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咖啡店 ...

  •   “看吧,”寇文在时栖身后幽幽地说,“家对他来说都不是宾馆,就是个厕所。”
      时栖恳切说:“那这个厕所,还挺豪华的。”
      
      寇文挺不开心的,转身就回房继续努力算错物理题了。
      时栖刚才推开寇醉的房门没关,一蹦一蹦地过去帮寇醉关门。
      
      寇醉回来一次,房间里好像就多了他的味道。时栖站在门口不想关门,缓慢地蹦了进去。
      床上没有之前整洁,床沿有一个被坐过后的褶皱聚集地。时栖抬头看阳台,桌上烟灰缸里有捻灭的半支烟。估计寇醉坐在床边抽了两口烟,又去阳台抽的。
      
      时栖过去拍了拍床上那褶皱,蹦到床尾把床单给抻直了,满意出去。
      转身间,视线落在她留的那本理综题上。
      
      上面她留的纸条,不见了。
      
      时栖转圈看房间周围,怀疑是不是寇醉从柜子里拿衣服,往桌子上一扔,一阵风或是被衣服给刮掉地上了。
      但是,桌上、书架上、床上、椅子上、可见的范围内都没有发现它踪影。
      
      时栖懵了一瞬后,碰瓷儿般的,躺到了地上。
      歪头看向寇醉床底下。
      
      “小栖姐,”寇文站在门口,“你干嘛呢?”
      
      时栖以躺地上的仰角,仰头看寇文,很清楚地看到了寇文脸上那种“你是智障吗”的疑问。
      “我,”时栖指着寇醉的床底,“看看你哥床下有没有,那种杂志。”
      
      寇文明显明白时栖说的是什么杂志。
      “有吗?”寇文迅速走进来趴到地上,“我也看看。”
      
      但是寇醉床底下不仅没有杂志,甚至连层灰尘都没有,寇文失望说:“秦姨收拾得也太干净了。”
      时栖也失望,她本来是来找纸条的,她纸条怎么就没了。
      
      寇文翻身躺在地上说:“我都有点怀疑我哥是不是有男朋友了。小栖姐,他是不是不敢和家里出柜,所以就不回家啊?”
      时栖想了想寇醉牵着男朋友手回家的那个画面,浑身打了个激灵,画面太沉痛了,不敢想象。
      
      “你哥应该没什么不敢的吧,”时栖仔细思考寇文说的这种可能性,很快下结论,“你哥应该就只是不想见你,所以才不回家。”
      寇文拍拍屁股爬起来,“你怎么不说,是你这个月来得太勤了,所以他不想回家?”
      
      时栖眼里一阵茫然无措,接着又打了个激灵,回神后摇头,“相比较来看,我觉得你哥有男朋友的几率,更大。”
      
      **
      
      开学倒计时一天,时栖去剪头发。
      时栖每次开学前都要剪,剪头发好像成了一种仪式感,剪完头发,就预示着新学期就有新气象了一样。
      
      临出门时,董薇竹看她腿,“栖宝,把理发师叫家里来给她剪啊?”
      时栖终于找到机会反击,“我又不是四十二岁贵妇,我是十八岁青春少女,室外阳光才是我的家。”
      
      那天室外三十七度,时栖出门就后悔了。
      
      时栖返回她妈的玻璃花房里,“妈妈,你叫李阿姨开车送我去吧。”
      董薇竹温柔地望着她,“栖宝,十八岁应该是在阳光下奔跑的年纪。”
      
      之后,拄着拐杖的时栖,自己打车去理发店。
      
      寇醉都有驾照了,时栖觉得她也应该考一个。
      又看自己的脚,时栖明智地选择放弃考驾照这事。
      
      **
      
      时栖高中三年,都在同一家理发店剪头发。和她妈妈一起护理头发时则去另一家店。
      
      剪头发这家店,她高一的时候,寇醉带她来过。
      当时是因为她给寇文补课,寇文嚼完口香糖放手里玩,黏了五个手指头,然后寇文抓她马尾辫玩,弄得她发梢都是口香糖,她就不得不含着恨、被动的、剪了两寸长的头发。
      剪完发现也还行,就把含着的恨吐了出来。
      
      “磊哥,”时栖坐在椅子上看镜子里的石磊,捏着小拇手指盖说,“就剪手指盖这么长,您别给我剪太短了。”
      石磊剪子在她脑袋顶上咔嚓咔嚓地响,“行。”
      
      时栖不安,仰头说:“磊哥,你看着我的眼睛说,绝对只剪手指盖这么长。”
      石磊突然很大声笑了,“你寇哥上午来剪,和你说的一样,也让我看着他眼睛说不让我剪多了。”
      
      时栖眼前仿佛突然出现了大溪地,眼睛睁得很亮,“这么巧吗,他还说什么了?磊哥你给我学学。”
      “我想想啊,”石磊用腿勾过来个高椅坐下说,“好像也没说什么。你知道寇醉那语气,一般人还都学不来,轻飘飘一句话吧,就好像说了好几句。”
      
      时栖赞成,“是啊是啊,他有时候就半挑着眉,反问我一句‘哦?’,我就会懵。”
      石磊也赞成,“可不么,那语气跟成精了似的。”
      
      石磊一拍大腿,“对了时栖,你谈恋爱了吗?”
      时栖被问得这么直白,蓝色理发遮布底下的手指头紧张得一缩,“啊?没吧。”
      
      石磊记起来了,说:“我问寇醉你这个暑假怎么没来剪头发么,寇醉当时说,”
      石磊顿了一下,模仿寇醉那个轻描淡写又意味深长感慨颇深的语气轻笑说:“她啊,大概是十八岁,到了恋爱的季节了吧。”
      石磊剪子在时栖发尾处咔嚓咔嚓,“我当时听寇醉说完这话吧,我脑袋里就出现他没说出口的好几句话——‘时栖很忙’,‘时栖去谈恋爱了’,‘时栖谈恋爱到都不想剪头发了’。”
      
      时栖听完心情很复杂,很郁闷,“寇醉这是,在造谣啊。磊哥,你把你电话借我用一下,我安排律师给他发律师函。”
      石磊笑了笑,砸吧嘴说:“他现在到底在忙什么呢?他上午剪完头发把充电器和耳机落我这儿了,我给他打电话让他来取吧,结果停机,发微信也不回,他是不是换号码了?”
      
      时栖决定也造寇醉的谣,顺便把寇文带上,“寇文怀疑他哥谈恋爱了,说对方可能长得丑,所以寇醉就藏着掖着,不敢联系大家。”
      “啊,”石磊好像想起了什么,“不能吧。”
      石磊纳闷说:“我上午好像听他接了个电话,说要和什么网红啊,还是要去什么网红开的咖啡店,我找找啊。”
      
      石磊单手拿剪子和梳子,另只手翻手机看,“朋友圈最近几天疯狂刷屏打卡拍照的那家网红店,你朋友圈也是吧?哦对,这儿呢,这家。”
      时栖探头看石磊手机,手指来回滑动九宫格图片。
      图片是很ins很少女心的一家新开的网红店,她朋友圈也有各种打卡。有点饥饿营销,排队人很多,好像能够打卡就是件很值得炫耀和分享的事。
      上面还说点赞188个,可以提前预约不用排队。
      
      时栖手和手机从蓝色理发遮布底下拿出来,发微信叫人,很轻地说:“磊哥,你把寇醉充电器和耳机给我吧,这两天我就能碰见他,我给他。”
      
      **
      
      时栖微信叫来了秦艳娇,秦艳娇刚好下飞机。
      时栖剪完头发,打车过去,和秦艳娇在网红店门口汇合。
      
      秦艳娇拉着拉杆箱,还没走到时栖跟前,就冲拄着拐杖的时栖唱,“掀起你的裙子来,让我来看看你的腿。”
      
      时栖今天穿了不规则长裙,纤长左腿露在外,打着石膏的脚被长裙遮上了。
      不掀起来,以及秦艳娇不大声唱,还真得很难让人发现她瘸了。
      
      时栖腿残志坚,没掀开。
      
      等秦艳娇走近了,时栖关爱地提醒说:“小娇,你口红粘保持器上了。”
      秦艳娇立即闭嘴,舌头动来动去舔着透明保持器。
      
      网红店外面排了很长的队,秦艳娇排了一小会儿就受不了了,拿手机按通讯录找电话说:“我找关系吧,这也太热了。我可是潜水一圈从国外回来的,这南北极是不是又颠倒了?”
      
      时栖没听见,注意到前面排队的队伍中,不时地有人指向网红店的透明玻璃窗。
      还有人举起手机拍照,甚至转身和里面的人合影自拍。
      
      时栖也跟着移不开视线地,看向玻璃窗里的那个人。
      
      寇醉。
      
      寇醉没骨头似的坐在沙发里,按着手机,好似有点心不在焉,也好似对周围环境漠不关心。
      
      有漂亮服务员过去和他说话,他掀开眼皮看她,然后张嘴和她说了简短的三四个字,服务员红着脸走了。
      寇醉继续低头按手机,好似遇到了什么棘手的事,抬手捏了捏眉心。
      
      桌上也只有一杯咖啡和一叠甜甜圈。
      看不清咖啡上面是否打了奶泡,但时栖感觉上,那好像是一杯黑咖啡。
      
      时栖颠了颠斜挎包里的充电器和耳机,双手拄拐,向他蹦过去。
      
      然后,寇醉桌旁突然出现一个高个子男生,疯狂地向时栖招手。
      时栖眼睛一点点瞪大,猛地转过身背对着他,把拐杖往秦艳娇怀里一扔,坐到秦艳娇的拉杆箱上。
      
      时栖捂着脸慌张问:“小娇你帮我看看,店里的寇醉是不是看过来了?”
      “啊?寇醉也来了吗?”秦艳娇惊喜地张望,“是是是,他看过来了。”
      
      秦艳娇刚要问怎么了,就听到网红店门口传来的喊劈了的熟悉声音,“时栖!时栖!时栖!”
      秦艳娇一脸了然,“插播一条新闻,咱班体委正向你跑来。”
      
      体委跑了过来,一个很阳光的高个子男生,笑起来眼睛下面有两个很可爱的笑涡,“你们也来拍照了啊?”
      时栖捂着脸的手指上包着很可爱的创可贴,体委弯腰看时栖手指,“时栖,你手怎么了?”
      
      其实时栖手指头已经没事,就是看创可贴图案挺可爱的,就贴着没摘下去。
      时栖唯恐体委小题大做,撕掉创可贴,食指翘起来,手臂直直地伸到他面前,“我手没怎么的。”
      
      体委确实没看到伤口,但好像是觉得自己眼睛不好使,就凑时栖的食指更近了看,“没怎么的,你为什么缠着创可贴啊?”
      时栖不想和体委谈伤口的事,坐在秦艳娇拉杆箱上,无意识地荡着完好无损的左腿闲聊,“体委,采访一下,你为什么也来这种少女心的地方拍照?”
      
      时栖因坐着,所以不规则长裙的岔口从膝盖处分开,左腿从好看的膝盖骨以下,都露在外面。
      小腿很匀称,也很白,脚腕也纤细。
      
      体委眼睛看着时栖,但余光不自觉地往时栖腿上飘,“就是来帮我妹妹拍照打卡的。”
      时栖突然有点恍然大悟,为妹妹拍照打卡,这个理由用在寇醉身上,好像也是合适的。
      
      时栖正低头想着,忽然看到面前多了两只修长大长腿。
      然后,她的裙子,被属于男生的手,往旁边扯了扯。
      
      裙子布料,就这么的,盖住了她露着的左腿。
      同时有好闻的,他衬衫的洗衣液的味道,飘了过来。

  • 作者有话要说:  寇哥:一个三章内就遇到小情敌的男主,以及,还没和女主对上视线的男主:)
    ——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大丸子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小饼干给你吃 100瓶;易丢丢 21瓶;家家呀 20瓶;婉若星芒、是阿阿阿阿易啊 10瓶;赋樱 2瓶;我是一颗小樱桃、啾啾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