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海市步行街转角处有一家开了十几年的绿植店,店面不大不小,生意不好不坏。
      
      绿植店里摆满了各种绿植,富贵竹、金钱树、金桔、鸭脚木、红掌等等,还附带卖一些兰花茉莉,当然最多的还是一盆又一盆的绿萝。
      
      今天天气不错,风和日丽,绿植店老板将店里的花花草草都搬出来晒太阳。
      
      墨兰迎风招展,舒缓着细长的叶子,幽幽地叹了口气,捏着嗓子感叹:“哎,明珠蒙尘哪!”
      
      胖墩墩的多肉听到了,左顾右看,呆呆地说:“明珠、明珠在哪里?”
      
      金钱树扑哧笑了:“笨肉肉,明珠就是墨墨呀。”
      
      墨兰自怜,嫌弃地看了一眼绿植店,抬起下巴高傲地说:“墨兰是很高贵的物种,我天生就该住大别墅,有专门的人照顾。”
      
      “小姐身子丫头命,”金钱树切了一声,“墨墨你太娇气了,怕冷又怕热,不好养,”它得意地摆摆自己的叶子,“还是我们金钱树好,多金又吉利,买回去放家里生财!”
      
      “就是,还有我们富贵竹,有钱富贵,人家最喜欢呢!”富贵竹帮腔,典型地看热闹不怕事大。
      
      它们是这家绿植店卖的最好的绿植,每天都有兄弟姐妹被人买走,有本钱吹嘘。墨兰虽然名贵漂亮,但是在这一片普通的居民区无人问津。
      
      “你坏死了!”墨兰的叶子上似乎要渗出水,细长的茎叶使劲摆了摆,似乎想去拍打金钱树。
      
      金钱树嘻嘻笑:“哈哈哈,你那点力气就是给我挠痒痒!”
      
      墨兰气哭,叶子耷拉下来。
      
      老好人鸭掌木劝道:“咳,别吵了,你们看今天天气多好,晒着太阳暖呼呼。”
      
      但没人搭理他。
      
      “小点声音,别把阿萝吵醒了。”红掌急得脸都红了。
      
      阿萝已经被吵醒了!
      
      她缓缓伸展茎叶,真累啊,昨天修炼了一晚上,本想好好睡一觉,大清早地被它们吵醒,起床气大,暴躁地晲了一眼金钱树与墨兰一眼,训:“墨兰矫情,金钱树嘴贱,天天吵,有完没完,安静一点!”
      
      众人禁声,墨兰与金钱树抖了抖,乖乖认错:“阿萝,别生气,我们错了。”
      
      唉,谁叫阿萝是它们的大佬呢。
      
      再说它们要是不闭嘴,阿萝大概就要用叶子糊住它们的嘴了。
      
      阿萝跟它们不同,她是一株成了精的绿萝,去年才被送到绿植店。她有法力,能够保护绿植们免受老板娘招猫逗狗的五岁儿子的魔掌。
      
      老大需要安静,一时之间花草们都安静下来。在这种安静的氛围中,阿萝仍然不开心,皱眉沉思,当然她如果能化形的话。
      
      阿萝是一株修行千年的绿萝精,民/国年间化形,后来为了躲避战乱,重回深山修行,一觉醒来,莫名被放在绿植店出售。时代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国泰民安。
      
      但是,她安不起来,她不能化形了!
      
      法力也一落千丈,而且如今灵气稀薄,她认真修炼,但没什么进展,悲哉呀。
      
      九点钟后,陆陆续续有顾客过来,挑挑拣拣,再与老板讨价还价一番,金钱树与发财树就被买走了。
      
      它俩高兴地跟众人告别:“拜拜,撒有哪啦!”
      
      这是跟着绿植店里的那台电视机学的词。
      
      墨兰羡慕地眼睛都红了,她瞧了瞧自己身上长出的花苞,不停地鼓气,希望能开出漂亮的花朵,把客人吸引过来。
      
      今天是周末,生意比往常好,一整天卖出去了不少绿植,老板娘喜滋滋地数完钱,见天已经快黑了,忙招呼老板收摊子。
      
      两人正把店子外面的绿植往屋里搬时,来了一个年轻的姑娘,白领打扮,模样大方,身上还有清新的香味。绿植们很喜欢这个姑娘,交头接耳,都希望自己能够被这姑娘卖下来。
      
      老板娘热情地招呼姑娘,问她要什么。姑娘对绿植不大了解,说:“有没有什么比较好养活的,能净化空气之类的。”
      
      老板娘往绿萝那边一指,笑呵呵地说:“绿萝好啊,好养活,美化环境,吸甲醛,还能防辐射,价钱也不贵。”
      
      姑娘很明显是心动了,在那一堆绿萝里挑选。她的目光落在最角落的那盆绿萝上,那盆绿萝并不十分繁茂,但是茎叶翠绿欲滴,叶子莹润饱满,十分漂亮,她第一眼就看上了,“就那盆吧。”
      
      “好嘞!”老板找袋子给她装起来。
      
      众花草顿时哀嚎起来:“阿萝要走了!”
      
      “呜呜,舍不得阿萝走!”
      
      “要是那熊孩子欺负我们怎么办哪!”
      
      “呜,带我走,去遥远的地方~”
      
      花草们上演十八相送,金桔甚至还唱起歌来。
      
      “别戏精上身!”
      阿萝一挥叶子,“咱们这里每天来来去去,这事儿天天发生,等我有机会一定会回来看你们的。”
      
      等她恢复人身,随时都可以回来好吗!
      
      “嗯,我们等着阿萝回来!”众花草异口同声说。
      
      墨兰抽抽搭搭哭得异常伤心,它是钉子户,又矫情,偶尔被其他绿植欺负,阿萝会护着它,要是阿萝走了,它该怎么办啊?墨兰哭着哭着,连它的花苞开花了也没有察觉。
      
      阵阵的幽香散发出来,白领姑娘也闻到了,赞道:“好香!”
      
      她买绿萝并不是自己养,而是准备送给男朋友,想到男朋友,她心里一阵甜蜜。不过再想想男朋友家那栋豪华的独栋别墅,单单送盆绿萝似乎有点拿不出手,加上这盆墨兰正好,于是她让老板把墨兰也包起来。
      
      墨兰欢呼一声:“哦哦,我爱小姐姐!”
      
      老板帮着姑娘把绿萝与墨兰搬上车。姑娘发动车子,后备箱里的墨兰很兴奋,对新生活充满地无限地向往:“小姐姐说话好温柔哦,我想她一定能更照顾好我的。”
      
      绿植店处于闹事,不清净,阿萝也希望能有一个清幽的地方好好修炼,尽快恢复人身。
      
      白领姑娘的车直接开进了一处豪华的别墅区,依山旁水,风景极好。阿萝很满意,这地方风水不错,灵气比位于闹市区的绿植店多多了,有益修行啊。
      
      墨兰则是目不暇接,整株花晕乎乎的,连话都不会说了。
      
      白领姑娘气喘吁吁地抱着两盆花草来到其中一栋别墅,按下了门铃。
      
      保姆胡婶开门,忙替她把花草搬到地上,“苏小姐,真是辛苦了。”
      
      “不辛苦,”苏叶随口应了一声,扫视屋里,“怎么没有看到行止?”
      
      胡婶说:“先生刚才出去了,说是马上回来。”
      
      “那正好,胡婶,你帮我找块抹布,我把花盆擦擦,摆起来。”
      
      “苏小姐真细心!”胡婶夸道,她是顾家老宅的保姆,偶尔过来照顾独居的顾行止,苏叶模样好,举止大方,胡婶十分喜欢她。
      
      两人忙活着,苏叶顺便把怎么照顾花草给胡婶简单的说了说,顾行止打开门进来,“苏叶,你过来了。”
      
      声音清冽,好好听哦。
      
      阿萝精神起来,透过苏叶胳膊的缝隙看过去,入目是一双大长腿,再慢慢往上,白色的衬衣,袖子挽到胳膊肘,露出结实的肌肉。脸也好看,高挺的鼻梁,浓浓的眉毛,眉毛下面则是一双深邃的眼睛。
      
      最重要的是他身上似乎有一股有别于他人的暖暖的气,阿萝闻着浑身暖洋洋的,特别舒服。
      
      苏叶高兴地挽着顾行止的手说:“行止,我特地去挑的,你喜欢吗?”
      
      顾行止点点头:“不错。”
      
      “把它们放在客厅,你觉得好吗?”
      
      “好。先吃饭,吃完再收拾吧。”
      
      墨兰差点又幸福的晕过去了,豪华大别墅,还有人服侍,多么幸福!
      
      “出息!”
      
      阿萝看着这晕乎乎的傻花,恨铁不成钢:“这里环境比绿植店好,咱们勤加修炼才行!”
      
      “哦哦!”
      
      知道苏叶要过来,胡婶做了一桌子的好菜,葱烧海参,红焖牛肉,清蒸小黄鱼……
      
      好香呀,阿萝闻着口水都快流出来了,她是多久没有吃好吃的人,算算有七八十年了吧。
      
      唉,当人真幸福!
      
      饭桌上的两人胃口都一般,吃的不多,阿萝眼睁睁地看着胡婶把菜都撤下去,简直是痛心疾首,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浪费呀!
      
      墨兰不能理解:“阿萝,我觉得这个才不好吃呢,我最喜欢氨基酸叶面肥了。”
      
      “氨基酸叶面肥?啧啧,等你变成人后,才知道人类的东西是多么好吃!”阿萝怅然,可惜她当人的时间只有短短几年。
      
      顾行止与苏叶吃完饭,天已经完全黑了。顾行止打了个电话,然后对她说:“我晚上有些事,不能送你回去了,我让小张送你回去。”
      
      苏叶暗自掐掐手心,鼓足勇气说:“行之,其实我可以留下来的。”她脸色微红,半含羞涩。
      
      阿萝与墨兰同时“咦~”了一声,别看她们是植物,人类的事情她们啥都懂,两人要入洞房啦!
      
      顾行止清清淡淡地说:“我让小张送你回去。”他的声音让人不容置疑。
      
      苏叶的脸迅速白了下来,摇摇头,“不用麻烦小张,我自己能回去。”
      
      顾行止:“我已经给小张打了电话,他马上就快到了。”
      
      阿萝与墨兰:小哥哥虽然好看,但是真不解风情呀!

  • 作者有话要说:  决定写这本了,不会再换了。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