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神的品格》乌珑白桃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07-11 14:23:43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一 ...

  •   闻乐做了一个梦。
      
      她从高空一路下坠,穿透了蔚蓝色的海层,直至一个全然黑暗、寂静无声的地方。
      
      渐渐地,四周起了蓝色的荧光。起初是一点点,随着不知哪里传来的歌声,这些荧光如漫天的星辰一样,从四散到汇聚,成了流淌着的溪流。
      
      她顺着溪流而去。忽然,一声沉闷的巨响,她觉得自己仿佛撞上了这片黑暗的屏障,接着溪流的力量穿透了它。
      
      四周终于彻底亮了起来。
      
      她睁开眼,光透过摇晃的水浪,在海神神殿十三根洁白无瑕的石柱边投射下温柔的影子。
      
      一身白色长袍的祭司跪在她身旁,过分俊美的脸庞透着陌生的肃穆和虔诚,一如他衣襟上缭绕着的珍珠,璀璨夺目却无比温和。
      
      “赞美吾神。”他努力压抑着嗓音中的颤抖,“圣灵显降。”
      
      闻乐这才发现她躺在了一片宽阔的祭台上——
      
      什么都没穿。
      
      她的脑海中名为“理智”的弦,断了。
      
      “轰”地一声——郁翠都中忙碌的海国民众们不由自主地放下了手中忙着的事,迷茫地望向了海神殿的方向。
      
      只见那十三根自海国建立起便伫立着的、巍峨连接着云海的石柱,在一阵令人心惊的沉寂后,颤颤巍巍地倒下了一根,掀起了惊天的巨浪。
      
      ......
      
      浦屏县。
      
      背山临海的一片沙滩上布满了许多各种形状的小石头。海浪的声音顺着海风传送到耳边,将游人的欢声笑语淹没。
      
      也将一道惊慌失措的呼救声吹散在了空中。
      
      海岸边看似风平浪静,礁石边却掩藏了防不胜防的暗流。白色的水沫翻滚,一个女孩儿的轮廓在海水中浮浮沉沉,却始终挣脱不出那道漩涡。
      
      向安娴真的很后悔。
      
      她不该一时兴起跟着哥哥来浦屏这个鬼地方。更不该下这片看起来就其貌不扬的小海滩。
      
      她六岁就学了游泳,到现在一直未间断锻炼,在上半个学期的游泳比赛里还拿过第二名——
      
      但这都没有用。在这些暗流之中她连摆动上身都无比费劲,更别说是凫水了。
      
      力气在一点点流失。她不甘心地望着人群的方向,在石礁的阻挡下她勉勉强强能看见救生员明橙色的背影......
      
      水再次漫过头顶。她眼前一黑,灌了铅似的双臂终究是被束缚在了水流中。
      
      “啪”,一声清脆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听着像是打响指的声响,又像海水灌入她耳中时气泡炸裂的低鸣。
      
      也许是错觉,向安娴忽然感觉到自己身上的压力散去了不少,有人扯着自己的腰向前浮去。她迷蒙地睁开眼,只看见一截在水中白得发光的手臂。
      
      ......
      
      “呕......”向安娴趴在沙滩上吐出了第三口水。双肋间火烧火燎地疼,但是切实的呼吸让她有种重见天日之感。
      
      那只白得耀眼的手臂拍着她的背,坐在她身边的少女镇静地安慰她:“都吐出来就好了。”
      
      向安娴握住的手,发现对方虽然出水不久,手掌心却已经干了,反倒是自己的手心汗津津的。良好的教养让她下意识意识到了不妥,但是眼下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向安娴:“......呕!”
      
      也许是心理作用,被少女抚摸了一会儿背,向安娴觉得自己的呼吸真的通畅了很多。她气若游丝地说:“谢谢。”
      
      “不用谢。”对方干脆地接下了她的谢意,停顿了一会儿,手指了指一旁的石礁,“......其实那里本来有一块暗流警告牌的,但是前几天被台风刮走了,还没来得及插新的。”
      
      向安娴欲哭无泪。她本来就是冲着这里没人才来,没想到......
      
      她多少带了些怨愤地扭过了头,在看清少女时却禁不住一愣。女孩儿和她差不多年纪,长发微卷,双眼如宝石般透着瑰丽的深蓝色。
      
      她的五官很妙。眼睛比一般人要深邃温和,轮廓却立体分明,透出一种精致的冷漠来。即使是略为陈旧、再接地气不过的的短袖短裤,也遮掩不住她那股似近却远的气质。
      
      向安娴有些疑惑地问道:“你是本地人?”
      
      少女点点头。
      
      向安娴下意识地追问道:“你是混血儿吧。”她身上混血的味道太明显了。
      
      少女微愣,眨了眨眼,笑意将她五官里带出的冷漠冲淡了:“这我还真不知道。”
      
      她说着起身拍了拍身上粘着的沙粒,向安娴这才意识到,即便少女神色自如,她们两个现在应该也是狼狈到极点的模样。
      
      “我叫闻乐。”少女站直了,伸出手来说。
      
      “向安娴。”搭上对方的手,向安娴后知后觉,想起自己在这人面前呕吐了两次......她随性破罐子破摔,也顾不上什么形象了。双腿一软,整个人软塌塌地靠在了闻乐身上。
      
      闻乐:“你真的不需要去一趟医院么?”
      
      向安娴:“一会儿再去......我要先去找我哥算账!”
      
      都是他!光顾着泡妹把自己气走,要不然她也不会走到这片犄角旮旯的地方来!
      
      闻乐:“你有哥哥?”
      
      向安娴不知哪儿来的力气,一指海面上在一众游船和渔船中鹤立鸡群的骚包游艇:“看见那个风骚的花衬衫了吗?”
      
      青年身型高大,脸上戴着遮住半张脸的墨镜,风吹开碎花衬衫领口,露出了一片白皙的胸膛......在保守淳朴的本地游客们衬托下远远看去倒挺风骚的。
      
      闻乐理解地点了点头。
      
      两人的背后传来脚步声。有些不耐烦的呼喊在她们身后响起,带着少年变声期特有的沙哑——和她们一般大、身高却比她们高出一个头的半大少年踩着水走了过来,皮肤微黑,四肢线条干脆利落,眉峰有些锐利,右眉眉骨处还有一道淡淡的白色疤痕。
      
      “叫你半天都不答应,耳朵进水了吗?去把货卸了——”
      
      “你冲她吼什么?”向安娴恼怒地说。她憋了一肚子的火,正没地方发泄呢,“她刚刚下水救了我,身上都还是湿的!”
      
      少年狠狠皱起了眉,转向闻乐,停顿了一会儿后嘲讽地说:“你竟然下水去救这种自己找死的蠢货?”
      
      向安娴觉得快控制不住自己的暴脾气了,她想挣脱闻乐的手给对方一点颜色看看——却发现自己根本挣脱不了。
      
      闻乐细胳膊细腿的,一个浪就能拍倒的模样,手劲却不小。
      
      “你别跟他计较。”闻乐低声说了句,随即抬头对少年说,“等我先把她送到她家人身边,马上回来。”
      
      少年上下打量了向安娴一眼,嗤笑:“随你。她看着就像是个千金大小姐——你老板要是扣你的工资,就让她赔给你得了。”末了,如同来时一样,自顾自走了。
      
      向安娴没工夫追究他的态度,问闻乐:“工资是怎么回事?”
      
      闻乐指了指一旁海滩上的烧烤摊,说:“那是我舅舅家开的。我在一家水产店打工,有他们家的货要运。刚才那个是我表哥。”
      
      “你表哥?”向安娴头一次看见比向安时态度更恶劣的哥哥,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但这是人家的家事,也许另有隐情,她也不好多说,只得跟闻乐打包票,“抱歉,因为我你才会耽误时间。他们扣你多少暑假工资,我可以赔你双倍。”
      
      “没关系。”闻乐不咸不淡,“今天是这周的最后一天了——本来我也不打算继续干下去了。”
      
      向安娴还想问些什么,却见她的哥哥向安时似乎终于发现自己的妹妹不见了,游艇上的人作鸟兽散,全都上了海滩四处寻找。向安时远远地看见了向安娴,摘了墨镜露出一张俊朗的脸,喊着她的名字跑了过来。
      
      ......
      
      闻乐回了家。
      
      她拉开沾满了灰尘的防盗门,将手中的黑色塑料袋“噗通”一声扔在了小小的四方桌上。
      
      头顶的灯管因为老化,光芒有些黯淡,却足够让这个狭窄的客厅一览无余,闻乐走到嗡嗡作响的冰箱前,从里面掏出一瓶汽水,悠哉悠哉地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她的房间更小。除了床,只摆了个有些歪斜的、光秃秃的衣柜。
      
      闻乐扑上了自己的床,听它传来“嘎吱”一声□□,将汽水凑到嘴边,指尖蓝色的荧光一闪,瓶盖就老老实实地飞进了垃圾桶里。
      
      冰箱失灵了,汽水似乎温度不够低。她挑了挑眉,一层浅浅的白霜顺着玻璃瓶身蔓延开——
      
      闻乐喝了一口,满意地点了点头。
      
      她脖子上戴着的珍珠吊坠闪了闪光。闻乐把吊坠摘下来,指尖戳了戳它。珍珠一抖,微光瞬间大盛,深邃的幽蓝色从它内部一点点溢出、漂浮,凑成了一副不大不小的画面。
      
      长发白袍的俊美男人对着闻乐恭敬地行了个礼,银色的流苏耳坠随着波浪轻轻晃动,在他双颊边闪烁着微光。
      
      “吾神——您终于肯见我了。”
      
      而闻乐看着他低垂的眉眼,深深叹了口气,有些无奈地道:
      
      “我才刚走出海神殿没多久,萨迦。”
      
      

  •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披上马甲做霸总》求个收藏!
        阮青穿进了某本狗血小言文,被迫披起系统提供的马甲做起了男配霸总。
      系统:“变性马甲披好——多么完美的一个霸总啊!”
      于是阮青过上了白天是俊美多金狂炫酷霸拽男总裁,晚上是美丽多金狂炫酷霸拽女总裁的日子。马甲每使用十二个小时冷却五小时,精准无匹。
      她决定走原剧情,用自己雄厚的财力把女主捧上人生巅峰,顺便把男主怼到怀疑人生。
      阮青:别的不提,这天凉王破的感觉真他喵的令人上瘾。
      文案二、
      顾深泽觉得自己有病。
      他的老板,星阳娱乐的总裁阮青,相貌俊美,常青藤硕士背景,刚刚回国执掌家业,就空降S市单身新贵榜第一名,成了无数名门闺秀的梦中情人。
      在某次电影拍摄工作结束后,他在经纪人的坚持下和新上任的大老板约了顿饭。
      见面时,对方穿着黑色西装,双腿笔直——但明明是个五官精致的漂亮女性。
      对方见到他后,主动伸出了白皙的手,一双桃花眼微微眯起,声音慵懒却悦耳:“你好,我是星阳娱乐的新总裁,阮青。”
      免疫了马甲的顾深泽:“......”
      男老板在我眼里偏偏是个女的?
      是我疯了还是世界疯了?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