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南派收徒日常》氷羽 ^第41章^ 最新更新:2019-09-16 11:46:08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1、门派的日常,不可单独行动 ...

  •   独自去哑山的阎柔雪背着背篓,四处走动却并未采摘多少草药,反而越走越远。
      
      兴许是找得入神,阎柔雪并未发现自己走到了陌生之地。
      
      她微弯身撩开杂草植物,低头仔仔细细的看着,丝毫没有发觉身后有人在向她靠近。
      
      一只手落下按住了阎柔雪的右肩,还未等她惊呼出来,就被那只手往后扯了去。
      
      阎柔雪感觉到自己撞到了一个人,慌乱中转头望去,只差一点就与医木山碰鼻。
      
      “!”阎柔雪还没有站稳,就被忽然放大的脸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往旁边闪躲。
      
      医木山一时没有按紧她的肩,就任由着她摔落在地。
      
      背篓硌到了阎柔雪的腰,她吃痛的哼了一声,医木山见状拎起她的手臂扶起。
      
      “你一人?”医木山的眼神四处打量着,空旷之地只能看见阎柔雪一人。
      
      阎柔雪微张嘴,似乎想说什么却又咽了回去,待站好后才开口:“嗯,公子也是一人?”
      
      “我向来一人。”医木山松开手背于身后,眼神瞟向别处,又忽而深邃的看向阎柔雪,“如此坦诚,就不怕我害你?”
      
      “若是如此,方才我就已经死了,那儿有气儿说那么多。”阎柔雪眉眼柔和的弯起,抬手微掩笑起的唇角。
      
      医木山倒是被阎柔雪的诚恳柔化了眼神,他略有些诧异的眨了眨眼,移开眼睛看向她的身后。
      
      “你来此...采药?”医木山扫视着阎柔雪背上的背篓,那里面并没有什么草药。
      
      “嗯,上次以酌未能找到解酒的草药,这几日我便来找找。”阎柔雪拎了一下肩上的背篓,歪了歪好让医木山看见篓里,里面的确有些草果。
      
      “此地已不属哑山,不得入内。”医木山也不跟阎柔雪闲聊,往前与阎柔雪错身而过,挡住了她原本要走的路。
      
      阎柔雪闻言回头看了一下,不知不觉中自己竟然走到了一处山谷,山谷之间竟环绕一股浓厚的白雾,此景不同寻常。
      
      “此地是?”阎柔雪一顿,看向医木山询问道。
      
      医木山沉默了一会儿,没有正面回答,而是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既然不知就不必知,请回。”
      
      “那就不叨扰了。”阎柔雪伏了伏身,直起身并未立即离去,她转移视线朝医木山的手臂看去,“在此之前,可否让我看看公子的伤?”
      
      医木山背在身后的右手臂有一道伤痕,血已经侵染了衣袖,也是因为这样阎柔雪才闻到那股味道。
      
      “不用。”医木山没有拿出受伤的那只手,收回手势一同背在身后。
      
      “那这药公子就收着吧,算是上次的恩情。”阎柔雪从背篓里取出一小药罐,递到医木山面前。
      
      在忧以酌受伤后,阎柔雪每次上山就会带些药物以防万一,只是没想到第一个要用的竟然是医木山。
      
      医木山盯着药罐看了一会儿,丝毫没有疑问的接了过去,拿在手里看着。
      
      “告辞。”阎柔雪微微笑了笑,转身离去了。
      
      随着阎柔雪的身影逐渐消失在树林之中,一抹橘色从树上跃下,医木山惊觉的往后退了几步,身子若隐若现的隐藏在雾中。
      
      南门媤落地没有往前靠近,只是上下打量着医木山,忽地轻笑起来。
      
      “你不伤我师侄,我也不会伤你。”南门媤只为说这一句,说完便转身走人。
      
      医木山微皱起眉头,望了一眼已无人的树林,慢慢后退隐匿于雾中。
      
      .......
      
      还好阎柔雪在午膳时赶了回去,不然大家就集体去哑山寻她了。
      
      “柔雪,往后你上山一定要和我们知会一声。不然我们都不知道你去了哑山,万一出了事怎么办?”佟妞儿拉着阎柔雪的手,担忧的打量有些狼狈的她。
      
      “其实我是知道的......”石怑支支吾吾的说着,他知道是知道,就是没有阻止。
      
      “以后师姐要出门,一定要带上我们啊。”崔砳拍拍石怑的肩以示安慰,眼神示意着身边的几位师弟。
      
      “就是,好歹互相有个照应。”田四米连连点头,把几位师弟往前推了推,“他们一个个皮糙肉厚的,必要时还可以帮你背草药。”
      
      阎柔雪满脸堆笑地看着围着她的人,心里觉得暖暖的。
      
      “皮糙肉厚就不用说了吧。”诸金易嘴角一抽,他虽然是个锡匠,但也不至于皮糙肉厚啊。
      
      也就手上的茧厚一些,他本人长得还是不错的,虽然比起其他师弟不是很白。
      
      “其实也没错啊,我们的确有点皮糙肉厚呢。”言小铁搓了搓手掌,又看了看手上的茧,认真的说着。
      
      “对呢,还好不是很黑。”言小铜点点头,摸了摸不是很黑的脸。
      
      “我们好像也黑了不少呢。”
      
      “难道是因为住在山上?”
      
      包小堤和左小梓摸着脸,互相看着打量。
      
      “哎——”殷纭锦低呼了一声,有点小担心的捂着自己的双颊。
      
      “殷师姐没事的,你很白,没有晒黑。”钮宜然早就站在一侧为殷纭锦遮挡了阳光,他微微的挪了挪,好完全帮殷纭锦遮挡住阳光。
      
      “正所谓情人眼里出西施。”罗婧祎和阎柔雪相视一眼,掩唇偷笑起来,惹得两人红了脸。
      
      “小灵子,我黑吗?”赵宝霖一听也摸了摸自己的脸,眨巴着呆萌的眼睛看向花灵子。
      
      “不黑,少爷师兄很白的。”花灵子摇了摇头,赵宝霖一直是养优处尊的,怎么可能比崔砳他们黑呢。
      
      相比之下,赵宝霖可能是他们之中最白的。
      
      “小馋猫师兄可是最白的。”忧以酌戳着赵宝霖的脸颊,故意逗着赵宝霖。
      
      “我不小!”赵宝霖气鼓鼓的鼓起嘴巴,不满的挥动手去拨开忧以酌的手。
      
      为了不让忧以酌的手受到碰撞,花灵子连忙拦下赵宝霖的手。
      
      赵宝霖皱皱鼻子,吐着舌头做鬼脸,惹得其他人不由得失笑起来。
      
      “你们是不是聊错话题了?”东郭曳无奈的扶额,刚刚一个个还在担心阎柔雪,现在怎么都关心起自己的皮肤状况了。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阎柔雪抽出一只手覆上佟妞儿的手,轻轻的拍了拍,“往后啊,我不会一人去采药,怎么也得拉着两人陪我。”
      
      “这就对了嘛,实在没人可以找马驭啊。他平常好像也没有什么事,只要不是喂食时间。”田四米四处寻找着马驭的身影,这个点他应该在喂马和驴吧。
      
      “我也随时奉陪。”忧以酌自动请缨的往前一凑,下巴就压在赵宝霖的头上,房缪睿直接扯着他的后领让他站稳。
      
      “站没站相。”房缪睿睨了一眼,没好气的撇开眼。
      
      “我坐相很好哦。”忧以酌懒散的往旁边的墙一靠,嘻嘻哈哈的说着。
      
      “那个,到用膳时间了,我去叫其他人吧。”被夹在中间又不知道怎么开口的林丝举起手,声音细弱的开口道。
      
      “啊,我去叫马驭。”石怑回神的往马厩那里滑去。
      
      “我去找晨秋和毕师妹。”崔砳快步往月门外跑去。
      
      “我去叫宇师妹和涤烦子。”忧以酌不紧不慢的往月门走去。
      
      “师父,师姑开饭了!”佟妞儿更直接,扯开嗓子就叫。
      
      这方法令两人来得更快。
      
      “掌门留步。”一见到两人,房缪睿就先发制人的叫住两人,不然他要说的一辈子都不可能说完。
      
      “嘘——”东郭妤故作神秘的竖起手指,眼睛左右瞄了瞄。
      
      “师父,怎么了?”东郭曳低下身,学着东郭妤的模样,低声询问。
      
      但东郭妤没有回应,其他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一个都没有敢出声。
      
      过了一会儿后,大家意识到其实什么事也没有,房缪睿正打算开口,未到的人已经来了。
      
      “人齐了,吃饭。”东郭妤直起身,和南门媤逃似的快步往伙房走去。
      
      房缪睿:“......”
      
      [师父,阿睿要生气了啊。]看着黑着脸的房缪睿,众人都自觉的往旁边走了走。
      
      “阿睿,怎么不进去?”忧以酌从后面推搡着房缪睿,笑眯眯的示意后面的人跟上。
      
      房缪睿没好气的想要甩开忧以酌的手,却又顿了一下看向他受伤的手,无奈之下只好甩了一下袖子进入伙房。
      
      “也就以酌你敢惹生气中的阿睿呢。”阎柔雪轻轻捏住忧以酌的手腕,查看了一下忧以酌手上的布是否有换过,“怎么样,感觉好些了吗?”
      
      “好多了,师姐不用担心。”忧以酌轻轻点点头,任由阎柔雪查看。
      
      “那就好,进去吧。”阎柔雪放开忧以酌的手,轻轻推了一下他的手腕示意他进去。
      
      每日的用膳都是一样的,赵宝霖要喂花灵子,毕绫花强行想喂龚晨秋。
      
      现在又多了一个不一样吃食的人,虽然不是喂。
      
      忧以酌因为手不方便,佟妞儿便给他拿了一个勺,这样好用左手拿。他吃的也很简单,直接是汤泡饭。
      
      清汤寡水的吃着并不养身体,房缪睿默不作声的拿起属于忧以酌的筷子,夹起菜放入忧以酌的碗里。
      
      忧以酌先是一愣,随即笑道:“多谢阿睿。”
      
      房缪睿放下他的筷子,不回应的吃着自己的饭。
      
      葭涤烦为了不夹在尴尬的中间,早就习惯性的往旁边挪一下,现在觉得这做法是正确的。
      
      不然他还得端着碗往后靠,要多累就有多累。
      
      “对了,涤烦子想要去买些茶具,阿睿可有空陪他下山一趟?”忧以酌吃了几口,忽地放下勺子,说完想了想又添了一句,“阿睿付钱。”
      
      听到这话,葭涤烦愣是没敢朝房缪睿看,刚刚房缪睿可是在生气着呢,这时候不正是往枪口上撞嘛。
      
      房缪睿闻声朝葭涤烦看去,见他没朝自己看便转眼看向忧以酌:“何时?”
      
      “明日如何?”忧以酌转头看向葭涤烦,用手臂碰了碰他的手臂。
      
      “啊?”葭涤烦一愣,随即回过神来点点头,“嗯,好。”
      
      “那个,我可以一起下山吗?”殷纭锦侧了侧身,小声的问着,声音压根传达不到他们那边。
      
      “阿睿,殷师姐问她可不可以一起去。”注意到殷纭锦的动向,钮宜然下意识的抬眼看去,顺便传达殷纭锦的话。
      
      “作何?”东郭妤忽地开口问道。
      
      “好久没有收到爹娘的信了,我想去信客会馆看看。”殷纭锦立马坐好低着头,小眼睛不时的低下又抬起,声音越说越小。
      
      “妞儿和柔雪也回去看看吧,小住几日也可以。”东郭妤喝着汤,微微抬眼朝两人看去。
      
      “是,多谢师父。”两人的脸上绽开笑容,开心的点着头。
      
      “师父,师父,我也想去!我也想和殷师姐一起去!!”毕绫花嗖的一下站了起来,挥动着手臂喊着,差点把碗里的饭抖到龚晨秋头上。
      
      “七月半也快到了,想回去看看的,想买东西的都去吧。但在外不准单独行事,要么在家呆着,要么和家人一同出行。”东郭妤轻点着头,垂眸吹着汤。
      
      “嗯,知道了。”弟子们点点头,吃完饭便收拾着东西准备。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