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妩媚天成》青木源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02-20 23:29:56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见血 ...

  •   早知道他俊美,就算翻遍洛阳城,也难能找出一个能和眼前人媲美的男子。但如今一见,才发觉白日见得正人君子不算什么,夜间披头散发的模样,可是美得让人怦然心动。
      
      之前听说过见色起意,她觉得不过是男子好色。如今见着眼前人才知道,其实美色上,男女也没有什么不同。只是她之前都没有遇见能叫她动心的美色罢了。
      
      女子美色可让男子辗转反侧,可是男人一旦真的有美色起来,也足够让她生出别的心思。
      
      他以为玲珑是被吓着了,将手里的灯盏搁置到她床前,而后大步去关窗。
      
      “不必害怕,只是山风而已。”他淡淡的和她解释,嗓音清冷却足够悦耳。
      
      “山林之中半夜经常起风,也常常下雨。偶尔风雨猛烈,会把紧闭的门窗吹开,并不是有歹人。”
      
      玲珑有些意外,她以为他一句话都不会和她说呢。毕竟这两日,他视自己于无物,不她如何有心,他总是冷冷淡淡,该做什么就做什么。一副非言勿听非礼勿视的模样。比洛阳所有的和尚加在一块都清心寡欲,是个出世的修行人。
      
      没想到他竟然还会和她解释那么多。
      
      他既然这么说了,玲珑自然不会冷淡着脸色不理睬。她对他露出一个淡淡的微笑,眼里满满都是信赖。
      
      她双眸生的最好,一双秋水剪瞳,柔情一笑,秋波荡漾。就算她心中无情,那双眼眸也能露出无限深情。
      
      就是那双眼眸,哪怕她再如何冷淡,也惹得许多多情男子前赴后继,用尽各种手段,争先恐后的讨她欢心。
      
      玲珑知道她这双眼眸的厉害,所以特意用了起来。
      
      她边笑边打量他,千转百回的目光不留痕迹的在他胸前流淌,他雪白的肌肤在昏暗的灯光下折射出柔柔的光泽。
      
      她满心狼血沸腾,真的想要伸手进去看看。
      
      年轻道士看了看她,见她似乎真的没有受惊,他想起她的伤口,从屏风上扯下道袍披在身上,过来查看。
      
      他掀开了她身上被子的一角,看了下她伤腿是否还好。
      
      他在山中已经呆的习惯了,不管山风怎么刮,他都可以坦然处之。他见她生的娇小玲珑,显然出身非富即贵,应该不适宜。受到惊吓,甚至牵扯到伤处,都不奇怪。
      
      他附身下来,原本肩膀处的青丝落下来,滑落在她的腿上,天气已经有些热了,她重新换上的衣裙也是以透气为主,哪怕他伸手把落下的发丝给撩上去,但青丝冰凉的触感,还是被她记住了。
      
      仔细看过,确认伤口没有任何异样,才把被子给她盖好。
      
      他抬头的时候,目光再一次和她对上,玲珑望着他的脸,突然觉得,他的容貌似乎有点似曾相识。
      
      “你的伤腿没事,好好睡吧。”说着他颔首,转身离开。
      
      玲珑望着他宽阔的肩背,点点头。
      
      走到屏风的时候,年轻道士似乎察觉到了她的视线,站定微微侧首过来。玲珑立刻闭上眼,装作自己已经乖乖睡觉的样子。
      
      等到他看过来,她已经是好好睡在床上的模样,两眼闭着。
      
      他过了一会,回头过来。绕到屏风后面,重新躺下。
      
      两人相处的时日稍微久了点,玲珑各种拐弯抹角的想要打听他的事,可惜他对此几乎是丝毫不动。
      
      不仅如此,他对她的出身并不好奇,甚至在她勉强能开口的时候,都未曾问过她到底是什么人家,为何有人追杀她。
      
      她开口要说话的时候,却被他制止。说是她嗓子虽然有好转,但还是要继续休养。
      
      玲珑把自己的家门告诉了他。原本她以为父母可以很快找过来,但养伤了好一段时日,也没有见到家里人,不禁有些担心。
      
      这里离洛阳有老长的一段路,这里地处偏僻,出行不便。想要找人送消息,都不是很容易。
      下山不容易,还别说要另外找人替她传送消息到洛阳去。苏家的府邸在洛阳内城里,洛阳内城是皇宫和皇亲贵族所在,寻常人轻易进去不得。就别说送消息了。
      
      所以玲珑干脆就做好了在他这儿继续慢慢养伤的打算。
      
      眼前这个人不是坏人,而且精通医理,在他这儿养伤,是眼下最好的办法。
      
      幸好他并没有将她当做一个包袱,不仅仅亲自为她开药针灸,还请来了一个老妪来照顾她。
      
      那个老妪伺候她一段时日,她不知道他是从哪里请来这个老妪的,也没有问过。
      
      那个照顾她的老妪,嘴里说着她听不懂的话语,而且时不时有些嫌弃。
      
      玲珑不喜欢她,幸好她年轻,加上跟着他的作息,好好休养,也能自己照顾自己。打算再过几天,她就让他把人给辞退算了。
      
      今日他有事要出去一趟,只留下玲珑。
      
      或许没了他,老妪待她,越发怠慢起来,要一杯水都得好半天。
      
      那老妪磨磨蹭蹭把水送到她手边,她坐在床边上,拿起水杯,正好见着老妪正偷眼打量自己。
      
      见着玲珑看自己一眼,那老妪立刻低下头去。
      
      伺候她喝了水,老妪从她手里把陶杯接过去,嘴里不满嘀咕了两声,开始慢慢往外走。
      
      老妪喜欢躲懒,除非是玲珑内急,非得要她搭手,不然都是躲到院子里,眯着眼睛晒太阳。走到门口的时候,老妪回头,看了玲珑一眼,浑浊的眼里映照出少女的风姿。
      
      玲珑没有说话,她冷眼看着那老妪走开,眉头微颦,等到门再次合上。她看了室内一眼,发现室内除去一面屏风,还有挂起的竹帘之外,没有其他的遮挡身形的东西。
      
      她迟疑了下,伸手把头上的发簪拔下来。
      
      老妪走到外面之后,丢了自己手里的陶碗,站在太阳底下。山上要比山下要冷点。山下已经热的要摇扇子,山上却还是恰好。
      
      老妪等到中午,给玲珑做了饭,她自己吃过之后,将碗筷往木盆里一丢,连洗都不洗了。若是平常,老妪一定早些把碗筷都给洗了,好显得自己手脚勤快。
      
      倒不是因为雇自己的年轻郎君不在,是因为她决定做一笔大的,事成之后,就立刻离开。到时候人都找不到了,还管什么勤快不勤快。
      
      老妪原本是个做人口生意的,年纪大了,干脆就稍稍歇息一会。正巧哪日有人找年纪大的妇人去照料病人,她就来了。因为平常老妇人不是病的起不来身,就是还有孙子要照顾,哪里会来。
      
      所以她就留在这里了,见到那个小娘子,哪怕是她那双眼睛看了不少女子,也看呆了,哪怕那张脸蛋有伤,也能看出无上的美貌。
      
      老妪在这里好几日,终于摸清楚了,这个女子是这家的郎君路上救回来的,姓谁名谁完全不知道。
      
      老妪知道之后,起了心思,这样的容貌身段,她这一辈子几乎没有见过,简直就是上好的货色。
      
      老妪站在门口,过了好会,琢磨里头的人已经睡下了,小心推开门,往里头一看,果然见到床上人已经躺好闭眼入睡。
      
      她赶紧跑到门口,左右张望,见到一个男子走过来。
      
      “快,她睡了。”老妪说着,就往那个男子背上推了一把。
      
      男子是老妪找来的帮手,生的短小精悍,听到老妪催促,很是不满,“一个女子,家里男人也没见到,到时候直接动手捆了丢到麻袋里就行,催甚么催!”
      
      他这么一说,老妪想起他已经出门,下山一趟并不容易,最快也要傍晚时候才回来,到那个时候,自己早就带着人跑了,还会怕他?
      
      男人一面往门内走,“那女子腿断了?”
      
      老妪嗯了一声。
      
      “断腿的,卖不了好价钱。”
      
      “腿断了,但是长得够漂亮,价钱一定好。”老妪说着,领着人到院子里,到玲珑房门前。她把门推开,让男人进去。
      
      那男人进去从背后把身子的抹布拿出来,抹布用来塞口,先捆了人,再用抹布把嘴给塞了,免得一路上吵吵闹闹。
      
      男人这事干的多了,驾轻就熟。
      
      他看到床上的躺着的女子,吞了一口唾沫,那女子脸颊上有淡淡的伤口,不过好的已经差不多了,莹白的肌肤如玉,格外惹人垂涎。
      
      难怪外面那老妪说一定能卖个好价钱,这货色,到时候往外面出手,就凭着这张脸蛋,也能有不少的钱。
      
      男人吞了一口唾沫,拿起绳子就上前,蹲身下来,慢慢靠近,正要到她跟前,原本紧闭双目的少女猛地睁开眼睛,她放在枕头的手抬起来,还没等那男人反应过来,手里钗子尖尖的那一段猛地刺入他的咽喉。
      
      玲珑骤然发难,那男人没有防备,被她刺个正着。
      
      她手里的那只钗子,另一头打的尖尖的,十分锋利,顿时划开了一个大口子。钗子扎到男人脖子里,玲珑用力一拔,顿时伤口喷涌出殷红滚烫的血。
      
      那男人还没来得及叫一声,捂住自己的鲜血喷涌的脖子倒在地上。
      
      玲珑持着钗子,心里琢磨方法对付外面的人,却听到外面那老妪尖叫了两声。另外还夹着一声惨叫。
      
      急促的脚步过后,虚掩的门被一把推开。
      
      原本应该离开的他此刻站在门口,他手里持着一把环首刀,刀寒光凛凛,刀身上沾染着鲜血。
      
      元泓几步进来,见到地上躺着的尸体。
      
      玲珑瞬时变了张面孔,丢开手里的钗子,满脸惊慌。
      
      他见到她衣襟上都是血,奔过去,看到地上尸体,眉头蹙起,正要问她是否安好。玲珑却抢先一步投入他怀里,轻泣起来。
      
      美人入怀让年轻男子格外无措,最后他只好一手持刀,另外一只手迟疑着虚放在她的背上。
      
      玲珑埋首在他的怀里,她往结实的胸膛里埋得更深了些。
      
      鼻尖是那日闻到的淡雅熏香,她嘴里在哭泣,可是嘴角却忍不住的愉悦翘起。

  • 作者有话要说:  玲珑:你走过的最深的路,就是我的套路。
    谢谢小天使的营养液~
    读者“琉璃嘟嘟”,灌溉营养液 +1 2019-02-20 08:18:13
    读者“时雨”,灌溉营养液 +1 2019-02-19 17:56:50
    读者“时雨”,灌溉营养液 +1 2019-02-18 01:38:13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