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南天门外,梳着双丫髻的小女孩约莫十二,三岁,着一身桃粉色仙子装,纱衣轻扬,丝带飞舞,腰间悬着洛华宫特制的玉牌。
      
      她似是极为高兴,一蹦一跳地往前走,盯着掌中那串鲛珠爱不释手。
      
      “师父,鲛珠可真好看,它是什么做成的呀?”
      
      女孩突然转过头,扬起小脑袋,眨巴着眼睛好奇地问道。
      
      她身后的男子白衣及地,姿容缥缈,眉宇间透着些许清冷,看着小徒弟求知的眼神,他目光稍柔,薄唇轻启:“南海有鲛人,水居如鱼,其眼泣则能出珠,故而鲛珠便是鲛人的眼泪。”
      
      眼泪?小女孩不可思议地看了看那晶莹剔透的鲛珠,突然嘟嘴问道:“师父,我小时候听娘亲说过人伤心的时候才会流泪,鲛人流泪是不是也代表他们很伤心啊?”
      
      “眼泪乃世间生灵情之所至,鲛族自然也不例外。”
      
      小女孩厥眉,粉手攥紧鲛珠,低声道:“师父,我们以后不要采集鲛珠了好不好。”
      
      洛华唇角微扬,小小年纪便心存善念,果然是个好孩子,他轻抚女孩的髻顶,淡淡道:“好。”
      
      忽而前方乍现一人,面貌清秀,步履匆忙,正是驻守神女座的凤羽仙君。
      
      凤羽望见洛华师徒二人,怔愣片刻,随即作揖行礼道:“尊上。”
      
      洛华稍稍点头:“仙君许久不踏足天界,今日造访,不知所为何事。”
      
      凤羽犹豫片刻,道:“小仙奉神女之命,特来送上冰魄雪莲。”
      
      “冰魄雪莲?”
      
      “不错。”
      
      一想到冰魄雪莲凤羽就肉痛得紧,虽然神女座素来由神女一族掌管,但他才是真正驻守在神女座的人啊,神女座那些个奇花异草,飞禽走兽,哪一样不是他的心血,尤其是冰魄雪莲,那可是他五千年前好不容易寻着的种子,一千年才得以一株,神女倒好,要了一株后还直言不够,命他再去取一株过来。
      
      “她要冰魄雪莲做什么。”洛华修眉微颦,冰魄雪莲是疗伤圣药,当日他出手时心中有数,以尧音的法力,定不至于沦落到需用外药的地步。
      
      “这~”凤羽有些为难,他虽鲜少待在天界,但对于尊上和神女的事还是有所耳闻的,此次神女受伤乃尊上亲手所为,两人的关系跌至冰点,此时若告知尊上真相,难免尴尬。
      
      洛华见他支支吾吾,长袖轻摆道:“仙君知晓何事,但说无妨。”
      
      凤羽垂首道:“神女疗伤期间,误生心魔,如今已是神力消散,修为尽毁了。”
      
      洛华面色微变:“仙君此话当真。”
      
      “千真万确。”凤羽笃定,同时不禁怅然,现今在这天界,恐怕连最低等的凡仙术法都在神女之上,想不到上古神女一族的血脉也会遭此大难,心魔这东西,果然十分厉害。
      
      望着洛华和他身旁可爱的小女孩,凤羽的话有些意味深长:“尊上得空还是去看看神女吧,小仙告辞。”说完便化作一道红光飞向下界。
      
      “师父~”辛漾想着凤羽所说的话,有些不安地用小手拽了拽洛华的衣袖,如果不是因为她,神女就不会和师父起争执,更不会受伤,继而走火入魔,神女毕竟是师父的妻子,师父会不会因此而疏远于她?师父是自她出生以来对她最好的人,不论如何她都不想失去师父!
      
      洛华安抚性地牵住小女孩的手,淡道:“回去吧。”
      
      *
      
      最近,天界众人议论得最多的莫过于尧音了。
      
      青离宫院内,一棵小桐树下,几个仙娥正叽叽喳喳交谈着。
      
      “哎,你们听说尧音神女的事了吗?”
      
      “怎么没听说,这都是前阵子的事了,尧音神女因嫉妒尊上的徒儿,不惜与尊上动手,结果负伤而归。”
      
      “啧啧,要我说,尊上也是够狠的,尧音神女怎么说也是他的结发妻子,就算疼徒弟,也不用真将她打伤吧。”
      
      “你懂什么,尊上素来淡漠,若不是神女自己心肠歹毒,尊上怎会轻易动手。”
      
      “就是,神女一向目中无人,咱们神君前些日子在她那儿受了好大的委屈,如今也算是罪有应得了。”
      
      “即便神女是自作自受,可尊上也未必全然无错,突然收徒,又如此宠溺,莫说神女了,我看着都心酸得慌。”
      
      “尊上自有他的道理,岂是我等能揣测的。”
      
      ……
      
      仙娥们聊得十分欢快,丝毫没注意到她们身后的小桐树抖了又抖,没想到这青离宫的仙娥如此八卦,她们神女宫若是有人私下谈论这些有的没的,早被赶出去了。
      
      化作原形的银桐一脸苦闷,果然不出她所料,第一次来青离宫,还没进门呢,就被一群仙侍轰了出来,无奈之下,她只好偷偷溜进青离宫的后院,化作桐树,静观其变。
      
      只是,这都过去三四日了,她连青离神君一面都没见着,整天净听这些仙娥瞎掰扯,还大抵都是关于她家神女的。
      
      这些个仙娥,就知道花痴,神女大人哪有那么不堪,虽然吧,她家神女大人傲娇了一点,脾气大了一点,但绝对跟心肠歹毒扯不上关系好吗,就说那辛漾,神女讨厌她讨厌成那样,也从没对她暗地里下过手啊,要不然,以神女大人的本事,辛漾还能活到现在?
      
      而且神女那么喜欢尊上,也无怪乎她会厌恶辛漾,而尊上既为神女的夫君,却对另一个女人~呃,女孩宠溺至深,还为她打伤神女,着实是不应该。
      
      银桐一直挺纳闷,那个凡间女孩要资质没资质,要姿色没姿色,就是长得可爱了点,单纯了点,尊上怎么就拿她当宝了,想不通啊想不通~
      
      “你们在聊什么。”
      
      突然一个略带磁性的男声响起,仙娥们的讨论声戛然而止,战战兢兢行了个礼,慌忙道:“二殿下恕罪,澜水上仙恕罪,我们,我们……”
      
      “行了,都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吧。”澜水见郁戚面色不悦,顺手打了个圆场。
      
      “是。”仙娥们战战兢兢,纷纷退下,银桐大呼爽快,耳根子总算清净一些了。
      
      “让上仙见笑了。”
      
      澜水随意摆摆手,水蓝色纱衣随之浮动:“无妨,无妨。”
      
      郁戚眼角扫了眼仙娥们方才待的地方,道:“上仙勿怪,师父近日正在闭关炼药,故而不能相见。”
      
      “不知神君何时出关?”
      
      郁戚摇摇头:“师父并未言明。”
      
      澜水满脸失望,若推算无误,她即将历劫,晋级仙君,可自古以来历劫之事都是九死一生,她自己的实力自己了解,全无把握,故而才来求见青离神君,望他赐一颗渡劫金丹,没想到正碰上神君闭关,这可如何是好。
      
      “其实想让师父出关也不是全无办法。”看着澜水面如死灰的脸,郁戚突道。
      
      澜水刹那间眼带星光,郁戚接着道:“师父近些年来一直在找冰魄雪莲,若上仙能献上一株~”郁戚没有将话说完,只是那字里行间的意思不言而喻。
      
      澜水听得一愣一愣的,脸色僵得不能再僵,那可是冰魄雪莲,不是雪莲!她有那等闲情去找冰魄雪莲,还不如抓紧修炼修炼……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