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霸总他心上有个白月光(2) ...

  •   如果不是这人穿的像模像样,陈渔真的就要以为他是来碰瓷的了。
      
      九城已经入秋,街边的落叶纷纷扬扬的飘落下来,清洁工刚刚扫干净,不过一分钟,地面上就又是厚厚的一层。
      
      白天似乎还保留着晚夏的热度,可一旦太阳落山,天气转凉,还穿着半袖单衣的人们就受不了,纷纷回家去了。
      
      这条路,是陈渔回家的必经之路,因为在郊区,靠山,而且周边没有能够带动经济的资源,所以路边连家小卖店都没有,荒凉的很。
      
      陈渔向四周看了看,一个人都没有,就是想找个给他作见证的都不行。
      
      他皱了皱眉,不知道自己是该蹲下去看一看,还是打个120,然后直接走人。
      
      正纠结的时候,一抹非常淡的血腥味随着微凉的秋风,飘到了他鼻子中。
      
      轻轻嗅了嗅,陈渔不再纠结,他蹲下去,伸出一只手。
      
      好歹也是混过那么多个世界的人了,陈渔对血腥味的敏感度不是一般的高,他稍微碰了一下男人倒下去都不忘了护住的腹部边缘,然后放回鼻尖,闻到清晰的血腥味,他果断地掏出手机。
      
      不管这人为什么受伤,总要先把他送医院。
      
      刚把拨号界面调出来,还没按,倏地,一只手猛地攥住了他的手腕,对方的力气很大,完全不像是一个受了伤的人,陈渔眉心一跳,他低头看过去,那个男人也在直视着他,“别叫救护车。”
      
      他声音低沉,目光如炬,简简单单的五个字,被他说出了不容置喙的味道,要是一般人,这时候肯定要恍惚一下,因为这个男人身上的气势实在太强了,可陈渔看着他,神色分毫没变。
      
      “你确定?”
      
      不叫救护车,就这么死扛着,这又不是武侠或者魔幻现实的世界,挨一刀还能生龙活虎。失血到一定程度,人可就活不成了。
      
      男人攥着他手腕的力道松了一点,他坚定的点了点头,然后张开口。
      
      只来得及做出了一个“我”的口型,下一秒,他脖子一歪,啪叽一下,又晕了。
      
      陈渔:“……”
      
      潇潇落叶随风过,陈渔的心情,就和这情景一样萧瑟。
      
      系统一声不吭,就这么安静的看着陈渔原地暴躁两秒,然后认命的抬起地上男人的胳膊,把他扛回了家。
      
      陈渔就是刀子嘴豆腐心的典型,放狠话他比谁都厉害,可要真让他见死不救,他又做不到。
      
      把人扛起来的时候,陈渔才发现对方沉得要命,这个男人少说得有一米九,他的头歪在陈渔的肩膀上,陈渔哼哧哼哧的把人往回扛,中途休息的时候,他转过脸,瞅了一眼自己刚捡的男人。
      
      长得倒是不错,可他到底是吃什么长大的?体重都快接近二分之一头成年猪了!
      
      系统默默听着陈渔在心里的吐槽,然后翻看了一下自己的数据库。
      
      成年猪体重:三百五到四百五公斤不等。
      
      系统:“……”
      
      把人带回家以后,发现伤口和布料粘在一起了,他把男人身上的衣服剪出一个大洞,然后粗略的检查了一下,确定不是很严重、而且里面没有异物以后,他把紧急医药箱拿过来,给他消了消毒,最后十分熟练的把伤口缝上了。
      
      带孩子的那些年,陈渔点亮了所有生存技能,现在就没有他不会的事,把线剪断,陈渔放下剪刀,挑眉看了看仍旧沉睡不醒,似乎都不知道自己被处理过的男人。
      
      陈渔:“你能看出来他体内有什么药物吗?”
      
      被缝针都醒不了,这肯定不是一般的失血昏迷,再联系之前那两次猝不及防的晕倒,陈渔觉得,这个男人可能是被下/药了。
      
      【不能。】
      
      陈渔:“……”辣鸡系统,朕要你何用。
      
      跟陈渔推断的差不多,男人确实是被注射了药物,他被一群人追赶,那些人的任务是要把他绑回去,原本以他的身手,解决那些人不是问题,可他不慎中了一麻醉枪,原本他应该中了以后就晕倒,可他又生生的熬了几分钟,直到把那些人甩掉,才晕在了陈渔面前。
      
      再次醒过来的时候,男人脸上的表情迷茫了一秒,很快,他想起了自己昏迷前的状况,他猛地坐起来,却发现自己已经不在大街上了,周围的环境逼仄、狭小、温馨、甜香,一切都很美好,除了误入这里的他。
      
      盖在身上的毯子柔软的像是羊羔的绒毛,他拿起毯子的时候,还闻到了清淡的洗衣液味道。
      
      有多久没置身于这么温暖的环境中了,连他自己都记不清了。
      
      他怔了怔,再抬头,倏地撞进了一双眼睛。
      
      对方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他也面无表情的看着对方。
      
      陈渔听到动静,抄着一把木质的炒菜铲跑了出来,看见他捡来的男人正在和原主留下的猫对视,彼此没有发生冲突,他才松了口气。
      
      “你醒了?感觉怎么样。”
      
      昏迷前的他什么都看不清,整个世界都在天旋地转,他只能凭直觉抓住那个人的手,那时候,他听到了陈渔的声音,知道他是个嗓音清澈、语气温和的年轻男人,却不知道陈渔长什么样子,现在看到,他又是一怔。
      
      眼前人就像是个刚进入大学校园的青涩少年,他把稍微有些长的头发拨到了两侧,露出柔和又漂亮的一双桃花眼,皮肤本就白皙的他,现在又穿着一件奶白色、还带焦糖色花边的围裙,中央是个鸡蛋黄的图案,这图案被做成了口袋,它的主人什么都往里面放,自己的手机,一会儿要用的瓶装番茄酱,还有两个密封夹。
      
      一夜过去,少年显然也是刚刚起床没多久,后面的头发还乱糟糟的,有一绺不甘寂寞,已经一枝独秀的翘了起来,望着骤然跑到自己面前的柔软少年,他突然有种十分陌生的感觉。
      
      那感觉就像是……被不知名的小动物挠了一下,不疼,有点痒,很微弱的感觉,却引得他的心脏都跟着颤了一颤。
      
      他听到自己的声音回答说:“好多了,你叫什么名字?”
      
      ……
      
      陈渔:“??”
      
      陈渔古怪的看着他,这人什么毛病,上来就问名字,不应该先谢谢他,或者问他之前发生了什么事吗?他这一问,让陈渔有种他要恩将仇报、找他算后账的感觉。
      
      陈渔没有立刻回答,他也察觉到了自己的失礼,垂下眼睛,掩饰了此刻的尴尬,他又很快撩起眼皮,正经的说道:“抱歉,我刚刚还不太清醒。是你救了我吗?”
      
      陈渔的脸色这才好看了一点,他嗯了一声。转过身,从厨房里把刚做好的一碗鲣鱼拌饭端了出来。
      
      趁陈渔转身的时候,他也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伤口,已经被缝合了,缝合技术很好,一看就是专业人士。
      
      陈渔刚把饭端过来,就看到他的动作,他抿了抿唇,“我没把你送医院,这是我缝的。”
      
      “你是医生?”
      
      听到这个问题,陈渔想了想,“沾点边。”
      
      “什么意思?”
      
      “我是学生物医学工程的,选修过几节医学课。”
      
      说完这话,陈渔就在餐桌边上坐了下去,对方跟着他一起坐下去,他微笑道:“那你的选修成绩一定很好。”
      
      陈渔也笑,“当然,我的人体解剖学得了满分呢。”
      
      “……”
      
      陈渔慢条斯理的从餐桌上拿起冰水壶,给自己倒了一杯冰水以后,他又按了一下常温键,然后给这个捡来的男人倒了一杯常温水。
      
      接过以后,男人道谢,陈渔观察了他两分钟,越发判定,这不是一个普通人。除了一开始的时候有点冒失,后来就显露出了很好的教养,陈渔垂眸,下意识的敲打了两下膝盖,他问道:“你什么时候走?”
      
      陈渔不想给自己添麻烦,既然都能站起来了,就说明没什么问题了,也就可以被赶出去了。
      
      什么都不问,直接就问什么时候走,男人微怔,虽然知道陈渔这样做是最安全、也最便利的,可他还是有一点点的失落。
      
      不知道为什么,他对陈渔的印象很好。按理说,他现在的处境很糟糕,他不能信任任何一个来到他身边的人,尤其是陈渔这样,和他相遇的充满了戏剧性的人。
      
      沉默一秒之后,他又听到自己的声音响起来。
      
      “我叫叶离。”
      
      陈渔眨眨眼,没明白他的意思。
      
      又是一秒钟的沉默,叶离说道:“我现在没有去处。”
      
      陈渔听懂了。
      
      原本松散的坐姿被他板正,陈渔认真的看着他,“先不说你这个没有去处是不是真的,就算你确实没有去处,我也不会收留你,昨天是因为你受伤了,今天你已经清醒了,那你就该走了,我这不是收容所,我也没有那么多的精力可以做慈善。”
      
      乍看之下,少年的性格和长相完全是两个极端,可是仔细去看的话,就能发现,少年的内心其实就和他的长相一样,软的不像样,不然他也不会把凶险异常的自己带回家了。
      
      叶离家里那边,其实已经是强弩之末,半年前从他回来开始,那几个人就已经没有反抗之力了,狗急跳墙之下,其中一人想到了把他绑起来,逼着他撤出的办法,这本来是一个机会,只可惜,他找的人都太差劲,居然连个落单中了麻醉的他都没找到。
      
      他消失一段时间,正好能让那边好好的收尾。
      
      这个理由固然站得住脚,但叶离心里清楚,这可不是他想留下的最主要原因,真正的原因是什么,他自己现在也理不清,反正,先留下就对了。
      
      只是……他要做一些卑鄙的事了。
      
      对着家里那些人,叶离多卑鄙的事情都做过,而且面不改色心不跳,现在对着陈渔,他就心虚的要命,好像自己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一样,不去看陈渔的眼睛,他萧索的垂下头,看起来可怜的不行,“可是,如果我现在离开,我就没命了。”
      
      听到这话,陈渔又开始暴躁,怎么这么麻烦,早知道昨天就不捡他了!
      
      沉默了好长时间,陈渔才一声不吭的站起来,回厨房去了。
      
      他没说可以,也没说不可以。
      
      叶离心想,那他就当成可以。
      
      外表平静内心得逞的叶离伸出手,把桌子上的那碗鲣鱼拌饭拿过来,他低下头,轻轻的闻了一下,好香,少年的厨艺一定很好。
      
      见他动那碗拌饭,从刚刚就一直盯着他的黑猫不干了,它一个冲刺,跳上饭桌,准备对这个陌生人类打一套无敌喵喵拳。
      
      就在这时,陈渔清冷的声音再度响起。
      
      “别动,那是面粉的早饭,你吃这个。”
      
      接过刚出锅的青菜瘦肉粥,叶离指指那只除眼睛浑身上下全黑的猫,“它叫面粉?”
      
      陈渔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嗯,怎么?”
      
      叶离:“……没事。”
      

  • 作者有话要说:  燕丞久:我的白月光清瘦又娇小,精致的像是童话里的王子,总有一天,我会把他娶回家里,好好疼/爱
    男大十八变的叶离动了动胸肌,斜睨一眼还不如他高的燕丞久:看来还是以前揍得不够狠
    燕丞久:……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铃鹿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xin小崽儿 2个;舟皿、文策、不懂0427、祯祥、言笑晏晏、鹏鹏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井の千 20瓶;宽宽、清都山水郎、言笑晏晏 10瓶;养一朵云 5瓶;萧潇、星星眼儿 3瓶;37076478 2瓶; 揣、焦糖甜酒味、37966646、亓官锐、褒姒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