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学习,天天恋爱》青青绿萝裙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05-01 16:19:25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救命!有函数 ...

  •   时隔多年,芝芝早已想不起来当年的事,可这会儿望着垂睫不语的庄家明,心里十分不是滋味。她想了想,乍然叫了起来:“家明哥,公交车快来了,我们得快一点了。”
      
      阿姨滔滔不绝的话被突兀地打断,顿了下,意识到了自己的失言,讪讪道:“你们快去吧,七月日头大,不要中暑了。”
      
      “阿姨再见。”芝芝干脆地道了别,拉着庄家明跑了。
      
      也是巧,奔到公交站台的时候,要坐的班次正好到来,两人刷卡上车,空调的凉风夹杂着无法描述的汗臭扑面而来。
      
      庄家明找到个空些的位置,示意她站过来,提醒说:“你没买早饭。”
      
      “哎,忘了!”芝芝开始翻书包,她塞零食在包里的习惯十年不改,很顺溜地在夹层里找到几颗糖,剥了塞进嘴里,“最近记性不太好,老忘事。”
      
      他说:“你是没睡醒吧。”
      
      “不要拆穿……啊!”公交车一个转弯,身边的大叔被甩到她附近,高举的胳膊下,无法直视的味道再度袭来,堪比生化武器。
      
      芝芝绷着脸,死死屏住了呼吸。
      
      庄家明后退了步,不着痕迹地为她挪出了一点回避空间。芝芝感激涕零,转过身背对着,凑到细开一条缝的窗边猛地喘了口气。
      
      “明天我们晚点吧。”她幽幽地说,“错过早高峰怎么样?”
      
      庄家明点了点头。
      
      图书馆在市中心,公交坐了五站就到了,站台后边的街道上停了好几个早点摊子,有卖包子豆浆的,也有卖蛋饼煎饼的。芝芝不管三七二十一,先买了杯冰豆浆,痛痛快快地灌了下去,暑气为之一消。
      
      “少喝点,空腹喝冰的肚子疼。”庄家明说着,自己买的常温豆浆和奶黄包。
      
      光阴倒流十年,芝芝再看他,依然觉得“家明哥”还是“家明哥”,性格不酷不拽,恐怕一辈子当不了霸道总裁,但足够好,上能配千金小姐,下能谈小家碧玉,全无违和感。
      
      她从善如流:“剩下的一会儿喝。”又买了个粽子,两人站在路边上剥着吃了。
      
      日头大了起来,晒得人脸上发烫,图书馆刚刚开门,空调的力道不足,进去并无明显的凉爽,但空旷深幽,走进去便不觉得热了。
      
      庄家明选了惯常坐的位置,光线好却不直射,暖意融融的晨光映进来,落在棕色的木头桌面上,色泽出奇好看。
      
      鸟鸣清脆。
      
      芝芝在他对面坐下,静静整理了下思绪,这才掏出了计划本。初中的课比高中少很多,一共才六门:语文、数学、英语、科学、历史与社会、思想品德。
      
      她迅速在心里盘算了番,借了语数外三门主课的综合知识手册,然后翻到目录页,一边回顾着知识点,一边思考该如何取舍——语文的拼音、错字、成语靠过去积累,大致错不了,阅读理解以及作文靠瞎编,重点要复习的是古诗文的背诵与翻译。
      
      初一有《世说新语》两则,论语十二章,古诗有四首,课外的几首也是名篇,必须要背的——啊,谢天谢地,《夜雨寄北》她到现在还会背,不过人-妻曹的两首长了点,得好好回顾一下了。
      
      ……
      
      她把需要背诵的内容抄录在了计划本上,打算每天晚上睡觉前背一部分,考试前再重点突击一下。
      
      接着是数学。
      
      初中的数学还没有高中那么可怕(没有积分!),初一的一元一次方程、几何中的角、直线、线段,平行线、角的证明,二元一次方程,三元一次方程……她边看边回顾,发现道理自己都记得(都是常识嘛),但是如何证明已经忘得一干二净了。
      
      不过不要紧,背一下定理和公式就好……等等,初三的下半学期已经学三角函数了吗?天啊!正弦函数、余弦函数、正切函数什么的,不就是逼死人的sin\\\\cos\\\\tan吗??
      
      芝芝眼前一黑,差点没昏古去,好不容易定了定神,发现只是入门级,顿时大松了口气,劫后余生。
      
      英语,单词认得七八成,词组已经忘光了,基本等于回炉重造。她不得不在语文的背诵项目后面加上了英语。
      
      科学是入门级的物化生地,比起高中来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不过物理中,电路题已经很难了,鬼知道怎么排线路放开关,还有力的计算,化学要算配平,背各种元素的特性,以及,氢氦锂铍硼下一句是什么来着?
      
      就都麻袋,地理的时差计算、洋流图、气候分布、植被分层什么的,竟然是初中内容,不是高中吗??
      
      历史与社会,其实就是历史和政治。历史讲得较为笼统,但是关键的大事件和时间点,主要任务,事件意义都是要背的,政治同样,虽然都是常识性知识,然而考试是两回事。
      
      她转了转笔,决定撸个时间线,对照着背诵。
      
      思想品德中考不考,所以一中的分班考也不考——万岁!
      
      ……
      
      芝芝把几门课全都梳理完,已经饿得前胸贴肚皮了,看看腕表,11点钟,仅仅是回顾目录,分配任务,就足足花了一个上午的时间。这么看来,一个月能不能恢复到中考前的水平都难说,至于分班考进实验班……悬。
      
      时间是最强大的遗忘药剂。
      
      “时间差不多了。”庄家明合上练习册,抬头说,“回去吃饭吧。”
      
      芝芝点点头,把暂时不需要的辅导书放回去,其他的书本笔袋一类的杂物,锁进图书馆的寄存箱里。
      
      午间的公交车空空荡荡,盛夏的阳光洒满街道。
      
      坐回家附近的站台,她和庄家明分头去吃饭。庄家明去附近的爷爷家,而她则到父母的开的面馆里。
      
      中午也是个用餐的高峰,父母早已错班吃过,给她留了碗米饭。
      
      关母麻利地从搪瓷大盆里夹了一块红烧大排盖在雪白的米饭上,又浇了一勺汤汁,挖了一勺糖醋土豆丝:“吃吧。”
      
      店里忙乱,芝芝应了声就捧了碗去角落里吃。关家的饭菜一向如此,面馆卖什么浇头,他们便吃什么,所以来来回回就是红烧大排、红烧大肠、酱爆鳝丝、酱牛肉一类的,素菜也只有拌黄瓜、清蒸毛豆的凉菜,吃多了容易腻。
      
      但不吃这些,单独开火又浪费钱,只能忍了。
      
      芝芝想着复习的事,一时没留神,吃下了平日(重生前)两倍的饭菜,后悔莫及,但转念一想,十六岁的青春少女怕个啥,新陈代谢杠杠的,遂心安理得地多吃了个荷包蛋。
      
      “下午去哪?”关父钻出厨房,抓紧时间点烟抽了口,“和家明一块儿?”
      
      芝芝原本想给他们打个预防针,说实验班不一定能考得进,但见父亲汗流浃背,裤子表面沾满了白色的盐粒,话到嘴边又说不出口,只好硬着头皮继续吹:“图书馆复习,我不是要考试么。”
      
      关父吸了两口烟,瞧瞧她,好一会儿,欣慰地说:“我女儿懂事了。”说着,自裤袋里摸了十块钱给她,“天热,买瓶饮料。”
      
      芝芝忽而心酸,父母沉重的期待折磨了她整个学生生涯,但无可辩驳的是,他们的确为她好,并且不顾一切供她读完大学,变成了与他们不同的人。
      
      “不了,我喝点茶就行。”她拧开水杯的盖子,灌了一壶面馆里泡得没味儿了的茶水。
      
      关父把钱塞到她包里:“给你就拿着,只要你好好读书,爸妈比什么都高兴。”
      
      芝芝的动作一顿,又来了,好好读书……她想叹气,想反驳,然而终究是忍住了,点了点头:“知道了。”
      
      关父这下是真觉得女儿懂事了。
      
      吃过午饭,面馆里越来越热,摇头扇哗啦啦地吹着,风全是热的。芝芝收拾好背包:“买个空调吧,客人吃完就走,看起来不热闹。”说完,不等他们回答,飞快推门出去,“我去图书馆了。”
      
      下午的图书馆比早晨多了好些人,上午的位置已经被人占了。芝芝抱着课本和文具,转了半天才找到个不晒的位置,赶紧坐下站位,又给庄家明发短信:[家明哥,我在D区最里面那桌,快来,要没位置了!]
      
      他回答很快:[好。]
      
      半个小时后,他和一个苗条的身影一起出现了。
      
      芝芝听见动静抬起头,发现他身边的妹子是个熟人,应该是同伴同学,但名字到嘴边卡住了,死活想不起来,结巴了下:“程、呃、你们怎么一起来了?”
      
      庄家明回答:“门口碰见了。”
      
      “没想到你们也在这里。”程同学瞧了眼她的综合知识手册,嫣然一笑,抹了变色唇膏的嘴唇桃花一样绽放,“你在复习?”
      
      芝芝沉浸在叫不出同学名字的焦灼里,口中应了声,心里疯狂咆哮,她到底叫程什么来着?脸很熟啊,到底是谁??好急!
      
      偏偏庄家明和她都没有叫对方名字的意思。
      
      程同学问:“我能和你们坐一起吗?”
      
      庄家明给她让了个位置。
      
      程同学在他面前坐了下来,纯白连衣裙上的蕾丝花朵一扫而过,漂亮极了。她看了看庄家明的习题册:“你在做奥数题?”
      
      “随便看看。”庄家明看她拿出来的书,念出了名字,“《春分之后》?”
      
      程同学点点头:“我喜欢夏目漱石。”停了停,又道,“这本没有《我是猫》出名,但也是代表作,你们看过吗?”
      
      关知之抬起眼,看到她放在封面上的手白皙修长,仔细看还能发现涂了淡粉色的指甲油,淡定地说:“没看过。”
      
      如果不算《枕草子》和《源氏物语》这两部人人都知道的作品,她最喜欢的日本小说是樋口一叶的《青梅竹马》。
      
      但这没啥好说的,她更关心的是……程同学到底叫啥来着?

  • 作者有话要说:  教材是人教版,地点、考试政策架空,请勿深究。
    *
    看有读者纠结重生前的未婚妻,老实说,没必要。
    首先,男主不是某个女人的所有物,他是个独立的人,不属于未婚妻,也不属于女主。他有独立且自由的人格,不是物品或奴隶。现在的他也不是任何人的“男友”,谈不上抢不抢,何况芝芝啥也没干啊。
    其次,重生必然会导致蝴蝶效应,没有命中注定这种事,男主这次可能不会读耶鲁,认识不了未婚妻。以及,人家超级白富美,有的是优秀男人,别操心了。
    最后,我知道肯定有人想知道重生前,他们对彼此的心意,不用急着下结论,看下去就知道了。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