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倒霉的天然卷 ...

  •   离开商铺后没走多久,志村新八实在是忍不住叹了口气。“所以说,命运女神的垂青对我们来说根本就是不存在的。”指望抽奖还不如大吃一顿来的实际,只要一想到接下来的时间里餐餐顿顿都是酱油拌饭,他就觉得前路无光人生无望。
      三人中看得最开的也就神乐一个,打着伞吃着醋昆布,口齿不清地说:“哟西!今天的大餐更要好好珍惜了阿鲁,一定要饱餐一顿才行!”
      “啊……”走在三人最前方的银色天然卷一脸萎靡,像是忘却前生,在荒野上飘荡的游魂一般,凄凄惨惨无依无靠。
      “银酱打了这么多年的小钢珠,一点向命运低头的自觉都没有阿鲁。”
      像是被戳到了痛脚,原本还蔫了吧唧的银色天然卷立马跟过了电似的根根立起,坂田银时激动地反驳道:“什么啊!这根本就不关阿银的事啊!明明就是那个小鬼他不配合阿银我!”
      羽树:“…………”就算他现在是生魂状态,他也没办法隔着密封的箱子看到里面的签条啊。再退一步来讲,就算他能看到头奖在箱子里的哪个地方,他也碰不到实物,坂田银时也听不到自己在说什么,哪里来的配合可说嘛!
      志村新八和神乐面露鄙夷,齐齐表示唾弃:“噫!肮脏的大人!”
      “抽不到就抽不到嘛,关小朋友什么事?银桑你够了哦。”
      “什么小朋友!明明就是幽灵!”
      “结野先生不是说了幽灵和生魂是不一样的吗?银桑你说话稍微注意一点啊!给小孩子造成心理伤害的话小心他以后经常来找你哦!”志村新八推了推眼镜,煞有介事地说。
      “噫——!别、别开玩笑了!!!”坂田银时吓得浑身一个哆嗦,差点将拎在手里的便利袋摔地上。
      
      众人都看不见的羽树飘在半空中,紧紧地跟在坂田银时身后,同样也很苦恼。他真的挺想去宇宙看看,但以目前的情况来看,跟着坂田先生登上宇宙飞船是不太可能实现的了。那么到底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让他摆脱束缚,离开坂田银时身边呢?
      是不是找个机会再问问结野先生?可是如果坂田银时不去的话,自己也没办法与结野先生见上面啊……唉!
      
      就在三人路过街上某个巷口时,光线突然一暗。三人不约而同地抬起头一看,一团黑影正好笼罩在他们上方,不知名的物体裹着疾风从天而降!
      “啊啊啊啊!!!”三人连滚带爬地四散逃开,也就是他们逃离原地的下一秒,“嘭”地一声,重物砸在地上扬起了厚厚的灰尘,将那个落地的物体掩盖得严严实实。
      
      “怎么回事阿鲁?天人要入侵地球了吗?!”神乐一只手扛着伞,一只手掩住口鼻,一脸惊奇地看着黄尘后的黑影。
      “咳咳、咳!什么啊这是?!”志村新八被烟尘呛得咳了两声,捡起扑倒在地时摔到一边的眼镜,皱着眉看着事故正中心。
      三个人当中运气最不好的当属坂田银时,他在扭头往旁边跑的过程中,一不小心踩到一颗不大不小的石子,脚一崴直接脸朝地摔在了地上。他捂着脸从地上爬起来之后,十分暴躁地一脚把脚边的石子踢飞,然后抬头对着刚才黑影落下来的那栋小楼高声道:“喂!现在的人到底还有没有公德心了?啊?高空抛物会砸死人的知不知道啊!”
      
      话刚落音,烟尘中的黑影突然动了动。
      这、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坂田银时三人愣在当场,原本围上来想看看怎么回事的路人们也不约而同地往后退了几步。
      
      很快,灰尘散开,众人也看清了从天而降的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而对坂田银时三人来说,还相当熟悉……
      
      “……伊丽莎白?”
      “……假发?”
      
      “唔……不是假发……嘶!是桂!”身着蓝色浴衣外罩白色羽织的黑长直很显然摔得不轻,一边揉着屁股一边从地上……准确来说是从肉垫伊丽莎白身上爬起来。身上的重物移开后,原本面朝下的伊丽莎白翻了个身,虚弱地眨了眨大得出奇的眼睛,就连眼皮上那三根十分有个性的睫毛都颤颤巍巍地抖动了一下,接着便瘫在地上不动了。
      
      志村新八:“桂先生……你们……没事吧?”
      桂小太郎:“放心好了!事业尚未成功,我绝不会倒下!”
      志村新八:“不,我其实是想问的主要是伊丽莎白→_→”
      桂小太郎:“哈哈哈!当然没事了,呐!伊丽莎白!”说着,他一边大笑一边拍着伊丽莎白的肚子。
      伊丽莎白被他的大力拍得身体一个抽搐,两眼一翻,头一偏,嘴里溢出道道鲜红的粘稠液体。
      吐、血、了!!!
      志村新八惊恐地看着倒在地上的伊丽莎白,“啊啊啊!不得了了啊!!!”
      “伊丽莎白!”
      被志村新八和神乐掀到一边的桂小太郎愣了一下,看着两人扑在伊丽莎白旁边,随即又看了看自己刚才用来拍伊丽莎白肚子的手,“难道我太用力了?”
      “这是当然的吧?!”坂田银时指着老同学的鼻子臭骂,“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还给你这家伙当垫背,你居然还这么对他!”
      闻言,桂小太郎果然十分愧疚,哭着喊着扑到了伊丽莎白身上,给了他致命一压:“伊丽莎白!都是我不好,我会补偿你的!”
      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被他嚎得真是闻者伤心见者流泪。
      志村新八看着被压得又吐出一口鲜红的伊丽莎白,忍不住劝:“桂先生,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我们先把伊丽莎白送到医院里去吧。”
      “就是说啊,再拖拖拉拉的事情就糟糕了阿鲁。”
      桂小太郎停止了干打雷不下雨的嚎哭,抬起头来一脸疑惑地看着二人,“医院?为什么要把伊丽莎白送医院?”
      坂田银时:“……都吐血了还不送医院等着直接送入灵堂吗?!”
      桂小太郎:“?”
      神乐:“不送医的话出了什么事你拿什么来补偿伊丽莎白阿鲁!”
      桂小太郎不明所以地挠了挠脑袋,“双倍的番茄酱怎么样?”
      坂田银时&志村新八&神乐:“……???”
      “哈哈哈!你们该不会以为伊丽莎白吐的是血吧!哈哈哈哈!”总算闹明白三人意思的桂小太郎叉腰大笑,“其实我们今天中午吃的是番茄酱拌饭啦!伊丽莎白吃了整整三大碗呢!”
      原本还躺在地上的伊丽莎白直挺挺地坐了起来,不知从拿掏出一个木板,上面写着“其实是五碗”。
      
      坂田银时&志村新八&神乐:“…………”
      “哈哈哈哈哈!”
      “所以说这有什么可得意的啊!!!”万事屋三人凶神恶煞地扑上去对着桂小太郎就是一顿拳打脚踢。
      
      看热闹看了半天,结果最后却发现是个乌龙的路人们叹了一声,各自散开,该干嘛干嘛去了。
      倒是羽树发现了点什么不一样的东西。他伸出左手挥了挥,伊丽莎白的眼珠子就往左,他伸出右手挥了挥,伊丽莎白的眼珠子就往右。
      咦?他看得见自己吗?
      没过多地考虑,羽树试探性地向伊丽莎白伸出右手,“你好?”
      伊丽莎白伸出短短胖胖的右手,准确无误地“握住”羽树的手,左手拿着的木板一转,上面写着的字换成了“你好”。
      虽然伊丽莎白并不能真的碰到羽树,两人的握手也只是做做样子,但是羽树真的惊讶了。
      “你看得见我?也听得到我说话?”
      「是的。」
      羽树现在已经确定这个白白胖胖的神奇生物是真的看得见自己,并且也能听到自己说的话了。不过……“你也是阴阳师吗?”
      「不是阴阳师,是伊丽莎白。」
      “哦哦……你好,伊丽莎白,你是第一个不用神奇的方法就能看到我的呢。”之前坂田银时带他去见的结野先生也要通过结界才能准确地找到他的位置,与他做交流的呢。
      「我的荣幸。」
      “可是,这是为什么呢?”羽树还以为这个世界的人都是看不到自己的,无论是地球人还是天人,倒是小动物一类的因为没有打过照面,所以这个并不清楚。
      「缘分。」
      “……这么一说,好像也是呢。”羽树发现他竟然无法反驳。
      
      等到万事屋三人和桂小太郎的单方面殴打结束后,羽树和伊丽莎白已经聊了一会儿了。不过大概是伊丽莎白的反应太过平淡,四人都没有第一时间注意到隔一会儿就翻一下木板的伊丽莎白的异常。
      
      就在这个时候,小街尽头突然传来一声暴喝:“桂——!这次你绝对跑不掉了!!!”与此同时,一个小黑点从远处以肉眼几乎捕捉不到的速度向众人飞驰过来!几乎是瞬间,一枚导弹就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当中。
      “什么啊啊啊啊!!!”
      导弹的目标明显就是桂小太郎,而距离他极近的万事屋三人组无比惊恐地再次四散奔逃。
      “轰——!”
      肩抗式火箭筒在四人原本所在的地方炸出一片狼藉,灰黑的烟雾伴着尘土升腾着,几乎遮挡了半条街。
      而趁着这个机会,凭借千万次的经验避险成功桂小太郎一抹脸上的黑灰,眼神一凛,“伊丽莎白!”
      原本还优哉游哉和羽树聊天的伊丽莎白用与自身体型不符的灵活,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蹦起来,写了「再见」的木板一收,与桂一起撒丫子钻进了狭窄昏暗的小巷子,三两下就不见了身影。
      
      “嗞——”车子急刹后,车胎剧烈摩擦地面发出了刺耳的声音,紧接着就是十分耳熟的两个声音。
      “喂!总悟!都说了不能用火箭筒乱来啊!”
      “吵死了,明明那么好的机会可以炸死桂,土方先生为什么要在那个时候惊动他啊。”
      “你没有事先提醒就把火箭筒扛出来难道还是我的错吗?!!”
      “啊,土方先生能认识到这一点真是太好了。”
      “你给我闭嘴!”
      
      真选组的巡逻车上一左一右下来两个人,驾驶座上下来的那人拿着对讲机吩咐了些什么,而从副驾驶上下来的栗发少年扛着火箭筒,居高临下地看着为了躲避导弹而狼狈倒地的坂田银时,语气淡淡地打了声招呼:“哟,旦那。”
      “你们是故意的吧!啊?!一定是故意的吧!!!该死的税金小偷!!!”今天第二次脸朝下砸地的坂田银时额角青筋根根爆出,他已经克制不住伸向洞爷湖的手了。
      “啊,实在是不好意思。”冲田总悟无比诚恳地说,“下次我一定会瞄准一点的。”
      “去死吧混蛋!!!”

  • 作者有话要说:  最近一个多月家里有点事,现在恢复更新,抱歉让大家久等了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