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学习,天天恋爱》青青绿萝裙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04-30 16:17:52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明灯竹马 ...

  •   晚上九点二十七分,关家的门被敲响了。
      
      关父打开门一看,惊讶地说:“家明,这么晚了什么事?”
      
      “给芝芝送书,这是她托我借的。”玄关走进来个高高瘦瘦的少年,穿着最普通不过的白色T恤和蓝色宽松裤,看起来绝对平平无奇。但是他一抬头,面孔展露在白炽灯下时,一百个妇女阿姨里有九十九个要忍不住赞一句“这孩子长得真俊”——剩下的那一个,是他妈。
      
      关母从小看到他大,这会儿冷不丁瞧见,脱口还是:“家明真是越来越好看了。”
      
      “阿姨。”庄家明礼貌地笑了笑,重复了遍,“我给芝芝送书。”
      
      关母立刻朝他手上看去,一本《初中数学知识手册》,一本《中考英语满分作文》,不由吃了一惊:“芝芝的?”
      
      “嗯,她说要复习……”庄家明刚想说话,芝芝就把房门打开了,大步走出来拖他进屋,口中道:“家明哥,别理我爸妈,他们压根不信我能自己考。”
      
      关父张了张嘴,来不及说她没礼貌,人就给拉进房间了,只留给他们一扇紧闭的房门。粘贴在上头“敲门再进”的A4纸晃了晃,右上角的胶带脱落,向下卷折了起来。
      
      芝芝碰上了门,怒气冲天的表情霎时云销雨霁,灿烂无比:“多谢家明哥救我狗命!”
      
      “什么和什么。”庄家明被她逗笑了,把两本辅导书放在她桌上,“大半夜的,怎么和你爸妈吵架了?”
      
      芝芝惆怅地跌坐在床铺上,幽幽道:“赞助费。”三言两语交代了始末,恳求道,“家明哥,我的话他们听不进去,但很听你的话,你帮帮我呗。”
      
      好学生有好学生的特权,从小到大,不仅庄叔叔乐于听儿子的话,辅导班报还是不报,从无二话,甚至他后来的继母也对他十分信服,女儿读文读理,请老师补什么课,全都要先问过这个继子再说。
      
      更不要说叔叔阿姨辈里了,两个字:权!威!
      
      庄家明想了会儿,问道:“你想进实验班吗?”
      
      “想。”她不假思索地回答。
      
      虽然到目前为止,她对重生后的规划尚无明确的想法,但人往高处走,进实验班大有好处,没道理不做。
      
      “分班考还有一个多月,我打算复习一下,看看能不能考进去。如果考不上,证明我的实力不行,那进了也没意思,不如去普通班好好学习一年,高二文理分科的时候再想办法。”
      
      庄家明不由惊讶。他一直觉得芝芝还是个小孩儿,读着书却不知道为什么读书,稀里糊涂,嘻嘻哈哈,考砸了担心被骂,有空宁可偷看小说也不会学习,但今天她这一番话,显然对未来有着明确的规划,好像一夜之间长大了。
      
      他在看芝芝,芝芝也在看他。
      
      重生前,他们最后一次这么说话,是庄家明拿到绿卡回国的时候。那会儿,她刚在心里惊艳“卧槽我的竹马居然越长越帅”,随后就被告知了他回国是为了和女朋友办订婚,再仔细一问女友的条件,脑海中就一个念头——人家总裁闺女,亿万家产,名校毕业,颜美心善,轮得到你不同意?
      
      初恋至此卒,想起来就心酸。
      
      “你真的这么想好了的话。”庄家明笑了,少年干净的眉眼在昏黄的台灯下温柔极了,“我就帮你说说情好了,不过……”
      
      她回过神:“不过?”
      
      “你真想复习的话,明天就和我去图书馆吧。”他瞥了眼她摊在桌上的言情小说,叹气,“在家你肯定看不进去。”
      
      芝芝:“……不瞒你说,我本来打算明天就去的。”
      
      庄家明信了:“去看小说。”
      
      不,写小说,但现在看来,写文致富这么虚无缥缈的事,完全没有省下一万块赞助费来得紧迫。她叹息了声:“反正现在改成复习了。”
      
      “那说好了,明天早上我来叫你。”
      “行,我肯定去。”
      
      “我走了。”庄家明揉了一把她的脑袋,“早点睡。”
      
      她拍掉他的手,捋捋刘海:“我才洗的头。”
      
      庄家明假装没听见,开门出去了:“叔叔阿姨,我回去了。”
      
      结果人刚走到门外,关父就跟着出来了,门虚虚掩上:“家明,叔叔有件事要问你。”
      
      庄家明转过身。
      
      他们住的是十几年前的小区,楼道里的电灯泡不大灵光,光线昏沉又闪烁,泛黄的墙壁上停着灰白色的蛾子,翅膀一扇一扇。
      
      楼下隐约传来婴儿的啼哭。
      
      关父斟酌着开口:“家明啊,你和叔叔说实话,芝芝的成绩,考不考得上实验班?”
      
      “有难度。”庄家明实事求是,分析说,“听说一中的分班考比今年中考还要难一点,芝芝要考进实验班不太容易。”
      
      关父重重叹了口气。
      
      “不过高二会好一点。”庄家明像是想起了什么,在他说话前补了一句。
      
      关父咽下了原本的话:“高二?”
      
      “高二要分文理科。”庄家明道,“芝芝有点偏文科,如果拉分的几门不考的话,她的排名能往前很多。”
      
      关父踟蹰起来。按照这样的说法,高一花钱进实验班不太划算,不如等高二分了文理再说,高考才是决定孩子命运的关键,钱当然要花在刀刃上。他思量半晌,和蔼地笑了笑:“叔叔知道了,好孩子,谢谢你了。”
      
      “叔叔客气了,那我进去了。”庄家明点了点头,开门回了自己家。
      
      关父立刻回屋去找关母商量。
      
      芝芝偷听了会儿,有八成把握事成,不由感慨: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同样的事,她的话和庄家明的话,分量截然不同。
      
      说到底,还是学习成绩。
      
      学习好,前途就好,成绩好,家庭关系就好,读书好,七大姑八大姨老师社会全都高看三分,万试万灵,包治百病——别笑,这句话少年人听过千百遍,多数嗤之以鼻,告诉你比尔盖茨还辍学呢,只有回过头来才晓得,我国自有国情在此。
      
      国情如此……芝芝将这四个字在心里反复咀嚼了片刻,突而顿悟:依照目前的情况来看,无论她重生想要做什么,好好学习,争下一个不错的考试成绩,是做一切事的前提。
      
      而现在,她身边就有一个明灯般的参照物,跟着他走,准错不了!
      
      既然如此,先定一个小目标,考上实验班,省下一万块钱再说。
      
      *
      
      庄家明言出必行,翌日早晨七点半,准时来敲芝芝家的门。
      
      关家父母要卖早点,六点不到就去面馆里开店了,开门的是(重生)时差没倒过来的芝芝:“家明哥?”
      
      “今天复习吗?”庄家明对青梅的性格很了解,昨晚上忽然有计划,不代表她真的会付之行动。毕竟每个学生都有过想要发愤图强的时候,然而真正会做的少之又少。
      
      他礼貌性地问一下,她去最好,不去也很正常。
      
      芝芝低头揉着眼睛:“去啊,不是说好了么。我昨天晚上失眠没睡好,闹钟没听见,你等我一下,我洗把脸。”
      
      十六岁的青春少女起床,比二十六岁的白领方便太多了,两分钟刷牙,一分钟洗脸,抹个大宝再擦个防晒……靠,没有防晒!算了,芝芝施展锻炼多年的化妆水平,三下五除二抹匀了脸,三十秒扎了个高马尾,换上T恤和牛仔短裤,拎起昨晚收拾好的帆布包就冲了出来。
      
      “搞定啦!”她瞄了一眼腕上的手表,前后不过十分钟,不用化妆真开心!
      
      庄家明问:“不吃早饭?”
      
      “路上吃。”
      “那走吧。”
      
      两个人一同下楼去。
      
      这个小区原本是国企工厂分配的房子,早些年,左邻右舍全是父母的同事朋友,下个楼倒垃圾都得问候一圈叔叔阿姨。虽然下岗浪潮后,有许多人发了财,陆续搬了出去,但绝大部分家庭出于各种各样的原因(学区划分、市中心生活便利、工作的地方近、没钱……),在2010年的时候,仍然留在这里。
      
      所以一路上,他们收获了无数问候:“家明和芝芝啊,这么早去哪里?”
      
      论礼貌,同样是青春期的庄家明吊打所有同龄人,他停下脚步,彬彬有礼地回答:“阿姨好,去图书馆复习,开学要考试。”
      
      “诶哟,这么用功,怪不得能考上一中。”阿姨看着面前这个脾气好、学习好、长得好的三好少年,恨不得抢回去做自己儿子,“我们家那个就不行了,现在还闷着头睡大觉呢。”
      
      别人家的孩子总是最好的,何况庄家明真心无可挑剔。
      
      阿姨越看越爱,念叨说:“要是我家斌斌有你一半懂事,我少活十年都高兴,你妈有你这个儿子,这辈子就值了。”
      
      芝芝原本一直在装鹌鹑,听了这话,心里不免咯噔。
      
      庄家明并非生来就是个好宝宝,奈何他的生母十多年前便查出来得了癌症,庄叔叔的收入纵然不菲,但癌症是个无底洞,再多的钱砸下去也未必有效,他慢慢的就变得比旁人更懂事了。
      
      半年前,缠绵病榻多年的庄母,走完了自己短暂的一生。

  • 作者有话要说:  哈哈,发现昨天大家说的最多的就是男主的名字,深深感受到了代沟的存在……
    家明这个名字,看师太小说的应该知道,家明和玫瑰是她笔下经典的情侣,张国荣有个电影叫《金枝玉叶》,有句台词是“我们是金童玉女,我们是天生一对,我们是家明与玫瑰”,大概是大都会里神仙眷侣的代名词吧。亦舒笔下有很多家明,性格也不一样,总得来说,是那种很干净温和的男人,安妮宝贝写《七月和安生》的时候,也把男主取名叫家明,应该也有点这个意思。
    我给男主取名也叫“家明”,一方面是因为他妈生于七十年代,正好受到港台言情的影响,给儿子取这个名字很正常,就好像80、90后的名字很多都是琼瑶风,另一方面,也觉得这个不张扬的名字适合男主的性格。
    大家不用太在意这个名字,男主的形象会慢慢丰满起来,到时候你们就会忘掉了~~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