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极恶消逝之夜 ...

  •   事物之间相互区别的关键,在于其属性。
      正是因为本质属性的不同,万物才如此复杂多样,才会产生为数众多的难以复制的独立个体。
      
      那么,藤丸立香凭借什么成为藤丸立香呢?
      人类的构成是如此复杂,即使物理上的构成完全一致,记忆、经验、思维等因素也会创造完全不同的两个人。
      
      所有,要简单地用语言来说明藤丸立香是谁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最直观的方法就是,站在她面前指着她道:“看,这是藤丸立香。”于是在立香点头微笑的刹那,这个人的概念正式存在于另一个人的脑海里。
      
      故而,黑贞无法承认,这个在她眼前苏生的女孩,是藤丸立香。
      不是的,她不是,绝对不是,就像黑贞也否认自己是贞德一样,贞德被期待着以复仇者的姿态归来,于是有了黑贞,但是黑贞永远也不是贞德。
      她知道,那是完完全全两个不同的存在。
      
      失去手臂的歌唱家依然是歌唱家,但失去手臂的猎人却很难继续当猎人了。如此,失去善良和希望的藤丸立香,也绝对不会是藤丸立香。
      
      虚假的复活,只是创造恶而已。
      这是黑贞脑海中不需要思考就浮现的想法。
      
      黑杯借用立香作为载体,装载了“人类恶”。
      属于人类的,复仇的恶,和黑贞极为类似,但是又截然不同,比起黑贞被灌输的“复仇”概念,立香接受的,是纯粹的“恶”。
      
      一瞬间再度燃起的怒火让黑贞的灵基状态骤然改变,气到满破这种情况对她这样脾气不好的英灵来说也很罕见,但是并没有什么用,在圣杯金色的光辉下,她已无力再做出任何挣扎了,即使有能力毁掉圣杯,将自己放在祭品地位的她也无法再做什么。
      
      以圣杯为中心展开的巨大术式仍在不断完善,从复杂程度以及其中涌动的魔力规模来看,都不是现在的她能够破坏的,而人类恶,也在术式上空慢慢地成长。
      那幽蓝的术式变得越来越亮,立香开始环视四周,最后开始观察下方那越来越庞大的术式。
      立香是那种,非常善良非常包容的孩子,身为善者却能容忍恶意,为恶所虐却能贯穿善心①,即使是面对背叛和死亡,也会笑着说那也没办法逃避啊,永远都是最那个地把别人推出黑暗推到阳光底下的人。
      总而言之,是绝对不会走上毁灭者道路的人。
      ——黑贞是这样认为的。
      
      “可恶……我才不会,不会让她变成这样!”黑贞咬牙,如果本质为恶的立香利用刚刚与英灵定下的永恒契约做出什么坏事,多的是恶属性的英灵愿意帮助她,这样的结果对于立香来说恐怕还不如死去。
      
      依然漂浮在空中的立香依然在发生着变化,比之前慢得多,但看起来也已经有七八岁了,她异常安静的目光落在逐渐透明化的黑贞身上,空洞的眼神停顿的好几秒,忽然一笑:“原来是黑贞么……谢谢。”
      
      黑贞呼吸一顿,那个笑容又轻又柔,恍若一个虚弱的幻影,立香从来不是那样的。
      就在几秒回去,黑贞还不承认她是立香,心里称她为人类恶,而现在却在那孩子郑重地说出那就谢谢的时候崩塌了所有底线。
      立香身上的破碎感让她窒息,那种从地狱归来的,被遗弃背叛后的脆弱感。
      
      她难以抑制地想要哭泣,她甚至没有弄清楚立香死前到底有怎样的经历,没有了解过她的痛苦,怎么能、怎么能为立香合理的仇恨而指责她呢?
      那是她的master啊,正常的孩子受伤害之后变成这样不是也很正常么?立香只是普通的孩子而已,一个普普通通的好孩子……
      即使是被污染了的,心怀怨恨的,身怀“恶”的,也依然是她的master啊。
      
      但是即使这样想,哭泣也是无法抑制的,她忍不住地痛哭,她几乎没有为自己为贞德的不幸哭泣过,她用杀戮来宣告悲愤。
      但是这一次,她没有办法,像她这样的人也没有办法,她甚至分不清到底在为何哭泣。
      “……对不起,master……”
      这就是最后的话语了,无论如何,她也无法再呆下去了,灵基已经不能再维持了。
      
      对不起,让你在我们看不到的地方一个人悲惨地死掉了。
      对不起,没有让你享受本该接受的荣光。
      对不起,擅自复活你,用这样的方法。
      以及——对不起,让你变成了这样样子。
      
      立香微微笑着摇头:“没关系,‘我’会原谅你的。‘我’不会生气哦,也不会怨恨,只是很遗憾而已,不过没关系啦,再遗憾,现在我的也无法理解。”
      她抬起自己的右手,指着令咒问,“即使是现在的我,你也会回应的,对吧?我很快会再见到你的,我啊,现在最喜欢的就是你们了。
      到时候,呐,和我一起,向这个世界复仇吧~”
      
      孩童声线特有的柔软,以及那甚至是比之前立香更加活泼的语气,如此可爱的声调,黑贞却捂住哭到声嘶力竭。
      
      最喜欢,明明是让人高兴的话啊,却让她的眼泪如同潮水一般涌出来,她做了什么啊,她到底做了什么啊!
      在野兽般痛苦的哭嚎中,她终于完全消失,只有大片眼泪的水迹留在地上。
      
      立香偏头:“你真的很难过啊……没办法,我已经是这个样子了。‘我’大概会很厌恶这样,但是‘我’已经死掉了呢。被直接灌输了‘恶’变成这个样子,我也没办法呀?”
      
      她垂下头,压低的抽泣声混合笑声从她的胸腔发出:“‘我’非常非常难过,看到你这个样子,心脏会非常痛。”
      然而她抬起头,却是一张天真烂漫的笑脸:“但是啊,其实我挺喜欢这样的,你为我产生的绝望和悲伤,我超喜欢的。”
      
      她尝试着考虑之前的她会如何思考,最后咯咯咯地笑起来,无法理解,但是异常有趣。
      用“恶”的视角看待“善”,即使能够完全模拟思维,也只想将之视为一个笑话而已。
      
      女孩的眼角还挂着泪水,也不知道是刚才抽泣留下的还是笑出来的:“啊,对了,说起来,你是把自己作为祭品了呢……那我姑且来试一试吧,你以自己的血肉换给我的庇护。”
      
      赤色的烈火凭空燃起,正是黑贞的复仇之火,她留给立香的庇护,那熊熊燃烧的,足以将任何一座城市化为炼狱的火焰。
      它沿着地面术式的路线铺展开,点燃了整个巨大的术式,然而圣杯展开的术式没有被它影响分毫。
      
      “……稍微有点不太好用呢。”
      
      “不是留给你的东西,你用的倒是很顺手啊?”
      这是在一边看着黑贞消失的安格拉曼纽。
      
      “是小安呐,你对现如今的我是有什么意见么?”立香笑眯眯盯着他。
      某种意义上来说,恶属性的情况下,她的性格并没有变坏多少,然而本质上某些变化,算是她面对从前的英灵们时候的乐趣之一,这种反差下他们的反应也会相当有趣,她甚至非常乐意在必要的时候伪装一下来得到更多的乐趣。
      
      对安哥拉曼纽,完全不需要掩盖,他是少数的,可以完完全全展现自己恶的属性的从者,再直白的话语也没关系,再恶劣的态度也不影响。
      
      “哇哦,脾气变坏了呢。”安哥拉轻巧地越过火焰,凑到立香身边:“总感觉下一秒就要手撕我的样子。我可是最弱的啊,没必要哦,请放过我。一直以来,我都还算听话吧?和某个一直试图实现某些目的的假面神父可不一样,比起我这样的恶属性,你还是去质问他有没有意见比较好。”
      
      立香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唔,你说天草么?我不会召唤他的,无可救药的圣人呢。
      不过,你呢,我其实不明白呢,你这样的受害者,被人们强加了‘恶’的牺牲品,为什么,会想要当正·义·的·伙·伴·呢?”
      
      安哥拉曼纽那张一直笑着的脸忽然冷下来,他逼近立香盯着她,像是野兽盯着猎物,箭矢瞄准靶心。
      立香不躲不闪,让他看着,始终回以笑容。
      
      地面的术式幽幽运作,唯一的声音就来自魔力涌动时带来的低微风声。
      
      “什么啊,原来你早就知道啊,我想当正义的伙伴这件事。”气氛徒然一松,安哥拉曼纽抱着脑袋嘀咕:“原来这么明显的么?一下就看出来了,但是没有跟我讲呢,真是狡猾。可是你也知道吧,我确确实实的恶属性,正义的伙伴这种东西,该怎么说呢,男人至死都是少年啊!”
      
      “嗯,那我了解啦。怎么说呢,现在的我,其实很不确定你的属性呢,虽然看起来是恶,但是让我异常不放心……毕竟,你对上人类是必胜的啊,我可是货真价实的人类呢,而你……万一要是什么时候,真的当了正义的伙伴,我就玩完啦~”立香翻着白眼吐了吐舌头,像个真正的孩子一样做鬼脸,可她的目光却让安哥拉很明白她并不只是在说笑。
      
      “我的令咒,对现在的你有效么?”立香抬手,也没等他回答,兀自下令:“唔,我要做一点什么来增加心理安全感呢。
      那这样吧,安哥拉曼纽,不能对我造成任何实际伤害。
      好啦,这样子我们才能好好相处。”
      
      安哥拉无所谓地撇撇嘴:“生效是肯定的,我的同步率太高了,契约对我生效。反正我也说了,并不想真的当正义的伙伴,这种命令对我来说没有什么意义。”
      他往旁边跳了几步:“话说master,这个术式,地上这个,会送你去哪里呢?”
      
      “不知道哦,黑贞许愿的结果应该是一个英雄会被尊重的地方。不过,去哪里都一样的吧?我这个样子,去哪里都一样。”
      
      立香不悦地看了一眼这个术式,和黑贞以为的复原身体不一样,这是个异常复杂的传送魔术,足以将她送到别的世界去。
      黑贞许愿她作为救世主能够得到应得的尊敬,但是圣杯直接给了她一个没有被她拯救过的世界,但是这件事确实无所谓,“只不过圣杯把力量分出来运作这个庞大的术式,导致我越长约慢这一点,让我很苦恼呢。唔,我好像十岁了呢。”
      
      “哦哦,那到了那边要召唤我哦?”
      “那是当然的啦,毕竟你也是恶属性。”
      
      幽蓝的术式已经明亮到让人无法直视了,其上的烈火没有对它造成任何影响,无论是安哥拉还是立香都能感觉到,通往另外世界线的门已经开启了。
      
      “master,你喜欢我么?”
      “嗯?怎么忽然问这个……怎么说呢,之前很喜欢吧,还有一点莫名其妙的怜悯之类的。现在的话……”
      
      “够了,回答道这里就够了。”安哥拉曼纽爽朗地笑道:“现在的话,应该是完完全全非常喜欢了吧,我明白的,对【此世全部之恶】的喜欢,你现在看我的样子就像在观察什么好玩的野兽在必死的陷阱里徒劳挣扎一样,我能感觉到你的喜欢。”
      他说野兽啊挣扎啊之类的话语的时候太过坦荡,几乎是承认了自己想要做正义的伙伴这件事,明明已经是极恶了,却依然有着微妙的正义感,但是又不会有任何善举,还为恶行而得意
      
      这种矛盾挣扎,他明明白白地承认了。
      
      立香一愣,随即饶有兴致地盯着他,她不相信安哥拉真的会为了虚无缥缈的正义残留对她发难,那是不可能的,但是他想要做什么呢?
      
      “我在刚刚,还非常喜欢你,现在的你。由于所有记忆都是同步得来的,我对你其实非常好奇,要什么样的人能和我好好契约呢?什么样的人能包容我这样的恶。
      该说非常满意还是说比预期值还高,总之,我很喜欢现在的你。
      
      但是,你说正义的伙伴,我才忽然觉得,以前的你,早就完全洞穿我了,可能比我自己的认知更加清晰,几乎到了荒谬的地步,连我自己都不相信,你所谓的正义的伙伴会是对我的认知。
      
      这样一来,我对之前的你,就更加好奇了。
      之前那张好奇一点也没有因为见到了你而减少,准确来说,因为预期值已经完全达到了,我对于之前的你的期待已经到达了空前的地步。
      可惜你的善性已经完全被侵蚀了,我也没办法再找回之前的你。
      嗯,没有任何办法了。”
      
      他无奈地一摊手,在立香的注视下轻轻地把手搭在她肩膀上。
      
      “你看,我也是,莫名其妙就被人类加害了啊,被迫成为了此世全部之恶,甚至因此而上了英灵座。
      何其讽刺啊,和你一样,高尚的牺牲者。
      
      所以说,我并非偏袒人类,我仅仅是想用我觉得公正的方式复仇而已。
      
      我想要给人类一个机会,让我们再来看一看,这一次,人类会赋予你什么?是善,还是恶呢?
      那种贪婪的野蛮的生物,我把既是拯救者也是毁灭者的你送给人类,让他们选择吧,最终的结局。”
      
      立香哼了一声,不置可否:“你想要怎么做呢?”
      
      “就让你回到最原本的样子,懵懂的,一无所知的幼儿,哈哈,刚好你现在也是幼儿的样子呢,还没长大还挺可爱的。
      我的故事你知道的对吧?一切之恶皆是我,除我以外,再没有恶了。
      嗯,话说回来,我觉得这样勉强算是公平的审判了,你怎么看?”
      
      “……”立香被他牢牢按住。
      
      “哈哈,那就这样吧,【此时全部之恶】世间全部的恶都归我,而你,回归一片空白。”
      
      短暂的接触后,安哥拉慢慢隐去身形。
      
      地上的术式已经达到了魔力汇集的顶点,巨大的空洞在立香头顶展开。
      
      立香茫然地睁开眼睛,她的一切记忆人格就在刚刚被清洗一空——这是唯一能够完全抹去一个属性的唯一方式,现在的她,同普通的十岁孩子没有任何区别。
      
      看头顶那吸引着她的漩涡,尚且稚嫩的脸庞上露出一丝惊恐。
      \"这是……?”
      
      没有人回答她,唯有一个声音在空旷的环境里响起。
      
      “去探索去体验吧,去见证去审判,人类给你什么,你就回报什么。
      去救赎,去毁灭吧!
      
      如果人类再一次赋予你恶,那就,召唤我吧。”

  • 作者有话要说:  备注1 是百度百科对咕哒的性格描述
    注意:小安在被圣杯吸收后是没有人格和体型的,后来跟士郎搞了个人格和壳子,这里我们就不细究了
    还有就是,小安虽然被当时的人们称为一切之恶,按照他们的教义,全部的恶都是小安,那剩下的就都是善,于是私设了小安有吸收恶的能力,用这个能力把咕哒回档重置了,但是也没有变成善就是了。
    咕哒的恶属性其实还是保留的,但是变成了隐藏属性,需要触发。
    下一章,我们带着一片空白的咕哒Lily去其他世界啦~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