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衡门之下》天如玉 ^第5章^ 最新更新:2019-03-18 09:30:34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五章 ...

  •   五天后,大雪仍时不时地下着。
      新露引着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入了都护府。
      这是先前特地为世子李砚延请来的新老师。
      
      穿廊而过,只可见府中十分忙碌,园中有仆从在新植花草,洒扫庭院,还有婢女交相扶着,在那廊檐下悬挂起挡风的垂帘,往来穿梭,安静本分,没一个脚步停顿的。
      不多时,入了西面早就备好的学堂。
      
      老者是这瀚海府有名的隐士,博闻广识,但见这堂内摆着洛阳纸、徽州墨,上好的太湖石镇纸,四下的坐用器具,无一不精,也不禁摸了摸胡须,暗生感慨。
      不愧是一方军阀享有的大都护府。
      顺嘴,老人家就问了句:因何当时拜帖是清流县主之名,却入了这大都护府中教学?
      新露早已瞧见他眉宇间钦叹的神色,笑着告诉他:这大都护府如今正是由他们县主掌家的。
      
      若非如此,这里岂会短短数日就有这一番变化?
      就要如此这般,才能配得上安北大都护府的名号才是。
      新露想到这几日家主作为,叫府中奴仆无不心服口服,还有些得意来着。
      ……
      
      李砚去上课了。
      少了他在跟前晃悠,栖迟多出不少闲暇,正好,着手将府上的开支记录下来。
      这对她而言,是再轻松不过的事。
      
      秋霜为她捧来一炉熏香,看她下笔迅速,皆是出账,哪有入的,忍不住道:“谁承想,家主来这儿的第一件事竟是花钱。”
      栖迟也没想到,本以为安北都护府手握重兵,雄踞一方,谁能料到内里是这么一幅模样。
      
      她笑:“钱赚来便是花的,不花我还赚它来做什么呢?”
      眼下还不清楚缘由,说什么都为时过早。
      何况这地方她也要带着这许多人住的,弄舒服些,不是也让自己好过么?
      秋霜听了转过弯来,转着眼珠想:也对,叫那大都护回来瞧见,必然要感动涕流,届时少不得对家主呵护备至,那这钱花再多也值了。
      
      忙完没多久,李砚回来了。
      今日只是见师礼,没有讲学。
      新露跟在他后面进门,笑容满面地对栖迟道:“先生夸世子是个好苗子呢,不是那等纨绔子弟,定是个可造之材。”
      李砚被夸得不好意思,红着小脸,挤到栖迟跟前来。
      
      栖迟顺手摸摸他头:“那才不枉费我带你来这里,好好学着,他日要叫那些瞧不起你的都不如你。”
      李砚一下就想起了邕王世子那些人,眨了眨眼,看着她:“原来姑姑有这个用意吗?”
      “自然,别忘了,你还有个光王爵要承袭的。”
      
      李砚这才明白姑姑的良苦用心,又想起英年早逝的父王,鼻尖酸溜溜的,从她怀间站直身,道:“侄儿领训,这便回屋去了。”
      “做什么去?”
      “去温书。”
      栖迟失笑:“怎么说风就是雨的。”
      李砚更不好意思,小跑出门去了。
      
      栖迟的笑也敛了,想到哥哥,往事便涌上心头,总是不好受的。
      从那温柔乡一般的光州来到这朔风凛凛的北地,也不知她哥哥泉下有知,会不会觉得她是做对了。
      
      新露见她神色郁郁,眼下有些青灰,料想是这些时日忙碌府中的事没休息好,走去榻边揭开新垂的帷幔,道:“家主小睡片刻吧,从启程上路以来,到这府中,就没睡过一个好觉。”
      栖迟点点头,起身过去时,对秋霜招一下手:“给我把刚送到的账册拿来,若睡不着还能翻一翻。”
      
      秋霜一边去匣中找,一边打趣:“家主是要看看自己又赚了多少入账,才高兴呢。”
      她扬眉:“正是这个道理。”
      新露和秋霜听了都不禁笑出声来。
      听到她们笑,栖迟心情也转好了,她向来不是个沉溺伤怀的人。
      
      ※
      
      人退去,房中炭火烧得旺,舒舒服服的。
      栖迟躺在榻上,翻了大半,渐渐乏了,背过身去,将册子塞在枕下,合上眼。
      迷蒙间倒是想起一件事:那男人至今还未回来过。
      到后来便睡着了。
      
      不知是梦里还是现实,闻得声响,叮的一声,好似金勾解带,一串细碎声。
      接着沉重的一声,像是有什么倒了下去。
      
      栖迟掀了掀眼帘,尚有睡意,料想不是新露就是秋霜,何时竟如此毛手毛脚了。
      只一瞬,又睁了眼。
      因为想到她身边的人都不可能这样行事。
      
      伸手撩开帷幔,她两只脚慢慢踩到地。
      地上新铺了西域绒毯,光脚踩上去也不会冷。
      她起身离榻,脚步无声,走了几步,便看见地上淋漓的水渍。
      目光顺着那点点滴滴的水渍望过去,案上搭着一条一指宽的腰带,往前是床。
      
      床沿下也是一滩水渍。
      栖迟轻手轻脚地走过去,一眼看到上面躺着个人,脚上胡靴未褪,粘着的雪化成水,滴落在地。
      下一眼,看到他的脸。
      
      不妨他突在此时就睁了眼,栖迟一惊,下意识地转头就走。
      身后的他霍然坐起,一把抓着她扣回去,一只手捂住了她的嘴。
      “别叫。”耳边传来低沉沙哑的声音:“是我。”
      
      栖迟跌坐在他身前,手指挨着他的佩剑,还是那柄她见过的剑。
      男人的手捂着她的唇,粗糙,沾了风雪的凉气。
      
      她没想叫,早已猜到是他。
      毕竟能登堂入室的,除了男主人,也不会有别人了。
      
      她用手指,轻轻勾了一下他的手背。
      那只手停顿一下,拿开了。
      
      栖迟抬手抚一下被他碰过的双唇,没有回头。
      方才微惊,心口仍快跳着,她努力压下,想着眼下光景,夫妻重逢,第一句该说什么?
      
      “家主!”门忽然被推开,新露跑入,一眼瞧见里面情形,呆了呆,反应过来,忙低下头退出去了。
      家主被人拥着坐在床上,就是傻子也该明白那是何人。
      
      门外已传来罗小义的声音:“怪我怪我,是我莽撞,惊搅了几位姐姐。”
      栖迟听见还有外人在,从床上起身,理一下鬓发,唤了声新露。
      新露又推门进来,一路垂着头近前,搬一张胡椅过来,拿了披风给她披上,伺候她坐下,一面贴在耳边将事情与她说了。
      
      原来刚才秋霜经过一间厢房,察觉门开着,就走了进去,不想竟看见罗小义在里面躺着,一动不动,也不知是睡着还是昏着,当然方寸大乱。
      新露慌忙就来告诉栖迟,没想到这里也有人……
      
      直到这时,栖迟才又重新看向床上的男人。
      伏廷正看着她。
      
      他身上是两层厚厚的军服,胡领翻折,本是最贴身的,如今腰带已解,散在身上,形容落拓。
      光是在那儿坐着,栖迟都觉得他身形高大。
      她眼垂下,须臾,又抬起看一眼。
      他仍盯着她,眼里带一层疲惫。
      
      看着他脸,她忽然就想到一件往事。
      当初成婚前,光王曾暗中派人来北地打听大都护容貌。
      来人回去后禀报说:大都护虽出身寒微,但仪表英武,远胜王公贵侯。
      
      栖迟当时问哥哥:打听这个做什么呢?天家所配,难道他生得难看,你还能悔婚不成?
      她哥哥说:不打听一下不安心,若是那等獐头鼠脑的,又如何能配得上你这等容貌。
      
      有些想远了,她回了神,听到罗小义的声音,已到了门口——
      “惊扰县主嫂嫂了,末将跟随大都护刚刚返回,几天几夜未合眼,实在累极了,摸到间房就睡了,是我没规矩,可千万别怪我才好。”
      
      栖迟知道这府上以往无人,他肯定是随意惯了,也没放在心上,说了句:“不妨事。”
      “嫂嫂好人,宽宏大量!”罗小义甜嘴甜舌地说着,探入半张脸来,惊异道:“三哥,你这屋里何时变得如此暖和了?”
      
      伏廷听到这话才有所觉。
      他数日奔波,一直追着那几个突厥探子到了边境,若不是累死了一匹马,实在不能再耗下去,只怕现在还在外面。
      回来后倒头就睡,此时才注意到这屋内的确温暖如春,难怪方才沾枕即眠。
      
      他转着目光,一点一点在这房内扫视。
      刚醒时还以为这房内不同了是多了个女人,现在发现何止。
      窗纸是新的,灯座遍布角落,屏风上的装饰也已新描画过,添了大大小小十多样用器,炭盆香炉,罗幔轻纱,皆是以往没有的。
      
      一圈扫完,目光在地毯上停留一下,他往坐着的女人身上看去。
      衣摆动了动,是栖迟缩了缩光着的双脚,在他眼前一闪而过的白嫩。
      
      “你安排的?”他问。
      栖迟眼光往门口瞥一眼,罗小义探了下脑袋,似乎也在好奇这事。
      她点一下头:“是。”
      明摆着的,不是她,难道还有别人。
      
      伏廷看着她,眉心皱一下,松开。
      栖迟已经瞄见,心道莫非不喜她擅自安排?
      耳中却听他唤了声小义。
      
      罗小义会意,在门口接话道:“县主嫂嫂花了多少,叫你的侍女告诉我,回头大都护也好将花销如数奉还。”
      其实说了也肉疼。
      这些宗室贵女可矜贵了,一来就如此铺张浪费。
      他三哥身上带伤,话不多说,叫他开口,可大话放出去容易,真拿钱,要上哪儿去拿!
      
      话虽如此,这炭火烧得可真暖和啊,好些年没在这凛凛寒冬里感受到这热乎气了。
      他不自觉往门内靠。
      忽然听到一声轻笑,不禁朝里瞄了一眼。
      
      是栖迟,她笑得很轻,因为有些忍不住。
      想不到这男人还挺有骨气的。
      
      “以往逢年过节,你也往光州送过不少东西,还是在都护府如此光景下,如今便当我给你这里送些东西,又有何不可呢?”
      这话,她说得是有些诚恳的。
      之前虽有不快,因为想到这点,也消弭不少。
      
      伏廷闻言没说话,却忽往门口看了一眼。
      罗小义眼神闪闪烁烁,飘忽不定。
      
      他不记得自己有送过东西去光州。
      若没猜错,一定是罗小义。
      自成婚以来,罗小义便时常劝他去光州走动,免得娶了妻还做和尚。
      他身边能关心他私事的,除了这个多事的,也想不出来还有旁人。
      
      栖迟注意到两人眼神往来,心里回味了一下。
      看一眼伏廷,她起身道:“新露,去给罗将军住的屋子里也生盆炭火,我们先退去,莫妨碍大都护与将军休息。”
      新露称了声“是”,扶她回去榻边,以身挡着,悄悄给她穿上鞋袜。
      
      门口的罗小义闻言又是一阵肉疼。
      多一盆炭,又是多出一份钱来。
      若不是他三哥房里多了个人,真想直接开口说就在这里跟他挤挤睡一觉得了,何必浪费那个钱。
      
      伏廷倒是没说什么。
      看着栖迟在榻后半遮半掩地穿戴齐整,走出门去,唯有耳后头发微乱,是他方才弄的。
      他五指握一下,指间忆起捂过她的唇。
      又想起罗小义的话,水做的一般。
      
      栖迟出了门。
      罗小义回避着,退到一边给她让路。
      她脚步停一下,低低道:“多谢将军之前数次破费送礼了。”
      罗小义见她已知情,也就不隐瞒了,干笑道:“县主嫂嫂莫客气,我都是替大都护送的,那就是大都护对你的情分。”
      栖迟含笑点一下头,移步走了。
      
      待到转过回廊,脸上笑便没了。
      新露看过去时,就见她嘴唇轻轻动了一下。
      “伏廷……”她念叨一遍那男人的名字,手指撩了一下耳边发丝,心里有些难言的气闷。
      原来,还算是她自作多情了。
      
      

  • 作者有话要说:  罗小义表示:哥,我只能帮你到这儿了……
    ——————————
    谢谢爱人们的营养液!
    读者“三喵”,灌溉营养液+52019-02-21 17:30:19
    读者“有方”,灌溉营养液+102019-02-21 12:52:43
    读者“肥遗”,灌溉营养液+102019-02-21 12:48:08
    读者“天使在我心”,灌溉营养液+52019-02-21 11:52:46
    读者“林林”,灌溉营养液+12019-02-21 08:58:53
    读者“唐小妖”,灌溉营养液+82019-02-21 05:21:24
    读者“Tsuki”,灌溉营养液+122019-02-21 01:06:50
    读者“就是诗呀”,灌溉营养液+52019-02-21 00:49:18
    读者“黄焖鸡米饭”,灌溉营养液+182019-02-21 00:22:00
    读者“阿爪”,灌溉营养液+42019-02-20 23:50:08
    读者“maris”,灌溉营养液+12019-02-20 23:48:37
    读者“konghong”,灌溉营养液+12019-02-20 23:44:53
    读者“七月流火”,灌溉营养液+12019-02-20 23:43:01
    读者“赠我一曲菩萨蛮”,灌溉营养液+22019-02-20 22:09:00
    读者“”,灌溉营养液+12019-02-20 21:40:00
    读者“865298”,灌溉营养液+12019-02-20 21:38:10
    读者“865298”,灌溉营养液+12019-02-20 21:38:07
    读者“梁小席”,灌溉营养液+102019-02-20 21:15:48
    读者“李小慢慢慢”,灌溉营养液+12019-02-20 21:12:47
    读者“哈哈哈哈啰、?”,灌溉营养液+12019-02-20 21:11:58
    读者“薇小凉”,灌溉营养液+12019-02-20 21:06:32
    读者“咸蛋超人”,灌溉营养液+92019-02-20 20:58:36
    读者“芳华依旧”,灌溉营养液+12019-02-20 20:55:15
    读者“柚子yz”,灌溉营养液+132019-02-20 20:44:38
    读者“疆北北”,灌溉营养液+42019-02-20 20:33:51
    读者“不丁盖”,灌溉营养液+22019-02-20 20:23:28
    读者“不丁盖”,灌溉营养液+22019-02-20 20:22:43
    读者“不丁盖”,灌溉营养液+12019-02-20 20:22:37
    读者“seisei”,灌溉营养液+52019-02-20 20:16:05
    读者“”,灌溉营养液+12019-02-20 20:07:51
    读者“CassV587”,灌溉营养液+102019-02-20 12:54:16
    读者“唐小妖”,灌溉营养液+12019-02-20 09:00:55
    读者“御笔丹青”,灌溉营养液+82019-02-20 01:33:33
    读者“燕”,灌溉营养液+102019-02-20 00:20:45
    读者“芳华依旧”,灌溉营养液+12019-02-19 22:47:19
    读者“林林”,灌溉营养液+12019-02-19 21:36:35
    读者“柚子yz”,灌溉营养液+102019-02-19 13:37:56
    读者“意兴”,灌溉营养液+12019-02-19 11:20:29
    读者“Candy”,灌溉营养液+12019-02-19 08:44:21
    读者“有所思”,灌溉营养液+102019-02-18 21:55:11
    读者“时间都知道”,灌溉营养液+12019-02-18 21:39:26
    读者“四叶草”,灌溉营养液+12019-02-18 20:35:52
    读者“”,灌溉营养液+12019-02-18 20:11:23
    读者“maris”,灌溉营养液+12019-02-18 15:42:20
    读者“不丁盖”,灌溉营养液+12019-02-18 10:52:40
    读者“天使在我心”,灌溉营养液+52019-02-18 09:27:47
    读者“Ju”,灌溉营养液+22019-02-18 08:51:19
    读者“liuhuo67”,灌溉营养液+182019-02-17 23:57:50
    读者“四叶草”,灌溉营养液+12019-02-17 23:45:46
    读者“doris”,灌溉营养液+32019-02-17 22:37:48
    读者“薇小凉”,灌溉营养液+52019-02-17 22:30:59
    读者“Candy”,灌溉营养液+12019-02-17 22:29:57
    读者“果壳儿”,灌溉营养液+102019-02-17 22:12:22
    读者“风铃草/:P”,灌溉营养液+12019-02-17 21:42:55
    读者“林林”,灌溉营养液+12019-02-17 20:32:11
    读者“锦鲤糖”,灌溉营养液+202019-02-17 20:27:30
    读者“火焱和月亮”,灌溉营养液+82019-02-17 18:42:41
    读者“Ava~Таня”,灌溉营养液+12019-02-17 16:58:58
    读者“疆北北”,灌溉营养液+12019-02-17 13:20:24
    读者“爱蘅”,灌溉营养液+82019-02-13 20:02:22
    读者“日光倾城”,灌溉营养液+22019-02-12 08:51:34
    读者“”,灌溉营养液+32019-02-11 21:23:59
    读者“乐享书城”,灌溉营养液+62019-02-05 13:36:35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