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带我去打鬼》江千苏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05-03 13:32:28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哒…哒哒……”
      
      漆黑的走道上,响起小皮鞋踩在地砖上发出的声音,一声接着一声,在这密闭而又死寂的空间里显得有几分诡异。
      
      喻芷小心翼翼地贴着墙壁走,强忍着墙壁上传来的刺骨凉意。坚实存在的墙壁能给予她一些微弱的安全感。
      
      一阵风倏然拂过,后脖子凉凉的,阴冷刺骨得就像……从深渊里吹来的一样。
      
      喻芷打了个冷颤,赶忙裹紧了身上的睡裙,紧抱着自己裸露在外的胳膊。
      
      她回头往身后看了看,她这一路走来就没看见过一扇窗户和门,那…….这风是从哪吹来的?
      
      前不久看的恐怖片的画面涌上脑海,会不会有什么东西…从身后冒出来?越往下想越害怕,她吞了吞口水。
      
      不能再想了。
      
      喻芷摆摆头想要把这些恐怖的念头从脑海中赶出去,却发现,有时候愈是不愿意去想的事情就越容易牢记。
      
      脚下的长廊好似怎么也走不完,黑暗像团浓雾如影随形,吞噬着这方小小的空间。
      
      喻芷的力气也消耗的也所剩无几了,她长吁一口气,靠着墙壁微微闭眼。
      
      她记得她明明是在自己的房间里睡觉的,也不知道怎么的就来到了这个地方。
      
      一个人在这条走廊里走了好久好久,不知道走了多远,更不知道前行的方向,就这么走着。
      
      她夹紧了胳膊,吸了吸鼻子,鼻尖酸酸的。
      
      有点无助。
      
      突然想家了。算下来,她已经离开家六年了。
      
      喻芷将手插进睡裙的口袋里,指尖触到一个微凉的金属,她迟疑了一会拿出了那东西。
      
      借着脖子上夜光项链的微弱光芒,喻芷总算看清楚了那是个什么——是一把银质小匕首。
      
      很小巧,她一只手就可以包住。上面繁复的花纹均是阳刻,摸起来圆润很是舒服。
      
      倒像是用来玩赏的。
      
      这把小匕首是她在回家的路上捡到的,当时她一眼就看见了这把掉在草丛里的匕首,上面沾染了少许的暗红,想不去注意到都难。她觉得那暗红很有可能是…….血,而且还是干了的血。
      
      她知道她不该随便捡外面的东西,可是…一看到那柄小匕首她的视线就忍不住被它所吸引,甚至连愿意以灵魂和生命去获得它的想法都出来了。她见四下无人,竟鬼使神差地把小匕首揣进了口袋里。
      
      只是,这刀怎么会在她睡裙的口袋里?她明明记得她睡觉前把它放在了枕边啊?
      
      小匕首手柄顶端有一个小环,刚好可以让喻芷把它圈在指尖。喻芷晃动着匕首,听着这在黑暗中唯一的声音,一下,一下,又一下……
      
      在漆黑的空间中,显得格外刺耳。
      
      她有些心慌,脚跟反向踢了踢墙壁,叹了口气,倏地将小匕首收回手心放进睡裙的口袋,认命地向前继续前进。
      
      看不到前进的方向又如何?她相信,只要怀揣着希望坚定地朝前走着,总会迎来光明。
      
      前方隐隐传来敲击声的时候喻芷还以为自己是在这个破地方一个人待太久产生幻觉了,直到她又向前走了好些距离,非常清楚地听见“笃笃…笃”的声音。
      
      她以她的小心脏发誓,这绝壁是敲门的声音。因为,她看见在她左前方有一扇小小的,很阴沉的木门。敲击声就是从那里面传出来的。
      
      喻芷后背冒着冷汗,整个人都不太好了。
      
      她之前是想着能碰见一个人好有个伴可以不那么害怕,可她又不是个傻子:都走了这么久、也大声呼喊过还是一个人也没遇上,这说明什么?!说明……这里本该是是没有人的。
      
      现在突然冒出来个敲门声,那…….是什么在敲啊?!
      
      不知不觉间,喻芷已经走到了那扇木门前。
      
      好奇心害死人的道理她不是不知道。那么,进去….还是直接转身离开?
      
      如果进去会遇见什么她也不敢想,不进去什么也不会发生,是最稳妥的选择。可是,如果不进去她就只能一直朝着那看不到尽头的黑暗前进,逃避着一切的变故。
      
      好奇的小心思像只小猫爪子一样在不断拨弄着喻芷的心弦,敲门声还在,有愈来愈小的微弱感。
      
      喻芷低垂着眼眸,心里纠结万分。
      
      她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搭上了房门的金属把手上,寒意顺着指尖逐渐蔓延着全身。
      
      唉,看来她的内心深处也是想进去看看的吧?
      
      喻芷深呼吸了一口气,握着把手往下压向里面推去——
      
      她一直紧闭着双眼不敢看,直到门全部打开她才慢慢睁开眼睛。
      
      “啊!唔……”
      
      喻芷松开把手死命捂着自己的嘴,将尖叫憋回肚子里。
      
      她惨白着一张脸愣在原地,插在口袋里的手握紧了匕首。
      
      不知哪来的一支小小的蜡烛被放在房间地板正中间,被门因为突然打开而带进来的风吹得烛火有些微弱,但在黑暗的房间里依旧很是突兀。
      
      微弱摇曳着烛火照映着一个巨大的黑色物体。
      
      一驾巨大的黑色棺材。
      
      除了棺材和蜡烛,偌大的房间里什么也没有了,显得格外死寂。
      
      “笃……笃笃……”
      
      之前已经听不见的敲击声再次出现,而且这次,听得更加清晰了。
      
      喻芷眨了眨眼睛,手不住的颤抖起来,身体仿佛被冻住,动弹不得。
      
      漆黑描金的巨大棺材两头分别都挂着四颗小小的铃铛,伴随着敲击声轻微地晃动着,清脆空灵的铃铛声在空荡荡的房间里弥漫着,回声悠悠荡荡,好似幽魂的哀嚎。
      
      喻芷转身就想跑,却听得一个尖细的声音——
      
      “过来……”
      
      喻芷呆立在原地,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站了一小会儿,那声音没有出现,或许是她的幻觉吧?
      
      她长吁一口气,扯了扯唇角:
      
      肯定是自己的神经长时间绷紧了,都出现幻觉了!
      
      她刚准备抬脚离开这个诡异的房间,那声音再次出现:
      
      “打开…打开……不然小…弄死你……弄死你……”
      
      喻芷浑身一抖,手心里的汗越来越多,她狠狠地掐了掐手心的肉,疼得心头一颤。随后缓缓转身走向那黑漆棺材。
      
      她还有好多事情没有做,她不想、也不能死。
      
      喻芷紧紧地咬着嘴唇,连被咬破后肆意而出的血珠都没有发现。
      
      死死拽着裙角,被血染红了的唇微微轻启:“要我……做什么?”
      
      棺材里的东西听见她的动静立刻安静下来,那个令人颤栗的尖细声音透过沉重的黑色棺材悠悠传了出来:“打开……”
      
      喻芷抬眸看了眼棺材顶端的棺材盖,黑漆镶金的棺材盖上刻着令人看不懂的繁复花纹,看起来高贵却又压抑。
      
      散发着说不清道不明的诡异。
      
      这是什么人的棺材?要很多钱吧?
      
      这个想法一出来,喻芷就忍不住佩服自己,自己马上就要去开棺材了,能不能见到明天的太阳都还是个问题,还在这里关心人家棺材贵不贵!
      
      喻芷双手抵在棺材盖的一边,咬牙使劲地推着,手心的汗让她有些使不上力,棺材盖半天没有打开。里面的“人”似乎愈发的急促,传出抓挠棺材的咯吱咯吱声。
      
      就像是有人的长指甲在黑板上划过的感觉,令人毛骨悚然,喻芷顿时就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不知道是太紧张还是棺材盖太重了,喻芷竟然发现自己在这个阴冷的地方出了一身的薄汗。
      
      风一吹,带走体表上仅存的热量,就很有些冷了。
      
      “轰——”
      
      棺材盖轰然落地,砸在地上发出不小的声响,吓得喻芷又是一阵心悸。
      
      一股淡淡的香味悠悠飘进喻芷的鼻子里,她忍不住吸了吸——
      
      不难闻,就是……为什么还有烧纸钱和香油的味道……
      
      喻芷忽地一颤:
      
      棺材打开了,那……是不是说明里面的“人”也出来了……?
      
      喻芷在学校里一向自诩胆大,敢半夜一个人看恐怖电影和恐怖小说,甚至在去欢乐谷鬼屋里玩的时候面无表情,超级淡定。
      
      可是,现在她,怂了。
      
      呜呜呜呜,她知道自己是个只会纸上谈兵的人,恐怖电影和小说都是假的,她当然不怕了!可现在是真的啊啊啊!
      
      喻芷低着头紧闭着双眼,动也不敢动弹一下,如果……如果说在临死之前还有什么遗愿的话那就是——
      
      “呜呜呜呜……”喻芷一下子就哭出了声,抽噎着:“我还没有和周学长表白……我想回家了……不要杀我……呜呜呜呜”
      
      一阵微风席卷着刚刚闻到的淡香吹动了喻芷的裙角,棺材上挂着的小铃铛再次“叮叮当当”的此起彼伏地响起来,伴随着微弱可闻的窸窸窣窣摩擦声响。
      
      背对着蜡烛的喻芷在黑暗中看不真切东西,光是听见这些动静心里就发毛,整颗心七上八下的,好看娇嫩的红唇被她咬得破了皮都没发现。
      
      喻芷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可怎么又说不出是哪里,屏住呼吸不敢出声。
      
      倏地一滴液体落在了喻芷的眉心,冰凉的触感惊得喻芷差点就要叫出声了。
      
      喻芷伸手一抹,皱了皱眉头。
      
      黏糊糊的,还有股铁锈的味道,怪怪的。
      
      等等!铁锈……?!
      
      一个想法从喻芷的脑海里飞快蹿过,她颤抖着摊开手掌,只垂眸看了一眼——
      
      “啊!”喻芷看见那抹猩红后终于忍不住尖叫出声,染红了的手指在空中疯狂地甩着。好像这样就能把血给弄干净。
      
      可是,怎么甩也没有用。
      
      犹如……附骨之蛆。
      
      “啧,真吵。”那个尖尖细细的声音这次从喻芷身后传来,还带着些许不耐烦。
      
      喻芷脸上的表情僵住了,身体僵直。她的余光瞥见地上。
      
      只瞥了一眼,便令她血色尽失。
      
      一个细长的影子隐约看出是头的部分似乎和身体不大协调,就像……
      
      就像断了的积木又重新拼了起来。
      
      

  • 作者有话要说:  预收文《今天也都听你的》大家收藏一下叭!
    文案 1
      
      有人看见在辰安高中说一不二的校霸顾盛浔被一个小姑娘堵在墙角里——壁咚。
      
      小姑娘眨巴着乌溜溜的大眼睛,颐指气使地点了点校霸的唇:“顾盛浔,你给我亲一下!”
      
      众人:“哗……”这么好看的小姑娘怕是活不过今天了~
      
      顾校霸眉角一挑,活动着手脚——
      
      只见顾校霸张开双手,靠着墙,一脸期待:“行!来吧,都听你的!”
      
      众人:“???!”这一副无比期待任人□□的画面是怎么回事?!
      
    文案 2
      
      顾先生有次把小姑娘□□得太狠了,江眠嘟着红肿的嘴唇,生气地把顾先生的枕头和被子扔出了房间:“你,今天晚上睡书房!”  
      
      顾先生金丝镜框下的眼眸微闪,倾身压在小姑娘的身上,长舌趁虚而入:“那可不行,除了睡书房,其他都听你的!”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