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妩媚天成》青木源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02-19 22:02:34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同寝 ...

  •   他向她走来。
      
      室内只有两盏烛火,光线昏暗。他走来的时候,颀长的身形投下一道长长的影子,影子照在她的身上。
      
      玲珑不觉得他会对自己做什么,她那般示好,也没见他有任何表示。如果真的贪图她美色,哪里还会等到现在。
      
      她觉得这个道士,应该出身不错。出身不错的男子,鲜有色中饿鬼的。就算好色,也要摆足姿态,霸王硬上弓,简直粗鄙不堪。
      
      除非他有别样的喜好。
      
      玲珑想到这个,完全不怕,心底甚至有些雀跃,想要看看他到底想要做什么。
      
      他走进过来,微微垂眸,看着床上的少女。少女睁开眼比昏睡的时候,要更鲜艳明媚,她睁着一双纯澈的双眼,有些迷茫的看着他。
      
      他迟疑了下,“小娘子还醒着?”
      
      玲珑目光越发清纯无邪。
      
      她眸光实在是太过清澈,让他越发迟疑,不过很快他就开口,“寒舍狭小,除去这里间内室,再无别的可就寝之处。贫道只能在这里过夜。”
      
      他说完,见到玲珑并没有半点惊慌失措,她满脸都是了然,吃力的点点头。
      
      “这几日,也是这么过来的。小娘子不必这么惊慌。”
      
      说完,他看着少女不但没有任何惊恐,反而笑了一声。
      
      笑声很低,却透着愉悦。
      
      他漂亮的头颅歪了歪,满眼不解。不过此女能理解难处,总比和那些不知天高地厚,听到自己要和陌生男子同过一夜,就要大吵大闹的强得多。
      
      他点点头,回身过去,把原本摆在门口的屏风搬了过来。玲珑看他轻轻松松把屏风给搬了过去,这才发现,屏风后面,有简单的被褥。想来这么几日,他都是这么过的。
      
      屏风放在被褥前,挡住了她的视线,不过他身形修长,那面屏风也不过是堪堪遮挡住他肩膀以下。
      
      玲珑盯他盯的正起劲,那道士可能察觉到了她的注视,向她看过来。
      
      床前并没有帷帐,两人之间,除去那一面屏风之外,再也没有其他的遮挡。玲珑见那道士看过来,立刻收回目光,闭上双眼当做是入睡了。
      
      她闭上眼,听到那边窸窸窣窣脱衣物的声响,眼眸微微睁开,想要偷偷看一看。
      
      眼睛才睁开一条缝,就见到屏风上已经挂上了他的外袍。然而正当她眼再睁开一点,他已经吹灭了灯。
      
      屋舍处于山林之中,前后都种植着竹子,没有什么人烟。当他吹灭烛火,顿时室内陷入了一片漆黑。
      
      眼前的唯一那点色彩顿时湮灭在黑暗里。
      
      玲珑轻轻叹了口气。她如今动不了,也说不了话,唯一一点乐趣和兴致,都是那个年轻道士。
      
      她瞪大了眼,室内黑乎乎的,伸手不见五指,不管如何努力,就是什么都看不到。玲珑也不和自己过不去。
      
      她闭上眼,哪怕不容易睡着,也要逼着自己睡着。
      
      再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清晨。
      
      她努力看了一遍那边的床铺,发现被褥等物都已经收拾好了。她盯着空空的床铺,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见到有人推开门。
      
      是那个救了她的年轻道士,他手里拿着一个木盆,盆里是热水。他进来把洁面用的布巾在水里泡开拧好,坐到她旁边。给她擦拭面庞,他伸手过来的时候,衣袖上淡淡的柏木香,盈盈袅袅袭来。
      
      他躲避开她脸上的伤口。将她面庞擦拭干净。
      
      她躺在那儿,看着他。给她清理过,喂了早膳之后,原本安静的少女突然呜呜了两声。他停下动作,只见她脸色绯红,眼睛看了一眼身下。
      
      这其中的含义,不言而喻。
      
      昏迷的时候,她每日只是进少量水米,现在人醒了,又是喝药又是吃东西,之前不是很在意的毛病就来了。
      
      玲珑见到他那张俊脸立即转了过去,过了会他又回头来,神情和之前没有任何变化。
      
      “是我的疏忽,我去叫人来。”说着,他收拾了一下东西,起身出去。
      
      过了好一会,换了人进来。
      
      这次进来的是一个老妪,老妪进来就伺候她。
      
      玲珑解决了燃眉之急,不免有些失落。原来他找的到人啊,其实她还真想看看,如果她找不到人帮忙,会怎么办。
      
      老妪很快就把她整理妥当,过了好会,他进来。玲珑总觉得他再进来的时候,总有那么一点敛然。
      
      那张脸依然是没有半点神情,但和她目光对上的时候,不和以前一样直接对上,而是微微转开。
      
      “这附近人烟稀少,寻人很难。”他慢慢解释。
      
      床上的少女听了,她满脸懵懂,点点头。这样就算是把这个给圆过去了。
      
      “我方才在古籍上寻到了一个法子,或许可以治你的喉症。”他慢慢道。
      
      或许是因为之间那段插曲,他对着她,没有之前的自如。
      
      玲珑想笑,她还以为他是真的超乎世外,不在五行中,就连世俗的男女之别都能完全不在乎。
      
      结果他还是在乎这个。哪怕藏得再好,还是被她看出来了。
      
      玲珑知道此刻她该如何反应,这个时候,最好的应对不是露出本性调侃,而是天真无邪,不谙世事。
      
      倒也不是顺着男人心意,只是给他个台阶下而已。
      
      果然她这么作态,那个年轻道士原本稍稍紧绷的下颌放松了下来,他颔首,“只是需要扎针,你可愿意?”
      
      少女又点了点头。
      
      既然她自己都点了头,那么也没有任何好顾虑的,他取来了针,点了烛火。玲珑看着他从针包里,取出银针放在烛火上仔细烧灼。
      
      她盯着他的手,他回头过来看她一眼。玲珑接触到他的视线,缓缓露出一个恰到好处的笑。
      
      笑容甜糯,当他过来的时候,她温顺的抬起脖颈,让他下针。
      
      他持着手里的针,看了一眼玲珑。她乖乖的躺在那儿,一动不动,眸光里满是信任。
      
      迟疑了下,手里的针落了下去。
      
      不管如何手艺如何高超,下针多少都会有疼感,拔针的时候,他还是能听到她小小的抽气声。
      
      玲珑肌肤娇嫩,很是敏感,真的是娇贵身子。稍微热一点,动一动,都会出汗,稍微扎一下,在旁人身上不疼不痒,落到她身上,就会格外敏锐。
      
      她被父母捧在手上,除去年幼的那一回,从来没吃过什么苦头。
      
      今日被针一扎,她才知道自己身子竟然这么娇贵。
      
      穴位扎的很准,取针之后,也没有血出来。只不过,之前扎过的地方有些红肿,看上去好几个红点,像是发了小疹子。
      
      年轻道士皱了皱眉,他瞥了玲珑一眼,发现她满脸恼怒,因为气恼,嘴唇都微微嘟起来。不过看上去不是生他的气,更像是对自己生气。
      
      “疼吗?”他问。
      
      玲珑摇摇头,她一下突然起了个主意,脸庞上越发失落。
      
      要是正常男子,见到她这模样,不管如何,先急着嘘寒问暖,满心都是怜香惜玉。可面前的男子只是淡淡瞥了她一眼,伸手把她的衣领拉好,起身出去。
      
      别说怜香惜玉,就连话都没多一句。
      
      玲珑目瞪口呆见着年轻道士收拾东西出去,她躺在那里,恨不得立刻照照镜子,看看自己现在是不是毁容了,不然为何他竟然是半点反应都没有。
      
      她忍不住哼了几声,找来的老妪以为她又要有什么需求。伸手给她脱衣裙,差点没把她背过气去。
      
      不过只是气了小会,她就释然了。
      
      要真是那种,见着美色便分不清东南西北的人,恐怕她此刻也不能好好躺在这儿。
      
      不过他越是这样,她就莫名的越是心痒痒。
      
      以前她见到的男子,不管身份如何,她最多维持着面上的交情。尤其之后,不少男子争先恐后的想要讨她欢心。
      
      见多了急切想要讨好她的男子,遇见这个对她没有任何感觉的。挫败之余,反而有种强烈的征服欲。
      
      若是他能对她有什么,自己在父母赶来之前,能安心在此处养伤。
      
      可这个年轻道士对她,好像真的是没什么。
      
      入夜之后,她躺在床上。她不习惯早睡,家里除去父母之外,没有别的长辈,而父母对她疼爱的很,也舍不得她早早起来给父母请安,只要不过分,她想要睡到什么时候都可以。
      
      在家里她不到一定时辰,是不会睡的。
      
      但那位不知姓名的道士入睡很早,天黑之后一个时辰后,就会入睡。第二日天不亮就会起来。
      
      玲珑听着他那边已经彻底安静下来,闭上眼心里默默数数,数了好几次,都没能睡着。因为腿那儿打着木板,身上有伤,翻身都艰难。
      
      真心烦意燥的当口,突然门口那里传来一声巨响。
      
      玲珑还没反应过来,屏风后面就已经点了灯。
      
      外面的风灌进来,将挂着的竹帘吹的几乎撞在墙壁上。
      
      她还没有所反应,灯光就已经从屏风后转了过来,漆黑一片中,他手里的灯盏就是唯一的光亮,玲珑本能看向他,见到他现在的模样的时候,呼吸不由自主的顿住。
      
      白日里束的一丝不苟的发冠已经取下,乌发倾泻而下,披散在肩头。中衣衣襟半开,虽然不至于里头风景一览无余,可人睡觉的时候,哪里可能规规矩矩的,衣襟敞开稍许,露出微隆的胸口。
      
      一看之下,粗犷和秀美相互映衬。尤其微微敞开的衣襟,像是要引人往里探。
      
      玲珑的目光,顿时有些意味深长。

  • 作者有话要说:  ??:我是你救命恩人,你却想睡我!!!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