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杀生护佛 ...

  •   如一自殿内出来时,封如故已经快把小佛修的前世今生给套了个底儿掉。
      封如故:“你二伯跟你爹关系这么不好,你怎么也不劝劝你娘。”
      小佛修刚要回话,便被如一打断:“云中君打算何时下山?”
      经过一番套话,封如故也明白了这二人的来意,却还要明知故问:“明日。如一居士这是打算与我同行?”
      如一:“受人之托,忠人之事罢了。”
      封如故:“这话说得就很不佛道中人。”
      “贫僧非在道中,乃是护佛之人。”如一平静一礼,“我佛慈悲,护佛之人却不必慈悲。云中君,请了。”
      
      有风陵弟子来引二僧前往下榻之处,如一走得头也不回。
      望着他的背影,封如故自言自语:“小红尘,小红尘。唉,长大了就不可爱了。”
      
      常伯宁不知何时立在了他的身后:“阳光太烈。进殿吧。”
      封如故夹拖着竹躺椅,跟在常伯宁身后慢吞吞地走:“师兄怎把他叫来了?”
      “我哪里有那么大的面子。”常伯宁失笑,“只是凭着你与他的交情而已。”
      封如故但笑不语。
      走入殿内的常伯宁坐回原处,除下眼纱:“真不告知他实情吗?”
      “不。”
      “为何呢?”
      封如故答得轻巧,浑不在意:“与十年前不认他的理由同样。”
      常伯宁并不赞成:“……如故。”
      “师兄,是你托他照顾我。他承了谁的情,到头来都是一样的,既然都会好好照顾我,又何必多言?”
      封如故习惯逮哪儿靠哪儿,如今和他一同长大的常伯宁就在身旁,焉有不靠之理。
      他随便一躺,就躺在了常伯宁的大腿上,仰头看他:“况且,我封如故又不是废人。倒是师兄……”
      常伯宁低头,温和道:“我如何了?”
      封如故徐徐吐出一口竹烟,笑话常伯宁道:“师兄堂堂一山之主也会害羞,撒谎时连眼睛都不敢叫人家看。”
      常伯宁微微涨红了脸:“他非是承我之恩,那声‘义父’,我自是受之有愧。”
      “受着吧。”封如故笑道,“怎么说也是你大侄子呢。”
      
      话虽如此,这位大侄子可是非一般的大侄子。
      
      魔道自明面上彻底消亡之后,世上修道之风盛行,佛门也渐起声势。
      然而佛门向来不好张扬,静心修内,胜负心并不算强,凡有比试,也从不轻易涉入其中。
      如一居士,堪称佛门修士闻达于外的第一人。
      然而他却连真僧也算不上。
      
      约莫六年前,一伙修了些邪门道法的强人听说寒山寺中有《宝积心法》三卷,乃是真佛所赐的镇寺之宝,甚是珍贵,料定和尚有天大本事也不敢杀生,便偷抹了两个守山小和尚的脖子,趁了夜色,聚众摸上山来。
      然而,还没到第二道山门处,他们便遇上了阻力。
      听到外间传来喊杀声,内门弟子匆匆起身,点亮松油火把,来到杀声来源处,定睛一望,无不瞠目。
      满地伏尸,皆是一剑毙命。
      而十七八岁的佛家少年坐在寒山寺摩顶石前,手里拄着一柄吸饱血液、以至于被浸成了青黑色的木剑。
      
      少年如一,是被一名游方老僧捡回山中的,在老僧过身后,自愿留在外门护寺。
      寒山寺方丈将这名犯了杀戒的少年僧人叫入戒律堂,与他摩顶,测过他的灵根,确定他有强悍的天灵根骨后,同他讲释佛理:“渡人,即是渡己。以你的剑术,你原本可留他们一条性命。”
      如一静道:“超度,不也是渡?”
      
      此言一出,戒律堂四下皆惊。
      戒律堂长老拍案而起:“放肆!这便是你在寺中所学?!”
      如一仰头道:“您起了嗔心。”
      戒律堂长老:“……”
      如一道:“然,我在斩杀他们时,毫无嗔心。”
      戒律堂长老:“杀生乃是造业之事,你竟然毫无愧意?!”
      “我造杀业,是为诛恶业。一业还一业。”如一道,“至于造下的业果,我愿因果自偿,不劳长老挂怀。”
      
      尔后,寒山寺安葬了两个身亡的弟子,并不打算对如一施以惩戒。
      如一回到外门,继续背着他的木剑洒扫,一如往常,只是偶尔会去那两个惨死的小弟子墓前,除些杂草,送些馒头。
      这两名弟子,生前与他说过两句话,他性情偏冷,从没回过,但都记在心中。
      
      寺内长老嫌他是个麻烦,便时常派他去解决一些麻烦事,总之少在寺中呆着。
      谁想如一便这样渐渐有了声名。
      如一背着那柄刻满佛偈、名号“众生相”的木剑,一路护佛护道,却只得了个普普通通的“居士”称号。
      寒山寺赐了他佛名,却不会承认,佛门教养出了一个杀生者。
      
      直至卓氏屠庄血案,他方以自创的娑婆剑法,使得佛剑在诸剑法中有了一席之地。
      
      风陵云中君的归墟剑法,如一居士的娑婆剑法,风陵端容君的踏莎剑法,在道、佛剑法中占了前三。
      前者的剑法鲜有人见,期待者众。
      中者的剑法常有人见,仍有人期待其个中奥妙。
      后者的剑法没人见过,然而并没人想见。
      
      在师兄弟二人谈话时,小佛修也与如一在常伯宁为他们安排的落脚处歇下。
      弟子告退后,佛心不稳的小佛修忍不住道:“小师叔是何时和端容君有交情的?”
      小佛修名唤海净,也是护寺武僧之一,因为剑术修得不错,才被如一领出来见一见世面。
      常伯宁出青竹殿时,他匆匆一瞥,在短短时间内体验了第二回何谓“惊为天人”。
      传说中高高在上的人陡然落到实处,叫海净有些不真实感。
      
      如一并不接话,垂首询问:“云中君方才问了你些什么?”
      海净:“回小师叔,云中君问了我俗家事,也问了一些寒山寺内的境况,几时起床,几时修课,都是些寻常问题。”
      如一沉吟,指尖勾数佛珠:“没有其他?”
      “没有了。”
      
      如一嗯了一声,陷入沉思,心中反复诵念“封如故”三字,表情渐冷。
      
      封如故猜得不错,总有人能发现唐刀杀人者留下的字谜。
      如一便是其中之一。
      凶手用遍布各地的尸体拼出一个血笔“封”字,且最后一点,用的是封如故未婚妻文三小姐的头颅。
      不管是为情或是为仇,这幕后之人都是冲着封如故来的。
      他没有缩在风陵山中,而是主动下山,调查此事,还算有些担当。
      然而寒山寺僧人平白殒命,终究是因为有人要针对封如故,拿无辜人命做了垫背。
      凶手自是要抓,而如一佛心浅薄,对封如故也难生起好感来。
      
      见如一沉思,海净猜想他是在想正事,便尽了后辈之责,主动为他铺床倒水。
      正忙碌着,他“唔”了一声,像是想起了什么重要的事务。
      注意到如一投向他的眼光,小和尚挠了挠光溜溜的头皮,说:“对了,云中君方才还问了我一个问题。”
      如一示意他可以讲。
      海净如实转述:“他问我,小师叔在寒山寺里过得可顺意。”
      
      如一抬眸,神情有些困惑,想不通封如故为何会有此一问。
      
      见小师叔从遐思中醒来,海净也停了手下活计,壮了壮胆子,问出了盘桓心中已久的疑惑。
      “常道长与我想象中颇有不同。”海净比划道,“看起来……实在是斯斯文文的,像个读书人,哪里像是传说中夜杀千人,号‘鬼心观音’的端容君呢……” 
      从刚才起一直宠辱不惊、面无波澜的如一,却在此时冷冰冰地抢了白:“他是这世上最好之人。”
      
      即使曾经因为封如故弃他而去、再不认红线之盟,常伯宁也是世上最好的人。
      当初,没有常伯宁,他连活下去都做不到。

  • 作者有话要说:  面冷心热小秃梨;面热心冷封如故w
    照例是前50名送小红包w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