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霸总他心上有个白月光(5) ...

  •   连叶离自己都没注意到,原来他在笑。
      
      陈渔虽然觉得叶离奇怪,但也没想从他这里得到一个答案,很快,他就低下了头,开始吃饭了。
      
      这是一种疏远的表现。因为不关心,所以不在乎,于是不追问。
      
      陈渔是打定主意要和他撇清关系,叶离看了看陈渔低下去的发旋,微微抿唇。
      
      一顿饭吃的安静无比,偶尔面粉那边会挪动两粒猫粮,硬硬的猫粮碰上不锈钢的碗底,发出清脆的声响,两人一猫却跟没听见一样,继续扒拉各自碗中的食物。
      
      陈渔回来的时候,穿着一身浅咖色、带一点金属元素的西装,西装外套被他随意的脱在沙发上,他现在上身就穿着一件淡蓝色的衬衫,衬衫袖子被他卷到胳膊肘,不论做饭还是吃饭,陈渔都没把这身衣服换下去。
      
      叶离对衣服没有那么高的辨识度,他顶多能看出来那是什么牌子,大约多少钱,却认不出这是哪个设计师设计的。
      
      不知道设计师也没关系,因为陈渔身上的这身衣服,都来自于一个品牌,而那个品牌,不管是哪个设计师操刀,一件衣服都要十万起步。
      
      贵的衣服都娇气,不能洗、也不能重复烫,陈渔这么随手一扔、一卷,衣服就出了褶子,以后也就没法穿了。
      
      如果陈渔能自己买得起一套几十万起步的礼服,他就不会住在这间单身公寓里了,叶离推测,这应该是他的男朋友给他买的。
      
      不着痕迹的打量着陈渔的穿着,最后,叶离的目光在他左手腕上戴的一个飞行员系列的腕表上扫过。
      
      衣服他不能精确辨识,手表他能。叶离没什么爱好,平时唯二的爱好就是收藏腕表、还有健身。
      
      以己度人,叶离想着,能把全球限量的手表送人,这是不是说明,他男朋友挺喜欢他的?
      
      还没分析出个所以然,陈渔看他不吃了,就开始收拾桌子,叶离连忙站起来,跟他一起收拾。
      
      *
      
      这间单身公寓只有一个卧室,陈渔当然不会让叶离跟他睡在一张床上,这可是一个性取向自由的世界,不论对着男人还是女人,他都应该注意一点。
      
      昨天晚上,陈渔就把枕头和多余的被子都拿出来,放在沙发上了。沙发可以加长加宽,就相当于一张沙发床。陈渔要写论文,吃完饭就回房间了,面粉和叶离都被他关在外面,看看已经习惯的走到阳台开始俯视过往人类的面粉,叶离默默叹了口气。
      
      本以为直到入睡,陈渔都不会再出来了,九点半的时候,已经换上睡衣的陈渔又打开了门。
      
      听到门开的声音,叶离和面粉几乎同时转过头,不同的是,面粉看了一眼就又躺回去了,叶离的目光则一直黏在他身上。
      
      陈渔拎着紧急医药箱,他走到叶离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把衣服脱了。”
      
      叶离眉心一跳,他被这句话惊到了,只是还没来得及想到一些微妙的方面,他就看到了陈渔手中的东西。
      
      原来是要看伤口啊。
      
      一点点的失望在心中一闪而过,根本没引起叶离的注意,他把上衣撩起来,陈渔蹲下去,先把纱布拆下来,仔细的看了看伤口。
      
      很好,没有感染。
      
      打开医药箱,从里面拿出碘伏,陈渔拿酒精棉蘸了一点,轻柔的碰了碰伤口。
      
      他用的力气非常小,碰完以后,他抬头,看向叶离,“疼吗?”
      
      昨天上药的时候,叶离睡得比死猪还死,完全没有知觉,今天人是醒着的,陈渔就不知道他能不能忍受了。
      
      其实这种疼痛,是个大人就能忍,可陈渔就是会担心,所以他必须要问一问,才能继续下手。
      
      大概只有陈渔自己不清楚,他究竟是个多么温柔的人。
      
      望着那双认真又清澈的眼睛,叶离沉默了一秒,然后,他的嘴角轻微的挑了一下,他笑的很淡,却让他整个人的气场都化解在了里面,从陈渔遇见他开始,他就在无意识的散发那种生人勿近的冷冽气息,即使早上两人见面时,叶离对他很客气,可陈渔就是能感觉到,他在提防自己。
      
      这种提防不是故意的,是被恶劣环境长久熏染出来的。
      
      这种提防一旦形成,那就一辈子都不会解除,即使和自己的妻子躺在一张床上,他脑中也会永远紧绷着一根弦,用来防备和他同床共枕的人。
      
      可是现在,陈渔不是他的妻子,甚至连他的朋友都不是。仅仅一个对视,就让他放下了出于本能的自我保护。陈渔仿佛看到一只惯会伪装的恶狼,对他温顺的垂下了头,它收起獠牙,藏起利爪,闭上冰冷的双眸,然后傻傻的露出了自己的要害。
      
      ……
      
      这是什么古怪的想法。
      
      陈渔又皱了皱眉,“到底疼不疼?”
      
      叶离嘴角还噙着那抹笑容,他摇了摇头,“不疼。”
      
      换药的过程快速又专业,陈渔全程目不斜视,看起来相当的靠谱,实际上,只有他,还有他脑中的系统知道他在想什么。
      
      陈渔:“卧槽,这腹肌,真的是八块啊!卧槽,他还有人鱼线,昨天忙着缝针,我都没仔细看过……麻鸭!他胸肌好大!”
      
      系统:“……”
      
      叶离原本的衣服被陈渔剪破了,现在他穿的是陈渔的衣服,燕丞久给陈渔买过好多衣服,不过大部分都被陈渔扔了,渣男的东西,他才不想留在自己家,这还是没来得及上身的一套。
      
      这套是休闲风,本来就偏大,可穿在叶离身上,直接变成了超人的紧身衣。
      
      陈渔在现实世界里的年龄是二十六,他十七岁就出了意外,被虚拟人生平台找到之后,他完成了一系列任务,然后获得了复活的机会,因为完成的太好,后来他还被平台接了回去,变成了平台里的长期员工。
      
      工作半年,休息半年,过去九年他就是这么过的,工作的时候他一心工作,休息的时候他一心休息,当年出的意外让他对恋爱这种事完全没有兴趣,因此,现在的陈渔是,做爸爸的经验条满值,谈恋爱的经验条还没找到。
      
      ……
      
      再待下去,陈渔觉得自己可能会脸红,他把纱布什么的都收好,即将要扣上盖子的时候,他听到叶离问:“你和你男朋友……感情怎么样?”
      
      陈渔手上的动作一顿,他看向叶离,微微眯眼,“这跟你有什么关系?”
      
      陈渔现在的反应,看起来像是反感叶离的问题,但实际上,他话语中流露出来的情绪是警惕,就好像叶离问到了他的秘密一样。
      
      叶离自然是察觉到了,不过他没有表露出来。他在心里判断着,看来感情不太好。
      
      轻轻眨眼,他继续问道:“你喜欢他吗?”
      
      陈渔抱着医药箱站起来,从仰视变成俯视,陈渔心里也更有底了一些,“这跟你又有什么关系?”
      
      叶离心里有数了,这是不喜欢的意思。
      
      可是,不喜欢的话,为什么还要和他在一起?
      
      一般人可能会猜,陈渔是为了那个人的钱,但叶离想也不想,就把这条去掉了。不可能是为了钱,应该还是别的原因。
      
      为了脸?
      
      ……
      
      陈渔哪知道自己什么都没说,就被对方的一双透视眼看了个底掉,叶离的两个问题引起了陈渔的警戒,他在这个世界待着,唯一的目标就是完成任务,要是叶离破坏了他的任务,那他会很暴躁的。
      
      这么想着,陈渔对叶离伸出两根手指。
      
      叶离从头脑风暴中抽离出来,看到这个剪刀手,他茫然的眨了眨眼睛。
      
      陈渔:“还有两天,两天之后,赶紧滚蛋。”
      
      叶离:“……”怎么突然就变脸了?
      
      陈渔对于三天后赶走他很是执着,叶离稍微想了一会儿,就改了主意。
      
      他是该早点离开,这样才能更快的收尾,让那些人再也蹦跶不起来,消灭了所有的危险因素之后,他才能毫无负担、正大光明的回来。
      
      早上的时候,他对陈渔有好感,有兴趣,所以想留下,而现在,他对陈渔还是有好感、有兴趣,因此,他要离开。
      
      不到一天的时间,他就改了主意,个中变化,叶离也没法说得清。
      
      叶离微微抬起眼睛,“那我走了以后,还能再回来找你吗?”
      
      陈渔挑挑眉,片刻以后,他轻嗤一声,“当然不可以。”
      
      说完,陈渔就回去了,一墙之隔,叶离继续坐在这张沙发上,重新恢复安静的空气中,突然传来低低的一声笑。
      
      面粉飞快的动了动耳朵,然后抬起脑袋。
      
      叶离脸上还有残留的笑意,他转动身子,上半身靠在扶手和枕头上,两条大长腿则交叠着搁到了沙发上。
      
      “真无情。”
      
      随着这声轻叹一般的话语消失,夜晚总算是彻底的安静了下来。面粉安心了,它满意的躺回去,准备进入梦乡。
      
      “嗡——嗡——”
      
      深夜里的振动声清晰的像是有人在耳边跳广场舞,叶离刚准备睡,就接到了这个电话。
      
      “叶总,您回国的事情,被顾隽恩说出去了。”
      
      叶离皱眉,他的这位二哥一直没什么主意,原本瞒的好好的,现在突然捅出去,估计是得到了他们父亲的授意。
      
      不过也随便了,到了这种地步,随便他们怎么闹,都不会影响到最终的结局。
      
      “知道了。”
      
      叶离说完就想挂,对方知道他这个毛病,连忙说道:“还有一件事,燕丞久不知道怎么回事,找到了我这里,他说他想见您。”
      
      叶离一直在国外待着,不知道国内的风风雨雨,他的助理则是一直在国内待着,没来叶离身边之前,他就是某集团的高级助理,自然知道燕家太子爷对顾家小儿子痴心不改的故事,他问的忐忑,也不知道叶总会怎么回答。
      
      见,还是不见?这是个问题。
      
      叶离一只手拿着手机,另一只手往上撩了一把自己的头发,他有点困了,便躺在枕头上,闭着眼睛,平静的问:“燕丞久是谁?是想找我合作吗?你先跟他接触,看看他的诚意。”
      
      助理:“…………”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木下. 3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冰雪夜归人、沧浪亭东 2个;木桃酒、悠闲的山岸羽织、xin小崽儿、我叫小墨墨、相思翡翠、江君安、明月何皎皎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涟玲、默默无闻 10瓶;小丑、君炎辰 8瓶;相思翡翠、瑾黎 5瓶;明月何皎皎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