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糙汉丑妻的幸福生活》婶儿真有仙气 ^第2章^ 最新更新:2018-12-06 10:24:06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热闹的一家 ...

  •   第2章
      “你给老子闭嘴,一天就知道瞎吵吵,这日子还过不过了?”萧万金最烦妇人撒泼,他紧紧皱着的眉头能夹死一群苍蝇。
      
      “是老娘不过日子么?是你大儿子不让咱们家过日子,这还没分家呢就藏私房钱……”
      
      “爹……娘,你们有完没完,成天的吵吵,还让不让人读书了!”
      
      萧家老三萧天佑手里拿着一卷书,黑着脸从屋里出来,埋怨道。
      
      杨氏闻言顿时就闭了嘴,老脸一变,堆起的笑跟开繁了的菊花似的:“是娘不好,娘不闹腾了,老四你赶紧读书去,可是饿了?娘给你煮碗鸡蛋面,放猪油的。”
      
      萧天佑的眼底闪过一丝厌恶,很是冷淡地道:“娘,我同巧珊商量过了,去镇上住,在家我没法子静心读书。”
      
      杨氏很是不舍,但萧老汉闻言却是一口答应了下来。
      
      他们家是外来户,总是被村里人排挤,要是家里出个秀才,那他们家就能在村里扬眉吐气的生活。
      
      瞧那徐德功,啥狗屁倒灶的玩意儿,可人家运气好,家里出了个秀才,一家人就能在村里横着走。
      
      萧天佑淡漠的道:“那爹就给我准备银钱吧,虽然我跟巧珊去岳家吃住不花银子,可也没有总是白吃白喝的道理。”
      
      萧万金点头道:“成,那你再等两天,我让你大哥去县里把猎物卖了,就把银钱给你。”
      
      萧天佑嗯了一声,就回屋把门关上了。
      
      他媳妇季巧珊就迎了过来,脸色不好的道:“咋的还要等两天,你们这个家我是一天都呆不下去了。”
      
      萧天佑的脸上早就换上了讨好的笑容,跟之前在他爹娘面前简直是判若两人。
      
      他一把搂过季巧珊,伸手在她胸口抓了一把,柔声哄道:“我还不是想要点儿银子再走,总不能空手去你们家吧。”
      
      季巧珊噘嘴嘟嘴:“你也知道不能空手去我们家,那就多要点儿!”
      
      萧天佑笑道:“成,我这就去找我爹,让他叫我大哥再上一趟山,打个大玩意儿下来卖……”
      
      在灶房给刘春芽(喔不,现在已是刘芷岚了!)熬药的萧远山并不知道自己的弟弟在打啥主意,他把药熬好了,就把滚烫的药放在凉水里镇了会儿,试着温度合适了,这才给刘芷岚端去。
      
      可刘芷岚这会儿虽然是有意识了,可眼皮却怎么也睁不开,身体自然也是动不了。
      
      萧远山试着用勺子给她喂药,结果药汤都顺着她的嘴角给漏了出来。
      
      萧远山瞧了两眼刘芷岚满是痘痘,发炎红肿的脸,只是犹豫了片刻,便喝了一口药,俯身把唇凑了上去。
      
      刘芷岚的脑子瞬间就炸了,他……用嘴给自己度药。
      
      依着原主的记忆,这萧远山其实也是个受害者,被塞了这么个丑媳妇不说,丑媳妇还总给他找事儿。
      
      关键是,原主这副尊容,就是刘芷岚多想一会儿都想吐。
      可萧远山竟然还能啃得下去!
      
      汉子,小姐姐不扶墙,就服你!
      
      感觉到自己的牙关被他温热的舌头撬开,苦涩的药液瞬间就充斥满口腔,并顺着喉咙滑了下去。
      
      他一口一口的,没有丝毫的不耐烦,认认真真的把药渡给她。
      
      刘芷岚的心顿时又酸又胀,同样是意外将死,她想起自己的老公魏云泽,这个男人,嘴上说爱她,没有她就活不了。
      
      却转头便在自己车祸之后,跟医生说要放弃。
      
      可明明自己所有的钱都在他手中,明明自己还能再抢救抢救!
      而萧远山,则恰恰相反,在原主的记忆里,这个萧远山跟她就是两看相厌,可是却在所有人都劝他放弃她的时候,坚持给她抓药救治……
      
      “老大啊,趁着天色还早,你赶紧去镇上把猎物卖了,你四弟要去镇上住,身上没银钱可不成。”萧远山刚给刘芷岚喂完药,萧万金就站在门口隔着门冲江远山说话。
      
      萧远山闻言没啥表情,他将门拉开,小山似的身子堵在门口,居高临下的地冷眼盯着萧万金:“爹,这次的猎物卖是要给郎中药钱的,再者,春芽受伤了,要补补。”
      
      萧万金万万没想到一向听话顺从的儿子竟然会跟自己唱反调,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竟愣住了。
      
      半响,他才出声:“老大,郎中那里的银钱你卖了猎物回来就给他,剩下的还是给老三吧。
      
      其实你娘说的也有道理,你这个媳妇,又丑又不守妇道,没了就没了,咱们家也仁至义尽了,不必再在她身上浪费银钱,到时候爹再给你寻个好的。”
      
      萧远山盯着萧万金的眼暗潮翻涌,包含了太多的东西,一时间把萧万金都看诧了。
      萧万金很不舒服的撇开眼瞟向别处,就听到萧远山闷闷的声音:“猎物是给春芽看伤补身子的。”说完,他就退回屋子,甩手关门。
      
      “嘭……”
      
      跟在他身后也往里走的萧万金被关在门外,鼻子结结实实地撞在了门上,疼得他直冒眼泪。
      逆子!
      
      竟然敢摔他门!
      
      还犟着猎物的事儿不松口!
      
      萧万金气了个倒仰,但他到底不是杨氏,是个知道轻重的人,毕竟这个家要靠萧远山撑着。
      
      揉着鼻头很是缓了会儿的萧万金还不死心:“老大啊,你四弟是要念书的人,咱们家太吵,不利于他念书。
      
      可他上镇上亲家家去住,总不能空手去不是,要么现在日头还高,你再进一趟山吧。
      
      你放心,春芽这里,有你娘呢。”
      
      “我不放心!”
      
      门内传来萧远山硬邦邦的声音,萧万金差点儿没被他给气吐血,这还是他那个顺从呆板的大儿子么?
      
      咋刘春芽一受伤,他大儿子也跟着变了呢?
      
      刚巧从灶房出来的杨氏瞧见这一幕,就跟被谁踩了尾巴的狗一样,顿时就炸毛了,跳起来骂道:“不孝的东西,老娘白生养你了!
      
      为了个丑八怪破烂货,竟敢顶撞爹娘!
      
      也不怕被天打雷劈了去!”
      
      接着她又跑去踢萧远山的房门:“还敢拴门了,啥烂茄子也当宝贝,这败坏门风的东西,老娘要给他们老刘家退回去!”
      
      被大儿子顶得老血翻腾的萧万金正烦着呢,他狠狠的瞪了一眼杨氏:“你有完没完啊?也不瞅瞅啥时辰了,还不快下地去!”
      
      杨氏亦是心气儿不顺的骂道:“你个死老头子,老娘下地谁煮饭?”
      
      萧万金没好气地道:“这不是有老四媳妇么。”
      
      他的话音才落,萧天佑就出来了,板着一张脸不高兴地道:“爹,你这是说啥话呢,当初咱们家求娶巧珊的时候可是讲明了她过门啥活儿都不干的。
      
      巧珊在家可是有丫头伺候的,没得来了咱们家还要粗活儿!
      
      再者,我还指望岳父给我指点学问呢。”
      
      他这么一说,萧万金就哑火了,从墙角抄起锄头就出门干活儿了。
      
      杨氏则满脸堆笑的去安抚儿子媳妇:“老四,你别听你爹的,他被你大哥给气糊涂了。
      
      老四媳妇,你晌午想吃啥,娘给你做?”
      
      “娘,我想喝鸡汤。”
      
      “哎,成,你大哥进山应该打了有野鸡回来,等他拿回来娘给你炖。”
      这边儿萧万金出门了,萧远山也从屋里出来,因着不放心家里的人,他还专门拿锁头把房门给锁了。
      
      并且全程无视杨氏等人,大步流星的出了萧家院子。
      
      刘芷岚从萧远山出去并锁了门之后,她的精神力便进入了另外一方空间,故而外界的吵嚷她是一丁点儿也没注意。
      
      这方空间不大,是一间装满了书籍的木屋。
      
      木屋里除了书架,便只有一桌一椅,桌子上除了笔墨纸砚便是一个毫不起眼的灰扑扑的石碗。
      
      瞧着熟悉的木屋,刘芷岚激动地哭了起来,她穿越了,空间也跟着她穿越了过来。
      
      这下她再不用担心自己会死掉了。
      
      正是书桌上这个毫不起眼的石碗,每天都会泌出一碗灵液来。
      
      这灵液不但能强身健体,改善体质,还能培育植物,治疗疾病。
      
      即便是癌症,只要长期坚持服用灵液,癌细胞也会渐渐消失。
      
      前世,她能赚那么多的钱,正是在自己售卖的药膳中加了灵液,让药膳格外有效的缘故,可魏云泽并不知道。现在想想,自己出车祸那天,正是魏云泽从自己这里得到所有药膳方子之后发生的事情。
      
      说不定那场车祸,也是魏云泽策划的。
      
      可即便是这样,那又如何呢,在原来的世界,刘芷岚已经死了。
      
      刘芷岚压抑住心里复杂至极的情绪,忙凝神转移石碗里的灵液。
      
      她现在头部受伤,精神不济,并不能转移所有的灵液,费劲了力气,脑袋疼地快爆炸了,才从石碗里汲取了一滴灵液。
      
      刘芷岚感觉道喉咙里忽然有了一丁点儿湿润感,一股熟悉的清冽味道顺着喉咙一路滑到了胃里,似乎有一股子若有似无的力量从胃里散发开来,浸透到四肢百骸中去,她这才真正的放心。
      
      因着从空间中弄出一滴灵液到自己的喉咙里,刘芷岚衰弱的精神力耗费的厉害,瞬间就被弹出了空间。
      
      而此刻,她满身已然是冷汗津津。
      
      但整个人却是轻松了很多。
      
      有了些力气的刘芷岚终于睁开了双眼,人也能勉强的动一动。
      
      可即便是脑子里有原主的记忆,她还是被眼前屋子的破败给惊呆了,以至于都没能听见开门声。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