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灵罩我长大[综]》窸壬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03-01 20:45: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白兰地果冻 ...

  •   做梦的时候偶尔会有奇怪的痛觉。
      不是单一部位的疼痛,而是牵连到了自己全身,连心灵都在为之震颤哀嚎的痛苦。在那样的梦境中,有时会感受不到自己的手臂,有时会感受不到自己的腿脚,有时会感受不到自己的躯干,有时则会感受不到自己的头颅。但可怕的是,她能知道从那无法感知到的部位,汩汩流出了温热的液体。
      自己总会在那样可怕的梦境中哭泣着醒来,然后被温和地安抚下,在某人的陪伴中再度陷入无梦的宁静睡眠。
      
      五岁的留理佳醒来的时候,视线内是完全黑暗的一片,她试着踢了几下腿,又用手小心翼翼地碰了碰自己在睡裙之下的大腿,带着弹性以及人类身体温度的皮肉触感让她安心地长舒了一口气。打开床头的小台灯,小闹钟的表盘赫然显示现在是凌晨三点。
      正当她想要关上台灯继续睡觉的时候,突然涌上的尿意让她不得不改变主意。慢慢地、轻巧地从床上跳下来,踩好拖鞋后就踮脚拉开自己房门的把手。
      但原本以为会是黑暗的客厅却意外地亮着灯,留理佳看向沙发,粉色长发编束成马尾垂在胸上的女人正靠在那里,手里还抓着一个玻璃杯,不知道是听到了她那边的响动还是注意到了她的视线,原本垂着眼看着酒杯中液体的女人抬起眼来,海蓝色的眼睛便直直地迎向了留理佳的眼睛。
      那在不自觉中就会带上了海盗特有的戾气的眼神在接触到留理佳的身影时变得柔和了一些,她因为醉酒而泛着浅红的脸上出现了如海风般爽朗的笑容。“哟,留理佳,做噩梦吓到尿裤子了吗?要我来陪陪你吗?”
      留理佳揉着眼睛鼓起了带着婴儿肥的脸,丝毫没有被她刚才的戾气给吓到。“船长乱讲,我才没有尿裤子!我现在才要去尿尿了!”说着,留理佳就小跑颠颠地冲进了厕所,不过在关门之前她又犹豫地从门后探出了头望着德雷克。
      德雷克晃了晃自己手中的酒杯,将其中的红酒一饮而尽。“好啦好啦,你快点上厕所吧,我会陪你睡觉的,不过摇篮曲我可不会唱,要唱也只能唱唱让你睡不着的船歌。”
      留理佳这才安心了下来,一边说着“船长半夜大声唱歌会扰民的”,一边关上了厕所的门。
      德雷克盯着残留了几滴红酒的玻璃杯底。
      “只是大声而已嘛,我又不是那种具有破坏性威力的女音痴。”
      她嘟哝着起身,将玻璃杯随意地在水龙头下冲了冲后就将它放在了那里,她本人则拿了一件睡裙准备去浴室洗个澡。
      虽然自己肯定闻不出来,但是看留理佳的样子肯定酒臭味不轻。
      当德雷克洗完澡来到留理佳房间的时候,早就上完厕所的留理佳已经迅速地陷入了熟睡,不过即使处于睡眠当中,她也似乎感受到了德雷克气息的靠近,下意识地往床沿挪了挪,给她腾出位置来。
      德雷克感觉自己笑了一下,正想钻进留理佳被窝的她忽然停下了自己的动作,无声无息地向着窗帘紧拉的窗户走去。将窗帘拉开一条小缝,她透过那缝隙窥视着外面的光景。
      本该是寂静深黑的平和夜晚,在远处的角落却泛起了火光,凭借德雷克作为英灵的视力,她也能看清有类似警察以及英雄的人正在那里聚集着。
      “英雄啊……”她近乎无声地在口中咀嚼着这个词语,表情隐隐地透露出了不喜,将那丝缝隙盖严实,不让一丝光亮透入房间打扰留理佳的睡眠。
      她躺进了带着留理佳惯用的牛奶沐浴液气味的被窝里,将被留理佳扯去大半的被子扯了一些回来象征性地盖在自己身上,她最后向着沉眠中的留理佳如此说道。
      “不过,在这里,我们是属于你的英雄。”
      
      第二天早上八点,留理佳摆在床头的小闹钟准时地吵闹了起来,德雷克迅猛地拍掉了闹钟并且没有打碎闹钟的外壳,然后继续自由自在地呼呼大睡。而留理佳则被那虽然短暂但确实发出过尖利噪声的闹铃给震醒了,她茫然地睁开眼睛,动作流畅地从德雷克蜷起的手臂中钻了出来。
      “船长,船长,该起床了啦——”她试图捏着德雷克伤疤没有延伸到的右脸软肉让她醒过来,可惜德雷克依然自顾自地沉睡在她的航海掠夺美梦中,丝毫没有要醒过来的征兆。
      留理佳在这种小事上基本是抱着在哪里摔倒就在哪里放弃的态度,看自己一时半会儿叫不醒德雷克,她干脆地爬下了床,蹬上拖鞋后进入浴室。拿着自己的牙杯接好水挤好牙膏后就开始刷牙。
      就在她拿着小毛巾准备拧干之后擦脸时,抓着自己乱糟糟的粉色长发的德雷克打着呵欠也进了浴室。
      “啊,船长,早上好!”留理佳一边礼貌地向德雷克打招呼一边使劲地拧着自己手中的白色小毛巾,她的力气因为年纪尚幼而很小,即使再怎么用力,毛巾上底部还是有水滴下来。德雷克半睁着眼睛从她的手中拿过毛巾,轻而易举地拧干了毛巾中的水,一手抬起留理佳脸,动作略显生疏地为留理佳擦着脸。留理佳本人倒是挺高兴的,还有些稀奇地捧着德雷克拧干的毛巾。
      “船长船长,我长大以后是不是也能很轻松地拧干毛巾啊?”
      “哈哈哈,那肯定。”德雷克轻松地将留理佳举得高高的。“你一定能做到的。”
      早饭是楼下便利店里卖的热乎乎的饭团,德雷克虽然不至于不会做东西,但真让她做一顿适合小孩子的早餐的话,她觉得还不如让留理佳吃便利店里的便当饭团来得健康,海盗在海上吃的东西也就那样子,小姑娘家家的吃不习惯。留理佳倒是不挑食的主,吃饭团配一瓶牛奶也高高兴兴,好打发得很。
      不过德雷克还是检查了一下冰箱里的储备,简单的培根鸡蛋她还是会煎的,偶尔给小姑娘以及自己打打牙祭还不错。
      “储备不多了……留理佳,吃完了之后记得换衣服,我们要去超市买东西了!”发现冰箱里的食物以及她常喝的酒储备都所剩无几了,德雷克当即决定带着留理佳出去采购。
      “好——”留理佳的脸颊鼓鼓的,说话有些含糊不清,但语气中的高兴还是能听得出来的。
      由于德雷克一旦离留理佳过远她便无法实体化,所以像这种事情她都是要和留理佳一同出行的——再者,她也不放心留理佳一个人待在家里。
      这是个大部分人都有着被称为“个性”的特殊能力的世界,世界上永远不缺恶棍和人渣,拥有了力量之后肆意妄为达成自己目的的人一抓一大把——就连她生前也是在西班牙人口中也是臭名昭著的“恶魔”。虽说也有为此对抗而产生的所谓的“英雄”,但他们也只能在事件发生之后才能采取行动。这从一般人的角度看来已经很不错了,但德雷克却不想把这个小姑娘的命交给只能事发后才能赶来的英雄。
      上一次的旅途虽然华丽结局却无法令人满意,虽然知道最后什么都不会剩下来,但她还是生出了那么一点点的遗憾来。而这次的旅途,即使她也许无法见证其终点,但在她能够守护的这段时间内,她会用自己的全力保护好。
      “虽然付完了全款,却没有让我做完相应的工作,真是的。”德雷克拿着一小瓶酒,对着瓶口就开始往自己胃里灌,然而语气里的情感与其说是抱怨,倒不如说是可惜。“像我这样追着要做完工作的好家伙可是超级少见的哦。”
      “船长超棒哒啦——”留理佳显然完全没听懂德雷克在喃喃自语着些什么,不过她还是听得出德雷克在自夸,于是在德雷克说完后也很捧场地跟着附和。德雷克哈哈大笑起来,捏了捏留理佳的脸,一句话也没说,只是把瓶中剩的一半酒一口气全部喝光了。
      
      德雷克生性自由,不喜欢被条条框框的计划所束缚,和留理佳逛超市的时候总是看到啥觉得顺眼就往购物车里丢——不过她还是阻止了留理佳往购物车中放第三盒草莓小蛋糕,然后在自己要往购物车中塞第五瓶酒时同样被留理佳阻止了。
      留理佳并不缺钱,她有着定期发放的抚恤金,德雷克自身也拥有着黄金律,要说会遇到经济上的困难,那实在是不太可能。
      就在她们结完账,德雷克准备拎起沉重的购物袋时,她忽然迅速地把手收了回来,一手抽出袋子中的一袋吐司一把挡住突然喷射过来的一束液体,另一手则一把抱起站在她身后的留理佳,将她的头紧紧摁在胸前,把她牢牢地护入了自己的怀里。
      同时,她抬高腿就踢上了后面那个男人的身体,将其一把踢倒。他藏在袖中的手因为他倒地而扬起,在那作为手的触须吸盘间,有诡异的液体落到了地上,发出了咝咝的声响。
      而刚才被她拿来挡住液体的那袋吐司,被喷溅到的地方也被腐蚀了大半。
      德雷克海蓝色的眼睛再没有在那男人的身上停留片刻,她将那袋烂吐司丢在了那男人的身上,单手轻松地拎起还摆在那里的购物袋,就那样抱着留理佳离开了超市。
      “船长,刚才怎么了吗?”留理佳没有抬起头,依然埋在德雷克的怀里小声地问着。
      “踢了坨垃圾,一会儿就会有清洁工去收拾垃圾的。”德雷克的语气轻松。“而我们回家吃东西就好——噢噢,留理佳,要买点烤鱿鱼回家吃吗?”
      “好——!”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