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刹那快乐主义 ...

  •   留理佳的下巴抵在德雷克的肩膀上,手紧紧地攥着装有还冒着热气与香气烤鱿鱼的袋子,即使是她已经看惯了的街道景色,可她还是忍不住为这样可以称之为普通平常的风景,感到无比的安心与感激——即使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如此觉得。而德雷克则一手拎着购物袋,一手抱着留理佳,一路不见丝毫疲态地回了家。
      开门的时候留理佳从德雷克的怀里跳下来,从衣服的口袋里摸出了钥匙踮着脚打开了门,在留理佳还坐在玄关解着自己的鞋带时,德雷克早已把门关好,将脚上的鞋子一蹬就踩着拖鞋进去了。留理佳规规矩矩地把一大一小两双鞋子摆在了鞋架上,再穿上自己的拖鞋跑了进去。
      德雷克蹲在地上,明明该是普通的蹲姿,硬是被她整出了一股痞气来。她从被装得鼓鼓囊囊的购物袋里一样一样地将东西拿出来放在地上,留理佳将她所知道该放在哪里同时她也能够放到的东西抱了起来,放到了它应该在的地方。不过她的跑来跑去的速度当然没有德雷克单纯地将东西拿出来的速度快,不一会儿,德雷克几乎就被东西给围满了,而留理佳还呼哧呼哧地将东西搬来搬去。
      虽说海盗基本都是些人渣,不过她还做不出光让幼小的留理佳不停忙活自己却在那里悠闲地小酌这种事情的,德雷克也开始跟着留理佳一起忙活。
      “船长——我这个放不上去——”每当留理佳这么呼唤的时候,德雷克总是会过去一把将她举起,让她能够到现在她还触碰不到的高度。而留理佳从一开始的颤颤巍巍让德雷克把她放到地上,到现在自己就能面色如常地从德雷克臂膀上跳下来,让德雷克感叹小姑娘在这种事情上总是莫名地适应极快。
      在两人的合作下,不到半小时,原本挤在客厅地板上的东西就全部各归其位,空荡荡的冰箱也再度被塞得满满当当,留理佳在做完之后脸上一直洋溢着轻快的成就感。单纯地会为完成了一件在她看来有难度的事情,便会令她如此欢欣喜悦,这在德雷克看来简直稚嫩得可爱。
      “对了对了船长,因为今天是船长抱我回来的,作为回报,我给船长做水果沙拉吧!”留理佳打开冰箱的下层柜子,将刚装进去不久的水果各拿了一点出来,堆到了厨房的料理台上。
      “嗯?好啊,那我就先去客厅喝点酒吃点鱿鱼,要是切到手记得叫我。”德雷克摸了颗草莓,也没拿水冲一冲就直接塞进了嘴里,反正英灵不会因为这点就生病,在这方面比较大喇喇的她完全不在意。
      “Emiya有好好教过我刀工的,我才不会切到手呢!”留理佳一边系着迷你围裙一边不服气地说着。
      “是是~那我就期待你的水果沙拉了。”
      
      将玻璃杯中灌入金黄色的朗姆酒,酒精的香气令德雷克眼中的那片海洋泛起了小小的波涛,将放在盘子上刷着酱汁的焦糖色烤鱿鱼送入口中,配上一口芬芳馥郁的朗姆酒,德雷克能清晰地感知到她的脸开始发热泛红。
      将自己的身体陷入柔软的沙发中,德雷克拿起遥控板打开电视,声音被她调得很轻——留理佳有着良好的作息习惯,但实质上不需要饮食睡眠的英灵则并不是如此。德雷克经常会在深夜开着电视坐在客厅喝酒,为了电视的声响不吵到在房间里睡觉的留理佳,她开的音量近乎无声,现在打开的状态也是如此。
      电视正在播报一条新闻,那被警察押着,双手被银色的手铐铐住的男人,正是不久之前被她一脚踢翻在地上的那人。
      新闻主播介绍这是一位Villain,有着奇异的嗜虐心,已经犯下过两起在人群中对年幼的孩子脸部进行酸液喷射而致使受伤毁容的案子,由于他满足于自己听到的幼童悲鸣后就立刻隐于人群中逃跑,所以事发后才赶到的英雄难以抓住他。
      这次德雷克的一踢就让身体能力并不出众的他失去了意识,从手部涌出的酸液让人们意识到了他的危险,这才让英雄与警察将他绳之以法。
      在主播简单介绍过这位Villain的罪行后被播出的便是当时店内的监控,德雷克举着酒杯的手停在了空中,她仔细地盯着监控画面。万幸的是由于角度问题,留理佳并没有被怎么拍到,人们只能从留下的影像中知道被保护的是一个小姑娘,德雷克本人的粉发倒是很显眼,不过德雷克是不怎么在乎自己暴露在大众面前的,真的麻烦的时候在外保持灵体化就好。
      “嗤,颁发勇敢市民奖状?那东西还不如换成两瓶朗姆酒,说不定我还有兴趣一点去领一下。”德雷克明显地对警局发出的请她去露面领奖状一事嗤之以鼻。说得直白点,假如当时被袭击的不是留理佳,德雷克是根本不会去管这种事的——无论是孩童的悲鸣声,还是Villain得逞的狂笑声,都无法打动16世纪的海上魔王。
      她并不具有人们夸赞的正义感,若是事不关己那么高高挂起也无所谓,偶尔的一时兴起与他人承诺的能令她心动的报酬又另当别论了。
      弗朗西斯·德雷克并不像一个正统的英雄。
      但她现在又确确实实是属于仏岛留理佳的伟大英雄。
      不想再听关于这个事件的后续报道,德雷克摁下遥控器的按钮,换了一个频道。
      当留理佳端着一碗拌好的水果沙拉来到客厅的时候,电视上的节目正在播报欧尔麦特又解决了一个极其棘手的事件,被他救下的受害者们正神情激动,一把鼻涕一把泪地面对着话筒不流畅地歌颂着欧尔麦特的壮举。
      留理佳将碗放在了茶几上,依偎在德雷克的身边,一边拿起烤鱿鱼一边盯着电视的画面。“英雄真厉害啊,欧尔麦特也超帅的。”她如此感叹之后就一口咬掉了鱿鱼的几根触须,脸颊一鼓一鼓地,看起来吃得挺香。
      “……留理佳以后想当英雄吗?”见留理佳对这个节目有点兴趣,德雷克就没换台,听到留理佳的感叹后,她难得地犹豫了一下,然后向留理佳提出了这个问题。
      “诶?”年幼的留理佳张大了眼睛,她像是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一般,露出思索的表情许久才有些不确定地回答了德雷克。“但是感觉英雄好辛苦啊,我还是喜欢悠哉一点。”
      她不知道为什么在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自己的眼睛有点热热胀胀的,明明这并不是一个令人难过的问题。
      “嗯……这样啊。”德雷克对留理佳的答案并没有多大的反应,她抓起玻璃杯,将里面的琥珀色的酒液一饮而尽。
      “船长会觉得我没什么志气吗?”几乎在留理佳刚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德雷克就轻轻揪了揪小姑娘有着婴儿肥的脸蛋,没有用力,揪了一下就放开了。
      “当然不会,谁要是嘲笑你,我就用炮把那人打成碎屑。”德雷克的手中出现了她常用的枪,握着枪把灵活地将其在手指间转了几圈之后,它又分解为金色的粒子消失了。“你啊,只要按照你的想法活着就行了。这是你的人生,只有你有资格决定。”
      那是非常耀眼而炫目的话语,留理佳由衷地觉得能够潇洒地对她如此说的德雷克绚烂而美丽,让她的眼睛又不知来由地酸胀了起来。
      留理佳忽然从沙发上跳了起来,跑进厨房给自己倒了一杯温水,接着又捧着盛着水的玻璃杯,来到了德雷克的面前,小姑娘认真地注视着德雷克的眼睛。
      “船长,我长大以后一定陪船长喝酒,现在就先用水代替好不好?”
      德雷克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不由得愣怔了一瞬。
      她的手一伸一揽,便把留理佳揽到了自己的身侧,小女孩小声惊呼着护好了水杯,没有让里面的水晃荡溅出。
      在留理佳说出自己小小的抱怨之前,德雷克就抢先开口了。“那就说定了,你可不能再诓我了。”
      留理佳有些不高兴地鼓起了脸,皱着鼻子。“船长怎么还记得我上次多吃了半个蛋糕的事情啊,我都说过好多次再也不会这样做啦。”Emiya曾经严格地把控了她一周吃草莓蛋糕的数量,并将这些注意事项贴在了留理佳就算踩在椅子上也够不到的墙壁上。
      德雷克放声大笑着,她将自己的空杯内重新灌满香气浓郁的朗姆酒,与留理佳的水杯相撞发出清脆的声响,于此同时她的手中出现了她那顶黑色的海盗帽,将它轻轻地扣在了留理佳的头上,这对留理佳来说过大了,帽子并没有被她的头卡住,而是直直地将留理佳的眼睛都给遮住了。
      就在留理佳用单手有些手忙脚乱地想要拿起那顶帽子时,德雷克眯着眼,将满满的酒连同那句没有说出的话一起吞入了肚子里。
      才不是这个呢,小混蛋。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