嗻。”讷里犹豫了一下,因向姐姐问道,“娘娘,不知宗亲王跟前有哪些人随行照应?”
      寒苓一愣:“这话怎么说?难道是毓庆宫出了外心的奴才不成?”
      “奴才不是这个意思。”讷里吞吞吐吐地解释,“奴才是想问——奴才是想问——”
      寒苓皱起眉来:“这里也没有外人,有什么话直说无妨,我还能怪你不成?”
      “奴才想问娘娘,有没有安排屋里人服侍宗亲王!”讷里终于松了一口气,跟姐姐说外甥的私生活问题,委实别扭到了极致。
      寒苓严肃脸:“怎么说?”
      “娘娘,江南是烟花之地,宗亲王随驾同行,保不齐便有地方官孝敬——总之还要留神仔细才好,损及名声事小——”讷里终于一吐为快,“万一伤了身子,岂不是白白辜负了万岁爷的期许之心——”
      讷里在这上头是有挖心之痛的(他搭进去了自己的长子或长女),想到这一节立刻去跟四格提醒了一回,永玺关系到那拉氏三代荣辱,四格把弟弟夸了又夸,最后让他自己到景仁宫向姐姐剖析利害。
      寒苓“唰”地一声站了起来:“亏得你提,险些疏忽了这件大事!”
      春暖花开的季节、春意昂然的江南、春心萌动的年纪、春蝶乱舞的楚馆——木炭硫磺靠火炉,不炸也得冒出一股黄烟来,寒苓必须承认,自己实在是太过大意了。
      当然了,寒苓想到的不止是尚为半大少年的儿子,由子及夫,想的更多的,还是那位咫尺天涯的皇帝丈夫。
      这些年相处下来,自以为与弘历有一份默契放着,压根没有想到,对方在潜意识当中就不愿意带着自己巡幸江南——有谁会带着家中的黄脸婆去外头风花雪月呢?还是这个人——只要她点一点头,立刻便能给她母仪天下的荣宠和地位——而在世人眼中,这是并不矛盾的两件事。
      打发弟弟离开,寒苓去药房取了两粒凝香丸服下,勉强把胸腹中的一股热毒镇压下去。
      当天晚上,弘历翻了揆常在的牌子,寒苓捎了话给和惠公主,将永珏送到宁寿宫陪崇元太后共进晚膳,这才打发宫人去毓庆宫把永玺叫过来闲叙家常。
      既是至亲的骨肉,说话间就失去了拐弯抹角的必要,永玺宽慰母亲:“正经的秀女儿子都未想过,何况是外臣进上的烟花女子?额娘只管放心,儿子并不是不知道洁身自爱的人。”
      “道理你明白,我得给你剖析的更清楚一些方能知道其中的机窍关联。”寒苓一针见血的向儿子言明厉害,“外臣给你阿玛送人,那是一片孝敬之心,若是把主意打在你的身上,必然是起了陷害之意,你且想来,果然对你有利,额娘能做就做到前头去了,轮得着他们去献殷勤吗?这件事是你三舅想到的,他吃过什么亏就不用额娘来给你重复了吧?”
      “额娘说的是。”永玺更加通透了几分,“儿子在这上头拎不清,也就不配做阿玛额娘的儿子了。”
      

  • 作者有话要说:  疫情严重,大家可以在家中躲着,看看书也是不错的。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