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带我去打鬼》江千苏 ^第5章^ 最新更新:2019-02-07 00:00:0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死了一个人?!”喻芷惊恐地长大了嘴巴,被庄然然一把捂住。
      
      庄然然冲着被喻芷吸引过来的同学们笑嘻嘻道:“她看我写的恐怖小说里死了一个人,太入戏了!”
      
      同学们唏嘘一声,又继续做着自己的事情。
      
      庄然然这才安下心来,慢慢松开手,“你小点声,这是我早上在我姑父办公室外偷听到的。”
      
      庄然然的姑父是她们一中的校长,只不过知道这层关系的只有喻芷。
      
      喻芷认真地点点头,小声道:“怎么会突然死人呢?是学生吗?”
      
      “是的,”庄然然眯着眼,故作神秘地说:“你猜,死的是谁?”
      
      喻芷刚想说我怎么知道,可一看到庄然然故弄玄虚的样子心里就蹦出了一个名字:“总不会是陈娇娇吧?”
      
      “宾果!”庄然然打了个响指,“你也不敢相信对吧?”
      
      喻芷点点头。
      
      庄然然捏了捏拳头,“我当时听到后也不敢相信啊,心里甚至还有点同情。可是,我一想到以后再也没有人会找你的麻烦了心里就莫名的幸灾乐祸。”
      
      庄然然说得不假,陈娇娇是喻芷隔壁的高三十四班的,打喻芷进入一中以来就总是找麻烦,联合校外的小混混为难喻芷。
      
      尽管喻芷学过跆拳道和空手道,并且庄然然也向她姑父举报过很多次,但是也并没有根本上的解决。
      
      其中有一次不仅绑架了喻芷收养的一只流浪狗,还拍摄了虐待小狗的视频发给她。
      
      她们把小狗丢进了一个很深的湖里,视频里小狗的哀嚎声从强烈到微弱,到最后连挣扎的水花都渐渐消失。
      
      喻芷收到视频赶到那里,把小狗救上来的时候,小狗已经失去了生命体征。
      
      那是冬天,零下八度,一只不足一岁的幼犬就那样被活活淹死。
      
      喻芷不明白,为什么这个世界上会有人这么恶意地对待一只小狗,它是无辜的不是吗?就因为喻芷的一个男性好朋友是陈娇娇喜欢而又求而不得的人吗?
      
      喻芷更不能理解为什么警察也不管这件事情。
      
      喻芷沉默了,尽管听到陈娇娇的死讯并不难过,但多少还是有些震惊的。
      
      “她是怎么死的?”喻芷现在比较好奇这个。
      
      说到这个,庄然然脸上的表情就有些奇怪了,她说:“他们说……陈娇娇的头和身体……是分开的!”
      
      “分!开……的?!”喻芷自觉捂住了自己的嘴巴,难以置信地望着庄然然:“然然,你没听错吧?”
      
      庄然然连连摇摇头,鼓着嘴道:“怎么可能听错!是真的,我听的很清楚。”
      
      喻芷刚想说什么,便见老柯阴沉着脸走进了教室,俩人连忙噤声。
      
      只不过,这一次,大家都被他身后的人吸引住了目光。
      
      “哇!帅哥哎!”教室里隐隐听见不少女孩子们的议论,庄然然更是激动得直拱喻芷。
      
      喻芷抬眼看去,那人的目光正好也扫向她。
      
      高挺的鼻子,精致凌厉的眉眼,紧抿的薄唇,一切都令人觉得赏心悦目。
      
      喻芷眨了眨眼睛,什么情况?
      
      “这是新同学,来,做个自我介绍吧。”老柯拍了拍巴掌,和善地看向身后的男孩子。后面那句话是对他身后的男孩子说的。
      
      “哎阿芷,老柯这么温柔以待~说明这帅哥——很有背景哎!”庄然然一下子就激动了,拽着喻芷的胳膊就是好一阵摇晃。
      
      好半天都没有听见应答,转头发现喻芷正盯着讲台上的男孩子发呆。
      
      “郁屿辰。”
      
      郁屿辰神色淡淡的,看不出什么情绪来,简洁地说了名字后就闭口不出声了。
      
      老柯也没生气,笑眯眯地给他安排了一个位置。
      
      “哇!新同学的名字也很好听啊!就是有些绕口唉~”庄然然戳了戳喻芷的手臂,“你怎么了?新同学太帅把你这个大美人都给迷住了?”
      
      喻芷一巴掌挥开她的“魔爪”,娇嗔道:“你胡说什么呢!我就是单纯颜控不行啊?”
      
      庄然然冲她挤了挤眉,贼兮兮地说道:“行行行~你美,你说啥都行!”
      
      两人打闹间,喻芷的书包猛地扭动了起来。
      
      金元宝边在书包里挣扎着,边咬牙切齿:“喵!”喵的!郁屿辰!就知道这个白菜要拐走它家猪了!
      
      正愤慨着,忽地感到身上一阵凉意。
      
      一抬头——
      
      庄然然正一脸惊愕地看着它,不,凉意是来自……
      
      眯眼盯着它看的喻芷……以及……讲台上的老柯。
      
      “金元宝!”
      
      “喻芷!”喻芷咬着牙叫金元宝的声音同时被老柯那惊天大嗓门给盖过去了。
      
      老柯瞪着眼睛,一只手还插在腰上,另一只手指着喻芷的鼻尖破口大骂:“喻芷你得行了啊!上学还带着宠物猫?!又胖又丑!给我立马扔出去!”
      
      金元宝:“喵?!!!”它丑?!喵的,小爷要去挠死这个老男人!
      
      眼见老柯又要开始新一轮的“雨水”,喻芷一边不动声色地摁着金元宝愤怒的身躯,一边拎着它往教室外走。
      
      临出门时,和坐在讲台边的郁屿辰对上了视线。
      
      郁屿辰看了她一眼,喻芷也看了回去,很快两人又跟不认识似的移开了视线。
      
      喻芷站在走廊外的时候还能听见教室里老柯数落她的话,不由得撇嘴:“就知道拿我开刀!一点也不知道给我留面子!”
      
      金元宝还在炸毛中,毫不留情地拆穿了她:“你确定你不是想在那个郁屿辰的面前留点好印象?!”
      
      喻芷被说中了心思也不恼怒,笑眯眯地揉着金元宝的脑袋:“知道你还说风凉话!”
      
      “阿芷,你要不要去看看那个死掉的陈娇娇?”不知道什么时候金元宝也开始和庄然然一样叫她阿芷了。琥珀色的眼睛如同琉璃一般清明好看仿佛能照映出这世间的是是非非。
      
      喻芷懒洋洋地靠在墙壁上,微微渗透出来的凉意让她不由得想起了前一晚的惊心动魄的“梦境”。斜睨着它,嘴角还挂着调侃的笑容:“你确定不是想满足你的好奇心?”
      
      金元宝:“……看破不说破懂你不懂吗?”就不能给小爷留点面子吗?!
      
      “我要是真不给你留面子就把你偷听我和然然说话的事情说出来了。”
      
      金元宝:“……呵!”所以,你都已经说出来了!
      
      喻芷心虚地瞧着天,任由金元宝三两下跳下怀里。
      
      “早上还没吃?”低沉的声音从身边突然响起,喻芷一惊,一下子弹出老远,见是郁屿辰,尴尬地拢了拢额前的碎发,尬笑道:“嘿嘿,我还以为是老柯……”
      
      喻芷忽地想起来刚刚郁屿辰的问题,揉了揉头发:“还没吃……你怎么出来了?小心老柯——”一想到老柯对郁屿辰和对她的区别对待,又默默把剩下半句咽回了肚子里。
      
      咸吃萝卜淡操心!人家备受宠爱,担心个毛线!
      
      郁屿辰没去问她没说完的话,伸手递给她一小块三明治和酸奶,“吃点吧,对胃不好。”
      
      喻芷微微偏头:“你怎么知道我喜欢这样的吃法?”她最喜欢喝酸奶了,但是好像很多人都说早上喝酸奶很奇怪,应该喝牛奶。
      
      此时,阳光正好,微风醉人,树影摇晃间透露出明媚的生机。
      
      夏天清晨的阳光总是带着些许的炙热,照的时间长了,也是会热出汗的。
      
      喻芷皱着眉,她最讨厌夏天的太阳了,一晒太阳身上就会过敏,又痒又晒!
      
      郁屿辰站在她面前,微微侧着身子,挡住了直射向喻芷的阳光。背着光,喻芷有些看不清他的表情了。
      
      “猜的。”郁屿辰见她还没有动作,伸手替她撕开吸管的包装并戳开锡箔纸,言简意赅:“喝吧。我看见你桌子边的垃圾盒里都是喝过的酸奶盒。”其实,才不是。她喜欢的,他都知道。
      
      喻芷说了声谢谢,接过去含在嘴里小口喝着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眼前的郁屿辰看起来比昨晚在长廊里见到的要稚嫩青葱些,难道……这是他年轻时候的样子?
      
      难不成,他还会传说中的返老还童?不过,就他昨天救她时的那团银光和银色雾气就能知道,他应该……不是普通人吧。
      
      “喵!你们俩个竟然忽略小爷!在这里吃吃喝喝!”
      
      一个夹杂着愤怒的尖细声音打破了平静的美好,喻芷一记眼刀飞过去:“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偷偷跑去看陈娇娇了!”
      
      “说吧,你看到了什么?”
      
      金元宝在郁屿辰阴沉得可以杀人的目光下跳进喻芷的怀里啃着剩下的三明治,嘴里塞的满满当当的,含糊不清:“那陈娇娇……唔……也真是奇怪。”知道郁屿辰没威胁,金元宝也不在他面前掩饰自己会说话的事情。或许是潜意识里猜到,郁屿辰早就知道了吧?
      
      它努力咽下三明治,挥舞着爪子,小声道:“小爷发现陈娇娇的身上有特别多的腥红色痕迹,像是什么在上面碾过一样,而且这种红色是在被砍头之前出现的。”
      
      对上喻芷欲言又止的神情,金元宝翻了个白眼:“你想哪去了?不是吻痕!小爷才不是你这种没经验的!”
      
      喻芷:“!”不说出来会死吗?!
      
      “咳咳……”不知道是不是幻觉,喻芷竟然看见郁屿辰的脸上浮现出一抹笑意。
      
      妈呀,怎么这么好看!
      
      “喻芷!”听见金元宝恨铁不成钢的语气,喻芷不禁纳闷:其实它才是主人吧???
      
      喻芷收了收心绪,道:“那,依你看,你觉得那些红色是什么?”
      
      金元宝皱着鼻子,沉默了片刻,才缓缓说道:“我觉得,是血。”
      
      

  • 作者有话要说:  你们都不出来了吗?你们都走了吗……呜呜呜,看文的小仙女们呢?上章,我只看见了一个小仙女——路过小仙女,其他的仙女们呢……苏苏还在这儿呢……下一张有点刺激……你们不来吗
    【有奖竞答】(敲黑板!!!)
    问题1:谁知道阿芷和咱们郁神名字有什么寓意?(小提示:和诗经有关)
    第一个问题的答案我不公布,答对了我会送晋江币的哦!第二个问题下一章再发!
    苏苏打算弄一个微博抽奖活动,你们想参加吗?这也是受基友的抽奖活动的启发,人少的话就弄不起来啦~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