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敌他又甜又粘[重生]》封玖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05-15 10:47:07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三章 ...

  •   “这到底怎么回事?”
      
      蔡雅兰看一眼地上的小孩,眸中怒色一闪而逝。
      
      邵显故意露出委屈,“妈,他们在咱家花园欺负人,把花园弄脏了。”
      
      蔡雅兰只凭一眼就知道发生什么事,她正要回话,一个打扮精致的女人突然冲出来,笑容讨好道:“邵夫人,这都是误会!不过是小孩子玩闹而已。”
      
      她说着,用眼神示意陈煜。
      
      陈煜冷漠看她一眼,说道:“蔡阿姨,我们只是在玩游戏,游戏输了的要接受惩罚。弄脏了你们家花园,对不起。”
      
      其他孩子也都附和道歉。
      
      好一个游戏惩罚!
      
      邵显心中冷笑一声,上前一把捋起小孩衣摆,露出青青紫紫的肚腹,紧接着又盖住。
      
      “妈,他在咱们家花园受伤了,先送医院吧。”
      
      蔡雅兰颔首,找帮佣把小孩抱起来。
      
      “孩子家长是哪位?”她问道。
      
      刚才跳出来的女人说道:“是我,我是他妈妈。”
      
      “原来是陈夫人,”蔡雅兰淡淡道,“孩子在我们家受伤了,我一定负责。”
      
      邵显闻言,不禁看向陈夫人,难道是陈煜那后妈?
      
      他虽然不关注陈煜,但也听过不少小道消息。
      
      据说陈煜五岁的时候,他爸找了个后妈照顾他,后妈还带了个拖油瓶,似乎是未婚生子。
      
      可是后来,这个拖油瓶就消失了。
      
      再后来,陈家破产,一家人过得相当凄惨。
      
      而对付陈家的人,就是他的死对头,傅柏洲。
      
      要不是因为傅柏洲,他根本不会在意陈家这种小角色。
      
      蔡雅兰本来没打算亲自去医院,但熬不住邵显非要去,索性就带他一块儿上车。
      
      一起去的,还有陈夫人、陈煜以及钱文杰。
      
      钱文杰死缠着要跟邵显,汪淑芬一点办法也没有,只好让司机开车带着他们一起去。
      
      邵家车内,小孩缩在后座上,一双眼睛没法睁开,看起来相当可怜。
      
      邵显正拿纸帮他擦脸上的奶油。
      
      蔡雅兰回头看了一眼,心里感慨一声,她这儿子看上去张牙舞爪,可心地很软。
      
      “你叫什么名字?”
      
      邵显稚嫩的声音从后座传来,蔡雅兰竖起耳朵倾听。
      
      过了好半晌,另一道弱弱的声音才响起:“陈柏洲。”
      
      恰在此时,邵显将小孩左眼下的奶油擦去,露出一颗小小的泪痣。
      
      他猛然顿住,心里某种猜测轰然炸开,满脸不可思议。
      
      陈柏洲敏锐察觉他的僵硬,刚要睁开的眼睛又紧紧闭上,心里沉寂荒芜一片。
      
      他早就习惯了,只要知道他肮脏的身份,就没有人愿意再跟他玩,甚至连碰他都觉得恶心。
      
      “对不起。”
      
      他蜷缩在后座一角,拼命减少自己占用的位置,唯恐被人打骂。
      
      邵显倏然泛起一阵心酸,他只听说过傅柏洲儿时生活凄惨,但从不知道到底如何凄惨。
      
      他记忆中的傅柏洲,高大冷漠,沉稳端重,谈判的时候常能将对方说得哑口无言。
      
      与眼前这个骨瘦如柴的小孩,完全不一样。
      
      傅柏洲应该是意气风发的,而不是这样的。他虽然与傅柏洲是生意场上的宿敌,但不妨碍他欣赏这个对手。
      
      “你几岁?”他嗓子发紧问道。
      
      他想确认眼前这个孩子,到底是不是傅柏洲。
      
      陈柏洲还没回答,车就停了下来。
      
      “显显,到医院了。”
      
      蔡雅兰下车,帮邵显开车门,司机从另一边将陈柏洲抱出来。
      
      陈家、钱家的车一直紧跟他们后头,陈夫人急步过来,脸上妆容精致,就要从司机怀里接过陈柏洲。
      
      陈柏洲细微一躲,不敢太明显。
      
      “方叔,你把陈柏洲放下来吧,我牵着他走。”邵显完全无视陈夫人。
      
      司机方叔放下陈柏洲,心中直呼作孽。
      
      他身为邵家司机,对别墅区大大小小的事情,还是比较清楚的。
      
      邵家不关注陈家,自然不知道陈家二少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
      
      他跟陈家司机是老朋友,老朋友常跟他感叹有钱人表面光鲜亮丽,可内里却藏污纳垢。
      
      邵显不知道他心中所想,兀自捉住陈柏洲右手,道:“你跟着我走。”
      
      陈柏洲冰冷的心又雀跃起来,他奋力睁着右眼,看着牵着自己的邵显,感觉身上一点儿也不疼了。
      
      陈夫人尴尬地跟在身后。
      
      钱文杰拖着他妈跑到邵显旁边,愤愤道:“陈煜真过分,竟然这么欺负他弟弟!”
      
      邵显:“……”他即便不回头,也知道陈夫人脸上表情。
      
      汪淑芬立刻跟陈夫人道歉:“不好意思,小孩子不懂事,说胡话呢。”
      
      陈夫人虚假地说没关系。
      
      几人进了诊室,医生先替陈柏洲清理糊住左眼的奶油,等睫毛上的奶油清干净后,陈柏洲睁开眼睛。
      
      眼珠子通红一片,显然是因为奶油进入眼睛,产生了排异反应。
      
      医生叹口气,忍不住嘀咕道:“家长怎么当的?孩子眼睛不想要了?”
      
      他又帮陈柏洲清洗眼睛,上了些药,用纱布蒙住。
      
      “叔叔,他身上还有伤,你帮他看看。”邵显脆生生的声音在诊室响起。
      
      医生眉头一皱,掀开陈柏洲衣服看了一眼,神情顿时冷下来。
      
      这孩子身上的伤,委实有点可怕。
      
      “我建议做个全身检查。”
      
      邵显一听,忙抬头看蔡雅兰,“妈,要检查。”
      
      不管陈柏洲是不是傅柏洲,他都不能坐视不管。
      
      陈夫人站在旁边,一句话也插不上,当然,她也没脸去说话。
      
      亲生儿子遭受长时间虐待,她这个亲妈责无旁贷,可她也是没办法啊。
      
      陈柏洲还没开始做检查,就坚持不住晕了过去。
      
      经过一系列检查,医生将报告递给蔡雅兰,邵显凑过去,越看越火大。
      
      “孩子将近两天没吃东西,是饿晕的。”医生面无表情道。
      
      他心里也很愤怒,但不好表现出来。
      
      “孩子身上有不少旧伤,”他说到这里顿了顿,深吸一口气,“我不知道孩子是谁打的,但身为家长,生下来不好好养,你生他干什么?”
      
      这话不该他说出口,可他实在忍不住。
      
      一个十岁的孩子,瘦得只剩下皮包骨,身上伤痕累累,任何一个有良知的人见到,都会不忍心。
      
      “谢谢医生。”蔡雅兰真诚道。
      
      她也不知道那孩子遭了这么多罪。
      
      陈柏洲正躺在病床上输液,针管插.进他清晰可见的静脉里,看着就让人心疼。
      
      “邵夫人,今天谢谢你,柏洲是我儿子,我留下来照顾他吧。”陈夫人不自在道。
      
      她要是有半分母爱,陈柏洲就不会躺在这里。
      
      邵显故意摇晃蔡雅兰手臂,撒娇道:“妈,我想跟他一起玩。”
      
      钱文杰很上道,帮忙附和道:“蔡阿姨,我也想。”
      
      “柏洲还没醒,怎么玩?”
      
      蔡雅兰私心不愿意让邵显掺和别人家事,但是邵显很少主动要求什么,她不忍心拒绝。
      
      “那我就等他醒来好了,”邵显一副小大人模样,“我帮他看着药水。”
      
      现在陈柏洲左眼被纱布盖着,右眼青肿着,实在看不出来他到底是不是傅柏洲。
      
      他要等他痊愈,再仔细辨认。
      
      钱文杰立刻站队,“我也一起!”
      
      汪淑芬揪了一下他耳朵,无语瞪他一眼。
      
      被邵显一双大眼睛瞅着,蔡雅兰压根抵挡不住,她朝陈夫人歉意笑笑,“医生说等会柏洲醒了,可以给他喝点粥,陈夫人,不如我们先回去准备准备,你别担心,我打电话让人过来帮忙照顾,毕竟柏洲是在我们家受伤的。”
      
      陈夫人:“……那就麻烦您了。”
      
      不一会儿,邵家保姆赶到医院,蔡雅兰几人一同离开医院。
      
      钱文杰终于憋不住,跟邵显咬耳朵:“陈阿姨不是陈柏洲亲妈吗?怎么感觉怪怪的?”
      
      邵显挑眉道:“觉得怪就对了。”
      
      陈夫人名叫柏美娟,原来是个山沟里出来的打工妹,据说原名柏红,后来觉得土气,遂改名为柏美娟,虽然也没见得多洋气。
      
      钱文杰小孩子心性,听别人叫她“陈夫人”,就以为她姓陈。
      
      有一天晚上,柏美娟跟一个不知名男人睡了一觉,然后就怀上陈柏洲。生下陈柏洲没几年,她又遇上陈昌建,也就是陈煜他爸,两人好上了。
      
      陈昌建虽不嫌弃她生过孩子,但对陈柏洲相当冷漠。
      
      柏美娟在家里没什么地位,自己都受陈煜欺负,更何况陈柏洲。更甚至,她意图通过虐待亲子来讨好陈家父子。
      
      以前邵显只是听说陈家继子过得不好,但没什么直观感受,现在亲眼见到,只觉得心里酸涩得不行。
      
      钱文杰年纪小,看不太懂检查报告,就问:“他伤得严不严重?”
      
      “挺严重的。”邵显叹了口气,见钱文杰惊异盯着自己看,不禁问,“怎么了?”
      
      “你刚才叹气的样子,好像我爸。”
      
      钱文杰语不惊人死不休。
      
      邵显白他一眼,不再说话,看向陈柏洲露在外面的手臂。
      
      手臂上有些淡淡疤痕,像是烟头烫过留下的,也不知道几年了。
      
      这些外伤倒还能随时间慢慢淡化,可是心里的创伤,经过日积月累,只会更加糜烂腐化。
      
      确实挺严重的。
      
      圈子里的人大多嫉妒傅柏洲,但同时又喜欢拿傅柏洲每月去找一次心理医生这件事嘲笑他,似乎这样就能高人一等。
      
      傅柏洲是真的有病,而且病得不轻。
      
      他目光怔怔落在小孩脸上,忽然,小孩睁开右眼,两人对视几秒钟。
      
      邵显心神一动,露出善意的笑容,“饿不饿?等会就有粥喝了。”
      
      陈柏洲静静凝视着他,仿佛有一颗滚烫的种子,落在他心口处,缓缓生根发芽。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Yanne9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