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捉虫) ...

  •   白天顾行止去上班后,别墅里空无一人,阿萝便化成人影,在屋子里四处走动。别墅的各个角落她都去了,甚至连顾行止的卧室也去看了看。
      
      阿萝最喜欢顶楼的室内游泳池和别墅外面的小花园,墨兰则是最关心顾行止的卧室是什么样的,不停地追问。
      
      “反正没有客厅好看。”阿萝望着客厅天花板上挂着的精美水晶大吊灯说。
      
      “不可能啊,客厅都装饰的这么好看,卧室就应该更好看了。”墨兰不相信。
      
      阿萝:“我骗你做什么,顾行止的卧室里就一张大床,还有一张大案,几把椅子,不过他应该挺喜欢拼图啊,案桌上还有一副拼图,我还替他拼了几块呢。”
      
      人影在别墅里飘来飘去,墨兰仔细看,发现阿萝的影子变深了,问:“阿萝,你什么时候才能变成人啊?”
      
      阿萝信心满满地说:“就快了!”
      
      “阿萝,你真厉害!”墨兰羡慕。
      
      “别别羡慕我啊,我教你了吐纳的方法,你好好修炼,总有一天也会像我一样的。”
      
      “总有一日是多久啊?”墨兰问。
      
      阿萝认真的算了算,她自己修炼成人花了一千年,听前辈说她资质聪慧,修炼算快了。换做墨兰,阿萝的目光落在它身上,墨兰资质一般,不勤快,经常爱偷懒,晚上修炼到一半就睡着呼噜噜的。
      
      阿萝客观地说:“大概三千年吧。”
      
      “三、三千年?”墨兰不敢置信,“太长了吧,我看我还是算了。”
      
      阿萝:“……你好好修炼,就可以强身健体,霉菌黑斑找不上你。”
      
      墨兰爱漂亮,可不想染上什么霉菌黑斑病,一听这话,当即点点头:“那我还是修炼吧。”
      
      顾行止一个人住,钟点工每周来两次打扫卫生。苏叶偶尔过来,但是从来没有再别墅留宿过,因此别墅里基本上都是安安静静的。
      
      这天下午四点钟左右的时候,突然听到钥匙开门的声音,墨兰慌了,大声叫到:“阿萝,有贼来了!”
      
      住了这两个月,顾行止从来不在这个点回来,苏叶也不会单独过来,钟点工今天上午来了,现在这个肯定是贼!
      
      阿萝凝神细听,门外有大人和小孩说话的声音,应该不是贼。果然门开了,一男一女两个大人领着一个七八岁的男孩子走进来。
      
      男孩子穿着背带裤,活泼泼的,一进屋就在客厅的空地上翻了两个跟斗,一脚踹在放置花盆的案桌腿上,桌子狠狠地晃了晃,把阿萝与墨兰吓得够呛。男孩子还把沙发当蹦蹦床玩,一边蹦一边问:“爸爸妈妈,哥哥什么时候回来啊?”
      
      阿萝与墨兰互视一眼,原来这两人是顾行止的父母。
      
      顾母把顾小宝拉下来,“你哥哥五点钟回来,小宝,你要乖些,听哥哥的话,知道吗?”
      
      顾父则笑呵呵地说:“你要是不听话,被你哥哥打了屁股,可是没人救你的。”
      
      顾小宝抬起下巴,“哥哥最喜欢我了,才不会打我屁股。”再说屁股肉厚,他才不怕被打屁股。
      
      熊孩子杀伤力太大,阿萝早在绿植店时就见过,老板五岁的儿子,招猫逗狗,见到什么都感兴趣,对着花花草草揪叶子是常有的事情。阿萝通常会弄出一点小动静引得老板夫妻俩过来阻止儿子。
      
      老板夫妻靠着绿植店谋生,肯定不能看着儿子搞破坏砸饭碗,一般都会把孩子带走,狠狠地训一番。
      
      但是现在很明显,这家人是极富有的,小孩子砸烂两盆花在他们眼里根本不算什么。
      
      墨兰也瑟瑟发抖,深怕顾小宝再来一个飞旋腿,把桌子给踢翻了。
      
      顾小宝坐了没有一分钟,就开始在屋子里跑来跳去,各个房间来回折腾。顾家父母很明显管不住孩子,顾父作势去打顾小宝的屁股,但是他嘻嘻哈哈的,顾小宝便以为爸爸在跟他闹着玩。
      
      顾母提前把顾行止的书房与卧室锁住了,才免遭顾小宝的残害。
      
      终于顾小宝的目光落在两盆绿植上,准确来说是落到了墨兰身上,他伸出手用力一扯将一朵兰花扯下来,“妈妈,我给你摘花戴!”
      
      “好痛!”墨兰眼睛红了。
      
      顾小宝嘿嘿笑,想要将兰花全部薅下来,阿萝的法力弱,根本对付不了力气大的顾小宝,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顾小宝再一次将手伸向墨兰。
      
      幸好这个时候,顾母发话了:“小宝过来,妈妈只要一朵就够了。”
      
      顾小宝住了手,蹬蹬跑过来,把那朵兰花别在顾母的耳鬓。
      
      “这小子像我,以后肯定能找个漂亮媳妇!”顾父笑道。
      
      顾母也说:“这么小就会撩妹了,跟他哥哥完全不同。”
      
      “是啊,行止像他爷爷。来小宝,到爸爸这里,我们爷俩一起打游戏!”顾父掏出手机,顾小宝立刻凑了过去。
      
      这边开心的一家三口,那边则是风雨凄凄的阿萝与墨兰。
      
      墨兰痛的快晕过去了,细长的叶子无精打采地垂着。阿萝唤她:“墨墨,你还好吧?”
      
      “我不好,痛死了!”墨兰哭戚戚地说。
      
      它们只能把希望寄托在顾行止身上,希望他快点回来,把这个顾小宝赶出去。
      
      五点钟左右时,顾行止终于回来了,他一进门就见屋子里乱糟糟的,顿时就觉得头疼。
      
      顾母讪讪说:“小宝太调皮了,明天让钟点工过来就好了。”
      
      顾父看着儿子更加不知道说什么,他天生就是个享福的人,从小享老爸的福,中年后享儿子的福,一辈子吃喝玩乐,一天都没有工作过,顾老爷子直接越过他把顾氏集团交到了孙子手上,顾父更加乐得自在。不过也因此,在儿子顾行止面前,他摆不起老子的架子。
      
      顾父对着顾母使使眼色,顾母心领神会,“行止啊,你爷爷奶奶这几日去了江城拜访故友,要过明天下午才回来,我跟你爸爸有事去一趟英国,小宝没人照顾,暂时在你这里住一晚上。”
      
      顾行止皱起眉头,“我白天要去公司,没空照顾小宝。”
      
      “没事,你早上顺便送他学校,下午老爷子会让人去接他的,他会自己吃饭洗澡,嗯,挺乖的。”顾母昧着良心说。
      
      顾父的手机响起来,他接电话,说了几句,然后对顾母说:“雨芹,我们要走了,不然赶不上飞机了。”
      
      “是啊,是啊,行止,麻烦你了。”
      
      夫妻俩不等顾行止说话,匆匆离开了。
      
      顾行止自然知道父母没什么大事,不过是去英国旅游罢了。他们连一天都不愿意多等,顾行止心里说不上是什么滋味,父母感情太好了,可能孩子就排在了次要的位置。
      
      他看着顾小宝头疼,顾父顾母不懂地教导孩子,一味地宠溺,把顾小宝给惯坏了,以前还挺乖的,这一段时间见面,一次比一次调皮。
      
      顾小宝心里惦记着刚才没有玩完的游戏,又不敢去抢顾行止的手机,只能讨好地笑:“哥哥,给我玩手机吧。”
      
      顾行止当然不会给他,小孩子玩手机可不好,他问顾小宝:“作业写完了吗?”
      
      顾小宝的眼珠子转了转,“已经写完了。”
      
      “那好,我给你们老师打个电话确认一下。”顾行止作势去拨手机。
      
      顾小宝哪里是他的对手,当下只能说了实话:“还没有。”
      
      “做作业去,等下我检查。”
      
      这个哥哥一向不苟言笑,甚至连顾父顾母在他面前都小心行事,顾小宝人精一样,自然知道看眼色,老老实实地找出作业写起来。
      
      “该!”墨兰恨恨地说,“就该天天让他做作业。”
      
      阿萝完全赞同,小孩子闲得慌,无非就是家长管得太松,作业太少!现在总算是暂时把顾小宝给制住了。
      
      顾行止走过来看着家里的两盆绿植,绿萝还好,墨兰被折下一朵花。他忍不住伸手在绿萝与墨兰上拂过,低低地叹了一口气,转身从储物柜里拿出进口花肥营养液洒进花盆。
      
      他低着头,眉目舒展,高挺的鼻子在脸颊一侧投下淡淡的阴影,墨兰发花痴了:“好帅好温柔哦,有小哥哥的抚.慰,我就不疼了。”
      
      阿萝看了墨兰一眼,觉得它这样没心没肺的倒也挺好。墨兰叽咕:“阿萝,这袋营养液是进口的,味道好好哦,我喜欢!”
      
      不管是国货,还是洋货,只要是营养液,阿萝统统不喜欢,什么玩意呀,她要吃水煮鱼、红焖羊肉,还有冰淇淋!而且想到今天的遭遇,她危机感加重,还是要尽快修炼成人才行。
      
      顾小宝哼哧哼哧写完作业,向顾行止申请要看动画片。顾行止从厨房端出了两碗西红柿鸡蛋面,淡淡地说:“先过来吃饭。”
      
      顾小宝挑食,一看到面条就不想吃了,鼓足勇气说:“哥哥,我不爱吃面条,我想吃肉。”
      
      顾行止从小在顾家老宅,由顾老爷子夫妻带大的,老两口教养儿子失败,在教养孙子身上费了大力气,务必要德智体美方方面面都做到优,挑食,这可不是好习惯,绝对不可以!
      
      顾行止秉持地老两口的育儿方针,当然不允许顾小宝挑食,但是他也不是一味地镇压,还是适当讲究方法,“好好吃饭,今天就让你看半个小时的动画片。”
      
      被逼着做作业顾小宝已经很不开心了,还要吃这么难吃的东西,他到底是小孩子,当下就发起脾气来,使劲得跺脚:“我不吃,我不吃,我要吃炸鸡,你快点去给我买!”
      
      顾行止的表情看不出来有没有生气,他放下筷子,语气严肃而认真地说:“小宝,不可以挑食,今天只有鸡蛋面,你不吃就只能饿肚子。”
      
      “你这是虐待我,我要打电话给爸爸妈妈。”
      
      “爸妈现在飞机上,接不到你的电话。”顾行止看着顾小宝。
      
      顾小宝很想硬气说那我就不吃了,但是他肚子不争气,咕咕叫起来,只好拿起筷子扒饭。
      
      吃完饭,顾小宝说:“我去看动画片了。”
      
      “等等,我有事交代你。”顾行止叫住了他,指着客厅的一片区域,说:“你可以在这里玩,或者去客房玩,但是其他地方不许搞破坏。”
      
      “知道了。”顾小宝闷闷地说。
      
      顾行止最近忙一个项目,事情多,顾小宝去看电视后,他就去了书房加班。
      
      顾小宝是个坐不住的,看了一会儿动画片就觉得无聊了,眼珠子乱转,东看看西看看。
      
      墨兰哀嚎:“真希望熊孩子快点走!”
      
      顾小宝在客厅劈叉翻跟斗,玩自己带来的电动玩具车,玩具车在屋子跑酷,他跟在后面嗷嗷地叫。
      
      玩具车跑了一阵子,刚好卡在案几腿与墙面之间。顾小宝跺脚,嘴巴嘟嘟囔囔不知说了些什么,突然伸手使劲一推,案几被推倒了。
      
      所有的事情都发生在一瞬间,两盆绿植从桌子上摔下来。
      
      顾行止出来看顾小宝,正好看到这一幕,快走两步去接花盆,只来得及接到墨兰,阿萝掉到地上,陶瓷的花盆碎的四分五裂,阿萝的根部都从土壤里暴露出来,有些茎叶都折断了,真疼啊,她暗暗发誓,她化成人之后,一定要狠狠揍这熊孩子一顿,好好教他做人。
      
      顾小宝知道闯祸了,讨好卖乖:“哥哥,我错了,我不是故意的,我是不小心撞到的。”
      
      墨兰大声呐喊:“别听他的,他是故意的!”
      
      顾行止当然听不到它说话,但他也不相信顾小宝的话,因为他亲眼所见,是顾小宝推倒案几。
      
      他对顾小宝说:“撒谎比挑食更恶劣,你去写一份五百字的检讨交给我。”
      
      比起写检讨,顾小宝宁愿挨打,可是顾行止不会打他,没商量地说:“去,不会的字用拼音代替,写完了才能睡觉。”
      
      说完,他不再理会顾小宝,蹲下身来,把绿萝捧起来,放在一个广口的玻璃花瓶里,然后在花瓶中倒满了清水。
      
      顾行止在一堆碎陶瓷中拾掇阿萝时,食指不小心被划伤,他没有先给自己处理,伤口沁出血珠来,掉进了玻璃花瓶中,迅速溶化在水中。
      
      阿萝贪婪地吸吮这滴血,身子变得暖融融,不自觉地陷入了修炼之中,体内的真气快速运转,对外界再无感知。

  •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求收藏呀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