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如一居士 ...

  •   常伯宁道:“不可。”态度坚决。
      “死的是我的未婚妻。”封如故说,“‘封’字收笔,用的是我未婚妻的头颅。这事就算不是我干的,也与我脱不了干系。”
      “聘书已还。”
      “天下不知。”
      常伯宁:“既是如此,你更不能下山。这是有人刻意逼你出山。”
      “我的好师兄。”封如故把朱砂笔挂回笔架,拿指尖拨弄了一下笔架上高悬的狼毫笔,“道门中精明的人有不少,或早或晚,总会有人发觉杀人者是冲着我来的。有头有脸的各道门、寒山寺、灵隐宝刹,都有修士死难。我不早些下山,给出个交代,怕是要被各家集体打上风陵、讨要说法了。”
      
      封如故谈论人命时过分轻佻的模样,叫底下来报信的青年罗浮春微微皱了眉。
      他不得不打断了他们:“师父,文家来人……”
      无需他多言,文家使者去而复返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青竹殿外的雨影之中。
      
      当然,他们不是来兴师问罪的。
      文家人还沉浸在丧女的悲痛之中,没心思去解这个杀人字谜。
      封如故与文慎儿虽无真情实分,且聘书在几个时辰前方才退还,但文家人悲痛间,第一想到的还是要让风陵替他们撑腰做主。
      等安抚完使者、说定风陵会给文始门一个交代时,夜已深,雨未停。
      封如故说要回“静水流深”休息,常伯宁交代罗浮春,定要照顾好他。
      罗浮春道了声是,打着伞,从旁护送师父回家。
      
      师弟离开后,常伯宁沉吟半晌,摊开一纸,撰写书信。
      常年养花,淡淡的杜鹃花香早已浸入他的骨中,落笔时,书页也沾了些许清香。
      若不是有人设计,师弟又执意下山,常伯宁也并不想动用这层关系。
      但是……
      唉。
      一封信毕,常伯宁将信件折起,横指一抹,纸张便化为鹤形流光,钻出青竹殿。
      一团白光沐雨而行,消失在夜色之中。  
      
      “静水流深”位于风陵后山,清净远人。孟夏之时,草木日夕渐长,草香怡人,清影拂衣。
      如果没有这场恼人的大雨,以及不合时宜的血案,此时正是赏月的好时间。
      
      罗浮春问:“师父,您要传书把桑师弟叫回来吗。”
      封如故:“你传吧。”
      
      ……他就知道。
      他家师父连提笔都懒,怎么可能下山。
      罗浮春习以为常地询问:“师弟回来还需些时日,我是下山去寻师弟,还是等师弟回山来,再和师弟一同出发?”
      ……根本没把封如故算在同出人员之列。
      封如故拿眼角扫搭他一眼,眉眼带出的笑意能轻易叫人心魂一荡:“浮春定吧。”
      罗浮春对这个师父纵使有百般的不满,瞧见他这张面皮,气性也就散了大半,道了声夜安,便拂袖而去。
      
      他在回廊转角处站定,望着进入卧房中的封如故,蹙眉轻叹一声。
      
      罗浮春本名并不叫罗浮春,是一处新兴道门的萧姓二公子。
      十年前,封如故救的人里有他的兄长萧让。
      罗浮春感念恩德,又仰慕封如故,方才来风陵求艺,三拜九叩才入得山门,又软磨硬泡多时,才得了封如故首肯,收为徒弟,入了“静水流深”。
      入内门第一日,他满心惴惴,可拜倒在封如故脚下时,他什么都顾不得了,欣喜得膝盖发软,周身一阵阵打哆嗦。
      在他面前的,是道门中最年轻的剑魁,十二岁便以风陵剑法为基础,自创归墟剑法;十四岁私开风陵剑炉,以灵力锻剑,得两把绝世奇兵;十八岁身陷残余魔道聚集的“遗世”之中,护百余弟子八十九日……
      一件件,一桩桩,都是能让少年们热血沸腾的英雄事迹。
      
      他听到封如故问他:“你叫什么名字?”
      他的指尖都在抖:“萧然。”
      封如故握着小酒壶,喝了一口酒,随便扫他一眼:“唔。那从今日起,你改叫罗浮春。”
      萧然:“……”
      
      那时候,封如故壶中的酒就叫“罗浮春”。
      
      连名带姓地改他的名字,还改得如此草率……
      萧然跪在地上,寒意从心脏爬到了指尖。
      
      在“静水流深”里住下后,对封如故越是了解,罗浮春越是心寒。
      封如故为人懒散、外热内冷、品味恶劣,爱好奢侈之物……
      因为封如故从十年前起就没下过山,罗浮春甚至要有偿下山除妖降魔,换取银两,来供养师父的日常起居。
      更重要的是,罗浮春十年间没有见过他剑出鞘哪怕一刻,因此,他连半式归墟剑法都没能学着。
      目前,他在剑法上的所有进益,都是他赚钱养师父的时候自己悟出来的。
      
      期望越大,失望越大。
      无奈之下,罗浮春只得安慰自己:罢了罢了,谁叫他是死乞白赖贴上来的呢。
      在他入门三年后,小师弟才入门,结果刚入门也被改了名姓,得了个“桑落久”的名号,这才让罗浮春有了少许扭曲的安慰感。
      
      回到房间,罗浮春给出远门打工挣钱养师父的桑落久桑师弟写了封信,简要说清了山中情况,要他速速回山。
      搁笔时,他心中仍堵得慌。
      师父找道侣这件事本就蹊跷,如今他亲自选的道侣丧命,师父看上去也并无什么悲痛或是不舍之情。
      
      ……那么,和他收自己和落久为徒一样,果真又是一次心血来潮,把想要的玩具要到手便不喜欢了么?
      罗浮春攥紧笔端,脸色越发难看。
      
      ……
      
      合上门后,封如故从整理得清爽的桌案上拿起一册婚书。
      婚书自是各持一份的。
      文家的那份退回来了,封如故这份还在他的手上。
      
      他望着婚书,在灭了灯的屋中发了半个时辰的呆。
      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文三小姐头七时,封如故在自家卧房里点了个火盆。
      他一手拿着聘书,一手拿着自己折好的纸元宝,比照聘书上的生辰八字,一边默念,一边将金银元宝喂进火焰中。
      银灰卷到他的肩上和发上,宛如千堆雪,他也没去拂。
      做这件事时,他的表情仍然是淡的,没什么悲痛,也没什么不舍。
      
      窗外站着罗浮春,和方才归山的桑落久。
      与罗浮春英气奕奕的长相不同,桑落久是个俊俏雪白的小青年,身后负着一把铁剑,身量与罗浮春仿佛,着一身柔软贴身的长袍,因为风尘仆仆,上头不免多了几层皱褶,不过看起来仍是斯文美艳。
      他很是担心:“这几日来,师父就一直把自己关在屋中?”
      看不见那张脸,罗浮春总算能痛快地发泄不满了:“许是在睡觉呢。”
      桑落久不赞成地瞄他一眼:“……师兄。”
      “他向来不就是这样。”罗浮春哼了一声,“面上看着跟谁都能交好,实则冷心冷情,游戏人间。这世上千万人,我不信有人能在他心上过过。”
      桑落久无奈:“师兄,别这样说师父。”
      罗浮春嗤了一声,正要转身,便见那扇门开了。
      
      封如故从门内走出,扫去肩上浮灰:“浮春,落久,收拾一下东西,我们明日启程。”
      罗浮春反应不过来,有点结巴:“去,去哪儿?”
      “先去文始门。”封如故手里仍托着他的竹烟枪,抿了一口,吐出些烟雾来,“烟丝、软榻、我用惯的笔墨纸砚,都带上。”
      说着,他便要往外走。
      罗浮春怎么也想不到封如故是真的要下山,想到有可能见到师父英姿,一时间欢喜不已,朝封如故的背影追了几步:“师父,你现在要去哪里?”莫不是要去取那一双旷世奇兵?
      封如故端着烟枪:“我去青竹殿前晒太阳啊。”
      罗浮春:“……”
      封如故背过身:“你们快些收拾啊。”
      不理会罗浮春的失落,桑落久抱拳跪地,恭敬道:“是,师父!”
      
      封如故又跑来青竹殿前晒太阳了。
      青竹殿前的阳光着实不错,他吸了几口烟雾,鼻息里都是淡淡竹香,以至于照在身上的阳光都变得清凉起来。
      
      封如故做了个浅梦。
      梦里,有人亦步亦趋地跟着他,技巧实在不高明。
      封如故哭笑不得地将那人从暗处逮出来:“不是叫你在客栈里头好好待着等我吗?”
      小小的白衣少年梳着高马尾,身段已有了几分风流意气,但仍是粘他,抬手握住他的腰带,一语不发。
      “我又不是要扔下你。客栈的钱我都付了,等我……”封如故抚一抚自己的脸,欲言又止,拍了拍他的后脑勺,“等我结束了东皇祭礼,就让我二师弟接你上山。”
      
      握住他腰带的手紧了紧。
      “要我接?”
      手松了一点,算是认同。
      “好。我来接。”少年笑起来的时候,眉眼潋滟多情,“不过,到时候,你可别不认识我了。”
      少年却一下紧张起来。
      他总把封如故的每一句话当真。
      为着叫这个永远不安的孩子放心,封如故思忖片刻,一指点上了自己的心脉。
      心头猛然刺痛,仿佛被锋利的针头挑中。
      好在不过是一瞬间。
      他割了自己一点心头血,托在指尖,抹成一道红线,把少年握住自己腰带的左手拉起,将那丝红线系在他的尾指上。
      少年把尾指贴到耳边,只闻心跳声声,清晰入耳。
      封如故半开玩笑半认真道:“听着这个,就当我还在你身边陪你,晚上能睡个好觉。只要我还活着,就定来接你。到时候再把这个给你解开。”
      “义父……”
      封如故拿食指轻敲了敲他的唇:“以后入了风陵,记得改口叫师父。”
      
      浅睡中的封如故隐约听到了脚步声。
      这脚步声有些不寻常,不似修炼风陵功法的弟子,于是封如故睁开了眼。
      率先映入眼帘的是素白的佛履,和刻有莲花浮纹的白金色僧袍。
      来人身后背一把黑木长剑,其上镂满了佛偈,左手虎口处悬着一串橄榄核持珠,上雕怒目金刚,须发俱全。佛珠色泽深红,更衬得他手指洁净修长。
      他左手尾指上系着一线红,初看像是红线,但细看又是融入皮肤里的,不知是胎记,还是伤口。
      除此之外,来人身上一无其他赘余装饰,周身气度既艳且冷,唯有右耳垂的一粒天生红痣,凭空又为他添了几分颜色。
      
      若是燕江南在,定会感叹,如此美貌,为何要去做大和尚。
      
      封如故倏地坐起了半个身子,一时不知是否身在梦中。
      来人却像是认得他,对他礼了一礼:“云中君。”
      封如故张口:“你……”
      未等他说完,来人便掠过了他,走了。
      
      封如故低头,发现自己睡得襟领大开,或许在佛门中人看来格外辣眼。
      不过他懒得拉扯,便随手把手枕在脑后,转头去看来人背影。
      这一开一动,原本半遮半掩的锁骨已是无所遁形。
      与来人随行的还有一名十七八岁的年轻小佛修,目送着人进入青竹殿,自知身份不足,留在殿外,这余光一瞟,便被这男子坦胸、衣冠不整的画面惊了一下,默念了好几声阿弥陀佛,才敢开口问:“敢问,您便是云中君?”
      封如故衔着烟枪,笑而不答。
      小佛修也是识礼数的人,知道这人辈份不低,忙拜了。
      “小和尚。”来人不敢搭话,封如故反倒亲切起来,托着烟枪笑眯眯的,“你叫什么名字?”
      
      青竹殿内。
      往常在室内不会戴眼纱的常伯宁,破天荒地在室内把一双眼挡得严严实实。
      见到来人,他客气地招呼:“如一居士。”
      二十三四岁的青年已经修炼出古石般的沉稳之气,面上静静,没有多少表情,欠身一拜,将礼节做到了十足十:“端容君。”
      常伯宁递上花茶一盏:“麻烦如一居士跑这一趟了。在下的请求,信上已经写明:我师弟封如故要下山调查唐刀杀人之事,他与魔道早年结仇,仇家甚多,只带两名弟子下山,恐力有不逮。为防万一,烦请如一居士在旁照顾。”
      “寒山寺亦有佛修被杀。”如一说话腔调是悦耳的清冷,“贫僧身为护寺之僧,同样要前往文始门调查杀人之事。若端容君信任贫僧,贫僧自会将云中君照顾妥当。”
      “多谢。”
      “客气了。”如一微微抬眸,清冷目光里在一瞬间里有了些温度,“义父托我的任何事情,我都不会拒绝。”
      
      刚端起茶盏的常伯宁呛了一口水。
      他抿了抿唇,勉强道:“不必……客气。”

  • 作者有话要说:  照例是前50名送红包w
    秃梨攻如一居士出场啦w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