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学习,天天恋爱》青青绿萝裙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04-29 16:18:18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非酋的重生 ...

  • 作者有话要说:  阅读须知:
    1、日常温馨向,好像也有励志热血(?)
    2、“家明和玫瑰”的梗来自于亦舒
    3、理性讨论,禁止人身攻击
    4、作者没当过学霸也没念过顶级名校,如有金扁担,烦请包涵
    5、基本日更3000+,每天16点左右更新,如有请假延迟,会在评论区说明
    6、多谢包容,祝食用愉快
  •   2010年,8月1日(建军节),星期日,天气晴。
      
      今天是芝芝重生回来的第二天,在最初的震惊、兴奋、迷惘之后,她在狭窄逼仄的卧室里思考一个艰难的问题:来都来了,干点啥呢?
      
      复仇打脸?惭愧,她是喝醉了穿越的,不是被谋杀,喝酒也不是男友劈腿闺蜜背叛,而是闺蜜们帮她庆祝升职加薪。
      
      身为一个普通人,没仇没怨,走不了基督山剧情。
      
      踢走渣男?没有男朋友,下一题。
      
      发家致富?这个可以有!
      
      按照小说的套路,重生后有三大发家致富的捷径:彩票、买房、抱大腿。
      
      彩票是个好东西,一夜暴富全靠它!
      
      然而……平日里不买彩票的人,就算看到新闻里播报有某某人中了亿万大奖,也鲜少会有闲着没事儿的去记一记彩票号码,尤其是它那么长!退一万步说,即便一时悸动记住了,也没法确保重生后就正好能碰上。
      
      芝芝的本体是万年非酋,抽卡全靠氪金,从未考虑过世间真的有重生这样的好事,压根没记过任何彩票号码。
      
      PASS!
      
      那么考虑一下买房吧!
      
      2010年了,北上广低廉的房价早已是过去式,唯有本地的房产值得考虑,现在才七八千一平,十年后已经涨到三、四万了。
      
      但是就算是贷款,首付也不是个小数目。她支着下巴回忆了下,记得没错的话,她家去年才东拼西凑出了买下了一处门面用来开面馆,估摸着家里目前的存款只有一万左右。
      
      买房?做梦还快一点。
      
      最后只剩下了抱大腿。
      
      可惜的是,腾讯成立于1998年,阿里巴巴则是1999年,新浪微博2009年上线,饿了么同一年成立网站,过两个月就可以网页点餐,搜狗也从搜狐独立出来了……掐指一算,各位爸爸早已不缺腿部挂件。
      
      重生不逢时啊!芝芝扼腕叹息,沉痛地划去了三大捷径。
      
      莫慌,小说告诉我们,捷径不能走,还可以勤劳创业。
      
      如果她今年已经大学毕业了的话,这绝对是个不错的主意,领先十年的战略眼光不是吹的。但是,芝芝,大名关知之,年方十六(虚岁),一个多月前刚结束中考,一个月后即将成为高一新生,是个不折不扣的未成年人。
      
      初中毕业就辍学创业太刺激,吃不消。
      
      为今之计,看来只能成为女频写手了!网文门槛低,对年龄无有要求,虽然家里没有电脑,也不好去网吧,但可以去图书馆,只需要时间和毅力就能完成。
      
      芝芝认为,自己水平有限成不了大神,不过凭借脑洞赚点零花钱是没有问题的。想到这里,她精神一震,翻开草稿本就准备开始撸个大纲,不过,笔点在白纸上的刹那,心里忽而闪过不安。
      
      奇怪,怎么感觉好像忘了什么重要的事……是什么呢?
      
      正思索着,门外传来两个人交错的脚步声,大门哐当哐当被打开,熟悉的声音响起在背后:“芝芝,出来吃面,今天剩了块大排。”
      
      “诶。”她应了声,看看时间发现不对,趿拉上拖鞋追出去,“怎么那么早回来了?”
      
      她读初高中的时候,父母省吃俭用买下了一处小小的门面,就开在小区附近,晨卖早饭晚卖夜宵,十分辛苦。但夫妻俩都是勤劳的人,仗着年富力强,不肯错过赚钱的机会,每天都要到晚上十点多才关门。
      
      “今天下雨没人,我们干脆关店早点回来。”厨房里,关母用剩下的面条和配菜,做了老大一碗红烧大排面给她,“吃吧,吃了早点睡觉。”
      
      芝芝犹豫了,在没影的写文发财和踏实的帮父母开店之间来回摇摆:“要不然我明天去帮你们?反正放暑假也没什么事。”
      
      “你只要好好学习,就是帮我和你爸了。”关母毫不犹豫地说。
      
      芝芝叹了口气,捧了面出去吃。
      
      面条散发着腾腾白气,她一边吸溜着面条,一边想:她爸妈果然是典型的中国式家长,再苦不能苦孩子,家里就算是穷得揭不开锅,也要把最后一分钱用来给孩子念书。
      
      孩子要帮忙干活,父母感动到抹泪说什么“女儿终于懂事了知道帮我们忙了”之类的画面,仅限于脑补。
      
      事实是,他们会……“店里的事不用你管。”冲了浴出来的关父裹挟着水汽,语重心长地说,“你的任务就是好好念书,考上大学,不要分心。”
      
      看,现实。
      
      关母跟着点头:“你学学家明,人家放暑假也天天去图书馆,九月份你就要读高中了,我听说你们一中是要分班考的?你可不要觉得考上就能放松了。”
      
      分班考?!晴天霹雳!
      
      芝芝终于想起了自己心底的不安是什么了,虽然重生回来的时候,中考已经结束,但她考进去的高中开学即是分班考。
      
      而她离初中毕业已经过去十、年、了!
      
      “对头对头。”关父没留意她诡异的脸色,拿起烟盒倒了倒,摸出最后的一根香烟叼进嘴里,揿下了打火机,狠狠吸了一大口,“我听老庄说了,一中分实验班和普通班,教的老师完全不一样。”
      
      关母走到浴室门口的脚立刻收了回来,关切地问:“怎么说?”
      
      “实验班的老师当然更好。”关父吐了口烟,眉关紧锁,“要进去,要么考,要么交赞助费,家明读书一向好,考进去没问题,老庄是和我们说一声,一万块。”
      
      “那你说我们要不要……”关母递了个眼神过去。
      
      头顶的风扇呼呼地旋转着,有一片叶子路过白炽灯,房间忽明忽暗,纱窗外,两只蛾子扑在纱网上,翅膀扑棱棱作响。关父穿着中年人经典的白汗衫和黑色的短裤,眉关紧锁,吞云吐雾,显然也是在考虑这个问题。
      
      芝芝又回忆起了一些事。
      
      她中考的时候踩了狗屎运,杂志上翻到的一篇文章正好是当年的语文作文题目,所以超常发挥,勾上了省级重点高中的分数线。
      
      这所高中是市级第一中学,师资力量雄厚,基本上每年都有人考上北大清华,再不济也是复南交浙,用以后的话说就是“real牛逼”。和很多学校一样,一中有集中了最顶级教师的实验班,想要被分配进去,要么在入学摸底考时出个好成绩,要么交一万块钱的赞助费。
      
      老庄,她爹妈下岗前的同事,现在的好友,住对门的邻居。有个儿子叫家明,成绩贼好,轻轻松松考进了一中,分班考自然也不怵,十拿九稳,他爹就专程过来和她爸妈说了一下赞助费的事。
      
      她关知之成绩一般,要考进实验班,可能性极小。她爸妈心里对闺女的能耐很有逼数,狠狠心,掏光了家底,一万块送她进门。
      
      可惜的是,庄家明同学先进北大,后去耶鲁,而她关知之,并不能适应实验班里学霸遍地走的情况,跟不上进度,压力过大,恶性循环,高一的期末考发挥失常,最后跌回普通班,白瞎了一万块钱。
      
      一、万、块、钱!
      
      芝芝一个激灵,坚定有力地表示:“我们不交赞助费!”
      
      关母瞪她,老实不客气地说:“你懂什么?爸妈是为了你好,实验班和普通班不一样,家明肯定能进,你不想和他一个班吗?”
      
      “……”以前关母就是用这个理由说服了她,但是芝芝没打算放弃,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家明哥成绩好,我就不行了,跟不上反而会有压力。”
      
      然而,关父平静地说:“你要把压力变成动力,只要你好好读书,爸爸妈妈不在乎花这点钱。”
      
      芝芝:“……”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熟悉的毫无发言权的十六岁。
      
      毋庸置疑,父母爱她,看重她,不惜一切代价培养她,但他们并不重视她的想法,读书期间无数的矛盾由此而来。
      
      关母雷厉风行,睡衣一放,进卧室去翻存折:“家里还有多少钱?不够就问我妹子借一点。”
      
      芝芝的小姨开了家服装店,生意相当不错,与姐姐的关系很和睦,一两千的数额绝对借得出来。但手心朝上岂是容易的事,亲姐妹也不能总是如此。
      
      “爸,我们家条件不好,量力而行。”芝芝试图和父母讲道理,苦口婆心地说,“有这个钱,不如在店里装个空调,现在天气热,开空调客人都多一点。”
      
      关父嘴上的香烟亮了又暗,暗了又亮,欣慰的神色下却是不容置疑:“你不用管,这是我和你妈的事,你好好读书就行了,面冷了,快吃吧。”
      
      又来了!芝芝心里疯狂吐槽,她爹妈什么都好,但是一旦牵扯到学习,基本上就三句话:“不用你管”、“用心读书”、“都是为你好”。
      
      她深吸了口气,讲道理不成,那就只能耍赖了,遂装出一副被伤到自尊的青春期少女模样,重重丢了筷子:“怎么就不是我的事了?考试的人不是我吗?交钱!交钱!你们就没有想过我可以自己考进去吗?”
      
      说完,不给他们反应的时间,冲进卧室就把门关上了。
      
      客厅里,被弄懵了的关父与关母面面相觑,迷之沉默。半晌,关母捏着只有五千块的存折,犹豫着说:“芝芝要是考得进去……”
      
      “她的成绩你还不知道?”关父摇摇头,叹气道,“都是为她好,她怎么就不懂呢!”
      
      家里的隔音不好,芝芝全听见了,心想:我懂,但你们也听听我的想法好不好?是我念书啊。你们觉得为我好的,不一定是我想要的,怎么你们就不懂?
      
      正苦笑着,床头却传来“滴滴”的提示音。她瞄了眼,发现是自己的手机,前两天刚重生回来,不太习惯非智能机,一直丢在一旁,今晚才想起来充电,这么晚了,也不知道是谁发消息来
      
      她走过去抓起手机,翻开盖子,跳动的信封上“家明”两个字无比显眼,内容是:[小说借来了,有空来拿。]
      
      家明,庄家明,救星啊!芝芝灵光一闪,飞快摁键:[家明哥!救我!!]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