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霸总他心上有个白月光(1) ...

  •   燕丞久坐在VIP室最大的沙发中央,他垂头看着自己的手机,对周围的一切都毫不关心,发现时间已经过去三分钟了,他才拧眉抬头。
      
      就在他抬头的瞬间,试衣间的门被打开了。
      
      一个男孩从试衣间里走了出来。
      
      他长得白,发色浅、眸色也浅,清澈的目光径直落在燕丞久的身上,没人可以抵抗他那专注的好像在注视自己的全世界一般的目光,就连燕丞久的神色也微动了一瞬,不过,他很快就清醒了过来。
      
      这个男孩看起来年纪不大,似乎还在上大学,实际上他已经二十三岁了,只是长得年轻,才显小。
      
      此时的他,正期待的看着燕丞久,希望他能夸夸自己,这样的话,他就可以开心上很久。
      
      燕丞久望着他,眉间的褶皱却越来越深。
      
      长相,很像。
      
      衣服,也是那个人的风格。
      
      可是,那个人从来都不会用这样期待仰慕的眼神看他。
      
      咣当一声,手机被扔到一边的茶几上,他扔的力气不小,是个人就能听出来他生气了,几个导购不敢说话,她们看看燕丞久,然后看看惹燕丞久生气的人。
      
      岑宁知道自己又做错了,他咬着下唇,偏过头。
      
      他不想让燕丞久看见自己现在的脸,因为在这一瞬,他忍不住自己的情绪。
      
      距离岑宁最近的那个导购,清晰的看到岑宁脸上的挫败、伤心、还有多次失败以后的恼怒。泥人还有三分土性,这个男孩已经在店里试了十几套衣服,每一套都不是他喜欢的风格,但燕丞久让他换,他就只能换上。
      
      可即使换了,燕丞久还是不高兴。
      
      导购很担心,她怕岑宁开始闹,但另一边,她的前辈就一点都不担心。
      
      因为这种场面她见多了,一只金丝雀而已,怎么敢和自己的金/主闹呢?
      
      果不其然,就跟她猜的一样,接下来,燕丞久又让人送过去一套衣服,岑宁被导购温和的叫了一声,他把头转过来,看着导购手里的衣服,他默不作声的接过来,然后又走进了试衣间。
      
      而燕丞久在岑宁进去以后,也若无其事的闭上了眼,看起来像是在闭目养神。
      
      那个年轻导购抿了抿唇,最后还是把一声叹息憋回了心里。
      
      金丝雀看着光鲜亮丽,实际上过的生活,也不一定有多好,只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罢了。
      
      导购心里感慨万千的时候,被她感慨着的“金丝雀”正在大发脾气。
      
      陈渔:“妈的,你刚才看见了吗?他瞪我,还对我皱眉,呵呵,要不是有剧本拦着,爸爸一定要把他揍成干垃圾!”
      
      【?】
      
      静默一秒以后,陈渔解释:“人经过强力压缩以后,会变成碳,而碳是干垃圾,懂了吗,我那分类为有毒垃圾的小宝贝系统?”
      
      【检测到宿主有侮辱系统的行为,已记录,编号第139次。】
      
      【温馨提示,此次任务为宿主转部门的考核任务,如果失败,您将回到单身老父亲扮演部门,一年以后,才可以重新申请调往炮灰起义部门。备注,对系统侮辱达到一百五十次的时候,系统拥有考核结果的一票否决权。】
      
      陈渔:“……谁侮辱你了!是你从来都听不懂我开的玩笑,算我求求你了,你去安装一个get人类笑点的补丁好不好?”
      
      寂静的三秒过后。
      
      【检测到宿主有侮辱系统的行为,已记录,编号第140次。】
      
      陈渔:“…………”
      
      这回他是真的想侮辱系统了。
      
      虽然说着要打人,但陈渔性格就这样,来这个世界三个月了,他已经说了无数次的要打人。门外的燕丞久的确不是什么好东西,可也不至于真的惹他生气。
      
      倒是这个啥也不会,自尊心极高的系统,时刻把他气到头秃。
      
      陈渔在一个虚拟人生平台工作,这个平台有各种各样的部门,也有各种各样的宿主和系统,陈渔之前是单身老父亲扮演部门的,每个世界都要扮演爸爸,帮助自己走上弯路的孩子走回正路,这个任务看上去简单,其实难得要命,而且每个世界都要面对不同的熊孩子,他实在受不了了,就提交了转部门申请。
      
      炮灰起义部门是平台里的养老部门,顾名思义,每个世界的任务就是帮助炮灰,举起起义的大旗,将不把炮灰放在眼里的主角和路人教训一顿,身体力行的让他们明白,什么叫做莫要狗眼看人低,你爸爸还是你爸爸。
      
      陈渔现在扮演的炮灰名字就叫岑宁,外面的燕丞久,则是这个世界的主角。
      
      这个世界有主角,有白月光,有真爱,有绿茶婊,岑宁虽然和燕丞久已经在一起了,可他还只是个小小的炮灰,一到时间就会被一炮轰成灰。等到那时候,别人的故事才刚刚开始,而谁也不会想起来,这个早就消失的小炮灰。
      
      陈渔上个世界还在当爸爸,这个世界上来就要当孙子,还是任打任骂不还手的孙子,他适应不过来,所以才暴躁了一段时间,不再搭理系统,他就差不多平静下来了,而外面的燕丞久,也已经不耐烦了。
      
      换个衣服居然要五分钟。
      
      他是在换衣服,还是在做衣服?
      
      就在燕丞久带着冷冰冰的神情大步走来,即将径直打开试衣间的门时,陈渔出来了。
      
      他已经换上了刚刚导购递过来的衣服,这一套也是燕丞久选的,虽然不是他最看好的那一件,却在岑宁的身上,穿出了最像那个人的味道。
      
      燕丞久本来要发火,燕家太子爷脾气不好,九城的人都知道。而且每个被燕丞久发过火的人,都不想再体会第二次,陈渔低着头,没看见燕丞久的表情,旁边的导购却是心中咯噔一下。
      
      完了。
      
      认命的等了好几秒,却没等来想象中的怒火,导购抬起头,惊讶的发现,燕丞久已经看呆了。
      
      对,就是这个感觉。
      
      他第一次见到那个人的时候,那个人就穿着这样的衣服,白色的卫衣,深棕色的长裤,那天下了雨,他慢吞吞的从别墅外那条上坡道走回来,走到一半,发现不下雨了,他就把卫衣的兜帽摘了下去,做这个动作的时候,他始终低着头,没有往旁边看过。
      
      他走的心无旁骛,因此也不知道,有个跟他差不多大的少年,就站在他身后。
      
      柔软的头发温顺的垂下来,贴在耳侧,陈渔仿佛在闹别扭,一直没有抬头,实际上,他正在用自己的系统牌电子狗。
      
      “他什么表情?”
      
      【怀念,恍惚。】
      
      陈渔不着痕迹的挑了挑唇角。
      
      狗系统虽然敏感了一点,但也是有好处的,它对人类的情绪分析就很到位,比真正的人类还到位。
      
      达到自己的目的,陈渔抬起了头。
      
      岑宁很少垂下嘴角,而每次他垂下嘴角的时候,燕丞久都会对他态度更好,不是因为他发现自己做错了,而是因为这样的岑宁,更像那个人了。
      
      “丞久,这套可以吗?”
      
      他一开口,就打破了燕丞久的幻想,后者抿下唇角,点了点头。
      
      “那我可以走了吗?”
      
      燕丞久又点了点头,“我送……”
      
      陈渔疏远的往旁边走了一步,很快打断他的话,“不用了,你还要忙,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
      
      说完以后,发现自己这样发脾气可能会引起燕丞久的不高兴,他悄悄捏紧了裤子,低声道:“今天我要去实验室,离这里近,走着就到了。”
      
      岑宁身高一米七五,燕丞久一米八五,他把岑宁的每个变化都收入眼底,见状,他又皱了皱眉。
      
      不管穿什么衣服,都还是那副上不了台面的样子。
      
      这一次,他什么都没说,就让陈渔走了,直到走出这栋商业大厦,陈渔才狠狠的呼吸了一遍,把刚刚闻到的人渣味都呼出去。
      
      走出去一条街,系统在脑海里提醒他。
      
      【宿主,这不是去实验室的路。】
      
      陈渔:“我那是骗他的,怎么你也信了,你好歹也是个高智能系统,不会跟那个渣男一样——”
      
      后面那个形容词还没说出来,陈渔识相的住脑。
      
      不能往下说了,再说,就是第141次了。
      
      ……
      
      沉默片刻,陈渔继续往前走,“家里没有卫生纸了,我去买一点,然后再回家。”
      
      岑宁是独居状态,他父母早就去世了,就给他留了一套年头很长的小房子,去年,岑宁卖了那套小房子,在学校附近买了一套更小的单身公寓。
      
      岑宁想在这个城市安家,想一辈子沉浸在他喜欢的实验室里,谁知横出一脚,燕丞久占据了他心中的所有部分,他已经很久都没有认真的做过实验了。
      
      从超市出来的时候,陈渔和系统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
      
      “这个世界太简单了,还需要有计划吗?好吧,那我就给你一个计划,我先让燕丞久爱上我,他一边爱着我,一边又惦记着那个白月光,我就装作我都知道、但我不说,而且还要一门心思对燕丞久好的样子,等他纠结的要爆/炸的时候,白月光估计也回来了。我再去设计一场绑架案,绑我和白月光,不管燕丞久选谁,我都要死遁。白月光的最高境界是什么?就是死人啊,谁能和死人争?到时候我就是燕丞久的白月光了!”
      
      这只是一半的计划,死遁之后,他还要再回来,以一个华丽的身份出场,让燕丞久求而不得,痛身痛心。
      
      套路是老了一些,大多数虐渣小说都这么写的,不过么,招不在鲜,管用就行。
      
      陈渔想的很美好,系统却觉得不太靠谱。
      
      【宿主,绑架太危险了,你不怕有人找你碰瓷吗?】
      
      燕家树敌很多,即使它的宿主很厉害,也有可能被有心人利用,系统很担心,陈渔却不置可否的笑了起来,“碰瓷?宝贝儿,你太小瞧我了,谁能碰瓷到我的头上来?”
      
      话音还没落,他旁边的巷子里突然走出一个高大劲瘦又脚步虚浮的男人,他颤巍巍的走过来,轻轻蹭了一下陈渔手中的购物袋,然后猝不及防的,啪叽摔地上了。
      
      人事不省。
      
      陈渔:“……”
      
      系统:“……”
      
      尴尬的一秒钟之后,系统那没有感情的声音再度响起。
      
      【宿主,他好像就能。】
      
      陈渔:“……闭嘴。”
      

  • 作者有话要说:  开坑啦,日更,有事会请假,更新时间一般晚上八点
    预收文:《能不能抱一下》
    文案:
    符且有个秘密,当他碰到一个人时,他会听到那人的心声
    不是每个人都希望自己被看透,也不是每一句心声都是好话
    符且努力不让自己碰到任何人,活的孤独、沉默又格格不入
    升入高中的第一天,符且和新同桌不小心擦碰了一下
    新同桌顶着一张冰块脸,唇角微抿,看上去不太好惹
    符且正紧张的时候,他听到了新同桌的心声:“他好可爱。”
    符且:“(⊙o⊙)”
    难得有人夸奖自己,符且努力再努力,对新同桌露出了一个生涩又赧然的笑容
    新同桌依旧顶着冰块脸,唇角抿的更直:“糟糕,是心动的感觉。”
    符且:“(⊙o⊙)!!!”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