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灵罩我长大[综]》窸壬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03-09 13:32:3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暴风夜 ...

  •   留理佳坐在一望无际的草地上,茫然地望了望头顶天空的云彩。
      “船长——船长——”她试着叫了几声,但只能听见自己的声音在空气中的回音逐渐消失,而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哦,我在做梦!
      她清晰地意识到了自己在做梦,这还是头一次她在梦中就意识到自己在做梦,不由得觉得有些许新奇。她好奇地张望着四周,想要看看自己梦里是什么样子的。
      草。
      一直被父母教导要有礼貌的留理佳可以肯定地说自己这个草绝对不是中文也不是日语的那个意思,而就是最朴素真实的表面意思。
      四周全是青草,一棵树都没有,是真实到不能再真实的青青草原。
      难得做一个自己能意识到在做梦的梦,就不能弄得有意思一点吗。
      比如说看一些平时看不见的景色,做一些平常做不到的事,或者——
      留理佳有点不开心地躺在了草地上,大脑放空地看着天空中飘过的云彩,并不毒辣的阳光倾洒在她的身上,她的四肢都被晒得暖洋洋的。青草的气味萦绕在她的鼻尖,说得好听一点叫做自然的气息,让留理佳回忆起了曾经因为一连在草地上跌了三跤,而被父母戏称亲近大自然的孩子简称自然之子的往事。
      留理佳忍不住咯咯咯地笑起了以前的自己来,但同时也感觉自己的眼皮逐渐变得有些沉重,睡意油然而生。
      那股睡意来袭得太过突然,以至于留理佳都没时间去察觉到自己居然在有意识的梦里又睡着这件事情,就不受控制地阖上了眼睛,意识逐渐远去。
      但是在她彻底断片之前,她听到了自己本应无法听到的,草坪被踩踏的声响。
      有谁出现在了她的梦中,她只能带着这个认知再度陷入深眠。
      
      醒来的时候留理佳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小房间的床上,通过之前德雷克曾带她参观过金鹿号的经验,她能立刻认出这里是船长室。坐起身,被盖在自己身上的披风滑落到了腿上,留理佳摸着手感极为良好的披风,努力回想了一下自己刚才做的梦,然而除了想起草就没什么特别的了,她就没有再去多思考这个梦。费劲地抱起德雷克那对于五岁小姑娘来说还是略显沉重的披风来,她从小床上跳下来,用身体抵开关得并不是很严实的门,海风一下子吹散了留理佳睡得有些凌乱的头发,倒是把她残余的最后一点睡意全给吹走了。留理佳一个激灵,凭着感觉仰着头向上看去,发现德雷克正坐在之前她们上过的瞭望台上,手持一瓶朗姆酒,豪迈地对着瓶口喝酒。
      “船长!船长!!”留理佳努力地扯开嗓子呼唤着德雷克,船本来就是在海中航行,有些摇摇晃晃地,留理佳因为大吼则让身体失去了平衡,差点摔倒。不过她最终还是以滑稽地手舞足蹈保持住了平衡,并且没有把德雷克的披风掉到地上。
      德雷克忍不住大笑,她稍稍一动作,留理佳的手就一轻,再抬眼去看德雷克的时候,她的身上已经披上了那件五分钟前还充当她午睡被子的披风,看起来威风凛凛的。兴许是因为喝醉了,德雷克撑着脸在瞭望台上看着留理佳,忽然对她勾了勾手指。
      “留理佳,你自己爬上来试试看!”德雷克拍了拍她现在正待着的瞭望台,意思不言而喻,爬上去的工具自然就是之前德雷克使用过的绳梯。
      瞭望台的高度对于留理佳这个年纪的小姑娘来说非常可怕,晃荡来晃荡去的绳梯也同样可怕,留理佳像正常的小女孩一样流露出了下意识的惊恐神情。她止不住去想象万一自己掉下来那股可怕的失重感以及身体与地面相撞的疼痛感,那是她在噩梦中体会过的东西,此时就像野草一样控制不住地生长了出来。
      但是——
      如果觉得高处有点恐怖的话就不要低头去看也不要去想,如果绳梯摇摇晃晃的话就抓紧绳梯不要被晃下去,如果感觉体力要不行了的话就先爬回地上休息,不熟练的话就多尝试几次掌握技巧,害怕掉下来的话就要在前期做够一切准备尽自己最大的努力降低这个可能性。
      阿拉什以前带她跑步的时候跟她唠叨过类似的话语,并且笑着鼓励她以后遇上难题也可以试着套用模板来给自己制定方针,现在居然真的派上用场了。
      至少知道应该做什么的小姑娘拍了拍自己的脸,盯着摇摆的绳梯,一鼓作气手脚并用地——黏了上去。
      手抓紧,腿夹紧,全身僵硬得像根棒槌的留理佳紧贴着绳梯,身体在脱离地面的一瞬间就感觉到了重力,她试着松开自己的手去抓上一阶的绳子,结果滑了下来,由于这个高度差不多跟她原地小跳一下差不多,所以留理佳倒是没受伤。
      她有些苦恼地看着被粗糙的绳子磨得有点红的手,甩了甩就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尝试。
      德雷克看着小姑娘努力地在绳梯上爬上两三阶又默默地跳下来,循环往复的动作并没有让她觉得无聊,她只是间歇地喝一口酒,然后继续观察着留理佳的一举一动。
      留理佳的体力其实在同龄孩子来说算是不错了,本来就经常和小男孩凑在一起玩冒险游戏,英灵出现在她的生活里后更是会敦促她去跟他们多跑跑步爬爬山什么的提高体力。
      没有教怎么打人,简单的技巧都没教,要教会这么小的孩子是需要耗费很长时间的——而他们并不能长久地待在她身边,再说万一训练得纯熟后,让她在和小朋友玩闹时用出来就糟糕了。所以就是锻炼她的体力,让她跑得更快,跑得更久。
      所以尝试了断断续续尝试了一个多小时的留理佳还是保有部分体力,她躺在甲板上呼哧呼哧地喘气休息个五六分钟就会爬起来继续尝试,而小姑娘的努力是实打实的。
      她现在能爬到将近二分之一的高度了,从上往下看到的高度是一点点累积起来的,毕竟是那么多次的来回,怕都怕累了——好比每次被爆豪亲暴吼,吼多了就神经疲劳了。
      嗯,也许不会吧,绿谷亲一直还是怕怕的样子,貌似没有可比性。
      留理佳想了想和两个小玩伴的经历,心情变得放松了一点。
      手抓紧绳子保持住身体的平衡,身体尽量靠近绳梯使得重点贴近绳子,离得远的话很容易晃动,对体力造成浪费,脚上要少着力,爬的时候要双手着力迅速交替向上爬。
      以上这种很理论的知识当然没有在年仅五岁,偶尔还会想去啃啃大拇指的留理佳的脑里真正出现,但她又确实这么做了,凭借着尝试了多次总结出来的身体经验。
      然后留理佳发现了一个致命的问题,这次她本来是打算一鼓作气爬到最上面的,所以就没有去管体力的状况以及抬头去看自己还有多远到达目标,只管埋着头往上爬。
      现在好了,她已经没有爬上去的力气了,但抬头看看,还剩四分之一的高度让她又心有不甘。
      小姑娘撇着嘴,看起来很失望的样子,而德雷克依然饶有兴致地喝着酒看着她,似乎没有动手帮她的意思。
      “…………”小姑娘的嘴撇得更厉害了。
      后来十五岁的留理佳回想起来,当时小屁孩的自己估计在幻想自己有能大吼一声放宝具一个大招爬完绳梯的能力,又或者是那种惊喜地发现自己一血条见底后,居然还有另一条满血血条可以再苟一波的力量。
      但是都没有,那时的她就是个单血条没有np没有技能的小孩子。
      “船长!!!帮我!!!”留理佳几乎是在大叫完之后就感觉身体腾到了空中,眼睛一闭一睁就已经在瞭望台靠着桅杆坐着了,而德雷克在她面前蹲下,扯了扯小姑娘肉乎乎的脸。
      “居然最后想到来寻求我的帮助了?”德雷克笑着,显然对这事她是感到了开心的。“我以为你会乖乖爬下去休息嘞。”
      “没力气爬回去了,也不想再爬了,超级累!”小姑娘有点气鼓鼓地抱怨着,还具体描述了一下。“手痛痛的,腿酸酸的,身体也重重的!”
      “好好好,辛苦辛苦。”德雷克试着把留理佳凌乱的头发摆弄了一下,发现不小心打了个结后就心虚地收回了自己的手,当做什么也没发生过。“不过我要是当时不去帮你你怎么办?”
      “如果船长不帮我?”留理佳呼呼地对着磨破了皮的手心吹气。“那我就只能往下爬,爬到我只剩一点点点力气,”她拿大拇指和食指比了个一点点。“然后就放开梯子往下跳,最后就躺在地上不爬了。”
      “然后我再回去努力锻炼,最后肯定能爬上去的。”留理佳用小指撩开额头上被汗水浸湿的头发,又补充了一句。“虽然船长把我带上来了,但我回去以后还是会去努力,下次肯定就不用求助船长了!”
      德雷克有些愣怔地看着留理佳的脸,然后狠狠地闷了一大口酒。
      她就不该提这个假设。
      因为这个孩子的求助,他们是不会去拒绝的。
      这个假设根本就不会实现。
      
      在和累得软趴趴的留理佳在瞭望台上吹风喝酒打屁了一个多小时后,德雷克忽然望着远处的海面皱起了眉,留理佳还没弄清楚怎么回事呢,就被德雷克像拎小鸡仔一样带回到了甲板上。
      “小的们!准备躲避水龙卷群!满帆!舵手交给我!”德雷克扯着嗓子对着她的船员们下着命令,霎时间,原本半帆航行的金鹿号满帆前进。“留理佳,你待在这里,待在船长室我没法照看到你容易出问题。”德雷克讲话的速度都变快了,她站在驾驶台上,凝视着远方正在迅速生成中的水龙卷群。
      绕路躲太难,附近有很多小岛和礁石,七拐八弯的,时间不够用。回身逃跑也不行,水龙卷生成后的速度很快,金鹿号的会被追上。
      所以只能冲入水龙卷群,正面进行躲避。
      虽说她也可以直接启动宝具暴力击破,但是从刚才起她就感觉到有从哪里来的一股视线窥伺着她们,大概是那种观测异常现象的卫星开始实时播放这里的水龙卷群景象,并警告其他船只远离这片海域了吧。
      金鹿号自然是保持着16世纪时的造型,加上卫星转播受到天气影响应该是比较模糊不清的,她这艘船大概率会被当做幽灵船,此时要是弄出那样的大动静来反而会很麻烦。
      会给正常的人类留理佳带来麻烦。
      这样的危险的异常天气一旦被驱散,肯定会有专人立刻前来调查,英灵可以灵体化,金鹿号作为她宝具的一部分可以被收起,但留理佳没有办法隐藏。
      所以,借着这水龙卷群“自然”地消失才是最好的办法。
      当然,德雷克有着绝对的自信能够正面突破水龙卷群。
      作为暴风雨的航海家的熟练经验,作为星之开拓者那将不可能化为可能的力量,以及驾驶着的爱船金鹿号,全都是德雷克的底气。
      还有留理佳对她全身心的信任。
      而结果也不出她所料,金鹿号敏捷地擦着呼啸着的危险水龙卷,没有受到任何伤害地脱离了这片可怕的区域。
      而一直拽着德雷克衣摆,不让自己因为金鹿号剧烈行进而被甩出去的留理佳正要松一口气时,德雷克又把她给抱在了怀里,单手固定着的那种。
      “船长?”面对留理佳的困惑,德雷克只是笑嘻嘻地用“该上岸吃完饭了”的理由应对,留理佳也相信了德雷克的说法,乖乖地揽住德雷克的脖子。
      德雷克踏上船帮,一把抓过长长的荡绳,头也不回地向附近的小岛荡了过去,而金鹿号则在德雷克松开荡绳的那一瞬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晚餐是海边抓到的鱼,德雷克对处理这些还是很在行的,三下五除二弄好之后就和留理佳美滋滋地吃上了烤鱼。
      “对了留理佳,过来过来。”在吐鱼刺的时候德雷克忽然想到了什么,非常严肃地将留理佳叫了过来。
      “诶?船长什么事?”留理佳看着德雷克那副如临大敌的样子,不由得有点慌张,小姑娘挪到德雷克的身边,然后就被德雷克按住了肩膀。
      “我接下来说的话你一定要听好了。”德雷克的表情依旧严肃,找不出半分调笑的意味来。
      留理佳用力地绷着脸,沉重地点了点头。
      “如果你之后的英灵有自称黑胡子或者是爱德华·蒂奇的男人,你一定要第一时间跑掉去找英雄寻求庇护,如果有余裕的话可以先踢一脚那人的裆,不用留余地的那种。”德雷克十分语重心长。“明白了吗?”
      留理佳茫然地点了点头。
      “好!记住就好!”德雷克像变脸一样,刚才的严肃表情已经转为了吊儿郎当的笑了。“最后一件事,就是我要和你告别了。”
      这件在留理佳看来更为重要的事她倒是表现得没那么上心,语调轻快,表情明朗。
      留理佳虽然已经和好几位照顾她的英灵告别过了,但总还是会忍不住有点难过。
      小姑娘的情绪变得低落了起来,耷拉着脑袋,小口小口地咬着烤鱼,没说话。
      “不过在你睡着前我都会在的,还有,不要弄得自己这么难过!”
      “虽然说由我这种身为已死之人化为的英灵来说有点怪怪的,但是,”
      “我会来找你履行约定的。所以,不要难过。”
      “仏岛留理佳,你要遵守和弗朗西斯·德雷克的约定。”
      那个曾没能够被实现的约定。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