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握住了我作死的jio?》水顽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03-20 22:29:02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吸鸟 ...

  •   就像是一个八·九岁的小孩子,喜欢和厌恶都明白地写在眼里。
      
      鹦鹉翘起尾巴,歪头道:“我才不要和你们一起走。”
      
      歪着毛绒绒圆滚滚的头的小鸟们,配上那漆黑专注的小眼神,总是很容易博取人们的好感与爱怜。但当鸟头扩大数十倍,惊悚与恐惧便取而代之。
      
      没人忘记刚才的“魔音穿耳”来自这只看起来体型最小、攻击力最弱的鹦鹉。
      
      被鹦鹉学说话的孟丹芸尤甚,她轻咳一声,带着自己人默默后退,离开了鹦鹉的活动范围。然后把求助的目光投向林风眠——似乎与鹦鹉交谈的很和谐的人。
      
      林风眠垂着眼,颇有些无奈。
      
      他一向不喜欢出风头,最讨厌的事就是成为全场焦点,倒不是因为紧张焦虑,就是莫名有一股不爽从心底涌出,劫持他的想法与思路,对他的观察与判断造成了极大的阻碍。
      
      通关“九死”1.0的时候,他更是连所谓的颁奖典礼都没去。
      
      而这次进入游戏,林风眠毫无胜负欲,本想着教贺逸一些技巧就低调退场,现在……他瞅了一眼坐在一边闭目养神的沈佑旭,一把拽过沉迷赏猫的贺逸:“来,兄弟,去和鹦鹉谈谈心。”
      
      撸猫真的很耽误打游戏。
      
      贺逸:“不不不,我拒绝。”
      
      “嘤嘤嘤,”鹦鹉用小眼神打量贺逸,“我也拒绝。”
      
      林风眠皱眉:“给我一个理由。”
      
      贺逸:“它没大黄好看!”
      
      鹦鹉:“我不跟丑的人说话!”
      
      不远处的孟丹芸扑哧一笑,却遭受一人一鸟的怒视,弱弱解释:“不是,其实你们俩还挺默契的。”
      
      鹦鹉可不算难看,羽毛油光水滑、尾羽色彩鲜艳,比起橘猫来娇俏得不行;贺逸就更论不上丑,至少一堆男人里就除了林风眠和沈佑旭,就属他还算过得去。
      
      结果贺逸和鹦鹉的审美彼此嫌弃,简直神同步。
      
      “没有!”一人一鸟齐齐反驳,冷眼对视,又不约而同地别过脸,非常不想承认自己和一人/鸟默契的样子。
      
      林风眠一时无话可说,正想委婉告诉贺逸不要和npc闹矛盾,大黄慢悠悠地走了过来,抬起只爪子挡在贺逸和鹦鹉中间。
      
      在场的三只动物,唯有大黄的铁链不受约束,众人忌惮得很,提心吊胆地看着,默默又退远了些,生怕大黄一个不爽对人动手,他们全都死翘翘。
      
      全场瞩目中,大黄一爪子拍上鹦鹉的脸,鹦鹉惨叫一声,开始委屈地嘤嘤嘤。
      
      贺逸感动不已:“大黄竟然是爱我的。”
      
      然而大黄的第二爪就拍了贺逸,又把人给摁趴下了。
      
      吃进一大口土的贺逸强撑着笑:“……我还好。”
      
      “大黄,你想要什么?”林风眠问道。再怎么通人性,橘猫也不会有劝架的意识,那么大黄必定是别有所求。
      
      大黄低头看向林风眠,喉咙呼噜呼噜地“喵呜”起来。
      
      不等鹦鹉张嘴,贺逸先声夺人:“这题我会答!大黄饿了!”
      
      “我也饿了,”鹦鹉补充道,“狐狸也饿,你们得喂饱它,别再让它打我的主意了。”
      
      众人皆是一愣。
      
      谁也没想到饥饿也会成为问题。
      
      “说起来,”孟丹芸有些犹豫,“我也有点饿,这边有什么吃的吗?”
      
      举目四望,阴沉的乌云下是荒芜的土地,唯有河流和远处的雨林才显露出一丝生机。就算动物们很不情愿回到雨林的研究所,为了填饱肚子,它们也要回到雨林中去。
      
      林风眠想了想,道:“大黄,我们一起去雨林找食物吧。”
      
      鹦鹉反驳:“不行!人类都是骗子,说是找吃的,扭头就把我们送进研究所,你以为大黄会信你吗?!”
      
      大黄眯起眼睛,对鹦鹉亮了亮爪子,有点反对的意思。
      
      “大黄你竟然相信人类!”鹦鹉气得直扇翅膀,“大黄你变了,你不是我的大可爱了。”
      
      可大黄不再理鹦鹉,撵起狐狸就向雨林走去。
      
      孟丹芸连忙招呼着人们跟上。
      
      不一会儿,鹦鹉就被脚上的铁环勒得疼,很不情愿地飞起来追上。
      
      贺逸特地当着鹦鹉的面,宣布大黄是所有人的大可爱,把鹦鹉气得一边飞还一边嘤嘤嘤。
      
      人们距离雨林不算太远,可等他们一脚踏入茂密的丛林,天已经完全黑透,厚重的乌云仍停留在头顶,遮蔽星月不见一丝光亮,唯一庆幸的没下雨。
      
      但夜晚的狩猎从来都不属于人类。
      
      橘猫和狐狸的眼睛泛起幽幽的绿光,走在林间轻松又自在。鹦鹉却带着人们跌跌撞撞,不停叫喊:“大黄!走慢点,我们看不见!”
      
      但那没什么用,鹦鹉磕那碰这,哼哼唧唧了半天,最后还是半飞半跳才好些。人们更是迈不开脚,连推带攘踉踉跄跄。勉强视物的林风眠嘴角抽抽,嘱咐贺逸拉紧他的手,贺逸倒是难得安分,一声不吭。
      
      说是一起,橘猫和狐狸各自走在前面,也不知道是遇上了什么就打起架来。凄厉的动物哀嚎、咔嚓的树木倾倒、撕裂血肉的不绝于耳,光凭想象,林风眠都知道那是多么目不忍视的惨象,他的手心微微冒着汗。贺逸还轻柔地帮他擦了擦。
      
      林风眠觉得奇怪,朝身边的人凑过去,问道:“贺眠?”
      
      “贺眠”迟疑了一下,主动松开了林风眠的手,道:“抱歉,是我。”
      
      “……沈佑旭?”林风眠这才发现自己拉错了手,尴尬地笑笑:“贺眠呢?”
      
      沈佑旭:“我不知道。”
      
      瞪大眼睛看四周,只数出六个人头,林风眠下意识就喊:“贺眠!!!”
      
      回应的却依旧是动物惨叫,紧接着响起的是大口大口的咀嚼声,咯吱咯吱似乎连骨头都轻易咬碎。鹦鹉喊着给我留点,扑棱扑棱翅膀也落下去啄。
      
      咂嘴声慢慢变小,林风眠终于听到贺逸虚弱的回复:“林林,我在鹦鹉的脚这儿……”
      
      “你跑那做什么?”林风眠松一口气,突然好奇。
      
      大步上前,刺鼻的血腥气让林风眠直蹙眉,瞧见鹦鹉的腿上凸起一大块不明物,看身形依稀是贺逸。贺逸双手双腿死死地缠着鹦鹉的大长脚,头完全埋进鹦鹉柔软的腹羽。 
      
      这俩货是欢喜冤家么……上一秒冷眼相对下一秒就抱起大腿?
      
      林风眠伸出一根指头戳戳,道:“你在干嘛?”
      
      “呜呜呜……”贺逸声音闷闷的,“太、太刺激了我吸个鹦鹉冷静下……”
      
      鹦鹉乐得嘎嘎直笑。
      
      “不是,你吸什么鹦鹉?”林风眠说,“刚才发生了什么?”
      
      深深地狂吸一口气,贺逸才腿软地从鹦鹉脚上下来,痛苦道:“鹦鹉刚才带我飞了一下……”
      
      鹦鹉和贺逸的确不对头,甚至一看到贺逸,鹦鹉就会感到胸中燃起熊熊怒火,而在贺逸夸奖大黄是大可爱时,这股怒火达到了顶峰。它半飞半跳,总是一眼看到贺逸,不爽得很,就想着怎么报复贺逸一下。
      
      将黑未黑的天际给了鹦鹉灵感,它夜视能力不行,但比起人类还是要强那么一点。趁着还能模模糊糊地看清东西,前方的捕猎又吸引所有人的心神,鹦鹉悄无声息地,从人群后方抓走了贺逸。林风眠察觉不对劲,迅速牵上身边人的手——他以为的贺逸其实刚好变成沈佑旭。
      
      接下来鹦鹉就什么都看不到了。它兴高采烈地带着贺逸地撞倒几棵树,又打上几个滚。几乎昏厥的贺逸欲哭无泪,连尖叫都卡在喉咙发不出来。
      
      好不容易消停一会儿落了地,贺逸惊悚地发现迎接他的不是宁静,而是绿油油的两双大眼睛。浓烈的血腥味扑面而来,橘猫和狐狸吃得正香。
      
      贺逸心里直骂卧槽,慌不择路地爬上离他最近的树,但是爬着爬着,那皱巴巴的纹路,细滑的触感,头顶毛绒绒的羽毛……他特么主动回到了鹦鹉爪子上!
      
      再离开也来不及了,鹦鹉欢快地叼着地上的碎骨,晃来晃去,重心不稳的贺逸几乎要被甩飞,他只好紧紧抱住鹦鹉不撒手,偏偏头上的羽毛散发着熟悉又诱·惑的气息……贺逸跟着了魔一样一头栽进去。
      
      “我变了,”众人聚集过来时,贺逸还在叹息,“我竟然背叛我的大黄去吸鸟,还吸的是我讨厌的鹦鹉呜呜呜……”
      
      林风眠:“你还活着就不错了。”
      
      “呜呜呜……”贺逸哭得很大声,鹦鹉笑得很得意。
      
      “嘘,”林风眠一把捂上贺逸的嘴,耳朵微微一动,“有东西过来了。”
      
      刚进过食,橘猫和狐狸慢条斯理地舔舐毛发,鹦鹉用树干撇着嘴,此刻也齐齐停下,几乎与林风眠同时扭头。
      
      似乎有大型的动物被血腥味吸引,横冲直撞朝这里跑过来,每踏一步都像是重物沉沉地砸到地上,风中渐渐出现腐臭的味道。
      
      有人哆嗦着问:“……这又是什么怪物?”
      
      天太黑,谁也看不见,没人能回答得上来。
      
      林风眠思绪一动,问鹦鹉道:“你们刚才吃的是什么?”
      
      鹦鹉咂咂嘴,回味了一番才说:“一只小河马呀。”
      
      “我想我知道那是什么了,”林风眠的声音有些艰涩,“……极其护崽的河马妈妈。”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昭昭暮丝”投的雷!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