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从青离殿出来后,尧音一直思忖着如何向凤羽再讨要一株冰魄雪莲。
      
      冰魄雪莲着实是好东西,她私心想自己养着一株,以备不时之需。
      
      但只消一想到凤羽那副比要他命还难受的模样,尧音不禁连连摇头,一旁的银桐见尧音愁眉不展,巴巴凑上来问道:“神女,青离神君不都答应帮我们了吗,您怎么还摇头啊?”
      
      尧音一手摩挲着下巴,歪头看向她:“你说如果本座还想要一株冰魄雪莲,凤羽会如何。”
      
      银桐愣了半晌,才合上嘴皮,嚅嗫道:“我觉得他会心痛得七天七夜睡不着。”
      
      “这倒无妨,”尧音摆摆手:“本座担心的是他会不会在本座耳边念叨个七天七夜。”
      
      银桐重重地点头:“神女思虑得极是!”依照凤羽的性子,说不定还真会那么做。
      
      “师父,这次去天后娘娘那儿能见到叶昀吗,上次他还答应要给我一个蟠桃呢。”辛漾鼓起腮帮子期待地问道。
      
      叶昀是天帝最小的儿子,与她年纪相仿,上回师父带她去天宫时,便是叶昀领着她四处玩耍,临走的时候叶昀还说下次再来便给她一个蟠桃。
      
      洛华低头,轻轻抚摸她发髻,嘱咐道:“蟠桃乃仙物,你如今还未修成仙身,切记不可贪吃,否则身体承受不住。”
      
      辛漾笑得很开心,圆圆的脸蛋甚是可爱:“知道啦,师父。”
      
      尧音听到那稚嫩的声音,蓦然抬眼,果然是洛华正牵着他的小徒弟从前方不远处徐徐走来。
      
      当真是……冤家路窄。
      
      “神女~”银桐显然也看到了他们,颇为担忧地喊道,以往神女每次见到辛漾火气就会大上几分,看见尊上和辛漾一起出现更是不得了,可别再打起来了,就神女现在的状态,连尊上半招都接不住。
      
      洛华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尧音,他上前几步,开口道:“你重伤未愈,怎么随意外出。”
      
      尧音只瞥了他们一眼,便视若无睹地从他们身旁绕过,银桐两眼都看直了,要知道,以往神女就算再生气,也断然不会这样……无视尊上。
      
      显然洛华也意识到了这一点,脸色僵得不能再僵,如玉般的容颜似染上一层愠色,周身气流也缓缓发生着变化。
      
      辛漾有些承受不了这样的压力,只觉胸口闷得慌,她勾了勾洛华的手指,怯怯道:“师父?”
      
      听到小徒弟的呼唤,洛华及时敛住气息,他睫羽微阖,广袖轻甩:“走吧。”
      
      天帝和天后并排坐在巍峨宫殿的最上方,远远见洛华牵着小女孩一步一步走近,两人皆走下龙座,起身相迎。
      
      “尊上。”天帝面带笑意,上前迎接洛华。
      
      洛华微微颔首,神色极为淡漠:“陛下。”
      
      天帝倒也不介意,客客气气请洛华师徒入主坐,吩咐婢女把最大的蟠桃端到辛漾面前,然后才开口絮叨:“听闻尊上近日携爱徒去下届游历了一番,一路上可还顺利?”
      
      “嗯。”洛华轻轻拍掉辛漾想要拿蟠桃的小手,回答得无比简洁。
      
      天帝脸上的笑容有点挂不住了,幸而天后反应得快,对着辛漾慈爱道:“小漾喜欢吃蟠桃吗?”
      
      辛漾鼓着个包子脸,重重点头,眼里晶亮晶亮的。
      
      天后笑得越发和蔼了:“等会儿本宫让叶昀那小子摘一篮子蟠桃给你带回去可好?”
      
      辛漾听得眉开眼笑,带着小女孩特有的声音甜甜道:“真的吗,谢谢天后娘娘。”本来以为只能得到一个蟠桃的,没想到天后娘娘这么大方,竟要送一篮子蟠桃给她。
      
      “真是个乖孩子。”天后连连夸赞,复又望向一派清淡的洛华:“尊上,小漾的伤可好全了?”
      
      洛华抿了口天宫特酿的琼浆玉露,薄唇动了动:“无碍了。”
      
      天后松了口气,仿佛当真是但心极了辛漾的伤势:“那便好,绿桑那孩子就是被陛下惯坏了,才会失了分寸,动手伤了小漾,本宫已经重重责罚过她了,今日请尊上前来,便是好让绿桑当面向小漾道个歉。”
      
      天后说着朝殿外瞟了一眼,声音也由和缓变成了严厉:“还不快进来。”
      
      只见一身绿衣的小姑娘扭扭捏捏走进大殿,停在洛华和辛漾桌前,极不情愿地鞠下一躬,咬牙道:“对不起。”
      
      辛漾扯了扯洛华衣角,她是有些怕这个刁蛮任性的小公主的,就在前不久,她正在玉清池边玩耍,这个小公主骤然出现,手里拿着一把绿色的仙剑,二话不说,冲着她就刺了起来,她虽已经在师父身边呆了几年,但尚未修成仙身,自然不是绿桑的对手,躲也躲不过,打也打不赢,于是便只能硬生生地挨了她一剑,幸好叶昀及时赶到,才将她救下。
      
      洛华揉了揉小徒弟的头顶,宽慰道:“不用怕,是否原谅她,你自己决定即可。”
      
      辛漾望了望洛华,又望了望低垂着头的绿桑,考虑了好一会儿,才糯糯开口:“公主殿下,我原谅你了。”
      
      虽然她知道师父在天界很厉害,但也不愿平白给师父添麻烦,况且,这小公主亦是天后娘娘的女儿,叶昀的姐姐,嗯~她对天后娘娘和叶昀还是很喜欢的!
      
      绿桑颇为不甘,忍不住“哼”了一声,她堂堂公主,何曾受过这般委屈,看向辛漾的目光越发不善。
      
      洛华淡淡瞥了眼绿桑,牵着辛漾缓缓站起:“既然小漾不再计较,此事便告一段落,还望陛下和娘娘能严格教导子女,毕竟公主殿下,日后也是需担一方重任的。”
      
      天帝和天后也跟着站了起来:“这是自然,多谢尊上点拨。”
      
      洛华不再多说,眨眼间师徒二人便从殿内消失不见。
      
      天后当即冷下脸来呵斥绿桑:“你这丫头,有你这样认错的么,幸而尊上不与你一般见识,否则你父皇母后非把脸赔尽了不可。”他们千盼万盼,好不容易把尊上盼回天界,巴巴将人请过来,就是为了冰释前嫌,结果这丫头,还这般不知好歹。
      
      绿桑脑袋一扬,不服道:“她有什么了不起的,区区一个凡人,拿什么和本公主相提并论,以为有尊上撑腰就了不起么,哼,尊上也不是什么好人,竟然为了她打伤神女大人,既然如此,我刺她一剑给神女大人报仇又何妨?”
      
      “闭嘴!”天后厉声瞪向绿桑,恨铁不成钢般戳了戳她的额头:“你以为你有多厉害,还给神女报仇,我看你是在外面疯久了,不知天高地厚,从今日起,你便禁足于绿桑阁内,没有本宫允许,谁都不准放你出来。”
      
      一听要禁足,绿桑苦拉下脸,抱着一旁的天帝撒娇:“父皇,女儿不想禁足,你快劝劝母后~”
      
      然而这一次,素来疼爱她的天帝却没站在她这一边:“你这野丫头,是该给点教训了,否则日后还指不定惹出什么乱子。”
      
      绿桑见他们心意已决,跺了跺脚,吼了一句“你们合起来伙来欺负我!”便跑了出去。
      
      天帝不由重重叹气:“绿桑这丫头,从小便喜欢神女,好似神女才是她的身生父母般。”
      
      “听陛下这语气,倒像是吃醋,”天后忍不住调侃:“桑儿刚降生时,神女曾赐她一道福旨,佑她一生平安,桑儿与神女亲近些也无可厚非,只是尊上与神女的感情当真出乎意料。”
      
      天帝点点头:“是啊,尊上对那小女孩未免太好了些。”撇去单独为辛漾举行拜师大典不说,尊上居然因为她与神女动手,须知神女不仅在三千年前救过尊上一命,而且还是尊上结下阴阳双生契的妻子,于情于理,神女在尊上心中的地位都不应低于任何人。
      
      天后也颇为赞同:“的确如此,陛下,咱们以后也对那孩子上点心吧,毕竟是尊上捧在手心里的人,再者说,那孩子心性纯良,本宫也甚是喜欢。”
      
      天帝没再说话,洛华是上古时代唯一留存至今的创世之神,位及神尊,法力高深莫测,身份贵不可言,就连这天界,也是他一手扶持起来的,可这区区九重天,他又何曾放在眼里过。
      
      只是可惜了尧音神女,当年的惊鸿一瞥他至今记忆犹新。
      
      天帝叹了口气,摆摆手:“也罢,让叶昀摘一篮子蟠桃送去洛华宫吧。”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