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祸临头[重生]》岳千月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07-03 21:0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世有翠峰敢凌云 ...

  •   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
      
      九月是夏秋之交。
      
      昨夜刚下过一阵缠绵山雨,今日雨霁初晴。虚云四峰的碧草翠树仍在向着天际的白云蓬勃生长,却已有几丝凉爽之意悄然而至,缭绕于峰顶的云雾也显得更加缥缈。
      
      清晨微寒。那三条虚云宗无人不眼熟的漆黑铁索之上,凝遍了数也数不尽的圆润露珠。
      
      有布衣少年身轻如燕,足踏铁索。随着哗啦啦的声响,露水纷纷飞溅而落。
      
      虚云四峰以居中的主峰为尊,景色也最是秀丽瑰奇,宗主及宗主最疼爱的三位真传弟子均在此开辟洞府。一座乾坤归元大阵将整座山峦自上而下笼罩进去,元婴期以下的修士均无法御剑腾空。  
      唯有三条以精铁打造的长索,可以供弟子们往来于主峰与其他三座山峰之间。
      
      然而铁索悬空,此处又无法御剑,一旦失足跌下万仞悬崖,那便是尸骨无存的下场。
      因此,如果不是出了什么大事,平常是很少有弟子敢来攀这几条冷硬漆黑的家伙的。  
      
      布鞋哒哒跺响,沈小江专心地感受着足下的落点,还算清秀的脸上满是认真。
      沈小江,十四岁,虚云宗外门上千名记名弟子之一。灵根极差,悟性平平,靠着勤勉与踏实修到了引气三层。加上一门轻身功法《无痕决》,这才有了足踏铁索的几分资本。
      
      山风吹拂,衣角翻动。
      
      沈小江若有所觉地抬头,将目光从脚下往高了抬去,讶然发出“咦”的一声。
      
      不知何时,铁索的对面站了个白衣少年的身影。
      
      那少年身材纤细,神清骨秀,微昂着头似在看天,周身自有一段淡然自若的仙气风流。  
      他身上着了一袭宽松的白衣,又披件雪团似的软绒貂裘,银色系绳上的流苏垂下,逆着云间洒下的阳光,灿然生辉。
      
      沈小江愣是看的晃了眼,脚下步伐就是一乱。
      铁索哗啦啦地乱响。他失了平衡,小脸煞白地扑腾着两臂,“哎哟,完蛋了……啊啊啊!?”
      
      忽然间,一个清淡的悦耳嗓音,不知从哪里缥缈地传来:
      “松缓筋骨,气沉下盘;顺境而动,动若无痕。如柳絮乘风,遇飓而不碎;如浮萍逐流,遇浪而不沉……”
      
      这念的几句话正是《无痕诀》的核心要义,那嗓音似乎有种奇妙的力量,凉泉般沁入心底。沈小江脑子还没反应过来,身体已在照做,脚下居然奇迹般地找回了稳定。他感激地抬头一看,却蓦地呆了。
      
      铁索对面的白袍少年转过了身,方才笼在晨曦里看不清晰的面容一下子展露出来。
      只见那眉眼与松散束起的长发秀雅深黑,衣裳与肌肤又俱是如雪无垢,唯一的一点颜色落在淡红柔唇上,好个出尘绝俗之姿。
      
      宛如狼毫小笔在宣纸上细细勾出半卷水墨丹青,晕染开满目惊艳,是沈小江此生仅见的好看。
      
      白袍少年似笑非笑,双手负在背后:“你是外门的小孩儿?来主峰做什么?”
      
      沈小江从一瞬间的失神中惊醒过来,连忙抱拳行礼:“在下虚云外门弟子沈小江,今日乃是宗门试之日,弟子按照惯例,斗胆来请几位师兄师姐出关指点。还请这位小仙君引见!”
      
      白袍少年饶有趣味地问道:“你可知这主峰上住的是你哪位师兄师姐?”
      沈小江道:“是……是大师兄、二师兄和小师姐!”他脸上微微一红,“弟子、弟子想请见蔺大师兄……”
      
      “噢,”白袍少年眼底笑意更深,“这是本届宗门试新所有弟子们的意思,还是你的私心?”
      
      沈小江猛地攥拳头,双眼发亮地振声道:“当然是大家的意思!咱们这虚云峰虚云宗,上至修行弟子下到洒扫杂役,哪个不仰慕大师兄!”
      
      说这句话时,他挺着胸膛,理直气壮到了极点。
      他可不是胡扯,要知道,“大师兄风华绝代,三界无双”——这可是虚云四峰不成文的铁律第一条。
      要论起蔺负青蔺大师兄的事迹,就是虚云上下所有人围在一起吹个三天三夜也吹不完。
      
      虚云的宗门试五年才举办一届。沈小江盼星星盼月亮地等了好久,并不是盼着有机会进入内门登临仙途——他知道自己灵根驳杂,成不了器——所求不过是能亲眼一睹大师兄的风姿,那这辈子就无憾了。
      
      “……”
      长长的铁索那头,蔺负青打眼瞅着这孩子,暗自好笑。
      
      好笑完,他又有点儿惆怅。
      万幸前世最后施展的禁术成功了。
      
      摆脱了那副日夜被阴气反噬折磨的旧躯,摆脱了那个满目疮痍民不聊生的前世,借虚云灵脉之力逆溯百余年的岁月之后,昨日种种都恍如大梦一场。
      
      ……这个时候,他年纪好像还没及冠,还是那个太清岛上逍遥闲散的白衣小仙人,是被虚云宗从上到下百般宠爱着的“蔺大师兄”。
      而外门更是疯狂,那里的弟子几乎全是对“蔺大师兄”如痴如醉的小孩儿们——眼前这个其实还算正常,不见怪。 
      
      蔺负青悠悠暗想:就是稍微呆了些,连自己的身份都猜不到。    
      正寻思再怎么逗逗这小家伙,忽然心神微动。他感觉这周遭的天地灵气似乎异样地变了一下。
      
      下一刻,主峰上一道气劲炸响,直冲云霄!
      
      事发无兆,三条漆黑铁索剧烈抖动。这回沈小江连扑腾的工夫都没了,惨叫一声就要往下翻落。
      蔺负青脚下无声往前一滑,伸手拽他一把,提溜着小孩儿的后衣襟把人给拎回来。  
      
      铁索悬在半空摇晃,雾气飘过。
      
      沈小江如梦初醒:“多,多谢小仙君相救!”
      蔺负青含笑摇摇头。
      
      四周渐渐暗了下来。
      刚刚还是晴空万里,转眼间黑云就开始在虚云峰顶聚集,天地灵气的波动也越来越紊乱。
      
      沈小江抬头惊道:“是雷劫天云!怎么回事,主峰上有人要破境!?”
      
      蔺负青神色微软:“阿渊出关了。”
      沈小江愣:“谁?”
      蔺负青道:“方知渊,你方二师兄。这是金丹修士的劫云,他要破境入金丹期了。”
      
      “……”
      沈小江的脸色,突然如白日见了鬼一样青了下来,“方……方二师兄!?”
      
      救命,他才不想围观方二师兄渡劫!天知道待会儿会不会一个雷朝他脑袋砸下来!
      
      毕竟,虚云四峰“铁律”第二条有言:二师兄方知渊脾气很不好,千万别手贱嘴欠去招惹这尊神,除非你活腻味了。  
      
      可是须臾间,天顶雷云已经成型,暗沉沉地笼罩着山峰。四周黑得阴森。
      沈小江从来没亲眼见过修士渡劫,脚下又是铁索悬空,冷汗都出来了,不自觉地揪住了蔺负青的衣袖。
      
      下一刻,他只听耳畔轰隆一声巨响!
      
      沈小江愕然循声望去,眼珠子和下巴差点没一齐掉下来。
      
      不是雷鸣。
      而是……山塌了。
      
      主峰上,有个少年冷然穿过滚落的石块走到山崖之畔,手中握着一把漆黑长刀。一头乱发随意地扎在脑后,裹在黑色衣衫下的身姿修长笔挺,衣角被风吹得猎猎作响。
      
      方才他挥了第一刀。
      于是山崖肉眼可见地塌了一小角。
      
      沈小江腿肚子一阵抽抽,“娘呀……”
      
      紧接着,黒衫少年跨前一步,将手中长刀掂了掂,重新高高抬臂,自上而下斜斜地劈落。
      第一刀只是试刀。
      第二刀迎着天穹,斩向雷云。
      
      ——那刀意极刚极烈,如虹如炎的气劲径直撞上劫云。
      轰地一声,如烈火爆燃!
      乌黑云团滋滋腾起雾气,竟然有要被撕裂的迹象。电蛇乱窜,金光急闪,刺得人睁不开眼。
      
      执刀的少年人被当头笼罩在雷芒里,姿态悍然无惧。他双手竖刀于胸前,气势节节攀升。
      
      头顶黑云滚动,忽然一闪。
      沈小江不禁叫道:“要落雷了!”
      
      惊雷乍落。
      那少年的第三刀已出。
      
      刀芒所过之处,雷电竟被从中撕裂成两半,在昏暗虚空中噼啪乱响。
      而刀意未竭,直上云霄劈在劫云之上,密布的乌云中间倏然裂开一道!
      
      那道裂痕转眼间越开越大,整片乌云被分成了两半,有光从中倾落。片刻后,劫云渐渐地消散了。
      
      蔺负青淡定地夸了一句,“好刀。”
      
      “……”
      沈小江茫然地张着嘴。
      
      他揪了一下自己的脸颊,疼的连连龇牙,才知道并不是梦。
      
      沈小江神智凌乱,只觉得他这么多年来积攒的对修仙的认知都被颠覆了。  
      原来……原来修士还能这么渡劫的吗?雷才刚落下来一道呢,劫云就被劈散了!?
      
      都说方二师兄是妖魔……果然!!
      
      而他身旁那位白袍小仙君忽然将身一探,往下扬声唤了句:“知渊。”
      
      不知为何,那黒衫黑刀的少年闻声竟轻轻一颤,蓦地抬头望来——
      只见那副眉眼深邃冷硬,鼻梁高挺,薄唇抿成锋锐而凉薄的一线。人虽十分俊美,周身气质却尽是生人勿近的沉寒与狠戾,活像是把不管不顾、横冲直撞的刀锋。
      
      方知渊昂头看着远处高空之上的两人,两瓣薄唇上下一碰,以沙哑低沉的声音冰冷地吐出俩字:“松手。”
      
      松手?松什么手。
      
      沈小江脑子昏沉,莫名其妙。忽然身旁人轻咳了咳,他这才意识到自己还一直紧紧抓着这位小仙君的衣袖。
      
      这也是蔺负青身貌过于纤柔清丽,言语态度又很温和,没有半点架子与威势。
      沈小江其实从未真正见过“蔺大师兄”,心里便先入为主地把他当成主峰上服侍宗主和师兄姊的美貌小童,亦或是化形的护山仙兽仙草什么的。此时连忙叫了声“弟子失礼”,后知后觉地松手。
      
      可这小孩儿刚刚被雷劫和方知渊那几刀骇得腿软,一松手反而不由自主往前栽倒……
      
      咚地撞进了蔺负青怀里。
      
      “……”

  • 作者有话要说:  方知渊:(冷笑)小崽子,你药丸。
      .
      主cp:方知渊【攻】×蔺负青【受】
      互宠易逆,请提早站稳0w0
      .
      关于霸王票(投雷)和营养液感谢:
      是这样的,晋江的一键感谢功能似乎无法适用于我这种存稿箱党,而且似乎会抽掉一些人……所以我这边就统一每周周日手动从电脑后台扒感谢名单吧。这里先谢谢给嫩嫩的小新文投雷灌溉的天使,么么啾!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