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敌他又甜又粘[重生]》封玖 ^第5章^ 最新更新:2019-05-17 09:0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五章 ...

  •   第二天一早,邵显跟着蔡雅兰去医院接人,结果扑了个空。
      
      邵家保姆正急得团团转,见到蔡雅兰,连忙解释道:“夫人,我就上了个厕所,回来后小洲就不见了。”
      
      邵显快步走去护士台,问陈柏洲去了哪里。
      
      护士查阅后回道:“他妈妈接他出院了。”
      
      “什么时候?”
      
      “刚走不久。”
      
      邵显眉头一皱,以陈家人的心性,保不齐会对陈柏洲进行二次伤害。
      
      自己既然一开始就干涉进来,就容不得临阵脱逃。
      
      “妈,咱们回去,我和钱文杰去找陈柏洲玩。”
      
      蔡雅兰生出几缕心疼,牵住邵显的手,“去陈家玩不要胡闹。”
      
      “妈你放心。”
      
      返回别墅区后,邵显叫上钱文杰,一齐来到陈家。
      
      陈家的院门是关着的。
      
      邵显还没出声,钱文杰就嚎起来:“陈柏洲!陈柏洲!快出来一起玩啊!”
      
      吼得左邻右舍都听见了,但效果很显著。
      
      邵显忍不住竖起大拇指。
      
      陈家也是要脸的,且不敢招惹邵家和钱家。
      
      柏美娟亲自来开门,笑得很不自然,“柏洲他正在休息。”
      
      “阿姨,我们想去看看他,成不?”邵显睁着一双大眼睛,故作天真问道。
      
      “进来吧。”邵显已经走进院子了,她想拦也拦不住。
      
      两人进了陈家客厅,就见到陈煜坐在沙发上,啃着水果翘着二郎腿。
      
      陈家客厅装修富丽堂皇,陈昌建发了之后,就喜欢这些看起来富贵的东西,这是个人爱好,邵显不做评价。
      
      “你俩来干嘛?我家不欢迎你们。”陈煜讨厌邵显,自然没什么好脸色。
      
      他可不管陈昌建的嘱托,凭什么同住一个别墅区,自己却要低邵显一等?
      
      柏美娟担心邵显生气,但又不敢打圆场,怕惹陈煜不高兴。
      
      邵显完全无视他,问柏美娟:“阿姨,陈柏洲房间在哪?”
      
      柏美娟小心翼翼看一眼陈煜,见他面露沉色,心里有些惧意,不太敢回答。
      
      “阿姨,我能去楼上看看吗?”
      
      邵显又问了一句,没等柏美娟答应,就带着钱文杰冲上楼去。
      
      “往哪走?”钱文杰问。
      
      二楼走廊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影。泛着金光的漆色和一副副挂在墙上的画,简直快要闪瞎人眼。
      
      邵显往走廊尽头看去,那儿有些幽暗,看不甚清,似有巨兽蛰伏,张着血盆大口等待猎物进入。
      
      他正欲抬步,身后一阵急步声传来。
      
      “邵显!谁让你们上我家楼的?都给我滚!”陈煜脸上布满阴沉。
      
      邵显回头,朝他露齿一笑,牙齿整齐洁白,笑容看起来无害,却又无端令人觉得心里发虚。
      
      “那你上次还弄脏我家花园,怎么没见你道歉,”他挑衅的模样,像是个不讲道理的小霸王,“我就上你家楼怎么了?”
      
      说着,趁陈煜气急说不出话来,拉着钱文杰直奔走廊尽头。
      
      那儿有扇很小的门,又窄又矮,门上还有一些痕迹,似是被什么猛烈撞击过一般。
      
      “邵显,你来这里干什么?”钱文杰不解问。
      
      这里又阴又暗的,让人怪不舒服的。
      
      邵显没理他,直接动手敲门,过了好一会儿,门里还是没人回应。
      
      “邵显你干嘛呢?这里面哪能住人?肯定没人开门啊。”钱文杰怂恿邵显换个地方。
      
      邵显平静看他一眼,然后伸手扭了扭门把手。
      
      居然轻易打开了。
      
      他虽不知道陈柏洲住在哪,但依照小孩在陈家的地位,必定不是什么好地方。
      
      总得碰碰运气。
      
      陈煜这时出现在两人身后,一脸怨愤道:“陈柏洲在睡觉,并不想见你们。”
      
      “神经病啊你!”钱文杰直接鬼叫一声,“你走路没声音吗?吓我一跳。”
      
      陈煜忍住冲动的拳头,咬牙切齿道:“这是我家。”
      
      “哦。”钱文杰翻他一个白眼。
      
      皮球踢晕邵显这笔账,他还没算呢!等等,陈煜刚才那句话什么意思?难道陈柏洲真住在这个房间里?
      
      邵显直接推开门。
      
      房间空间很逼仄,但却相当整洁。入目就是一张紧贴墙壁的单人小床,床上被子铺展得很平整。
      
      邵显放轻脚步,走到床边。
      
      小孩几乎整个人都陷进被子里面,因为太瘦,从被子表面看,根本看不出来人形。
      
      这么大动静,陈柏洲不可能不醒。
      
      他左眼的纱布不知道被谁扯掉了,右眼又青肿着,只能微微眯着,看向邵显。
      
      “不是说好去我家玩的吗?”邵显深吸一口气,轻声问。
      
      陈柏洲缩在被子里,眼泪唰地一下就流了下来。
      
      被辱骂殴打他没哭,在医院他没哭,可现在却因为一句话,眼泪就止不住了。
      
      他答应了邵显,却没有做到。现在看到邵显,又觉得委屈。
      
      “对、对不起……”一打开泪阀,他就再也控制不住。
      
      “妈的,哭什么哭!”陈煜怒吼一声,满脸不屑,“装什么装?跟你妈一个样子,真恶心!”
      
      邵显没吭声,就站在床边看着。
      
      “陈柏洲你别哭啊,我们又没怪你。”钱文杰不好意思道。
      
      他打小就没哭过,看别人哭总觉得心里发毛。
      
      陈柏洲努力把眼泪憋回去,但还是躺在被子里一动不动。
      
      邵显找了一圈没找到抽纸,只好用手帮他擦眼泪,没什么表情道:“眼睛还没好,别哭坏了。”
      
      陈柏洲“嗯”了一声。
      
      “要去我家玩吗?”邵显又问了一声。
      
      “去什么去!”陈煜冷笑一声,“你去了就别回来!”
      
      钱文杰啧了一声,斜眼瞅他,“你一个人唱独角戏累不累?”
      
      陈煜气得就要跟他动手,却被邵显眼神震住。
      
      那双人人称赞的大眼睛,此时正冷冷地盯着他,让他忍不住往后退了一步。
      
      “你想干什么?要打架我奉陪!”他色厉内荏叫道。
      
      邵显转过脸,平淡道:“你太丑了,辣眼睛。”
      
      这简直就是暴击。
      
      陈煜也不过是个十一岁的小孩子,自尊心强得要命,最在意别人评价自己长相。
      
      他是陈昌建跟第一任妻子生的,陈昌建长得很普通,他第一任妻子长得也很普通,所以陈煜长相实在平凡得不能再平凡。
      
      别墅区内,他的长相在孩子中只能算垫底。
      
      这让他怎能不嫉妒?
      
      柏美娟能以一个打工妹的身份嫁给陈昌建,最关键的还在于那张脸,她长得很标致。
      
      虽然陈柏洲鼻青脸肿的,但从五官来看,相貌是陈煜整容也比不过的。
      
      陈煜不能欺负其他孩子,但在陈昌建的漠视和柏美娟的软弱下,他就一直将陈柏洲当做发泄的对象。
      
      他甚至觉得,陈柏洲就是他手里的小蚂蚁,想怎么捏就怎么捏,捏死了都没关系。
      
      现在有人来为小蚂蚁伸张正义,他当然不开心。
      
      但这个人,他又不能招惹。
      
      可不管再怎么样,陈柏洲都是他们陈家的东西,邵显也只能给他撑几天腰,难不成还能撑一辈子?
      
      “邵显,你不要太过分!”他愤怒大叫一声,却只能克制自己的拳头不去砸邵显的脸。
      
      邵显完全无视他,见陈柏洲不再流眼泪,道:“走,跟我去我家玩。”
      
      “我、我……”陈柏洲急得快说不出来话,脸上烧得通红。
      
      邵显眉头一皱,刚才进房间的时候,他就闻到一股怪味,现在这股怪味又袭入鼻腔。
      
      钱文杰比他直接多了,捏住鼻子就问:“怎么感觉有股骚味儿啊?”
      
      邵显心里一突,猛地伸手掀开被子一角,顿时气血上涌,转身就狠狠揍了陈煜一拳,压根没有保留力气。
      
      “邵显!”钱文杰不知所措,“怎么了?”
      
      邵显没空理他,直接掀开被子,露出陈柏洲瘦骨嶙峋的身躯。
      
      他没穿衣服,赤条条地躺在床上,全身上下被麻绳紧紧绑住,勒得皮肤都有些发紫。
      
      在他身下,床单都被尿浸湿了。
      
      “卧槽!”钱文杰直接受不住了,他继邵显之后,红着眼睛跟陈煜扭打在一起,“你他妈还是人吗!”
      
      陈煜怒吼反击,“我管教他关你屁事!”
      
      邵显一边抖着手给陈柏洲解绳子,一边颤着嗓子安抚他:“没事的,没事的,解开绳子我们就走,不是你的错,谁没有个尿急对吧?咱们出去上厕所。”
      
      陈柏洲眼泪又开始往下流。
      
      邵显稍稍松了口气,能哭出来就好。
      
      解开绳子之后,他又找出旧衣服迅速给陈柏洲套上,丝毫不嫌弃他刚才尿床,问:“能走不?”
      
      陈柏洲用乌紫的手抹抹眼泪,点点头伸腿下地,却发现两条腿都麻木不堪。
      
      邵显看看自己的小身板,心里无奈叹口气,“没事,我抱你去,告诉我厕所在哪里。”
      
      他本以为自己会抱不动,结果手臂微微一抬,就轻易抱起小孩。
      
      太轻了,跟张纸似的。
      
      陈柏洲说了一个方向,邵显又暗骂一句,厕所居然离房间这么远!
      
      陈家人真是好样的!
      
      “钱文杰,别打了。”
      
      邵显一句话制止依然互殴的两人,钱文杰从地上爬起来,呸了陈煜一声:“弱鸡!”
      
      陈煜躺在地上直喘气,作为打输的一方,他已经没力气跟人对嚎了。
      
      一楼客厅,柏美娟紧张地抠手指。
      
      她不是没听见楼上的动静,可她没有立场去管,招惹谁都吃不到好果子。
      
      过了一会儿,楼上动静停歇,有沉重的脚步声响起,似乎往卫生间方向走去。
      
      又过了几分钟,有人下楼,她转身看去。
      
      “邵二少,钱少……小洲。”她神色不自在极了,似乎完全不敢与三人对视。
      
      邵显神情已恢复正常,大大的眼睛笑弯起来,似乎毫无心机,脆声说道:“柏阿姨,我带陈柏洲去我家玩几天,行不行啊?”
      
      “当、当然可以。”她嘴角笑容有些抽搐。
      
      明明站在眼前的只是个半大孩子,她怎么觉得背后有点凉?
      
      “谢谢阿姨。”
      
      邵显转过身,牵着陈柏洲,一步一步往外走,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浅水炸弹]的小天使:顾暖衾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芥 10瓶;Ikol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