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霸总他心上有个白月光(3) ...

  •   受伤的人不能吃太油腻的东西,也不能吃海鲜和牛羊肉,不然容易感染。
      
      大早上从被窝里爬起来,陈渔懒得做好几样,干脆就熬了一大锅青菜瘦肉粥,叶离和他一人端着一个四方碗,吃这清粥小菜。
      
      感觉面粉都比他们吃得好。
      
      ……
      
      陈渔饭量不大,一碗粥就饱了,他吃得慢,他这碗刚吃下去一半,另一边叶离已经盛了第二碗,他这碗都吃完了,叶离开始吃第三碗了。
      
      陈渔:“……”
      
      难怪体重都堪比二分之一成年猪了,这也太能吃了!
      
      不行,坚决不能让他留下,就这个饭量,他也养不起啊。
      
      叶离是真饿了,昨天早上就喝了一杯咖啡,中午没吃,晚上又晕了,一天一夜没吃东西,还流了那么多血,他现在急需补充营养。
      
      陈渔思索片刻,出声道:“我再收留你三天,三天以后,不管你说什么,都要走。”
      
      这是陈渔深思熟虑后的结果。叶离身上的伤不重,在这儿休息三天以后,他就可以出门了,他相信,以叶离的身份,不至于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找不到。
      
      叶离拿着勺子的手顿了一下,他刚要开口,就见陈渔突然皱眉,他从胸前的鸡蛋黄里拿出自己的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他抬眼看向叶离,“你别出声。”
      
      叶离微愣,随后,从善如流的闭上了嘴。
      
      陈渔接起电话,听到那边不知道说了什么,他嗯了一声,然后,那通电话就被对方挂了。
      
      干脆利落。
      
      陈渔好像已经习惯了,把手机收起来以后,他解下围裙,看他要走,叶离问他:“刚刚给你打电话的是谁?”
      
      陈渔看他一眼,无所谓的回道:“我男朋友。”
      
      燕丞久打电话过来,让他中午去他公司,他经常这样,什么都不说,直接对陈渔呼来喝去,就好像陈渔是他的仆人。
      
      但事实上,不管是原剧情,还是现在,陈渔扮演的岑宁都不是外人说的金丝雀、小情人、小三,他和燕丞久是正大光明的情侣关系,他也没拿过燕丞久的一分钱。
      
      岑宁一直都在校园里待着,不谙世事,他父母早逝,生活太孤单了,人又是比较内向、木讷的那种,所以,他很希望能有一个人爱自己、陪伴自己。
      
      燕丞久对他虚情假意,他却是真的爱燕丞久,哪怕知道他和自己在一起,是因为自己长得像燕丞久年少时的白月光顾隽离,他也不气馁,还天真的想着,也许他可以用一颗真心改变燕丞久。
      
      岑宁天真的过了头,说句不好听的,他就是只会死读书的蠢蛋。可笨不是错、蠢不是罪,利用这份不谙世事的人,才是罪无可恕。
      
      燕丞久不是不知道岑宁的性格,他一边看不起岑宁,还一边吊着岑宁,他的不在乎,让他那些追求者有恃无恐起来,那些人攻击岑宁的时候,燕丞久就这么看着,看着岑宁身败名裂,看着岑宁穷途末路。
      
      岑宁最后是自杀的,他死了以后,燕丞久也没有真心的愧疚过,他把一切过错都推到岑宁身上,认为是他自己的懦弱害死了他。
      
      岑宁死了,他的白月光又走了,在这时候,燕丞久遇上了他的真爱。因为过去有岑宁这个替身的前车之鉴,真爱对燕丞久一直不信任,两人在一起的过程充满了波折,霸道总裁使出囚/禁、打压、一夜/七次等等经典手段,最终还是抱得美人归了。
      
      看到这个结局的时候,陈渔真情实感的呕吐了一下。
      
      陈渔当了那么多回爹,现在心中还是充满着父爱,他看岑宁就跟看自己儿子一样,给儿子报仇,他是不会手软的。
      
      换好衣服,陈渔从卧室里走出来,拿过钥匙,陈渔说道:“午饭在保温柜里,晚饭等我回来给你们做。最晚下午三四点,我就回来了,你俩好好在家待着,别乱跑,也别乱动我房间的东西。”
      
      面粉走的是冷酷风,从来都不会回应陈渔的话,叶离比它好一点,他走到玄关,看着陈渔换鞋。
      
      “你要去找你的男朋友吗?”
      
      陈渔换鞋的动作顿了一下,他觉得叶离的话有点奇怪,不过还是嗯了一声。
      
      叶离有好多话想问,可是,哪一句都不能问。
      
      他现在的身份还是一个不知底细的陌生人,很多东西,他是没资格去了解的。
      
      气氛安静了一秒,紧接着,陈渔听到他的低沉嗓音从自己头上响起。
      
      “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陈渔换好了鞋,站起来以后,两人的身高差瞬间缩短,陈渔微微仰头,然后,他对叶离挑了挑唇角。
      
      “岑宁。”
      
      *
      
      上午的时候,陈渔泡在实验室里,移液枪又丢了,一个实验室三个人,找了半天都没找到,到了中午,陈渔丢下那俩人,打了个车,来到燕丞久的公司。
      
      燕丞久今年二十八岁,还没进入自家集团的高层,只在一个分公司里当总经理,前台认识他,没通报,就给他放行了。
      
      而见到燕丞久以后,陈渔才明白他为什么大中午的把自己叫过来。
      
      因为晚上有慈善晚会,燕丞久想让他陪自己吃个饭,然后再让设计师给他做造型。
      
      往常燕丞久和他待的时间都不长,顶多两三个小时,就会让他离开。每回陈渔来见燕丞久,他都感觉自己就是一个模特,什么都不用做,只要让燕丞久看着自己这张脸就好。
      
      交往了一个多月,他俩到现在都没有肢体接触,说出去估计都没人信。
      
      陈渔尽心尽力的扮演着苦情替身,坐在加长豪车里,燕丞久突然看了一眼陈渔。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为什么他觉得……岑宁有点兴奋?
      
      陈渔确实兴奋,慈善晚会啊,各路人马齐聚的场合啊,这意味着他大展身手的机会就要来了啊!
      
      一想到一会儿就能见到无数的心机婊、绿茶婊、以及脑残配角,他的双手就蠢蠢欲动起来。
      
      ……
      
      走进会场的一刹那,陈渔就感觉到好多束目光落在了自己身上,有的充满了好奇,有的则充满了恶意。
      
      他默不作声的往前走,本想继续跟着燕丞久,可不经意的,他看到了一张脸。
      
      一张和自己有五六分像的脸。
      
      陈渔有些错愕,剧情里顾隽离是这个月底才登场的,现在距离月底还有十几天,他这么早就回来了?
      
      燕丞久也看到了对方,他快步走过去,根本不管自己身后还有人,他走了,陈渔还留在原地,而且一脸迷茫,当即,就有一个打扮妖娆的女人走过去,在擦肩而过的一瞬间,陈渔听到了她那充满讥讽的话。
      
      “山寨品也好意思进来。”
      
      陈渔收回目光,打量着已经走远的女人。
      
      不认识,估计就是个脑残女配。
      
      陈渔没把她放心上,他也不能在这里傻站着,他往人群中走,还没走出几步,就见一个熟人过来了。
      
      原主身边的高浓度绿茶,吕东林。
      
      吕东林是原主的本科同学,家里有点钱,和燕丞久也早就认识,就是因为他,燕丞久才会遇到和他完全不相交的原主。吕东林早就喜欢燕丞久,所以才会一个劲的邀请他来自己学校做演讲,谁知道他来了以后,居然看上了原主。
      
      吕东林掐死原主的心都有了,但面上一点没露,他接近原主,和原主的关系越来越好,吕东林长了一张与世无争、岁月静好的干净脸庞。原主对他挺有好感,但他不知道,关于他做小三、傍大款的流言,还有一些污言秽语,都是从吕东林这里传出来的。
      
      吕东林压低声音,担忧的看着他,“雯雯跟你说什么了?她就是那样的性格,其实人不坏,你别生气。”
      
      刚刚他们离着八米远,吕东林什么都没听见、也什么都没看见,怎么就知道那个女人跟他说的什么,不用问,刚刚那个叫雯雯的女人,也是吕东林挑拨过来的。
      
      陈渔真想直接揍他一顿,可是还不行,要想引起燕丞久的愧疚,吕东林是个不可或缺的好帮手。
      
      这么想着,陈渔十分慈祥的笑了笑,“嗯,我知道,我不生气,其实我觉得她很可爱,有点孩子气,让我想起我小时候的邻居妹妹了。”
      
      吕东林默了一秒,他有点不能接受这个解释。
      
      “你真的不生气?”
      
      “不生气,我为什么要因为这种事情生气,她对我说那种话,是因为她喜欢丞久,喜欢丞久,这说明她和我爱好一样,眼光一样,品味一样,我们有这么多的共同点,我是不是应该去和她认识一下,做做朋友呢?东林,你认识她,那你能不能帮帮我?”
      
      在这一瞬间,吕东林好像看到了陈渔身上散发出来的脑残圣光。
      
      ……
      
      一口血憋在心里,咽不下去吐不出来,吕东林郁闷了好半天,然后随便找了个借口,离开了。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陈渔心情很好的笑了笑。
      
      随手拿了一杯酒,他看向燕丞久的方向,发现他和那个可能是白月光的人已经分开了,燕丞久正在和几个老头说话,神情举止,都没有问题。
      
      如果那人真是白月光,燕丞久不可能还这么淡定,看来不是。
      
      “系统,白月光有没有兄弟姐妹?”
      
      【有两个哥哥,一个比他大四岁,叫顾隽明,一个比他大一岁,叫顾隽恩。】
      
      陈渔了然,那位应该就是白月光的哥哥了。
      
      顾隽明,顾隽恩,顾隽离。
      
      陈渔晃着酒杯里的酒,突然笑了一声,他刚捡回来的那个男人也叫离,还挺巧。
      
      晚会还没开始,陈渔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顾隽离,叶离,还没把这两个名字联系上,刚刚那个讽刺他的女人又回来了,这回她看起来比刚才还冷,一看就是又受了挑拨,怒气冲冲的来找他算账了。
      
      陈渔下意识站正,果不其然,雯雯停在他面前,不客气的说道:“跟我过来。”
      
      这是要找个没人的地方把他教训一顿?
      
      陈渔乐了,端着酒杯就跟她走了。
      
      *
      
      陈渔这边觥筹交错、热闹非凡,时不时的还有戏可看,叶离,也就是外人皆称的顾隽离那边,就很冷清了。
      
      一人一猫已经全然被遗忘,叶离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机,他不知道陈渔的手机号,想联系人也联系不到。
      
      他把手机放在茶几上,面粉轻盈的跳上来,端坐在手机旁边,面对面的看着他。
      
      明明面粉才是仰视的那一个,但叶离就是有种感觉,他被这只名不对板的猫鄙视了。
      
      叶离默了默,他看看时钟,然后又看看面粉。
      
      “那个……我可以给自己叫外卖,你能给自己做饭吗?”
      
      面粉仍旧是面无表情的模样,缓缓摇了两下尾巴,它伸出爪子,按住手机,轻轻往茶几边缘推去。
      
      叶离眼皮一跳,他想伸手阻止,可已经来不及了。
      
      亲眼看着自己的手机摔到地上,叶离沉默两秒。
      
      “……好的,我知道了。”
      

  • 作者有话要说:  面粉:我没饭吃,那你也没有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莲叶凝碧、苏啾啾、?99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钟家痞子兔 20瓶;薄雾、耿了个鬼、斯巴拉西、豆芽也有水 10瓶;嗷某人、?99 9瓶;鹤珏 8瓶;夙默汐 6瓶;毓杳.、瑾黎 5瓶;琉懜 3瓶;赤芍萱草、叶修女友v、命犯瓶邪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