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南派收徒日常》氷羽 ^第5章^ 最新更新:2019-08-11 22:30:08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顺着小财主小花师回家,爽 ...

  •   东南派的后山有水流从山顶流下,在后山形成一个水潭,那流水潺潺清晰到可见水底。
      
      石怑在大师兄的帮助下,建了一个水转翻车,利用两边深窄的沟渠运送上岸。
      
      “大师兄,二师兄,水来了!”注意着水的田四米挥动着手臂,提醒两人。
      
      两人擦了擦汗,笑着回到菜园,帮助田四米弄栅栏和篱笆。
      
      “师兄,四米,来休息休息吧。”佟妞儿拎着水壶,端着碗来到一旁的棚子下。
      
      “我们洗洗手去吧。”田四米从水缸里舀出水给两位师兄洗手,而后自己也冲洗了一下。
      
      四人坐在棚子里,端起墨绿的汤汁就喝,一股清新的豆子气息弥漫在口齿间。
      
      “是绿豆汤!”田四米嚼着变了色的汤,美滋滋的舔了舔嘴。
      
      “答对了。”佟妞儿点点头,继续为田四米盛了一碗,想起什么的放下碗,“对了,四米,你为什么要叫四米呢?”
      
      “这个啊,因为我家有四块田,正好合并成一个‘田’字。而我出生的那一年四块田种的都是米,所以我就叫田四米了。”田四米端着碗,无所谓的笑着。
      
      “嗯?要是都种的菜,或者土豆怎么办?”石怑一愣,嘴里下意识的问道。
      
      “那可能我会叫田四菜,田四土。”田四米也一顿,眨了眨眼看向石怑认真的说道,她有些感慨的叹了口气,“感谢父母的种米之恩。”
      
      喝汤的东郭曳听了一呛,他一边擦着嘴,一边在内心吐槽着:[这是何等的取名法?]
      
      “对了,大师兄,何时教我们习武?”田四米忽地想起自己是来干什么的。
      
      “对啊,我们何时学习?”石怑和佟妞儿也看向东郭曳,睁大眼睛寻求的问着。
      
      “这...”东郭曳犹豫了一下,师父可没告诉他教什么啊!
      
      “着急吗?”东郭妤忽地冒出头来,把众人吓了一跳,东郭妤坐在东郭曳的旁边扫视着三人,“那把你们手里的事放下先,不建造,不吃食,不种植。”
      
      “那谁来维护房屋?/那谁来负责膳食?/那谁来提供蔬果?”三人异口同声的问道。
      
      “对啊,谁来呢?”东郭妤明媚一笑,反问着他们。
      
      三人沉默了,他们互相看了看,似是明白了师父的话。
      
      石怑转眼看向零散的东南派,回过头说道:“师父,我会建造好东南派,闲暇时再请教师兄武学。”
      
      佟妞儿看了看自己做的绿豆汤,又看了看手掌上磨出的茧:“师父,妞儿会学好菜式,成了名副其实的厨娘,再学上一招半式。”
      
      田四米看向才建好的菜园,才新翻的土还未种上一粒米一棵菜:“师父,四米明白了,等门派的膳食调整好,四米再认真的学武。”
      
      “嗯,乖。”东郭妤点了一下头,起身拉着东郭曳就飞走了,只留一段话在三人耳边,“跟为师去办事。”
      
      “嗯?”东郭曳刚听完师弟师妹的决心,正准备鼓励一番,就这样一脸懵的被师父拖走了。
      
      等师父停下时,东郭曳发现他们来到的地方是巧园镇。
      
      “师父,我们来这儿买菜吗?”东郭曳不明所以的看向师父,为什么师父带着剑啊?
      
      “不,把那些人的记忆抹了。”东郭妤慢悠悠的抽出剑,看向镇上的人群,“你说能把脑袋砍一半吗?”
      
      脑袋砍了半个还能活吗???
      
      “师父,别闹。”东郭曳抓住师父的手,硬是把剑收回了鞘里,哭笑不得的劝阻着,“至今为止也就田师妹来了,其他人压根没在意啊,师父何必落个杀人魔的名声,来引各大门派追杀。那样岂不是更没有闲暇小憩,师父你说呢?”
      
      东郭妤看了看东东郭曳,想想也有道理,便把剑塞到东郭曳怀里,抽回自己的手挥了一下:“说的也是,打道回府。”
      
      东郭曳拿着剑松了口气....
      
      结果完整的气还没松完,转身就看见后面是昨天的无赖少爷,他坐在马车上掀起帷幔看着他们,车里还摆着许多的花。
      
      “......”东郭曳当做没看见的跟在师父后面。
      
      “站住!”无赖少爷刚叫一声,站在车舆旁的东郭妤瞥眼看去,只见无赖少爷指着东郭妤道,“我要她。”
      
      东郭妤连冷笑都懒得给,直接抽出东郭曳递来的剑,两三下就把无赖少爷和仆人的衣服劈碎。
      
      “啊啊啊啊——”无赖少爷和两个仆人缩进车舆,只露出脑袋看向东郭妤,“你你你——”
      
      “下一次劈的是你们哦。”东郭妤用剑指着无赖少爷的鼻子,笑得格外和善。
      
      “呜呜呜——”无赖少爷霎时就被吓哭了,他呜咽着哭喊道,“我只是想要小姐姐到我家赏花而已。”
      
      “对对,少爷人很好的。”两个仆人眼泪婆娑的点点头。
      
      “哈?”师徒二人一脸懵。
      
      赵宝霖年十四,从小就含着金勺长大,父母无限制的溺爱。虽然长得高挑,还有点无赖痞的样子,实则是个被仆人带歪,不懂人情世故,喜爱种花的小孩子。
      
      “这种事不应该诚恳邀请吗?”东郭曳没眼看的捂脸,“而你跟个强抢民女一样。”
      
      “呜呜——”赵宝霖委屈巴巴的抹着眼泪,撇撇嘴道,“爹爹说想要什么拿就好,我们家有钱,爹爹会做主的。”
      
      [...这样的父母会教坏小孩子的......]东郭曳无声的在内心吐槽着。
      
      “你会种花?”东郭妤歪头扯了扯帷幔,好让赵宝霖看向她,东郭曳连忙按住师父的手,再这样他们就会漏点的。
      
      “嗯。”赵宝霖点点头,眨巴着婆娑的眼睛。
      
      东郭妤这时才抬眼看向华丽的马车,拍了拍车舆道:“跟着我,有大哥哥小姐姐,包观赏。”
      
      [师父,你要干嘛?]东郭曳一惊,直愣愣的看着师父,不知道她要干什么。
      
      “真的?”赵宝霖抹了抹眼泪,不敢置信的看着东郭妤。
      
      “真的,认我做师父就行。”东郭妤微笑着点点头,手上摸着那柔软的帷幔。
      
      [等等,师父你该不会是......]东郭曳眼睛瞄向师父的手,他好像知道师父什么心思了。
      
      果不其然,在天真的赵宝霖和父母告别时,他的父母因为溺爱也就由着他。
      
      本来是不放心的,但是谁让东郭妤一掌拍碎了人家的车舆,赵家父母连连称赞好功夫,还拿了一大堆上好的布料衣物,东郭妤直接躺在了舒服的布料上睡觉了。
      
      车上还拖着赵宝霖的宝贝花,和一大堆的食物,赵家父母豪气的送了四匹马。
      
      赵宝霖的父母本来还要让十几个仆人跟着,在东郭曳郑重的说明下,他们才心痛的缩减到一个小花师,以便照顾少爷的生活起居。
      
      “小灵子,以后我们就是师兄弟了!”赵宝霖拉着花灵子的手,认真又雀跃的说着。
      
      花灵子看着一向心善的少爷,笑着点点头:“是,少爷。”
      
      花灵子年十五,幼时就被卖到赵家,样貌长得小巧,虽然只比赵宝霖大一岁,但看起来比赵宝霖小。他本是个干杂活的奴仆,但因对花草有一定的心得,赵家小少爷也是个喜欢种花的,他也就有了专属的花师身份。
      
      “不对,以后你要叫我师兄,赵师兄。你是师弟,花师弟。”赵宝霖摇摇头,随即指着驾车的东郭曳和睡觉的东郭妤道,“这是大师兄东郭曳,师父东郭妤,记住了。”
      
      “是,少...”花灵子刚要喊出‘少爷’两字就看见赵宝霖朝他哼了一下,他赶紧改口道,“知道了,师兄。大师兄要不我来驾车吧。”
      
      花灵子做仆人做习惯了,连忙凑到东郭曳那里要驱赶马。
      
      “你个花师还会驾马车?”东郭曳好笑的缩着手,不让瘦弱的花灵子驾车。
      
      “嗯......”花灵子犹豫了一下,老实的摇摇头。
      
      “你们要记住入了东南派的门,你们就不是少爷和仆人的关系,而是师兄弟。”东郭曳看着心存身份悬殊的花灵子,严肃的说道,“我们之间没有贫富和尊卑,只有长幼有序。还有不可背叛师门,无事时也不可打扰师父和师姑的休息。”
      
      “是,大师兄。”赵宝霖听话的点点头,花灵子看了看少爷跟着点点头,低头浅笑了起来,心里觉得暖暖的。
      
      东郭曳带着他们回到了东南派,树上的南门媤一看到这一车的东西就飞快的跑了过来。
      
      “师姑,这是新入门的两位师弟,赵宝霖和花灵子。”在南门媤来到跟前时,东郭曳介绍着两位。
      
      南门媤打量了一下衣着华丽的赵宝霖和衣着简略布却好的花灵子,什么话也不说的跃身趴在东郭妤身旁,甩甩手睡觉了。
      
      “.......”三人默默的看着两个呼呼大睡的人。
      
      “这是副掌门南门媤,是你们的师姑。”东郭曳头疼的把车驶进东南派,挥手叫着不远处劈柴的石怑,“石师弟——”
      
      “哎,来了。”石怑一听见东郭曳的声音,立马放下斧子,滑着过去了。
      
      厨房里的佟妞儿和田四米也探出头看了看,田四米一看到当初的无赖少爷,蹬蹬就跑起来过去。
      
      “大师兄,他怎么在这里!”越过石怑的田四米站在马车前,指着赵宝霖不悦道。
      
      “这是新来的师弟赵宝霖,花灵子,负者种花。还有之前都是误会,他只是想请师妹赏花而已。”东郭曳不紧不慢的跳下马车,替赵宝霖解释着,转眼看向石怑,“对了,石师弟,恐怕还要劳烦你建马厩和仓库了。”
      
      “师兄,我已经建好了,就在厨房后面。”石怑指着厨房后面,东郭曳隐隐约约看见了马厩。
      
      “真的?”田四米不相信的瞪着赵宝霖,花灵子紧紧的把赵宝霖护在身后。
      
      “啊,还是师弟有心。”东郭曳满意的点点头,石怑有点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真的,师姐我不是有意的,对不起。”赵宝霖探出头,小心翼翼的道着歉。
      
      “真的,少爷师兄还是师父领进来的。”花灵子连连点头,指着上面的东郭妤。
      
      田四米看了看师父和师兄想了想,有师父和大师兄在,谅他也不敢做什么便放下手:“看在师父和大师兄的面子上,我暂且相信你。”
      
      “谢谢师姐!”赵宝霖开心得都要跳起来了,他的脸庞还泛起了小花朵。
      
      “这是你们的二师兄石怑,三师姐佟妞儿,四师姐田四米。”东郭曳介绍着后来的两个人,他忽然发现最近自己怎么都在不断的介绍啊!
      
      “石师兄好,佟师姐,田师姐好。”两人一同喊着,石怑和佟妞儿回应的点点头。
      
      “正好师父缺个院子,你们可以和石怑一起设计,看看哪里种花好看。”东郭曳看向师父和师姑的吊脚楼,那下面太单调了,要是有个院子和围墙那就美观多了。
      
      “是,师兄。”三人声音嘹亮的回应着。
      
      东郭曳想,他们一定会弄出一个漂亮的花园。
      
      因为他们比睡觉的两个人靠谱多了。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