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霸总他心上有个白月光(4) ...

  •   慈善晚会的会场是一个正圆形建筑,前面半个圆是演讲台,还有后台,后面的半个圆则是客人休息娱乐的地方,这样的建筑导致了每个窗户都是不规则形状的,而窗户对应的窗帘,则是笔直的,窗帘遮挡了外面的灯光与月光,也巧妙的创造出了一个小巧的私密天地。
      
      这里有飘窗,有小沙发,还有品酒台,非常适合用来做一些私密的事情。
      
      陈渔就被雯雯带到了这样的地方,进去之前,陈渔先看了看四周的环境,然后又看了看里面的东西,挑起一边唇角,他跟着雯雯走了进去。
      
      落地窗帘虽然被拉上了,可是这里还有一盏发着柔和黄光的球形吊灯,没有外人了,雯雯直截了当的说道:“你要是识相,就赶紧滚出这里。你不会以为燕丞久真的喜欢你吧?岑宁,做人贵在有自知之明,你看看你的德行,在这个晚会里,你就像是一只鹌鹑,我也真是不明白,你哪来那么大脸,还能继续留在这儿?”
      
      雯雯就和这里的大部分女性一样,浓妆艳抹,浑身上下都是名牌点缀,她托着手中的香槟杯,鲜红色的指甲上粘满了碎钻,碎钻反射着灯光,闪了一下陈渔的眼睛。
      
      看他下意识的偏头闭眼,雯雯还以为自己说的话让他自惭形秽了,她冷笑一声,暗道假惺惺。
      
      刚想继续说点更难听的话,却见陈渔又把头转了回来。
      
      他现在看上去,好像和在外面的时候不太一样了。
      
      雯雯皱眉,她不知道这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但在外面的时候,岑宁绝对不敢这么大喇喇的和她对视,更不会表现得如此……张扬。
      
      这里没有监控,外面人看见窗帘放下,就不会再不识趣的进来,虽然陈渔要把自己的苦情替身人设贯彻到底,但偶尔的放松一下,也不影响什么。
      
      “你喜欢燕丞久?”
      
      雯雯一愣,她见过岑宁几次,虽然没说过话。她记得,岑宁一直称呼燕丞久为丞久,每回听到他软弱又黏糊的念出这两个字,她都要起一身鸡皮疙瘩。
      
      雯雯下意识的皱了皱眉,“不喜欢。”
      
      陈渔微微扬起下巴,他比雯雯高,在他扬起下巴的同时,他的眼眸垂的更低了,眼睑半阖着,那双眼睛流转的时候,雯雯好像看到了比她手上的碎钻更亮、锋芒更甚的东西。
      
      “你喜欢顾隽离?”
      
      被那双眼睛直直的望着,本该甩出一句跟你有什么关系的雯雯,鬼使神差的又摇了摇头,老实回答:“不喜欢。”
      
      陈渔觉得好玩,“你谁都不喜欢,为什么还要来找我的茬?”
      
      这句话一出,雯雯注意力回笼,发现自己刚刚居然看这个鹌鹑看呆了,她的脸色立刻变得很难看,说出的话也刻薄了好几分,“找你茬,就必须得是喜欢他们两个的么?我就是看你不顺眼,不行?!自从你出现,我认识的人就没开心过,你还知道顾隽离,那看来你也知道,你就是顾隽离的替身了?你从头发丝到脚指头,有哪一点比得上我三表哥,不就一张脸像一点么,燕丞久也真是瞎了眼,得不到明珠,就拿一个鱼眼代替,你这个鱼眼,还是比目鱼的鱼眼,长在后脑勺上的那种!”
      
      越说越气,雯雯捏紧手中的酒杯,猛地抬起酒杯。
      
      她想把香槟泼到陈渔身上,可理应出现的一幕没有发生,手腕突然传来一阵疼痛,雯雯瞪大眼睛,这才发现自己的手腕被陈渔攥住了。
      
      后者的动作太快,她想反抗都没机会,愣了大约一秒,她开始挣扎,可陈渔看上去文质彬彬的,手上的力气却不小,雯雯挣扎了两下,纹丝不动,而且她的手腕正在外力的作用下,慢慢倾斜。
      
      浅黄色的香槟如同液化的黄水晶,慢慢从杯中流出,随着第一滴落在地上,细微的水声很快连成一片。
      
      与此同时,雯雯清晰的看到,那个鹌鹑岑宁,对她露出了一个明亮、恣意又怜悯的笑容。
      
      “只会听、不会看的人,通常都摔进了万丈深渊。你以为你是在为你的朋友打抱不平,其实你只是一把上好的机/关/枪,人家让你打谁你就打谁,你怎么这么好糊弄呢?”
      
      清澈却有质地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雯雯心里一跳,她本能般的反驳,“你懂什么,我!——”
      
      后面的话还没说完,杯子已经空了,陈渔毫不留恋的松开她的手,随后,对她淡淡的笑了一下。
      
      “你没有那么坏,我希望,你也没有那么笨。”
      
      说完,不再看雯雯的反应,陈渔掀开窗帘,走了出去,会场本就热闹,这里的一点小动静无法引起大家的注意,不过,那只是表面上的。
      
      身为一个普通人,陈渔没法做到眼观四面、耳通八方,好在他有系统牌电子狗。
      
      “谁在看着我?”
      
      系统报了一串名字,系统所知道的人名,都是剧情里有的,剧情里没有,陈渔也没碰上的话,系统就不知道对方叫什么名字了,它只能用方位和穿着代替。
      
      听完以后,陈渔意料之中的点了点头,“知道了。”
      
      见过太多被惯坏的孩子,陈渔是真的觉得,雯雯没有那么坏。
      
      社会是个大染缸,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富人的孩子也早早的就开始人情往来,雯雯从小就有钱,她身边从来不缺朋友,可她这辈子也没法知道,那些人到底是为了她这个人留在她身边,还是为了她手里的钱。
      
      她希望是前者,所以二十多岁了,她还是像中学生一样,靠着义气二字行事,朋友向她无意中抱怨两句,她就记在心上,然后真情实感的替对方打抱不平。
      
      从雯雯说的话就能看出来,她有教养,连骂人都不会说脏字,她对陈渔只有气愤,没有嫉妒,她讽刺别人、挖苦别人,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那些所谓的“朋友”。
      
      陈渔想提醒她,却不至于为了提醒她,就断送了自己的任务。做这些之前,他就已经想好了,要是雯雯听进去了,就不会声张这件事,要是她没听进去,她一定会找到她的那些朋友,还有燕丞久,告诉他们岑宁多么的表里不一,是个十足的黑心莲。
      
      又被误会一次,这也是变相的推进剧情进程呢。
      
      陈渔高高兴兴的回到会场,刚站定没一会儿,就见燕丞久向自己走来。
      
      他的背后,还有吕东林那双担忧不已的眼睛。
      
      得,绿茶又给自己上眼药了。
      
      陈渔等在原地,果不其然,燕丞久走到他面前以后第一句话就是:“你又做什么了?”
      
      他的语气充满了不耐,陈渔估摸着,应该可以适当的小爆发一下了,于是,他怔了一下。
      
      “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问你,你又做了什么,为什么雯雯这么生气,还有,她去哪了?”
      
      陈渔张了张口,他原本想做出一副受伤寒心的样子,和燕丞久吵一架,可是,他的肚子突然叫了一声。
      
      很微小的声音,燕丞久听不见,陈渔听见了,也不觉得有什么,他的最长记录是四天不吃不喝,就晚吃一会儿,根本不算事。
      
      但是,这一声提醒了他,他把家里的两口子给忘了。
      
      陈渔:“……”
      
      闭上嘴,陈渔轻微的冷笑了一声。
      
      燕丞久疑惑的看向他,只见陈渔忍耐不下去的闭了闭眼,再睁开之后,他从那双眼里,看到了温暖逐渐散去的过程。
      
      他在笑,可那笑很难看,他的声音很轻,却轻轻的砸在了他的心上,交往一个多月,燕丞久直到今天才发现,岑宁的声音很好听,就像是清冽甘甜的泉水。
      
      “燕丞久,你到底把我当什么啊。”
      
      说完这句话,他决绝的转过身,大步离开了这里,燕丞久下意识的往前迈出一步。
      
      他这是……想去追?
      
      仅仅犹豫了一秒,燕丞久又把迈出去的那条腿收了回来。
      
      没必要,闹脾气而已,他很快就会自己回来的。岑宁是什么样的人,他还不了解吗?
      
      *
      
      一秒改变战术,陈渔迅速赶回家,他进门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了,人和猫都在挨饿,听见开门声,不约而同的守在了门口,陈渔打开门,迎面看到的就是两张淡定又沉静的脸。
      
      他们太淡定了,几乎要给陈渔一种他们不饿的错觉。
      
      ……
      
      面粉一天就两顿猫饭,晚上吃的是猫粮还有猫罐头,哗啦啦倒了一碗猫粮出来,陈渔又快速炒了两个家常菜,没时间蒸米饭了,他又从冰箱里拿出一袋馒头,热了热。
      
      虽然猫粮已经倒好了,罐头也已经打开了,但面粉一直都坐在自己的专属座位上,尾巴跟个钟摆一样,慢慢晃着,眼睛则注视着对面忙碌中的陈渔,看那意思,是要等陈渔过来再开饭。
      
      原主留下的这只猫是真好,听话安静还会捉老鼠,而且超级有灵性,陈渔原本对小动物不感兴趣,养了这猫以后,也开始学着做猫饭了。
      
      以往会等他吃饭的就一个面粉,今天又多了一位。
      
      把菜端上桌,陈渔拿起筷子,十分不解的说道:“面粉不会开柜子,没法吃饭,这我能明白。你一个大活人,怎么也饿到现在?你不会连叫外卖的钱都没有了吧。”
      
      叶离默,他哪能说那是因为面粉要他一起同甘共苦,含糊的回答了一句,他问道:“你不是说下午就回来吗,怎么回来的这么晚。”
      
      陈渔给自己倒了一杯水,不看叶离,“去参加了一个晚会。”
      
      “晚会不到八点就结束了?”
      
      “没有,”陈渔放下冰水壶,随意答道:“和我男朋友吵了一架,我提前走了。”
      
      “哦。”
      
      陈渔喝了两口水,余光一扫,他蹙起眉头,“你笑什么?”
      
      叶离:“……啊?我笑了吗?”
      

  • 作者有话要说:  面粉:鱼唇的人类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饮水 2个;苏啾啾、瑾黎、明月何皎皎、枕烟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团源 23瓶;aci_xuan 15瓶;你爸爸、赵四公子、今天开始做欧神 10瓶;嘻嘻嘻 9瓶;鸩 8瓶;鹤城 5瓶;明月何皎皎、物基必腐 3瓶;雨辰 2瓶;英英英英、胖胖的橘喵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