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妩媚天成》青木源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03-10 11:17:09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初见 ...

  •   玲珑是疼醒的。
      
      才睁开眼,就被浑身上下的疼痛给弄得叫了一声。才叫了一声,玲珑就被自己嘶哑的嗓音给吓了一跳。
      
      那一声嗓音沙哑的厉害,和平常她的声音完全不一样。她立刻闭上嘴。
      
      浑身上下骨头断掉似得疼,哪怕是动动手指,都有些艰难。玲珑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可是才一动,手脚就钻心的疼,根本不能起身。玲珑只好又躺回去,比昏睡时候,更为猛烈的疼痛,排山倒海的向她涌来。
      
      她是故意摔下悬崖去的,之前那些刺客追过来的时候,她就已经看到了悬崖下头的树冠。
      
      跳下去,或许还有一条活路,若是不跳,那么必死无疑。尤其那些人凶神恶煞,瞧上去,可没有半点要给她留活路的样子,就算一箭射不死她,在这个没有任何抗生素的时代,伤口感染也足够她丧命。
      
      与其这样,不如放手一搏。玲珑在刺客射出一箭的时候,果断跳下悬崖。
      
      她吃力地转头过去,打量现在自己所在的屋舍,屋舍朴实无华,不远处堆放着许多卷轴,卷轴被精细卷起来,外面用布筒套起来,搁置在一旁。
      
      正在她吃力的打量的时候,听到外面传来门扉被推开的声响。
      
      她努力的想要向声源处看去,看看救下自己的到底是什么人。
      
      她看到一片青色的衣袂从勾起的纱帐下袒露出来,沿着衣袂往上,是一只白皙修长的手。那只手修长,肌肤玉白,指节分明,是男人的手。
      
      离得有些远,玲珑看不清楚那衣袂到底是什么材质,但青色如碧,将那只手衬托的越发出尘。
      
      她想要抬眼起来,却不小心触碰到身上的伤口,疼的闷哼一声。
      
      “你身上骨头断了几处,最好不要挪动。”珠玉一样的嗓音再一次在耳边响起,带着无尽的漠然,这样的一把嗓音落到耳里,似乎是雪粒掉在了身上。
      
      她睁开眼,向床前看过去。沿着衣袂往上,她一路看上去,见到雪白的肌肤,身高估摸过了八尺,眉眼是难言的俊秀冶丽。只是那份冶丽之中,半点女气也无。
      
      眉眼深邃,低头望下来的时候,让人不由得呼吸一顿。
      
      他眸色和平常汉人不太一样,瞳仁泛着浅浅的琥珀色。
      
      这男人一身的青色道袍,头上戴冠,青玉的发簪穿过冠帽,丰盈的乌发越发衬托的他肤白如雪。
      
      玲珑望着他的面庞出神。
      
      男子已经走到了床前。他低头下来俯视她,目光在她面上逡巡。见她望着自己,却不说话,神情间略带上些疑惑。
      
      他伸手去触碰她的喉咙,冰冷的指尖触碰到她咽喉那处的肌肤,才把她的神智给拉回来。
      
      那个男子已经仔细查看她的咽喉处,他神情冷漠,看的她很是不对劲。
      
      玲珑自幼容貌出众,尤其及笄之后,艳色甚浓,一颦一笑之中,不少年轻子弟伏倒在裙下。用尽各种手段,不过只是为了博取她的注意。
      
      如今这男子对她视同无物,满脸的仙风道骨,正人君子。她心下庆幸之余,不禁有些稀奇古怪,自己都说不上来的挫败。
      
      他的手指捏在她的下颌上,稍稍用力,就抬起了她的下巴,她身上有不少被树枝擦出来的细小伤口,脖颈上也有几道,这只是小伤,只要不碰污水,就没事。
      那些伤口在雪白的肌肤上,越发的触目惊心。
      
      玲珑感觉到他清冷的目光落在自己脖颈上,那目光如有实质,激起了一层细细的疙瘩。
      
      能让她惊艳的男人,只有眼前一个。他审视她的时候,不免有些面红心跳。
      
      那年轻道士审视过之后,伸手出来,直接轻轻按在她喉间的肌肤上。他避开她肌肤上那些细小的伤口,仔细轻轻按着她的咽喉,确认是否有任何损伤。
      
      冰凉的指尖被肌肤一暖,一改之前的凉意,有了些许的温热。
      
      “你的咽喉没有受伤,应该是惊吓过度所致。”他说着起身来,之前离得远,玲珑觉得他长得挺高,可真正靠近了的时候,他俯身下来,她总觉得他会倾过来似得。
      
      有些紧张,又有些好奇,更多的是打量。
      
      玲珑现在说不出话,干脆也不费力说了,开始还有些惊慌失措,到了这会她脑子完全冷静下来。
      
      她不是个容易惊慌失措的人,惊慌对事毫无益处。只有冷静下来,慢慢应对,那才是该做的。
      
      既然说不了话,那么她就干脆不逼着自己开口了。
      
      她头下枕着软枕,软枕不是家中用的锦枕,但用料却是更为难见的棉布。里头塞了荞麦之内的东西,枕上去,哪怕不如丝绵的柔软,但也足够舒适。
      
      她的这位救命恩人把她照顾的很好。
      
      原本低头的年轻男子抬头,和她双目对上。
      
      惊鸿一瞥之后,再次看见那张脸,玲珑还是不得不被他的美色所吸引,尤其那双眼睛,他眉眼要比平常人更深邃一些,眸色也不太和旁人一样。只是瞧着他也不像是胡人那种轮廓鲜明,高鼻深目的样子。
      
      她望着他的眼睛,努力的笑了笑。算是作为他救了自己的回应。
      
      哪怕此刻狼狈不堪,她灿然一笑,那双妍丽的双眼眯起来,是独有的鲜妍。
      
      玲珑知道自己的美色,同样也明白如何用自己的容貌,该如何笑,嘴角扬到如何的程度才是恰到好处,她都知道。
      
      她知道现在的自己在旁人眼里,是如何美色。她有些期待他会如何反应。
      
      眼下她成了这样,暂时开不了口。别说写字,就连动一动都困难。非亲非故的,要这么照顾她,让她有些担心。
      
      年轻道士凝视她一会,他起身往外面而去,不一会儿回来给她端来了米汤。
      
      这里似乎除了她和他之外,并没有别的人,甚至连个伺候的仆役都没有一个。
      
      道士持起勺子,将碗中浓稠的米汤搅了两下,持起一勺,送到玲珑嘴边。玲珑已经晕了好几天,肠胃虚弱,吃这些东西正好。
      
      她看了一眼他的手指,白皙而修长,偏偏没有任何柔弱之气,美丽而有力。这男人浑身上下生的真的没有一处不好。面庞俊秀出尘,就连手也是这么好看。
      
      她多看了几眼。为了不吓到自己这位救命恩人,玲珑好歹还是收敛了点。
      
      鲜卑风气奔放,男女交往不禁,朝廷为了增加人口,更是发布诏令,说男女之事自古以来就是人之本性。男欢女爱天经地义。
      
      玲珑原本就不在乎那些所谓的规矩,时风奔放,她就更加对那些所谓的男女规矩不屑一顾。
      
      年轻道士察觉到她的视线,他把手里的米汤喂到她的嘴里去。
      
      少女受了伤,脸颊和身上都是细小的伤口,她那张还没有他一只巴掌大的面庞上,也有几道伤口。
      
      伤口已经结痂,有了愈合的迹象,四周泛着红。
      
      不过这样无伤于她的美貌,反而有一种别样的魅惑。
      
      他喂她喝完米汤,然后过了一会提来药汤,给她喝了。药汤苦涩,她喝的艰难,但还是一口口喝了。
      
      眼前这道士,长得好,一派仙风道骨,同时待她也如同一个烫手山芋。没有任何怜香惜玉,好似面前的不过是个木头人。
      
      玲珑当然知道这世上不是所有人都是贪图美色的,不过男人里真正不贪图美色的人,少之又少。
      
      所谓正人君子,只是不好你的色而已。
      
      玲珑喝了米汤和药汤,躺在那里好会,她见到道士来来去去,对她熟视无睹。等忙完之后,他就坐了下来。
      
      玲珑看了看自己,她的一条腿被打上了木板,应该是骨折了。这样子,真的是哪哪都去不了。
      
      她左右无事可做,已经昏睡了那么久,醒过来再闭上眼,不管如何,都睡不着。
      
      玲珑现在开口说不了话,也问不了那个年轻道士现在自己身在何处,不过他能发现自己,应当是离她坠崖的地方不远。看那道士衣着,而且还能读书,应当家境也不错。不至于要把她如何得到好处,他若是真要得什么好处,还不如他自己如何。
      
      这个时候,家里应该已经派人搜寻她的下落了,希望早些有人过来。
      
      玲珑盯着帐子顶,想了好会,她丢开脑子里的想法,她看向那边的道士。
      
      他从来没有说自己的姓名,她也不知道他叫什么。
      
      再睡已经睡不着了,又不能说话,不如看美人好了。
      
      她是洛阳里出名的美人,年幼之时,在贵人之中便是出名的貌美。不过现在她倒是觉得,眼前这个年轻道士,比她见过的所有人都要诱人。
      
      都说美貌是能养眼的,她没法天天对着镜子看自己,能比过她的人,一只巴掌也数不过来,
      她不加掩饰的望着他。
      
      那个年轻道士似乎注意到了她的目光,放下手里的卷轴,看了过来。只见着那边躺着的少女,望见他看过来,费劲的笑了笑。
      
      她原本有伤,朝他一笑,美目弯弯。那模样印在他的眼眸里,格外楚楚可怜。
      
      他只是瞥了她一眼,眼眸动了动,很快垂头下来,接下来几乎对她熟视无睹。
      
      玲珑有些好奇自己现在到底成了什么模样,竟然让人如此不顾?
      
      她想要拿个铜镜过来看看,可惜动不了。
      
      除去一开始那一瞥,那个年轻道士再也没有看过来,不过等天黑之后,他拿着灯进来。玲珑看着他进来,满脸的惊讶。
      
      难道她之前真的看错了?!
      
      她目瞪口呆,却见到他已经放下手里的灯盏,他收手回头看向了她,昏暗的灯光下,他笔挺的鼻梁在俊美的面庞上照下模糊的阴影。
      
      他突然向她走来。

  • 作者有话要说:  玲珑:盘他!
    ??:……
    谢谢小天使的营养液~~~
    读者“时雨”,灌溉营养液 +1 2019-02-18 01:38:13
    读者“菏泽如梦”,灌溉营养液 +30 2019-02-17 21:16:30
    读者“会飞de咸鱼”,灌溉营养液 +9 2019-02-17 14:50:43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