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南派收徒日常》氷羽 ^第39章^ 最新更新:2019-09-08 21:51:07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9、不是一家师徒,不进一家师门 ...

  •   “师妹你要小心这刀哦,我才磨过的。”佟妞儿淘着米,眼睛不放心的朝切菜的林丝看去,她怕从未拿过刀的林丝伤到。
      
      “嗯。”林丝的架势显得很笨拙,她小心的切着手里的青菜,简直就像是在用小刀砍骨头。
      
      自从林丝以厨娘的身份进入东南派后,她就天天跟佟妞儿学习,从最基本的切菜开始。
      
      对于常年只做过糖画的林丝来说,这还是有点难度的,她只好拿那些青菜萝卜来练手,反正切碎切烂了佟妞儿也可以烧成菜。
      
      [对不起,师姐师兄们,还有师弟。]林丝勉强的保持微笑,躲闪着佟妞儿的目光,偷偷将那些切歪的青菜萝卜切碎。
      
      嗯,剁烂就好多了,林丝顿时觉得自己很有做蔬菜泥的天赋。
      
      这几日才艺阁和索桥也建成了,宇芸香和葭涤烦各自整理着所属的地方。
      
      ‘栋宇堂’的牌匾就是宇芸香带回的牌匾,石怑和左小梓在‘栋宇’二字后面加了木板,刻上‘堂’并将它们涂成一个色,一眼看去就像它们本身就是一体。
      
      宇芸香身穿白色孝服,跪坐在地上,小心的抚平书上的褶皱。
      
      “师妹,书放这里就行了吗?”忧以酌抱着一堆书,走到宇芸香身边放下,身后跟着马驭和赵宝霖。
      
      “放地上就行,我待会儿整理,多谢三位师兄。”宇芸香点了一下头,眼睛朝身边的地上示意。
      
      三人点点头,放下书又下楼去搬,来来回回至少有六趟。
      
      花灵子也想帮忙,可赵宝霖一直不让,还抱着超过自己视线的书本,显示自己是多么的厉害。
      
      “我现在的力气可大了,小灵子你就呆着休息吧,要不你就去浇浇花。”赵宝霖克制着抖动的腿和手,努力扯出笑容。
      
      “少爷师兄......”花灵子捏了捏拆了木板的手臂,垂头丧气的望着地上,眨巴着憋红的眼眶。
      
      花灵子很难受,自己明明是来照顾赵宝霖的,现在自己手臂废了不说,还要赵宝霖来照顾。
      
      他觉得自己没有用处了,就如当初父母觉得卖了他才是最大的用处。
      
      八岁的花灵子望着带钱财离去的父母,小小的眼睛即迷茫又害怕,他不知道父母为什么会将他卖了。
      
      他只知道,即使吃不饱,穿不暖,他也想和家人在一起。只是父母不这么想,他们认为卖掉花灵子会好些,至少他有地方住,有吃食。
      
      他们却不知道没有庇护的花灵子要做许多活儿,在最底层受着比他年龄大的人欺负,一样的吃不饱,穿不暖,晚间甚至睡不好。
      
      赵家唯一能让他开心的是盛开的花,因为美丽的景色总是会给人好心情,花灵子即使自己不快乐,也不会发泄在花草上,反而更加努力的照顾着它们。
      
      这倒也为他以后的日子铺了路,赵家的小公子赵宝霖是个喜爱花的人,他见花朵长得越来越好便问了是谁种的,家中的管家就将花灵子召到了赵宝霖面前。
      
      比花灵子小一岁的赵宝霖眨巴着单纯的眼睛,看着跪在地上消瘦的花灵子,蹲在他面前摸了摸他红肿的头:“我每次受伤,娘揉揉就不痛了,还痛吗?”
      
      花灵子被赵宝霖的举动吓着了,他微抬起头往后仰了仰,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这些伤都是其他下人弄的,但他不敢说,怕回去后被欺负得更厉害。
      
      “管家爷爷,他可以跟着我吗?”赵宝霖没有意识到花灵子躲闪是什么意思,他扭头看向管家,随后直接站起来扑过去抱住管家的腿。
      
      “哎呦,我的小少爷,当心点儿。要是少爷想要他侍奉,老奴可以告诉老爷夫人。”老管家扶住赵宝霖,眼睛慈祥的看着他。
      
      “我不要他侍奉,我要他养花给我,我要一个大大的花园。”赵宝霖摇摇头,站直身体挥动着双臂在半空中画了一个圆。
      
      “好好,老奴这就和老爷说,少爷先在这儿玩一会儿啊。”管家点了点头,转头示意身后的两位婢女照顾好赵宝霖。
      
      婢女低着头往赵宝霖身边走,赵宝霖拉起地上的花灵子,蹦跶着往花园走去。
      
      花灵子和赵宝霖逛着美好的花园,对花灵子来说‘美好’是他所知道的最好的词。
      
      之后他就成了赵宝霖的花师,住在花园里的一个茅屋里,只能在花园和赵宝霖的屋子范围里走动,但对他来说这已经是最好的了,因为赵宝霖对他也很好。
      
      赵宝霖会带很多东西给他,衣服、食物、各种生活上所需要的东西。
      
      赵宝霖从来不会强求他做什么,只要花园里的花种得好,只要花灵子生活得好,他就很开心了。
      
      对于花灵子来说,赵宝霖就是他美好世界里最珍贵的,即使是他精心种的花也排在第二位。
      
      “花师兄。”忧以酌拍着花灵子的肩将他叫回神,笑着将他转了一个身面向自己,自己的一只手越过花灵子去扶住赵宝霖手中的书,“师父找你,在她们的院子里,好像挺急的。”
      
      “啊?嗯,少爷师兄,我先过去一下。”花灵子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的低下头,侧着脸往后看了一眼。
      
      没等赵宝霖回应,他便匆匆跑了。
      
      “呼——好重。”赵宝霖松了口气,要不是忧以酌帮他扶了一把,他早就瘫在坐地上了。
      
      “赵师兄也别勉强,毕竟你还小。”忧以酌扶住赵宝霖手中的书,没有抱入自己的怀中。
      
      “你才小呢,我可是师兄!”赵宝霖一听就来气了,又直起身体强行抱住书本,憋红着脸往楼上挪去。
      
      忧以酌露出得意又欠扁的笑容,抬眼看向二楼的葭涤烦,偷看被抓包的葭涤烦连忙缩下头,坐在廊子上捂着砰砰跳的心脏。
      
      “不对,我为何要躲?”葭涤烦一想不对,他就是被外面的声音吸引了,并不是他自己要偷听偷看啊。
      
      这样想着他连忙站起身拍了拍衣服,打算解释一下,身子一转就看到抱着书上来的忧以酌。
      
      “涤烦子~”忧以酌调笑地叫了一声。
      
      “我我我不是在偷听,只是听到声音出来看看......”葭涤烦连忙摇手解释着,结果把自己说得心虚了,越说声音越小。
      
      “茶室可弄好了?”忧以酌抬眼朝上看去,葭涤烦为茶室取名为‘归茗轩’。
      
      ‘归茗轩’,意为——属于茶的屋子。
      
      “啊...嗯,就差补些茶叶和茶具。”葭涤烦没想到忧以酌会岔开话题,他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下归茗轩,回过头来点了点头。
      
      “你去阿睿那里支取些银两,下山时最好让人陪着你。”忧以酌扬了扬下巴朝大堂示意,小眼神有预谋的看向葭涤烦。
      
      “银两?下山?”葭涤烦有些不明白的看着忧以酌。
      
      “东西俱全才可让师父师姑品茶,只不过这山下你也知道的,带着钱财独自下山可是会吃亏的。”忧以酌嘴角伴随着不明显的坏笑,故意吓着葭涤烦,说完就搬起书往楼上走去。
      
      被吓到的葭涤烦眨了眨眼,不知道该干什么的转身,结果头硬生生的撞到了墙上,他吃痛的蹲下身捂着。
      
      花灵子硬是将要哭的情绪逼回去,用袖子轻轻敷在眼部,让衣袖吸取眼角收不回去的泪珠。反复的吸气吐气后,花灵子才平复好心情,他拍拍双颊让自己精神点。
      
      “呼——没事的。”花灵子轻声安慰着自己,推开吊脚楼院子的门,朝着秋千吊椅走去。
      
      东郭妤和南门媤分别靠着吊椅的两边,整个人几乎是瘫在吊椅上的,腿脚.交叉叠在对方腿上。东郭曳端着一盘子的糕点站在吊椅后面,好让两人可以伸手就拿到吃的。
      
      “师父您找我有事?”花灵子低着头来到东郭妤面前,偶尔抬眼看向三人。
      
      “坐。”东郭妤歪头靠着吊椅背,半阖着眼侧看着花灵子。
      
      在吊椅正前方有一块大岩石,是为了让两人方便坐上去而搬来的,此时却成了坐凳。
      
      “是。”花灵子磨磨蹭蹭的坐到了岩石上,低头看着平放在腿上的双手。
      
      东郭妤抽出一个竹水瓢轻轻的敲打花灵子的头,懒散的把水瓢往他怀里一扔:“拿这浇水,什么时候能盛上一整瓢来浇水,你就来换。”
      
      “换?”花灵子慌忙的接住竹水瓢,不明白的抬眼看向东郭妤。
      
      “换铁的。”东郭妤拿出铁制的水瓢敲打花灵子的头,收回又拿出一个铜制的水瓢敲打花灵子的头,“然后换铜的。”
      
      “嗯,我知道了。”花灵子虽然没懂东郭妤的意思,但还是很听话的应了下来,点了一下头看着手里的竹水瓢。
      
      “还有一点,一定得是你等拿得动了,不然——”东郭妤晃动着手里的铜水瓢,轻轻的拍打着花灵子的右臂,“我就让宝霖吃苦。”
      
      “别,师父,我会好好听话,好好练的。”花灵子一听赵宝霖要吃苦,头猛然就抬了起来连连保证着,就差把脸凑到东郭妤眼前了。
      
      “行了,做事去吧。”东郭妤用铜水瓢抵着花灵子的额头,将他往前凑的头向后推。
      
      “是。”花灵子揉揉额头,其实隔着额带不疼的,就是有点痒。
      
      东郭妤用铜水瓢敲着肩,看着花灵子离开的背影。
      
      “师父,你这是?”东郭曳也不是很明白东郭妤什么意思,微弯下腰低声询问道。
      
      “小曳最近有点话多啊,还有点不了解师姐了呢。”南门磕着瓜子眼睛在两人之间打转,不厚道的笑着。
      
      “不不,我知道师父的意思了。师父,师父,我去买些水果回来。”东郭曳一惊,慌张地把盘子放到南门媤怀里,风风火火的往院子外跑去。
      
      “哈哈哈——师姐,小曳乖不乖?”南门媤捧着盘子哈哈大笑,差点把点心掉到衣服上。
      
      东郭妤睨了南门媤一眼,掂量着手里的铜水瓢道:“我家徒弟,可是你能欺负的?”
      
      “怎么,我家的师侄还不能欺负吗?”南门媤将盘子放到岩石上,悠然自得的磕着瓜子。
      
      “小欺负可以。”东郭妤玩着手里的铜水瓢,漫不经心的朝院门口看去,又转眼看向别处。
      
      “我也没往死里欺负啊,师姐倒不如直接说心疼了。”南门媤注意着东郭妤的表情,直起身体狡黠的笑着,暗自挪着腿。
      
      东郭妤笑眯眯的按住偷挪的腿,举起手里的铜水瓢就往下敲去,南门媤见状就直接往东郭妤那儿扑去,抓住她的手纠缠闹着。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